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书架管理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历史军事 -> 雏鹰的荣耀 匂宮出夢

43,孝心

    “玛丽亚殿下?”

    艾格隆这一下比看到刀斧手还要震惊,他完全没想到,自己坦白之后居然会有这样的展开。

    在他的注视之下,玛丽亚公主静静地从流苏后面走了出来,来到了艾格隆和路德维希国王的旁边。

    那张和苏菲一模一样的脸上,此时写满了嘲弄与不屑,简直就像是苏菲本人即将发怒一样。

    艾格隆这下心虚无比,他根本不知道此刻应该怎么解释;而路德维希也似乎没有从震惊当中走出来,瞠目结舌地看着面前的少年人。

    “真没想到您居然还有这等能耐,能把那个不成器的家伙迷得如此晕头转向。”在沉默当中,玛丽亚首先开口了,“哼,现在她倒是知道后果了吧?老皇帝给了她报应。”

    艾格隆垂下了视线,不敢再与她对视。

    “这一切是我的责任,我承认我坑害了她。她为我付出太多了……”

    “而作为回报,您欢天喜地地结了婚,并且将会给您和她的女儿增添一个弟弟或者妹妹,您还真是个体贴的情人。”玛丽亚看上去也听说了特蕾莎已经怀孕了的消息,于是毫不留情地抢白了他,“也对,您对外祖父和母亲这样的至亲都是那么孝顺,谁还能指望您对其他人多几分慈悲呢?”

    艾格隆咬了咬嘴唇,让自己在痛楚当中找回了镇定,“我对外祖父和母亲的恨是情有可原的,他们那么对我,我为什么不能有怨气?至于苏菲殿下,我从来没有过任何怨恨,从我们见第一面开始,她就对我非常的温柔体贴,之后也一如既往,我很后悔自己让她落到了这副境地,所以想要找办法弥补如果不是这么想的话,我为什么要在国王陛下面前坦白事实呢?”

    接着,他又看向了路德维希国王,“国王陛下,不瞒您说,我是在希腊通过岳父母的来信,收到过苏菲殿下传给我的讯息,才得知这个女儿的存在的。她嘱托我不要忘记这个可怜的孩子,我没有忘记她的嘱托,所以我已经发誓要想办法在未来让这个孩子享有她应得的荣光,而我认为,我也许能够从您这里寻找到一点帮助……也许我的请求有点过分,但是我绝没有打算把她抛下不管。”

    艾格隆的话相当坦诚,以至于路德维希国王听了都有些动容。

    他刚才听到这个消息的时候很震惊,但并没有什么愤怒毕竟对他来说,这种王室当中的风流韵事实在太过于常见了,甚至他自己就多次扮演过主角,所以妹妹苏菲的私情又算得了什么呢?

    当然,他们玩得过火了,以至于有了一个私生女,但这也没有什么惊世骇俗的国王觉得,正如公爵刚才所说,奥地利老皇帝如此震怒,恐怕主要也是因为他跑了,而不是这桩风流韵事吧……

    正因为心里没觉得多可怕,所以在艾格隆解释了之后,他反而主动站出来替艾格隆打了圆场。“好了,玛丽亚,你也不要过于苛责公爵了,他也有他的苦衷,你想想现在是弗朗茨皇帝要惩罚苏菲,他在奥地利国境之外又能怎么办呢?现在他能主动表示承担责任,照顾那个孩子,已经不容易了。”

    “你们这些风流王孙当然能够轻易互相理解和原谅了,谁让受苦的只是我们女子呢?她们母女吃再多苦头,也妨碍不了你们快活。”玛丽亚公主似乎对王兄也没有几分尊敬,直接就反驳了他。

    国王一脸的尴尬,但只能悻悻然地耸了耸肩。“我可不是这个意思……但现在一味地发脾气又能解决什么问题呢?”

    玛丽亚公主也没有再理会王兄,而是转头又看向了艾格隆。

    “殿下,您说要负责,但嘴上说得很容易,但实际行动可没这么简单了那么您到底打算怎么管呢?”

    虽然她的神态和语气都很不客气,但是艾格隆却没有生气,因为她的表情和神态简直就像是苏菲自己在责问他一样。

    这确实是他自己的孽债,无论如何也躲不过去的。

    平时他的口才可谓是雄辩滔滔,但是现在在玛丽亚/苏菲的逼视下,却发现自己很难躲闪过去。

    “我暂时……也没办法怎么样。”他深吸了一口气,然后干脆说了实话,“现在是我的外祖父弗朗茨皇帝在惩罚她,我现在还办法去强行改变他的主意,我的力量还不够强……但是终有一天我能够让他掂量一下我的意见,等我走上皇座,那时候我有的是办法逼迫他解除所有惩罚。”

    “嗯,听上去是很有道理。”玛丽亚貌似理解地笑了起来,然后反问,“那么您认为您什么时候能够登上皇位呢?一年,两年,还是十年?或者是永远?她就得一直等着您飞黄腾达吗?”

