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书架管理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玄幻魔法 -> 权游:睡龙之怒 紫芋冰淇淋

第七百八十七章 人类至高会议

    不过说来容易,当初维斯特洛在内战的时候布拉佛斯可是站在了劳勃国王一侧。

    铁金库为劳勃国王提供了一大笔的低息乃至无息贷款,而他们所真的对人毋庸置疑,自然是在厄索斯大陆上连续挫败布拉佛斯的银发少年。

    然而如今很多年过去了,当初的战战兢兢如履薄冰的男孩成长为了乘骑巨龙的少年,到了现在一手创建了一座伟大的帝国,并且成为了两个孩子的父亲。

    不过两者之间曾经的恩情早就已经伴随着后面发生的种种事情消散,如今剩下的似乎也只是仇恨。

    布拉佛斯人向韦赛里斯求助?

    能行吗?

    所有人都转过头来望向了托尔莫·弗雷加,现任布拉佛斯海王,想要看看他脸上的表情。

    而托尔莫·弗雷加也感觉到了事情的棘手,他想到了当初在泰坦巨人脚下,韦赛里斯曾经对他说的话。

    那时上一任海王费雷哥·安塔里昂犯下了战争罪,托尔莫·弗雷加刚刚借助着韦赛里斯火烧布拉佛斯赢得了政治斗争,成为了下一任的海王。

    “光只靠我们不行。”

    海王微微沉默了半晌,然后开口道。

    “我们还需要联络其他人。”

    “谁?”

    有人开口问道。

    “其他的贸易城邦。”

    “我们必须团结起来向瓦雷利亚帝国求救,而他们在厄索斯大陆同样也有广袤的土地,不会眼睁睁的看着贸易城邦们纷纷沦陷。”

    托尔莫·弗雷加开口道,在场的众人微微点了点头同意。

    韦赛里斯的起家之地在安达洛斯,安达洛斯、潘托斯这些地方是他的根基,而还有新征服的三女儿王国。

    帝国不会这么轻易的放弃这些国土,眼睁睁的看着贸易城邦沦陷,因此如果厄索斯这边的事态变得严重,他是一定会赶来救援的。

    但如果只有布拉佛斯一家向君临求救,人微言轻,并不会受到重视,曾几何时作为贸易城邦领头羊,世界贸易中心的布拉佛斯现如今竟然有了人微言轻的感觉,面对屹立在他们身旁充满了扩张欲望,年轻的庞大帝国。

    因此布拉佛斯海王要求带上大家一起,罗拉斯、科霍尔、诺佛斯等等,叫来的人越多未来在联盟中的可以争取到的话语权也就越强。

    如今正在跟异鬼们交手的是‘森林行者’伊佛维隆王国,他们借助着森林用魔法暂时拖住了异鬼们的脚步。

    而他们也向贸易城邦发出了求救的声音,伊佛维隆的使者已经抵达了布拉佛斯求救,但布拉佛斯暂时还没有回应木人们的求救。

    “既然如此,那就决定了。”

    布拉佛斯海王深思熟虑后拍板决定了这件事。

    “这是事关全人类命运的一场危机,我们必须团结起来,召开一场人类至高会议来商讨应对之策。”

    “召集起来所有人!所有城邦的首脑!我们一起去君临!”

    绝境长城以外是广袤的鬼影森林。

    这里如今覆盖着一层皑皑白雪,一片寂静甚至就连鸟鸣声都并不多见,密密麻麻的树木连绵耸立,大多都是可以对抗严寒的松柏类树木。

    如今维斯特洛的大地被黑暗笼罩,天空中只有少量的星辰若隐若现,韦赛里斯乘骑着巨龙飞越了长城正在望着塞外飞去。

    离开了长城之后韦赛里斯感受到了一股清晰的不适感,就像是黑暗中有一双眼睛睁开,正在盯着自己。

    然而其他人却并没有这样的感觉,诸如丹妮莉丝和蕾妮丝巡逻的时候,但韦赛里斯还是克服了这种不适的感觉,因为他知道这并不是谁在暗地里看着自己,而是这里已经进入到了远古异神的地盘,这里到处笼罩着死亡的力量。

    韦赛里斯对于神力的敏感远远超越了蕾妮丝和丹妮莉丝。

    “异神和旧神同出于黑暗。”

    不知道为何来到了塞外韦赛里斯突然想到了三眼乌鸦布林登·河文曾经告诉过他的话,银发年轻人的眉头微蹙,坐在龙背上向下望去,耳边凛冽的狂风呼啸。

    “异鬼没有出现在这里。”

    “它们去哪了?”

    丹妮莉丝和蕾妮丝从来都没有飞出过太远,而韦赛里斯巡视的范围则是比她们二人更远,随后韦赛里斯微微按了按龙背,贝勒里恩发出了一声低吼从天上降落了下来,落入到了一座雪山之上。

    “这里应该是霜雪之牙。”

    韦赛里斯落到了这座雪山上从龙背上跳了下来然后环顾了一圈四周。

    旧神的本体曾经就坐落在这座雪山山脉上,这里同样是森林之子少女叶子、雪发等的故乡,这里还镇压着一座无底洞,据传说走入到其中的森林之子没有人能够活着走出来。

    韦赛里斯记着当初自己守在了旧神本体旁,夜王带着他的喽啰们围在山下,看样子不干掉旧神决不罢休,也正是在那个时候三眼乌鸦布林登·河文告诉他旧神和寒神同源,不论怎么躲迟早都会找上门来。

    不过如今这个世界很显然比韦赛里斯了解到的更加的神秘,他曾经以为这个世界只有冰与火的主旋律。

    但没有想到在这些旋律之下还有这么多隐藏的东西,而冰火之争只是一种表象,或者说都只是诸神操纵的一粒棋子。

    他想要看一看曾经旧神本体镇压下的无底洞现在是什么模样。

    然而正在这时,远处的天边响起了一声嘹亮的龙吼声。

    韦赛里斯抬起头来正借助微弱的星光看到了一条白金色的巨龙从绝境长城的方向飞了过来。

    原来是丹妮莉丝看到了韦赛里斯向着北方飞去太长时间没有归来有些放心不下,于是乘骑着巨龙飞了过来。

    “丹妮?”

    “你怎么来了?”

    而韦赛里斯的眉梢微挑,看着坐在龙背上降落下来的银发少女,随后从龙背上跳了下来。

    “韦赛里斯。”

    丹妮莉丝从龙背上跳下来,小皮靴踏在了厚厚的积雪上,凛冽的寒风吹动她银金色的长发和裘皮披风,她的双手还带着厚厚的鹿皮手套。

    她踏着积雪缓步来到了韦赛里斯的身旁,握住了他的手轻轻在他的脸颊上点了一下,然后环顾了一圈四周开口问道。

    “我有些放心不下。”

    “这是哪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