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书架管理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武侠修真 -> 镇妖博物馆 阎ZK

第一千五十二章 布飘零一生

    嗓音平淡,却是许久无人应答。

    于是那道人只是平淡抬手,手起道决,神色淡然,气质幽深空洞,如同无始无终之存在,而后缓缓散去,恍惚之间,犹如人世间道观当中,名列三清中心之位的玉虚元始天尊,幽深极玄,纵然离开,那种幽深之气韵,仍旧绵长不绝。

    如同那里还有一尊元始天尊的塑像!

    那乃是强烈无比的意志!

    乃是道者不灭的烙印!

    是此道唯我的坦然。

    仿佛有浊世气机汇聚,化作了一尊无形无质却又真实存在的元始天尊像。

    气韵绵长,镇压浊世。

    让无数的神魔心中不可遏制地浮现出压抑之感,浮现惊惧。

    而后,

    强烈无比的破空,巨大兵器的挥舞,在所有人的神魂感知之中,留下了一道沉浑如墨的巨大残影,这烙印残影,许久之后才徐徐散去,那正是方天画戟,被战场之上无败的鬼神挥舞,直接狠狠地将那一座元始天尊的大道烙印击溃。

    轰!

    方天画戟重重砸在了地面上。

    这一柄由浊世大尊亲自淬炼完成的魔神兵无比沉重,让浊世行宫的地面灵材上都出现了巨大的,几乎无法止住的扩散性裂纹,气浪腾起,仿佛实质化般的空间扭曲感朝着四面八方逸散,让一尊尊神魔控制不住自己的身躯,噔噔噔后退。

    刹那之间,周围就只剩下了吕布凤仙和浊世大尊。

    两者之间,是断臂,是那柄名剑。

    吕布的眸子落在了道人故意留下的长安剑上,落在了被这一把将大尊破防两次的神兵之上,右手握了握那一柄方天画戟。

    躬身行礼道:“大尊,属下救援不力,请大尊恕罪!”

    浊世大尊神色漠然,似乎没有因为自己在和元始天尊的分身交锋之上,明明赢了却又败了一条手臂这件事情上有所动摇,只是感知到了那道人和之前那次的巨大变化,似乎不只是功体实力的提升,更淡淡道:“不必,你此次,是最为勇武之辈。”

    “当赏。”

    “你有什么想要的?”

    吕布声音微顿:“属下。”

    “想要这柄剑!”

    他目光炽烈。

    浊世大尊缓声道:“这一柄剑虽然强大,但是你要想清楚,握住了这柄剑,就相当于和……”祂本来想说元始天尊四个字,但是声音微顿,未曾将这四个字说出来,甚至于连那个身影都不曾让其出现在自己的心神之中。

    只是平淡道:“会和祂产生因果联系。”

    “到时候,小心引来追杀。”

    “属下不怕!”

    吕布凤仙回答。

    浊世大尊微微颔首,却忽而微微敛了敛眸,想到了浊世之基之前曾经向自己进言,言道自己不可以过于信任这个吕布凤仙,方才被此剑斩过的伤口,仍旧还有着仿佛深入神魂一般的刺痛感。

    ‘此剑,绝不可以落入心怀二心之辈手中……’

    ‘吕布凤仙……’

    浊世大尊垂眸注视着这位由自己淬炼而出的猛将。

    看着他哪怕垂首而立,那种恐怖的压抑着的气焰仍旧让人不可小觑。

    身披兽面吞金连环铠,腰系勒甲玲珑狮蛮带,头顶束发紫金冠,手持足有寻常人手臂粗细的方天画戟,人间三国时代前期比武不败的战神,战场之上纵横呼啸纵横的鬼神,比起浊世之强者,更像是浊世出身。

    浊世大尊回忆过去。

    方才,似乎是此人,将这道果打向了那柄长安剑。

    而且,之前虽然斩杀了大羿,但是却没有更进一步,这确实是可以说是因为他和大羿战斗之后,自身同样受到了伤势,面对着有着白泽在的情况下,选择退去,既可以保留实力,也展现了浊世之威风。

    但是也可以理解为

    吕布凤仙在放故人一马。

    浊世大尊冷静下来。

    也似乎是因为方才那一剑的刺痛,让素来自我唯我的浊世大尊,逐渐变得清醒。

    若是吕布凤仙,真的存在有背叛之心?

