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书架管理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其他类型 -> 这个外挂过于中二 鱼狱圄

第1134章 命运那~

    好家伙……我就提了那么一嘴蛛后的事儿,你至于捐得这么快吗?

    搭手扶住身软如绵的精灵女王后,威廉看着天空中彻底失去神异,已然渐渐隐去的月亮,感觉自己也有点麻……

    虽然在原本的历史中,这位月与狩猎之神就是个标准的“行动派”,发现势不可为后,偌大的神国说撞就撞,半点儿都不带犹豫的,但你这才tm走一天不到,行动力也太强了点儿吧?

    嗯……不过陨落的话还是不至于的。

    上辈子位面撞神国那么凶险的情况,这位聪明果决的月神都活了下来,眼下在提前有了准备的时候,要是还能翻车的话,那可就太离谱了。

    ……

    头疼地揉了揉自己的眉心后,威廉伸手托着精灵女王的后背,勉强帮她稳住了站姿,接着既安慰她,也在安慰自己地开口劝说道:

    “女王陛下,现在还请先不要着急,就算你确实失去了和月神大人的链接,但也不一定就是她真的陨落了,也可能是她正处于比较特殊的情况当中。

    毕竟能够暂时隔断真神和信徒间联络的手段其实很多,譬如把人驱入外星界的【星界放逐术】、强行遮蔽整个位面意志联络的【覆界铁幕】、或者彻底遮挡自身存在的【无息征袍】等等,这些神阶的类法术能力,都能在某种程度上达到类似的效果。”

    听到威廉的话后,精灵女王像是抓住了最后的救命稻草一般,神情激动地攥住了他的手,面色苍白却满眼希冀地道:

    “你……你能确定吗?不不不,我是说……你觉得阿尔妲大人……她说不定还没有出事。”

    “确实有这个可能。”

    搜寻了一下上辈子的记忆后,威廉一脸认真地点头道:

    “其实,你甚至可以往好处想想,每位真神都有自己的保命手段,一般来说哪有刚晋升就陨落的?而且想要让一位中等神力的神明陨落,实在不是一件容易的事。

    所以她说不定是为了什么目的,主动隐藏了自己的存在……比如准备想办法潜入蜘蛛之渊,打探一下蛛后的消息什么的。”

    “……”

    是啊……我怎么没想到呢!

    听到威廉勉强算得上有理有据的分析后,精灵女王萎靡的神情稍微振作了一些,随即咬着嘴唇强自振作道:

    “你说得对!像阿尔妲大人这样的神明,是绝对不可能轻易陨落的!越是到了这种时候,我们就越是应该相信她!阿尔妲大人一定会平安归来的!”

    “你能这么想就好了。”

    见到她重新振作了起来,威廉不由得微微颔首,随后刚想继续说些什么,耳边却听见了一道清脆的破裂声,而在这道破裂声响起的瞬间,精灵女王脸上刚刚恢复的少许血色,直接再次褪得一干二净。

    只见她先是茫然地看了威廉一眼,随即颤抖着伸出手,捏住了挂在她白皙颈项上的一根细线,将一枚小小的坠子从领口出提了出来。

    那枚由一弯新月和一支细箭搭成的银质坠饰,似乎受到了某种规则上的牵连,不仅迅速失去了银器独有的光泽,更是自月牙儿和细箭的尖端开始,一厘一厘地缓缓崩解碎裂,在精灵女王同样失去了血色的手掌中,化为了一蓬细碎的银沙。

    “……”

    “……”

    刚刚还能说是情况比较特殊,所以和月神之间的联络遭到了遮蔽,现在连至关重要的神徽都开始自行崩解了啊!

    接到了精灵女王万分无助的眼神后,威廉无言地咧了咧嘴后,绞尽脑汁地解释道:

    “额……其实,神徽毕竟不是神像,所以这种时候你还是可以往好处想的。”

    “你看,阿尔妲大人的神职只有月亮与狩猎,所以她神徽的形状,是搭在一弯新月上的细箭,对不对?而远古月神的神职却共有四个,分别是月亮、狩猎、安眠、和复苏。

    在阿尔妲大人借助她的神格晋升后,应该也能触碰到那两个新的神职,并将其化为自己的力量,所以旧的神徽已经不再适用了,会自动破碎也正常。”

    “好……好像有道理……”

    双手攥拳用力地深呼吸了两次后,精灵女王见不到丝毫血色的俏脸上,勉力挤出了一个浅笑。

    “确实……单单神徽解体并不能证明什么,毕竟这种徽记只是权能的象征,还代表不了阿尔妲大人本身,所以……”

    “阿……阿尔妲大人啊!”

