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书架管理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历史军事 -> 大唐开局震惊了李世民 坐望南山

第六百七十一章 谁能忍心伤害一个上门送钱的人呢

    来的这位长孙大爷,当初在太上皇手下的时候,也算是一名颇得信赖的得力干将。平定霍邑、攻破临汾,生擒名将屈突通,平定陕县,在大唐建立的过程中,可谓屡建战功。定国后,太上皇论功行赏,拜其为左骁卫大将军,册封薛国公。

    不可谓不皇恩晃荡,然而,武德九年,这位却毫不犹豫地调头参加了玄武门之变,给来了一次华丽的背刺,成功地帮助自己的前任君主由陛下荣升为太上皇。

    而且这厮还是急先锋,玄武门之变后,带头追杀李建成和李元吉余党,力主赶尽杀绝。李渊有几位亲孙子,就是死在这位薛国公手上的。

    虽然不能提,但仇大了去了。

    要是待见他,才算邪门了。

    前来通禀的小厮不知道李渊的身份,站在原地,有些迟疑地看着孔颖达。孔颖达有些无奈地冲他摆了摆手,示意他按照太上皇的吩咐去做。

    太上皇都吩咐了,陛下和皇后娘娘也没反对,自己一个当臣子的,还能说啥?

    小厮得到吩咐,虽然有些摸不着头脑,但还是非常听话地转身离开了。

    李世民顿时就有些坐不住了。

    毕竟,自己和皇后的身份还不能拆穿。

    虽然自己和观音婢出门,李君羡在外面安排了暗中护卫的人手,但那是预防突发事件的,可不是用来预防这个的。

    毕竟,自己在王子安面前角色扮演这事,也不适合搞得连底下的护卫都知道。

    若是万一长孙顺德进来,直接当众给自己来一声“陛下”,那不完犊子了?

    可不能让他暴露了自己当今陛下的身份!

    想到这里,他放下酒壶,忽然用手掌捂住了肚子。

    “哎呀,肚子疼抱歉啊,各位,在下一时有点内急,先失陪片刻,失陪片刻……”

    说着,弓着腰,捂着肚子,沿着刚才小厮过来的小路,一溜小跑就追过去了。,三步两步就超过了青衣小厮,蹿到前面去了。

    啥也不说了,务必把长孙顺德截在外面,说清楚情况,免得坏了自己大事!

    所有人:……

    我们又不是不知道,至于装得这么夸张吗?

    就在李世民忙着给自己临时打补丁的时候,长孙无忌也在做着同样的事。

    “待会进去,切勿在王子安那厮的跟前暴露我的身份,切记,切记我乃是长孙府上一管事,你跟他姻亲……”

    长孙无忌再次不放心地提醒道。

    “知道了,知道了,老夫又不是三岁孩童,这点小事儿还需要你反复叮嘱”

    已经在长安侯府扑了个空的长孙顺德,有些不耐烦地摆了摆手,有些心焦地往里观望。若不是还记得有求于人,他早就闯进去了,才懒得在门外等候。

    不一会就看到刚才通传的小厮从里面快步走了出来。

    “薛国公,家主正在招待客人,无法分身前来迎接,请跟我这边来”

    说着,侧身延客。

    长孙顺德心中顿时老大的不痛快,不过此来毕竟是有求于人,倒也没有发作,只是不咸不淡地从鼻子里面勉强挤出一个音符,然后举步走了进去。

    长孙无忌很自觉地落后半步,在后面跟着。

    毕竟,王子安这狗东西还在里面呢,自己长孙府上管事的人设不能崩。

    对于这些,长孙顺德早就得到了长孙无忌的点拨,虽然心中觉得好笑,但知道事关陛下和等人的人设,倒也十分配合。

    只想着,希望王子安那小子能识情识趣,懂得进退,免得自己多费手脚。

    长孙顺德虽然也是当朝国公,朝廷忠臣,但跟长孙无忌和房玄龄等人相比,还是有所不如,故而他虽然知道,这个叫王子安的年轻人,虽然颇有些才华,又蒙陛下赏识,得了侯爵,甚至当了双料的驸马,但也不知道王子安在李世民等人心中到底是个什么地位。

    故而,只当是一位长安新晋的年轻人,哪怕长孙无忌叮嘱再三,也只是口头上答应着,其实并没怎么往心里去。

    怎么?

    一个新晋的年轻人,还敢驳自己这位当朝国公,长孙家人的面子?