    该如何?

    浊世大尊心念动处,已经有无数法则流转变化,汇入手中。

    正如卫渊所猜测的一样,在浊世的大尊,可以直接运用各类的变种法则,双眸刹那之间变得幽深极玄,如洞彻人心,缓缓道:“那么,一个问题,吕布凤仙啊……”

    大尊五指微微张开。

    长安剑微微鸣啸,飞入了他的手掌之上。

    哪怕是具备有道果级别位格的神兵,此刻在无数的浊世气焰纠缠之下。

    仍旧也只是鸣啸震颤,难以挣脱开来。

    浊世大尊眸子垂落,看着吕布凤仙:“那么,你是否,有着反叛之心?”

    吕布抬眸,摘下了兜鍪。

    并州边关人们素来有着的那种墨色而柔软的头发落下来。

    大汉的边关战神,吕布在一日,匈奴一日不曾入并州。

    大汉的第二代飞将军!

    大汉的温侯啊,你可存在有背叛之心?

    那曾经驰骋于沙场之上的,却又被世家所束缚的,不屈服的火凤露出灿烂微笑,如斯回答:“绝无背叛之心!”

    浊世大尊怔住。

    这是真心。

    他的神色不自觉便缓和下来,旋即又问道:“那么,此剑你要如何用呢?”

    “手持方天画戟,你已经是天下无双的战力……甚至于要远远比起你过去更强。”

    吕布垂眸回答,斩钉截铁,毫无迟疑:

    “此剑,我会为了可亲可敬,伟大的大尊而挥舞!”

    此言,发自肺腑!

    哪怕是法则,都可以完全地告知于浊世大尊,这一句话比起任何人,甚至于比起浊世大尊,比起天机,比起水神雷神他们的服从和忠诚的言语,更为的诚挚,更为地纯粹,更为地真诚!

    真诚到了,哪怕是法则都无法察觉到丝毫问题的级别。

    仿佛是发自于魂魄和真灵最深地方的誓言。

    浊世大尊的神色缓和下来。

    看着那俯身在前,甚至于言语和姿态都斩钉截铁的吕布凤仙,甚至于心中浮现出了一丝丝的愧疚之感,觉得自己不该如此去质疑一位如此忠诚之士,微微颔首,手中之长安剑上纠缠墨色气机,化作了一柄剑鞘,将其中的锋芒锐气都收敛。

    而后将此剑递过去。

    “既如此。”

    “此剑,予你!”

    吕布凤仙沉声应诺,双手伸出,将这一柄长安剑接住,而后退后两步。

    忽而,大尊的手掌在松开剑之后,直接落在了吕布凤仙的肩膀上。

    那种在浊世之中,所向睥睨,哪怕是在这个时代,将清浊两界的高手全部都凑齐都是毫无质疑的前三的强者手掌按在吕凤仙的肩膀上,让吕凤仙心中微沉,不需要真正的出手战斗,作为战场之上纵横睥睨的战将鬼神,吕凤仙几乎立刻就知道,自己绝不是他的对手。

    暴露了吗?

    吕布凤仙身躯微微紧绷,却并非是恐惧。

    而是打算猝然暴起的兴奋和痛快。

    而后浊世大尊抬眸,扫过其余众人,嗓音平淡道:“元始天尊之化身已经被本座斩杀,但是方才面对其挑衅,尔等竟无一人可有一战的勇气,唯吕布凤仙,勇武过人,忠勇无敌,今日,将本座扣留之元始天尊配剑,赐予吕布凤仙。”

    声音顿了顿,又道:“并且擢升其为浊世兵马大统领。”

    “收为本座的义子。” !!!!

    众皆哗然,吕布凤仙双手接过配剑。

    唯独那位身材高大,沉默寡言的浊世之基忽而踏前,道:“大尊,此举不妥!”

    浊世大尊淡淡道:“有何不妥?”

    高大男子沉默,道:“大尊乃是我浊世无双,是为我浊世最为尊贵之躯,而吕布凤仙只是一介复苏亡魂,更兼其乃是清世出身,只是一个寻常普通的人族,如此人族,怎么有资格作为大尊您的义子?!”

