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书架管理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武侠修真 -> 镇妖博物馆 阎ZK

第六百四十三章 关于敌方英雄和己方英雄的惨烈对比

    烛九阴的一声声询问,如同雷鸣爆喝。

    自人间大变故的第一个节点唐朝开始一直到现在为止,发生的一件件事情被直接联系在了一起,变得极为清晰了,卫渊喃喃自语:“开明……如果是他的话,那么,确实能够做到这些。”

    开明。

    昆仑三神之中最神秘的一位。

    隔垣洞见这一无上大神通所对应的天神。

    高大俊朗的姬轩辕沉思,道:“开明兽。”

    “原来如此,是祂。”

    刑天:“???”

    大家不说好一起整点吃的,你在搞什么?

    他看向旁边姬轩辕:‘你想明白了什么?!’

    姬轩辕做恍然大悟沉思状,传音回答:

    ‘什么都没有。’

    ‘??!’

    姬轩辕沉思:

    ‘这个时候,只需要做出原来如此的样子,就会表现得很专业。’

    ‘然后就会有其他人解释。’

    ‘原来如此!’

    刑天恍然大悟,而后做顿悟状:“开明兽,原来是祂!”

    “原来如此!”

    卫渊惊愕转头看向两位右手握拳抵着下巴沉思的炎黄始祖。

    烛九阴冷笑一声,端起茶盏吹了吹,轻描淡写道:

    “哦?看来你们两个也听清楚了?”

    姬轩辕面不改色:“我可是人族第一位真正的人皇。”

    刑天面不改色:“我可是文官!”

    “我会不懂?!”

    “我当然懂!”

    灰袍男子端起茶来,轻描淡写道:“那说说看?”

    一片沉默。

    姬轩辕和刑天整齐划一,右手环抱胸前,左手握拳抵着下巴。

    做若有所思恍然大悟状:“原来如此!”

    卫渊:“…………”

    烛照九幽之龙冷笑两声,转而看向卫渊:“你可勿要学这两人。”

    卫渊嘴角抽了抽。

    一个不成熟的想法,不一定对。

    难道姬轩辕和刑天属于是热血笨蛋类型的?

    烛九阴似乎读懂了卫渊的想法,平淡道:

    “作为黑暗时代的领袖,人格魅力和意志信念远比智慧更重要,在黑暗中,不缺乏聪明,尤其是懂得保命的聪明人几乎处处都是,缺乏的正是那种一腔热血,斩裂黑暗的人,以及能够将那些智者强者汇聚起来的领袖。”

    卫渊点头。

    我懂了。

    高情商:需要领袖魅力,勇气而非是智慧。

    低情商:姬轩辕确实是笨蛋。

    我悟了!

    烛九阴看了一眼第三个脸上浮现出恍然大悟表情的钢铁特性持有者,面不改色,语气平静道:“重新整理一下,一切的变故,或者说,至少说明面上表现出来的变故,要从庚辰解决人间第一处大劫开始。”

    “那一次,庚辰离开淮水,导致无支祁力量被佛门分走。”

    “而另一方面,十二元辰背后,真的是大荒吗?”

    姬轩辕疑惑道:“不是大荒,还能是谁?昆仑吗?”

    “不错。”

    神农氏叹道:

    “只有昆仑之中的高层,才有可能让十二元辰这样的荒神,在越过此刻的昆仑天众的封锁,出现在昆仑的深处,只有比庚辰在昆仑的地位更高,才能暂且屏蔽庚辰对于昆仑的掌控,让十二元辰隐藏而不被发现。”

    姬轩辕怔住。

    神农道:

    “而庚辰作为昆仑的武神,也只有昆仑三神比他地位更高。”

    “这就代表着,唯独昆仑三神会做此事,而另一方面,如此大劫,作为六合内外,十方上下皆在掌控的开明兽却始终不发一言,是祂无法观测到大劫吗?还是说,本就没有什么大劫?”

    卫渊下意识道:“但是庚辰说有……”

    他声音戛然而止。

    庚辰又是从哪里得来的?

    神农低声道:“如果说,这大劫本就是开明告诉他的呢?”