    更何况现在,私底下,长乐公主殿下还顶着长孙府上闺女的名头,自己算是名正言顺的姻亲长辈!

    哎呀,这么一算,那王子安见了自己还得叫一声好听的!

    啧

    乖孙!

    这么一想,心情忽然莫名的就有些好转。

    嗯,到门口了。

    他不由挺了一下腰背,干咳一声,背起了双手,抬起右腿,然而,就在一脚着地,另一只脚掌还未来得及落地的时候,迎面就被一个弓着腰,捂着肚的人,直接给撞了个满怀。

    太突然,一个趔趄,直接蹲到了地方。

    长孙顺德不由勃然大怒。

    “混账,哪个王……”

    骂道一半,他忽然就骂不下去了。

    “啊陛,陛下……”

    李世民呲牙咧嘴地摸着自己隐隐作痛的脑袋,有些尴尬地摆了摆手。

    “免礼……”

    一对君臣,齐刷刷地干咳一声,然后各自整理了一下衣服,全当刚才的事情没有发生。

    “陛下”

    落后半步的长孙无忌,上前见礼。

    “辅机兄,你们怎么也来了……”

    李世民有些好奇地看着这一对叔侄,这两位也不是喜欢凑这种热闹的人啊。

    挥手示意跟上来的小厮退下。

    长孙无忌苦笑着冲李世民拱了拱手。

    “回陛下,我们二人此来,是向长安侯讨饶来的”

    不敢说向陛下讨饶。

    毕竟,这种事情,怎么能跟陛下有关系呢?

    李世民闻言,若有所思地瞥了一眼长孙顺德,心中顿时了然。

    这场香料的局,本来就有他的份,王子安可能不知道,但他身为皇帝,怎么可能不知道这长安城内权贵富商们的动静?

    所以,长孙顺德偷偷摸摸地跟崔家那个小儿辈搞在一起,搅风搅雨,他心知肚明。

    不过,这种事,他也没办法阻止。

    没想到今天竟然找到这里来了。

    他微微点了点头。

    “这种事情,我也不好插手,子安在里面呢,你们自己进去跟他说吧。”

    说到这里,瞥了一眼长孙顺德。

    “子安那孩子脾气不太好,你们说话的时候,注意着点,否则,我也保不了你们……”

    说着,瞥了长孙无忌一眼,示意他先领着长孙顺德进去,而自己则转弯去旁边的茅厕走去。演戏演全套,要有始有终。

    至于身份穿帮的事,他看到跟着的长孙无忌的时候就不担心了。

    至于长孙顺德,则整个人都有些懵了。

    什么情况,什么叫王子安那孩子,什么叫我也保不住你们啊?

    王子安那狗长安侯如今在陛下这里这么吃得开吗?

    长孙顺德下意识地扭头瞥了一眼长孙无忌,长孙无忌心有灵犀地默默点了点头,心说,你以为呢?

    不然,凭什么我堂堂的齐国公,吏部尚书,外加大舅哥,在王子安这狗东西面前这么委屈求全?

    虽然很不愿意跟太上皇碰面,但知道太上皇就在里面后,长孙顺德也不要调头就走,只能硬着头皮过去,老老实实地行礼问安。

    毫不意外地先碰了一鼻子灰。

    不过,李渊也没有太拿他难堪。

    小心翼翼地退下,长孙顺德不由偷偷抹了一把额头的虚汗,站在一旁稳了稳心神,才跟着李世民和长孙无忌朝王子安那边走去。

    女人们的天性一旦得到释放,放下自己的矜持,战斗力的可怕,远远超出了王子安的预料。

    尤其是在酒桌上,更是让你瞠目结舌。

    望着端着酒杯,蜂拥而来,环肥燕瘦,笑语盈盈,越来越大胆泼辣的姑娘们,王子安觉得自己到底还是大意了。

    就算是有孔灵儿在旁边打支应,武则天黑着小脸蛋左支右绌,但也挡不住这些姑娘们的热情。

    咳,绝对不是因为孔灵儿姑娘眼神越来越幽怨的原因!