    浊世大尊神色平淡,显而易见未曾被说服。

    浊世之基沉默了下。

    复又近前,道:“大尊。”

    “吕布为义子,大不详。”

    这一次浊世大尊的神色微动,似乎被其说动。

    吕布缓声开口道:“属下也认为,此事不妥。”

    “布飘零一生,四处征战为敌,未曾遭遇明主。”

    “倒是遭遇了不少的仇敌,名声不好,自是如此;这位大人的担心,情有可原。”

    “况且无功不受禄。”

    “布护驾来迟,倒是让尊主大尊受惊,能够得蒙恩赐,赐下这一柄长安剑,已经是惶恐,岂能更进一步?”

    浊世大尊沉吟,缓声道:“好。”

    “那么,暂且只是记名,你若是能够立下大功,就正式收为我的义子。”

    “凤仙,勿要让我失望。”

    “是!”

    吕布凤仙起身,将长安剑佩戴一侧,道:

    “属下希望前往清世,寻找时机,以图大事!”

    ………………………

    清气之世·天帝山。

    卫渊捂着额头回到了天帝山中。

    刚刚的交锋,卫渊相当于是自身八成左右实力的分身只是换了大尊的一条手臂。

    大尊是手臂废了。

    他是那一道分身死了。

    由此观之,哪怕是他的本体过去,也大概率就是当年伏羲的下场。

    而且分身的陨落也有极大的反噬,他现在的感觉,就好像是脑仁儿被狠狠地拿着凿子给来了一下狠的,然后吃掉了禹王给自己做的一大桌子美食,现在脑瓜子那是嗡嗡的。

    不过,他在离开的时候,有留下了后手。

    那个时候,亲眼观测到了【元始天尊】的神魔可是不在少数。

    卫渊揉了揉眉心,暂且没有立刻就靠着这因果回去。

    直接在大尊面前给老铁表演一个左右横跳。

    我被打飞了。

    哎,我又回来了。

    刷,我又走了。

    就是玩儿,就是挑衅,嗯,仔细想想的话,大尊搞不好会直接怒气值爆炸。

    毕竟经历过刑天和姬轩辕的磨砺,卫渊基本将上古文官嫡传挑衅术修行到了极致。

    又从渣蛇身上获得了大量经验。

    这一招直接练满了。

    不过,既然和天帝已经切磋过,事情也已经告一段落,也时候离开了。

    先回去一趟人间界,去涂山一次,然后带着牛叔,去见珏……

    卫渊神色温和下来。

    总要让牛叔见见珏的,牛叔见了,就好像老师,好像当时的大家也都见到了。

    珏现在应该还在博物馆里。

    卫渊想了想,捻了一缕因果,没有直通博物馆,而是先联系到了涂山氏,联系到了女娇,过了一会儿,卫渊的耳畔传来了熟悉的,懒洋洋的慵懒嗓音:“哦?我道是谁……这不是玉虚天尊,卫大馆主吗?”

    “今儿这个是吹了什么凤。”

    “怎么把您给吹来了?”

    道人微笑道:“当然是有准备一个全天下最让你动容的惊喜了。”

    “一个绝无仅有的戏弄。”

    “一个最灿烂的惊吓。”

    “比起涂山氏最伟大的戏弄更为精彩,比起一切的故事都要厉害,而你已经入我套中。”

    道人嗓音温和,而那边的涂山氏女娇似乎是被这个弟弟的话语给逗笑了。

    噗呲一声笑出声来:

    “哈哈哈,阿渊啊,你难道是在以我们涂山氏的方法来挑战姐姐我吗?”

    道人挑了挑眉,轻描淡写道:“不敢吗?”

    涂山女娇一滞,皱了皱眉,而后那一双娇媚的眸子眯了眯。

    嗯哼?挑衅?

    弟弟长大不服管教了。

    怎么办?

    该削!

    哼哼,这一次,一定要让你知道姐姐我的厉害!

    还想要吓到我,你的涂山氏道行还不够呢。

    于是她自信满满且轻描淡写地答应道:

    “那就比。”

    道人眸子看着那边的禹王,微笑颔首:“好啊。”

    禹王不知所以,朝着卫渊挥手大笑。

    “我们今日,就回涂山。”

    PS:今日第一更,三千八百字……

    1秒记住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