    “开明兽操控河图洛书,开明兽给出了错误的未来;而因为知道开明兽的力量,庚辰没有丝毫的怀疑,为了人间而选择自裁,而他本身的自裁,导致了西王母在危机的时候,昆仑武力值最强的武神不在身边。”

    “导致了本该护持人间的西王母被暗算,落入被动。”

    “最终反倒是促成了大劫的出现。”

    卫渊下意识回忆起了另外一件事情。

    烛九阴自己以权柄所化生的孩子鼓,正是看到了河图洛书所写的未来‘鼓会被持有不死花者所杀’,所以鼓杀死了当时看守不死花的神,最终化作凶兽,却导致最终死于卫渊之手。

    不是预知未来。

    几乎更倾向于一语成谶。

    你得知未来,也是抵达那个未来的一部分。

    一种类似于莫比乌斯之环的悖论。

    隐藏幕后,顺应大势便轻而易举地操控引导出了人间回归山海的事情,而伴随着人间回归山海,共工也逐渐复苏,超凡觉醒,一个个远离人间的神话生物和神灵出现。

    就像是下棋的时候,初始寻常,可是逐渐地汇聚成磅礴大势。

    无可匹敌。

    这家伙……有点恐怖。

    卫渊下意识道:“祂为什么这么做?”

    “为什么?”

    烛九阴淡淡道:“这除去祂,没有谁知道。”

    “但是你要知道,卫渊,你人族本弱小,是历代先民,筚路蓝缕,生生从那个时代走出了一条道路,从来都只是人族依附于昆仑的,而昆仑三神之中,西王母倾向于人族,陆吾倾向于中立。”

    “那么驻守天门的开明倾向于谁不必多说。”

    “若是三神各自的想法都一致,又怎么会出现三神共同执掌昆仑?”

    “说句不客气的话,祂自不会考虑你人族如何。”

    卫渊沉默,道:“你是什么时候开始怀疑他的?”

    烛九阴平淡道:“昆仑第三次试炼。”

    “嗯??!”

    灰袍男子双目苍古,语气平淡道:“昆仑三神之中,一个失踪,一个沉睡,剩下的那个却一点事情都没有,再加上三神对于昆仑立场各有想法,自然会看出些问题。”

    卫渊下意识道:“你为什么不告诉我。”

    灰袍男子看了他一眼:“告诉你有用吗?”

    “没用。”

    即答。

    卫馆主对自己的脑子有清晰的认知。

    灰袍男子显而易见被堵了一下,就和当年那一拳砸眼一样,烛九阴总是无法预料到这家伙的脑回路和下一步,无可奈何,声音都顿了顿,道:

    “只是即便是我,也无法看清楚祂在想什么。”

    “提前引爆大劫,让共工复苏,祝融沉睡,归墟现世,大荒流转。”

    “这样的手段,会想什么,我不知道。”

    “或许是为了追求什么,或许是为了得到什么。”

    “也或许,是见到这人间乏味无趣,山海各自依照仪轨运转,看了几千年上万年,觉得无聊乏味,故而顺势创造一处大劫,看看这被卷入其中的众生会做些什么事情。”

    卫渊没有说什么。

    烛九阴挑了挑眉,道:“我还以为你会很生气。”

    “或者说,你们。”

    在他前面,姬轩辕,刑天,卫渊都很安静。

    没有暴躁或者咬牙切齿。

    博物馆主盘坐在地,挠了挠头发:道:“生气没有用啊。”

    姬轩辕好奇道:“烛九阴你觉得生气会让开明兽难受吗?”

    刑天耸了耸肩膀,道:“显而易见不会。”

    “所以与其生气,不如锻炼一下。”

    “或者说磨快刀刃。”

    “或者拔出剑来。”

    “然后有机会剁了他的脑袋。”

    姬轩辕单手覆在轩辕剑的剑柄上,噙着微笑说出那一句让任何了解神代历史的人都觉得头皮发麻的狂妄话语,然后道:“既然说生气只会让自己难受,还不如开开心心活下来,等到有朝一日真的复仇。”

    “豪言壮语,是在做成功之后才有价值的。”

    “否则不过是梦话而已。”

    烛九阴不置可否。

    而后看向卫渊:“除此之外,我怀疑开明兽至少和归墟达成协议。”

    “毕竟镇守海外的祝融就是因为人间的事情而陷入沉睡,而如果我所料不差,当年也是开明兽以昆仑三神之一的身份地位,向祝融建议,让祂进一步执掌天之四极,导致会受到人间气运的反向冲击,陷入沉睡。”

    “归墟一方便再无镇守。”

    “另外,你也要学着判断形势了。”

    灰袍男子嗓音平和:“总是如此不行,纵然手中有剑,也不能被牵着走。”

    卫渊道:“我会的”

    他声音顿了顿,道:“再说,这不是还有你吗?”

    灰袍男子双目苍古,深深看了他一眼。

    卫渊尴尬道:“要不然,我给你多做一顿饭?”

    “额……要不然,两顿?”

    烛九阴淡淡道:“免了,只是你总是如此依赖旁人的话,有朝一日我若不在你身边,或者说,你我为敌的话,你又该如何?难道就直接等死吗?”