    “我认为要不了十年那么久。”艾格隆傲然回答,“虽然现在两位可能觉得可笑,但我认为时机已经接近成熟,我很快就能够摘取那枚最耀眼的果实了。”

    其他人说这话的时候,会显得狂妄自负甚至有点可笑,但是这个少年人说出来的时候,却带有一种莫名的说服力,以至于国王和公主都忍不住稍稍动容。

    “好,那就当您能做到吧可是这期间怎么办?就任由她们两个忍受如此残酷的对待吗?您这种表态跟什么都不做,有什么区别呢?”玛丽亚公主进一步逼问,“您最好想想,您离开奥地利已经一年多了,也就是说珂丽丝忒尔已经一岁了,眼看就要到开始受教育的时候了,难道您忍心让她懵懂无知地开始自己的童年,远离王室公主应有的教育吗?那到时候哪怕您赐予她多少荣华富贵,也不会让她受到周围人的认可。”

    艾格隆突然发觉玛丽亚说得很对,这确实是个大问题。

    对于自己和苏菲的私生女儿,奥地利官方虽然不至于下毒手,但是指望弗朗茨皇帝陛下把她当成亲孙女(或者曾外孙女儿?)看待显然是痴人说梦,如果奥地利一直把她监禁起来,让她错过了成长时期的教育,那对她的未来可是极为惨重的打击。

    “那您认为应该怎么办?”他虚心请教。

    “最简单的方式是明摆着的,就是不知道您敢不敢做。”玛丽亚冷笑了起来。

    “您先指教我吧,如果合理那我会去做的。”艾格隆满口答应。

    “您尽尽孝,想办法派人找机会把老皇帝提前送去侍奉天主,尽量做得漂亮点,这就是最简单最直接的坚决办法了。”玛丽亚冷冷地说。

    虽然她说得轻描淡写,但是艾格隆和路德维希国王都倒吸了一口寒气。

    这可不是要杀个普通人,是要杀一位哈布斯堡皇帝,哪有那么简单!

    “您在开玩笑吗?”艾格隆苦着脸问。“现在可不是开玩笑的时候。”

    “我怎么是在开玩笑了?”玛丽亚反问,“您看看,老皇帝就两个儿子,大儿子是个痴呆,小儿子也整天浑浑噩噩,如果老皇帝见了上帝,那哈布斯堡皇室岂不是只能让苏菲出面来支撑了吗?难道他们还敢让居心叵测的亲王来摄政?所以岂不是直接解决了所有问题?

    我知道杀一个皇帝不容易,可是皇帝又不是每天都住在深宫当中深居简出的,您当初住在美泉宫那么多年,难道不了解他的日常习惯和行程?只要在他外出巡游或者狩猎的时候,找几个死忠手下把他送走了,那不就解决问题了吗?皇帝陛下现在就是让所有人不得安宁的障碍,所以您让他蒙主恩召,顺便解救了他的臣民,不是很合理吗?”

    艾格隆听得眼睛都瞪大了,他没想到自己居然能在宁芬堡宫当中听到一位公主说出这等言辞,而且是以如此理所当然、轻描淡写的态度。

    何等无法无天毫无敬畏的女人!

    “话可不能这么说”他想要反驳。

    “您不是要当法兰西的君王吗?为父亲尽孝可是法兰西传统,路易十一在当太子的时候不就是对着父王查理七世举兵反叛,并且几次派刺客试图送父王提前去侍奉主吗?”玛丽亚微笑着再次打断了他的话,“您可是在按照法兰西人的方式行事,合情合理。”

    艾格隆惊讶地发现他内心里竟然隐隐当中觉得有点道理,玛丽亚的言辞好像揭开了他心中最幽暗的角落。

    是啊,要是真能送外祖父提前侍奉天主,那岂不是解决问题了吗?

    不,不行!下一个瞬间,他回复了理智,慌忙掐掉了这个念头。

    倒不是他的“孝心”突然复苏了,而是刺王杀驾这种事可不是闹着玩的,姑且不说他能不能成功,就算真的成功了,事情一旦败露,自己就直接坐实了“科西嘉岛的吃人妖魔二代”的头衔,好不容易积攒下的名声也会顷刻间化为乌有,再也没有哪个欧洲王室会再把自己当成可以谈判的人。

    所以不能这么做,哪怕确实“简单直接”,也不能做。

    “玛丽亚,够了!”而一边的路德维希国王,也从震惊当中恢复了过来,他实在听不下去了,大声就对自己的妹妹叱骂,“你要是再说这种话,我就要把你轰出去了!”

