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书架管理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玄幻魔法 -> 才不是魔女 青空乐章

第一百三十五章 清晨的炊烟

    暗红的火光中,古华斯抡起巨斧,奋力横扫,将冲锋而来的骑兵连人带马劈开。

    但仅仅也就前方的两人罢了。

    后续的骑兵接连挥刃,那附魔后的超凡兵刃在火光中连成一片,随着一位位骑兵疾驰而过,在古华斯身上带起一块块血肉。

    原本刀枪不入的古铜色皮肤此刻已然能能看到森森白骨,而这样的攻击依然没有停歇。

    接连抵挡和撞击下,巨斧再次挥动,迟缓的横扫,但因为臂膀的血肉失去,已经无法举起这沉重的巨斧。

    哐当间,斧头落下,古华斯也被冲击的骑兵撞飞,沉重的倒在地面。

    一片血污和废墟中,这位壮汉似乎没有了呼吸。

    见此,那位军官仍不放心,让手下再次攻击,奔驰的马蹄由此高高抬起,踏向那地面的躯体。

    眼看那足以践踏骨骼的马蹄就要落下,一层嗖嗖的呼啸声越过夜空激射而下,直接插在军马的前方,让其受惊的跳走躲开。

    等这些人仔细一看,才发现那是一把把钢铁的长剑。

    这些长剑宛如崭新一般,在空中飞驰而下,接连插满地面,让原本松散的街道废墟,变成了钢铁所制的森林。

    街道的阴影中,一位无名的覆甲骑士缓步走了出来。

    盔甲发出细微的摩擦声,‘他’踩过地面细碎的铁片和碎屑,沉稳的脚步每走一步,就在地面留下清晰的脚印。

    看着前方那盔甲被火光映亮的无名骑士,为首的骑兵队长皱眉,他察觉到强大的超凡魔力,那是高阶超凡者才有的魔力流动。

    “你,是谁?”面对这突然插足的神秘人士,骑兵队长低声问道。

    但对方并不想回答的样子,‘他’走到古华斯身侧,将一管药剂倒入对方的口中,然后再次拿起剑,对准这些骑兵。

    “是叛军的同伙吗?那也留不得你了,上!”随即一声厉喝,这些整装后的骑兵再次袭来。

    哑光的黑色剑刃斜斜抬起,朴实无华的快速挥斩,以至于看不到什么魔力流动的痕迹。

    但令人惊讶的是,这位无名骑士接下了每一把袭来的刀锋,并将对方的刀刃磕断,盔甲击碎。

    那斩击的剑锋,果断而迅捷,看不出任何高明的技巧,纯粹就是以速度和力量碾压。

    一位位骑兵被剑锋掀飞,滚落地面,他们的军刀也断裂成碎片,和马匹一起滚落滑向一侧。

    迎着这些冲锋的骑兵,这位无名的骑士一步步前进,逆流向前,那连绵的战刀锋刃在‘他’身前,宛如潮水般分开,化作不成形状的浪花,倒在两侧。

    “该死!”咬了咬牙齿,这位骑兵队长见众人不敌,开始焦急。

    这是他首次在执行任务中见到如此棘手的人物,以至于他完全看不出对方的深浅。

    序列7?还是序列8?他究竟是哪方的。如果是叛军,为什么手下留情,不直接杀死已方的骑兵,如果是贵族出身的骑士,为什么要在此刻帮这些掀起叛变的人?

    眼看对方离自己越来越近,而身侧的骑兵越来越少,这位队长差点就要喊出撤退的命令,可对方仿佛知晓他心事一般,突然停下脚步,不再上前。

    至此,骑兵队长也将手下召回,静静的看着对方,想知道对方是什么打算。

    但令人想不到的是,这位无名骑士一剑砍倒街道旁的房屋,在倾倒的废墟中失去了踪影。

    “追,去前方看看。”对此,这位骑兵队长阴沉的看着废墟下令。

    随后骑兵们越过障碍,再次来到后方时,已经不见了那位无名骑士的身影,而其原本躺在角落的古华斯也消失了。

    “让他们逃了吗。”见到这一幕,这位军官只能接受现实。

    “继续搜查全城!”

    “长官,那之前的命令?”身侧的副官询问,他想知道是否还继续之前的杀戮命令。

    沉默一会后,这位队长低声回答。

    “以搜查为主。”

    “是,大人。”其他人听后也松了一口气,他们隐隐有种感觉,如果和之前那般杀戮,那位强大的无名骑士又会出现。

    夜幕中,这些骑兵再次举着火把搜索全城,但这次的行动就远不如上次了,与其说是在找人,还不如说是纵容那些居民逃走,即便看到出现在自己身前的成年男子,也只是佯做追逐驱赶,然后跑一阵就放弃了。

    反正上面的命令是城中不能有活着的成年男子,至于逃到山里和外面的,他们也管不着,哪有这么多时间来挨个追捕,这又不是他们这些精锐军团该做的事情。

    城中的呼喊声渐渐停歇,原本燃烧的大火也安静了不少,待到天亮时,只剩下冒着青烟的一片冷寂废墟。

    “搜查完了,大人。”

    广场中央,这些骑兵再次汇拢,挨个汇报。

    “情况如何?”