    主要吧,咱根本就不是那种贪好美色的人。

    这男人,其实就是大猪蹄子,如果人家小姑娘含羞带怯,欲拒还迎,他就会撩拨的越来越带劲,但若是反过来,撩人的反而被人撩了,那他就会索然寡味。

    比如现在的王某人,他就很想脱身。

    正想着怎么找借口摆脱这群热情的姑娘们的时候,就看到李世民和长孙无忌领着一个身材干瘦,眉目狭长,走起路来,脖子有点微微前伸,一边走,还一边探头探脑地往自己这边观望的老者向自己这边走来。

    顿时心头一喜,脸上露出遗憾歉然的神色。

    “抱歉,抱歉,各位小娘子,有人找我,我们有缘下次再见哈”

    “子安,这边来”

    恰在此时,李世民也正好在冲他招手。

    虽然有些遗憾不舍,但毕竟都是姑娘家,而且好多人还是闺中少女,也不好过分纠缠,只能不情不愿地让开身形,看着温润如玉,宛若谪仙的王子安从自己面前离开。

    眼神都快拔不开了。

    “世间竟然有此等美男子”

    “人言长安侯貌比潘安,颜如宋玉,还以为是夸大之词,今日一见,方知世间真的有此等人物……”

    “……”

    眼观六路耳听八方的能力,就这一点不好,老是一不留神就会听到姑娘们情不自禁的赞美和倾慕,这就很难办,显得咱很浮夸。

    王子安心情大好,连带着看李世民都觉得眉清目秀了许多。

    “老李,你怎么舍得离开那桌了?”

    说着王子安一脸关心地拍了拍李世民的肩膀,附在耳边,小声地提醒。

    “别怪我没提醒你啊,咱且不说那边还有太上皇,就那一群老爷子,哪一个身份不是一等一的高贵,你放着这么好的机会,不去好好的巴结巴结,跑我这里干嘛”

    说到这里,王子安顿时一脸警惕地看着他。

    “说,是不是又想从我这里占什么便宜咱亲兄弟,明算账,如果是欠钱不还的事,咱今天就别说了……”

    长孙无忌见惯了这种场面,所以有些免疫,若无其事地抬头望天。

    啊,天朗气清,惠风和畅,真是一个好日子啊!

    长孙顺德直接就呆了。!!!!!!

    自己这怕不是在做梦?

    李世民:……

    混账东西,你跟谁亲兄弟呢?

    “没大没小,我是你老岳父!”

    李世民没好气地扒拉开他搭在自己肩膀上的胳膊,气得都想踹他两脚。

    王子安乐呵呵地拍了拍他的肩膀。

    “那行那就啥也别说了,赶紧把月儿姑娘还给咳,赶紧把月儿姑娘嫁给我,只要你把月儿姑娘嫁给我们,我们就还是亲如兄弟的好翁婿……”

    李世民忽然就很不想跟他说话。

    虽然已经决定要假借长孙府上的名义,把豫章也嫁给他了,但见这混账东西一副吃定自己的德性,还是忍不住想踹他。

    如果不是担心踹不动他,一会都不想忍。

    这狗东西!

    瞥了一眼还杵在那里的长孙顺德,忽然心中一动,笑呵呵地转过身来介绍道。

    “来,子安,我给你介绍一下,我身边这位就是长孙府上的长辈,薛国公长孙顺德,按照辈分,你还得称呼一声祖父大人……”

    说完,就笑吟吟地站在一旁,等着看这小子的反应。

    “久仰久仰,早听说薛国公杀伐果断,豪气干云,今日一见,果然名不虚传”

    说到这里,他状若无意地瞥了一眼李渊那边,一脸关心地问道。

    “太上皇那边没有为难你吧……”

    长孙顺德顿时黑脸。

    哪壶不开提哪壶!

    如果不是还有求于他,都恨不得一口唾沫吐他那张可恶的脸上。

    干咳一声,有些尴尬地摆了摆手。

    “长安侯说笑了,太上皇宽厚仁慈,有古长者之风,况且,我跟他老人家又没有什么私仇,怎么可能会为难我……”

    说到这里,大概是自己也有点继续不下去了,赶紧岔开话题。

    “老夫今日前来,一是想借此机会,认识一下我们府上的贵婿,另一方面,是有一件小事,想要与长安侯商量一二……”

    王子安心中有数。

    有李世民,李孝恭和瓦岗寨那群老家伙们的帮衬,长安城里的风吹草动,尤其是跟他有关的,他心中跟明镜似的。

    这个看上有几分龟相的长孙顺德跟崔家搅在一起,炒作香料市场的事,他自然一清二楚,所以,他不咸不淡地刺了他一下。

    不过,也没过分给他难堪,毕竟,谁能忍心难为一个为自己送钱的人呢。

    扫了一眼假装管事,跟在长孙顺德身边的长孙无忌,王子安非常爽快地点了点头。

    “那好,我们找个僻静的地方细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