    伴随着一道痛彻心扉的恸哭声,两人背后沉寂了许久的炼金大师们,似乎被按下了什么开关一样,纷纷开始嚎啕大哭。

    而在他们当中,一尊刚刚被取出来的月神雕像,不仅往昔莹润的光芒流逝大半,差点直接化作了彻头彻尾的泥塑木胎,胸腹处更是如同被砸过的强化玻璃一样,绽开了大片密密麻麻的蛛网状裂痕。

    “……”

    “……”

    “其实……神像受损也没什么大不了的。”

    在精灵女王几乎崩溃的眼神中,威廉实在不相信那位月神会突然翻车,只得硬着头皮解释道:

    “我其实亲眼目睹过爱神的雕像受损,当时她的雕像虽然没坏得这么严重,但心脏的位置都被洞穿了,伤势应该比阿尔妲大人的神像轻不了多少,但现在也勉强撑住了不是?

    而且,就算到了这种时候,你还是可以往好处想想的,假如……”

    “别!求你!千万别再往好处想了!”

    匆忙扑上来捂住了威廉的嘴巴后,精灵女王用近乎哀求的语气道:

    “我我我……我相信你!我真的相信你!凡是你说的我都相信!但你……但你这回要是还有什么判断的话,求求你就先藏在心里面,千万不要说出来好不好?”

    “……”

    啊这……你这人怎么这么迷信呢?

    我再怎么说也是命运教会的教皇!命运女神的饲主!无数次沉重打击乃至于唾弃命运的男人!乌鸦嘴这种事跟我是绝对不沾边儿的好么?

    无语地翻了个白眼后,威廉把盖在自己嘴上冰凉的小手抓了下来,并在精灵女王绝望的眼神中,颇为无奈地出言安慰道:

    “不是……你真的没必要太悲观啊。

    蛛后虽然实力非常强大,但她终究也只是中等神力的神明,还没有达到强大神力的等级,水平就算比阿尔妲大人强也有限,怎么可能一天不到就解决她?

    而且这些从久远时代一路存活下来,至今都没有陨落的神明,几乎个个儿都有一两手保命的绝活儿,又怎么可能会这么轻易的陨落?”

    双手各抓住一只精灵女王的手掌,把拼命想扑上来捂自己嘴的她按住后,威廉一脸笃定地道:

    “所以我今天就把话撂这儿了,阿尔妲大人她虽然可能遇到了些麻烦,但还远不至于陨落,多半是重伤修养之类的程度而已,再差的话也就……嗯?这是什么声音?”

    “这是树海之鸣……”

    听着从窗外传进来的,那完全由风与叶的律动组成的浪涛声,双眼无神的精灵女王不由得潸然泪下,更咽着开口解释道:

    “这是……只有在自然之神大人极度悲伤的时候……才会引起的一种特殊现象……”

    “拥有自然神职的神明在陷入悲痛中时,无论是拥有智慧的自然生物,还是没有自身意识的懵懂植株,都会本能地感应到他的哀恸,进而发出这种没有言语的无声共鸣……呜……阿尔妲大人……”

    “……”

    自然之神的哀恸……那也就是说……这事儿等于是“官宣”了?

    看着眼前涕泣涟涟的精灵女王,听着耳边那带着浓重悲意的林海涛声,即便威廉对于那位月与狩猎之神再有信心,这会儿也终于绷不住了……

    这……怎么可能呢?

    无言地张了张嘴后,威廉实在不知道该说什么是好,更不敢相信那个月神就这么没了。

    原本以为有了自己的先一步提醒,而且还得到了远古月神的神格,得以突破到中等神力的月神,一定会比上辈子做得更好,甚至能够提前阻止蛛后的谋划。

    然而上辈子在千钧一发的时刻仓促出击,仍能从位面破碎级别的灾难中险死还生的月神,这辈子明明处境要好得太多太多,结果却一天不到就直接捐了……这也不现实啊?