    他跟弗朗茨皇帝没有任何交情或者感情,如果皇帝被刺杀他也无所谓,但是如果传出去这个阴谋就是在他的王宫当中成型的,那他到时候如何自处?所以这下他也顾不得什么风度了。

    被王兄如此疾言厉色地呵斥,玛丽亚终于收住了话题,只是她还是小声嘟哝,“您口口声声多么能干大事,到头来还不是畏手畏脚?不敢就算了。”

    “我确实不能这么做。”艾格隆也回过神来了,强硬地回答了她,“要是如果我只为自己行事,那我愿意为自己曾经受过的苦、以及苏菲殿下现在吃得苦向皇帝陛下清算一番,但是现在我肩负着太多人的希望和生命,我不能拿他们开玩笑……您不要再说这种话了。”

    “好吧,就知道您不敢。”玛丽亚叹了口气,“那我还有一个次一点的主意。”

    “什么主意?”因为刚才的惊悚提议,所以现在艾格隆已经对玛丽亚完全不抱任何期待了,只是随口问问而已。

    “我拿着王兄和王太后的信,自己去维也纳见她。”玛丽亚这一次的语气变得轻松了许多,“我写信过去想必他们一定会拦着的,但是我要是自己过去,他们总不至于还能拦住吧?谁还能不允许一个妹妹见姐姐了?等我见到了她以后,我再去找弗朗茨皇帝,跟他交涉一番,晓以利害,虽然未必能够劝他释放珂丽丝忒尔,但是探视一下她应该没有问题吧?我再尽量为她们母女两个争取一点更好的待遇……怎么样?”

    艾格隆突然发现这个提议要正常太多了。

    “皇帝陛下可没那么容易被说服。”他想了想然后回答。

    何止不容易说服,如果玛丽亚公主按照一直以来的做派对老皇帝冷嘲热讽,只怕立刻就会被气急攻心的老皇帝扔进牢房里……艾格隆心里暗暗吐槽。

    “不管怎么样,总得试试吧?”玛丽亚反问。“也许我真的办成了呢?”

    艾格隆心想,这个办法就算不成功,自己也没有什么损失,所以倒不如期待一下。

    等等!

    艾格隆突然反应了过来。

    玛丽亚公主跟自己和路德维希国王玩了一个招数她在捉弄自己两人,先提出一个不可能被答应的条件,再跳到一个可以执行的条件,这样他们都难以拒绝了。

    ……可是即使如此,也还是可以去试试。

    艾格隆做出了决定。

    “好,那就这么办吧。”他点了点头,接着满怀敬佩地看着玛丽亚公主,“殿下,您……您的姐妹情之深厚,真是让我感动和钦佩。”

    “感情很好?您完完全全弄错了!我跟您说实话吧,我们关系不好,从小就爱吵架,非要为任何一点微不足道的东西争个高下。”玛丽亚没好气地回答,“您既然和她这么熟悉那您应该就清楚她到底是什么性格,她这种人、换言之我这种人,相处在一起,能有什么好场面吗?”

    艾格隆想象了一下然后立刻中断了自己的想象。

    之前夏奈尔就说过她们姐妹俩经常会吵架,想来互相相处时各种鸡飞狗跳吧。

    就在这时候,玛丽亚又话锋一转,“但话是这么说,她终究是我姐姐,我们是前脚后脚来到这个世上的,她被人欺负了也就是我被人欺负了,难道我真的能够眼睁睁地看着?我总得去做点什么吧?哪怕最后对她的遭遇冷嘲热讽,那首先也得让她活下来再说!”

    说完之后,她看向了路德维希国王,目光当中带着催促。

    国王似乎也有点感慨。

    他也回想起了自己这两个妹妹当时在一起的时光那确实是让人头疼的时光,但却又让人有些许的怀念。

    这两个妹妹是他父王马克西米利安一世的第二个王后所生,跟他的年纪差了接近20岁,可以说自己作为长兄已经算是半个父亲了。

    眼下妹妹落难,刺王杀驾当然不能干,但是多少帮点忙也算是情分了……

    况且,自己要是不干,天知道这个妹妹会干出什么来。

    “好吧,我写封信吧,但是也只能到此为止了,玛丽亚。”最后,他叹了口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