    “没有发现那位逃走的无名骑士,其他叛军也都‘清理’完毕了。”

    “这样吗。”骑兵队长脸上看不到喜色,只有平静,仿佛早有心理准备。

    “另外,我们还发现了,死去的温拉尼子爵的女儿。”

    “温拉尼子爵的女儿?”脑海中想不起这号人物,那个子爵不是个好色的花花公子吗,居然还有女儿?

    “把她带过来。”

    “是。”

    说完,两位下马的骑兵带来一位穿着鸦青色连衣裙的贵族少女,她有着黑色的长发,发育较好的身材,看着是位少见的美人。

    “噢,看来温拉尼子爵的血统还不错嘛,又或者,这是他们家族一贯的作风,呵呵。”

    看这位容貌较好的贵族少女,这位骑兵队长心里一阵犹豫,有种想据为己有的想法。

    如果是以前,他自然不敢冒犯一位子爵的女儿,但如今嘛。南境硝烟四起,情况混乱,也没谁会来关注此事。

    至于身边人,封口也是容易的事,只要拉他们一同就可以了,想来这些家伙都不会拒绝这位到嘴边的美肉。

    如此想着,这位骑兵嘴角又裂开些许笑意,这次行动算是没有白来一趟。

    不过,一阵公鸭般的刺耳喊声,打破了这位骑兵队长的幻想。

    “感谢大人,感谢大人啊,找回了我们的大小姐。”一位管家打扮的人从街道侧大步跑过来,边走还边挥舞着手中的手帕。

    他那白粉覆盖的脸颊,故作矫揉的行动,无一不彰显着自身身份特色,而随着他现身,少许几位逃走的原子爵手下也汇拢过来。

    如今子爵死了,他们没了主心骨,可这些人又不敢和那些叛军一样逃到山里,只能躲在角落里等消息,如今可算是发现同类了。

    “你是?”看着这位打搅好事的管家,骑兵队长深深的皱眉,心想手下怎么就没趁夜将这些蛀虫也杀了。

    这些古板守旧的贵族,在他们这些新军眼中,就和附在帝国大腿上吸血的虫子一样,算不得什么好东西。

    “大人,我是温拉尼子爵的管家啊,您看,这是我的身份证明。”他从衣服的内衬中掏出皱巴巴的任命书,其中盖着温拉尼子爵的印章,还写有署名。

    [特此委托布沃斯先生,作为我的管家。

    库尔德·鸢·温拉尼]

    前面的大段废话不用细看,倒是后面这一行写清了身份。说完后,这位管家还掏出衣领内的徽章,赶紧给自己别上,大声招呼。

    “大人啊,感谢您带兵来拯救温拉尼家族,这样的恩情,我想大小姐一生都不会遗忘的。”他大声谄媚的说着,吸引来街道上隐藏的原子爵手下。

    这些人见战事渐停,也三三两两的走出来。

    看着这些罩衣和盔甲统一的‘杂兵’,骑兵队长有些厌弃,大声制止了这位管家。

    “闭嘴,你这个聒噪的家伙。”

    “是是是,大人,我这就闭嘴。”说着这位管家快步来到这位贵族少女身侧,然后站在后面,仿佛是她的监护人一般。

    面对这一切,这位贵族少女低下头,不发一言,似乎是在等候安排。

    “哼。”看着眼前这一幕,本来打算掳走这位贵族少女的骑兵队长不由得打消想法。

    这种事知道的人少还好,现在这么大张旗鼓,他也不好明着来,总算还是有些顾忌。

    “如今叛乱已经镇压,我们需要再次修整一天,期间的起居饮食就麻烦管家了。”

    他撇了一眼这位管家,意思虽然隐晦,但对方却完美的理解了。

    “在下明白,温拉尼家一定会好好照顾各位军官的。”这些人大概是要金币和财宝吧,不过花钱消灾,反正老爷也不在了,大小姐也好操纵,一切还不是我说了算,嘻嘻。

    这位管家满口答应下来,接着就转过身去,一脚踢动那些铁疙瘩骑士。

    “快,给各位军官安排住的地方还有准备食物。”

    “另外,你,你,还有你们几个跟我来。”他点出几个平日熟络的骑士和卫兵。

    带着这些人,这位管家一头钻进城堡的废墟中,那里面应该还藏着不少好东西,那些野蛮的家伙肯定不知道老爷把东XZ在哪里了,呵呵。

    清晨的城市里,一切又忙碌起来,些许青烟升起,一些卫兵开始拖动尸体,清理废墟,而那些奔袭而来的骑兵也下马开始休息。

    城外遥远的山坡上,一位全身覆甲的骑士静静站立,看着远方发生的那一切。

    一会后,身后响起虚弱而粗哑的声音。

    “是你,救了老子吗。”这位蛮牛即便差点死在夜里,说话也一股粗糙味道,让人难以心生舒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