    ……

    少顷,一阵伴随着叶鸣的微风传入屋内,带起了数缕意音色古怪的奇妙旋律。

    而那名唯一不是月神信徒的年老精灵,在侧耳倾听了一会儿后,便步履蹒跚地朝精灵女王走了过来,缓缓躬下了有些佝偻的身躯,面显悲色地恸声道:

    “女王陛下,自然之神大人刚刚传下神谕,阿尔妲大人……阿尔妲大人潜入蜘蛛之渊时,被蛛后手下的主母发现了踪迹,继而被蛛后借助一件邪物偷袭,导致瞬间重伤。

    而在遭遇蛛后与灰矮人之神围攻,自知逃生无望后,为了避免自身的力量被蛛后吞噬,阿尔妲大人……阿尔妲大人便主动炸掉了自己的神格。”

    说到这里时,年老精灵的眼角不由得泛起了点点泪光,声线微颤地继续传达道:

    “阿尔妲大人拼着自身陨落,是准备和蛛后同归于尽的,但不知怎么,最后死掉的却是灰矮人之神拉杜格,蛛后只是遭到波及,陷入了重伤状态。

    而因为阿尔妲大人的牺牲,现在蛛后需要长时间的沉睡来修养,无力应对其余深渊魔神的觊觎,便直接主动封闭了蜘蛛之渊,至于阿尔妲大人自爆后的灵魂和意志……至今仍不见踪影,可能已经落入了蛛后的手里……”

    “……”

    听到了这个“爆炸性”的消息后,屋内的一众精灵不由得继续失声痛哭,而威廉则彻彻底底的陷入了沉默当中。

    一旦发现逃生无望,便连任何侥幸心理都不抱,二话不说便直接选择了最为激烈的应对方式,确实是那位行事果决的月神的风范。

    而她与上辈子截然不同的命运,似乎也离不了自己的“推手”,即便自己提供的是“帮助”,但却把本应险死还生,并挽救了整个精灵族的她,改引入了一条没有出口的死路……

    唯一明白自己改变了什么的威廉,此时忍不住将手伸进口袋,摩挲了一下寄住着拉胯女神的幸运硬币,心中涌起了一股“命运无常”的感叹。

    眼带歉疚地看了眼精灵女王后,威廉面色缓缓严肃了下来,此时的他似乎做出了什么决定,伸手绕过去轻拍精灵女王的脊背,温声劝慰道:

    “你放心,阿尔妲大人一定不会白死的!今后你们精灵族如果……我真就艹了!你tm不是故意的吧?”

    看着那笼罩在两人身周的淡淡月光,以及周围再次变得慢了下来的整个世界,威廉不由得长叹一声,低头看向怀里神情无比古怪的精灵女王,满眼悲愤地道:

    “真的跟我没关系!我就是那么一说!死死活活的都是她自己的事儿!这只不过是赶巧了!”

    “嗯嗯,我知道!这些事跟你没关系!”

    抹了把眼角的泪痕后,即便精灵女王用力咬住自己的嘴唇,咬得颜色都发白了,但还是抑制不住脸上绽开的喜意。

    在伸手牢牢抓住了威廉的胳膊后,精灵女王好像在看一个绝世宝藏一样,满脸欣悦地祈求道:

    “威廉阁下……你……你今后空闲的时候,可以多诅咒我两句吗?或者诅咒一下精灵族也可以!求求你了!”

    “……”

    “不是……都跟你说了这只是巧合!你这人怎么……”

    “我可以付钱!”

    眼见威廉似乎想要推脱,精灵女王连忙反手抓住他,一脸诚恳地提议道:

    “或者……你要什么技术?我都可以去和森之绿都的人谈!泛大陆空间传送阵的设置方法行不行?”