    烛九阴说的第一种可能性是极有可能的。

    当年开明兽就曾斩断了卫渊和清醒之梦的联系。

    而第二种可能性,卫渊道:“烛九阴你应该不会和我为敌……吧?”

    烛九阴不置可否,而后悠然含笑:“你猜?”

    “比如说,其实刚刚我和你所说的,还有另一种解答方式。”

    “比方说其实真正操控这一切的,是西王母。”

    “故意留下这样的线索,庚辰也更亲近于西王母,如果说是西王母告知于庚辰大劫需要自尽,那么庚辰为了人间也不会迟疑,而西王母放任大劫出现,目的则是借刀杀人,抹去那镇守天门的开明。”

    “你,人间,大劫,不过只是她手中一柄刀。”

    “如果说这样,你又待如何?”

    卫渊:“(?д?)…………”

    姬轩辕:“(°д°)…………”

    刑天:“(?O?)…………”

    烛九阴语气一顿,没好气道:“罢了,这只是假设。”

    “看着这般表情就来气。”

    祂喝茶,冷笑道:“这地方愚蠢的都已经让我快窒息了。”

    卫渊干笑着道:“消消气消消气。”

    “我去做饭。”

    姬轩辕干笑着敬茶,而刑天表示要不然给你写首赞美诗?

    在这一天,三大头铁男人都顿悟了白泽的天赋技能。

    抱大腿。

    或许世界上根本没有白泽。

    也或许,人人都是白泽!

    我们悟了!

    他们三个脑子里面,要么长满了肌肉,要么就是正常人水准,和开明这样老银币中的老银币比起来实在是不行,智商不够用,现在己方阵营的智商天花板必须得伺候好。

    至于开明兽带来的压迫力。

    其实吧,就和那部《唐伯虎点秋香》的电影里面说的。

    美人是需要比较的,你单看好像一般,放在人群里就很显眼了。

    开明的压迫也是要比较的。

    就拿这种辅助类型的天神权能来做个对比。

    就好像是双方生死局,开始选择英雄了。

    敌方英雄昆仑三神,神代十大顶尖天神,开明。

    算无遗策,智力值和武力值都点满了的妖孽。

    同时算计了大荒,昆仑,顺势还把四方诸神的祝融搞沉睡,让归墟前方再无阻碍,宏观操控着人间回归山海的大势,四方诸神祂至少搞定了两个,昆仑三神祂也搞定了两个。

    智力值匹敌烛九阴。

    武力值匹敌大羿。

    势力上属于顶尖神系之主。

    下手够狠,做事够绝,演技也是演帝级别。

    六合内外,十方上下,无不了然于心。

    绝对的六边形战神。

    顺便开了全图视野。

    我方英雄白泽。

    看看这两个字。

    看看!

    是不是突然一股绝望感扑面而来?

    这绝望感都特娘地凝聚成实质了。

    MD废物,算了,投了。

    要不是这一次胜负关系的是神州和人族,卫渊都有当场叛变做个二五仔的冲动了,脑海中只有一个想法,尽快把白泽拉来,然后从历史的倒影里面,把阿亮拉出来继续加班。

    阿亮绝对能够把白泽物尽其用地用出来。

    阿亮救命啊。

    阿渊智商不够用了!

    卫渊嘴角抽了抽,仿佛已经看到那少年谋士勾起的嘴角和恶趣味的微笑,事实上,抛开历史的滤镜,那根本就是个少年得志天才纵横顺便小心翼翼吊打全世界英雄的皮皮亮。

    总觉得他会和女娇相处非常愉快?

    卫渊心中莫名浮现一种不安的感觉。

    他摇了摇头,把两只狐狸凑在一起的可怕画面从脑海里面甩出去,而后做了一顿饭,一众老男人们围着吃饭,卫渊耸了耸肩,道:“我还真是不想要和烛九阴你为敌啊。”

    叹息道:“一起吃饭多好。”

    灰袍男子冷淡哼了一声,不置可否。

    下筷子。

    卫渊正要下筷子涮肉,烛九阴轻描淡写落筷,也盯上了那一份最嫩的肉,卫渊可不会客气,运筷如剑,刷的一下。

    我是谁,我是厨子,哪家厨子能受这委屈?!

    烛九阴轻描淡写。

    “嗯?”

    于是厨子干笑着把筷子收了。

    大腿惹不起啊。

    他心里第一次怀念白泽。

    等那家伙上门,就直接把阿亮搞出来,然后让白泽也过上加班的命运。

    而恰好白泽是个完全藏不住心思喜欢嘚瑟的废物。

    第二天,完全不知道自己即将面临死亡级别加班的白泽,得意洋洋地踹开了博物馆的大门。

    PS:今日第二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