    “……”

    就在威廉犹豫着,要不要为了五亿吨米折个腰,干脆认了这个乌鸦嘴人设时,熟悉的朦胧月影再次凝聚,并缓缓出现在了精灵女王的面前。

    不过不知道因为现在是白天,还是因为月神本身的状态有问题,和之前凝聚程度有若实质般的月影比起来,今次的影子既淡薄又飘忽,甚至像信号不好的老电视一样,时不时地还会剧烈地抖动数下,好似随时都有可能消散一般。

    “阿尔妲大人!”

    在见到月神的影子后,精灵女王即便心里已经有了准备,仍旧忍不住喜笑颜开,一脸激动地道:

    “我就知道,您一定不会就这么陨落的!”

    你知道个屁!

    斜睨了旁边的精灵女王一眼,威廉撇撇嘴没有说什么,准备老老实实地当一个路人,听听到底是怎么回事儿,但月与狩猎之神在朝精灵女王轻笑了一声后,却主动将目光朝他投了过来。

    “你的消息,我已经亲自验证过了。”

    在说完了这句开场白后,月神的面色逐渐庄重了下来。

    “虽然蛛后还没有开始剥离蜘蛛之渊,但她确实得到了覃人邪物,拥有了这么做的能力,感谢你提供的消息,我要替整个精灵族,乃至于所有精灵诸神,一并好好地谢谢你。”

    “谢不谢的先不急……”

    威廉闻言摇了摇头,按捺不住心头的好奇,主动开口道:

    “我倒想知道,如果自然之神的神谕没出错的话,那您又是怎么活下来的?”

    “那就要谢谢那枚远古月神的神格了。”

    月神闻言叹道:

    “我其实也没想到会是现在这样,之前发现自己已经没有逃生机会之后,我便强行吸收了那枚神格,将自己推到了中等神力阶段,准备炸掉神格直接跟蛛后同归于尽。

    但想要炸掉神格的话,自然也要将其催动到极限,而远古月神的四项神职中,却又刚好有一项是【复苏】。”

    在威廉恍然大悟的神情中,月与狩猎之神笑了笑,随即开口道:

    “所以,我虽然炸掉了自己的神格,但却没有全部炸掉,也没有直接陨落,而是借助复苏神职的力量,勉强存活了下来。

    不过作为代价,我已经彻底失去了其余三项神职,今后的我已经不再是月与狩猎之神了,而是勉强摸到弱等神力门槛的复苏之神……如果我这次还能够活下来的话。”

    从她的话里咂出了某些味道,精灵女王的面色顿时再一次苍白了起来。

    “阿尔妲大人?您……您既然已经复苏了,那……”

    “我已经无法离开蜘蛛之渊了。”

    月神的影子摇了摇头,一脸释然地道:

    “蛛后已经彻底封死了这里,我虽然还能够借助自己对月亮神职的感悟,向你们传递消息,但我自己已经没有离开蜘蛛之渊的能力了,等她从安眠中醒来后……咳……咳咳咳!”

    说到这里时,月神微微咳嗽了一声,那本就十分稀薄的影子,顿时变得更加飘忽了不少,而她也似乎认识到了自己“时日无多”,语调立刻变得匆忙了起来。

    “我的事就这样吧……你们听着,关于蛛后的秘密,我还有些事需要你们……”

    “请等一下!”

    开口打断了月神的叙说后,威廉微微眯了眯眼睛,意有所指地开口询问道:

    “阿尔妲大人,听您话里的意思……蛛后现在还在沉睡吗?”

    月神闻言看了他一眼,随即微微点头道:

    “没错,蛛后被我的神格炸成重伤,又因为远古月神的【安眠】神职,不得不陷入沉睡当中,但如果你想建议我趁机刺杀她的话,这条路恐怕行不通。

    在她沉睡的地方遍布剧毒和蛛网,以我现在的实力,即便能够勉强破开那些蛛网,但恐怕撑不到她面前,我就会被她留下的剧毒直接毒死。”

    蛛网和……剧毒吗?

    听到她的描述后,威廉缓缓点了点头,随即若有所思地道:

    “阿尔妲大人,蜘蛛之渊虽然被蛛后掩藏了坐标,但如果有人从里面召唤的话,外面的人应该还是进得去的吧?”

    补了点字数……更新晚了点儿,不好意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