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书架管理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清新老婆超厉害 念笯娇

第546章 飞在青云端

    燕京繁华如故,今夜更是璀璨如烟花。

    然而在当空皓月面前,在浩瀚星空之下,它只是一点萤火,渺小如一粒沙。

    “真想再多活几万年呢,看看十二能从星空里带回来什么。”坐在院子里,文老太太仰头,看着被月光遮住的深邃星空。

    “小时不识月,呼作白玉盘。又疑瑶台镜,飞在青云端……”十三的朋友圈里曾发过这样一条动态,老太太看到过。

    当时乌云遮天,也忙碌着,老太太没多大感觉。

    今晚,此时此景,老太太对那首诗感触极深。

    原来人都是相似的,独立却又紧密相通。

    今天得知柳月月过去跟十三会合,一起度假时,老太太隐晦地提醒了一下十三,什么都不缺的柳家姐妹,极有可能都青睐什么都没有,但似乎又什么都有的杨帆。

    十三没正面回应老太太的提醒,只给她发了几句话,确切地说,是一首词。

    “滚滚长江东逝水,浪花淘尽英雄。

    是非成败转头空。

    青山依旧在,几度夕阳红。

    白发渔樵江渚上,惯看秋月春风。

    一壶浊酒喜相逢。

    古今多少事,都付笑谈中。”

    看完之后,老太太便打算不再操心孙女的人生大事,如人饮水冷暖自知。

    孙女的人生,怎么样才能开心快乐,只有孙女自己知道,外人在一旁指手划脚,跟个跳梁小丑一样。

    “浪花淘尽英雄,是非成败转头空,古今多少事,都付笑谈中……看得是真开啊,比我这个老骨头领先几千年那么多。”孙女没说那首词是从哪来的,但老太太知道,除了杨帆,没谁了。

    永恒族当真厉害,他们的人生感悟能骗自己,也能骗别人,关键是明知道被骗,还心甘情愿。

    年纪越大,长夜似乎越漫漫,老太太从茶桌旁站起来,

    茶桌精致,亭盖四野,能引活水,可冲洗茶具,可烧水泡茶。

    柳家姐妹曾在这里给她泡过茶,那时,两姐妹沐浴更衣后,华服凤冠,行云流水间,一壶充盈着美貌与智慧的甘泉诞生。

    那种情况下,喝茶已经不是纯粹的饮水,喝的是技艺,还有赏心悦目,一种心境。

    当初的喧哗远去,现在老太太形单影只,儿孙都趁着长假玩去了,没人陪她,也不太愿意陪她,因为她为人太强势太冷血。

    唯有节日的时候,儿孙才会不得不过来陪她,尽尽孝心。

    正泡着茶,手机来信息。

    老太太连忙放下手中的活儿,她一直在等海陵那边传来消息。

    杨千里为杨帆一行设宴接风,燕京圈大佬都知道。

    来的消息是群消息,当老太太打开群时,艾特她的消息早就被刷上去,她看到的是几個大佬的消息。

    “是一幅画?”

    “画里写的字是什么,我眼睛看得费劲,谁眼睛好使,打出来啊。”

    “别急别急,我孙女眼睛好使,我在让她摘抄下来,马上就好了……不得不说,又一个惊喜,不逊小杨之前题的任何字。”

    老太太找到艾特自己的信息,是一张照片,照片里是一个写字板,写字板上有好些字,分布不太规则,穿插在稚嫩的画里。

    老太太眼神很好,戴上老花镜,放大照片,很快就看清了小心避开儿童图画的那些字。

    “明月几时有?把酒问青天。不知天上宫阙,今夕是何年。我欲乘风归去,又恐琼楼玉宇,高处不胜寒。起舞弄清影,何似在人间。”

    老太太双手微微颤抖,抬头看向星空。

    今人早已知晓,月亮之上并没有宫阙,但谁知道,深空彼岸,或另一片空间里,有没有天庭的存在。

    “转朱阁,低绮户,照无眠。不应有恨,何事长向别时圆?人有悲欢离合,月有阴晴圆缺,此事古难全。但愿人长久,千里共婵娟。”

    十里银滩。

    看着写字板,起初杨千里脸色涨红,但看到最后一句,他眼睛也红了起来。

    不是因为能亲眼看到《水调歌头·明月几时有》诞生,也不是因为自己入画,而是想起了他早已过世的结发妻子席红婵。

    现任妻子虽然更年轻更美貌,但跟他并非从纯粹的爱开始而结合,即便到现在,两人的感情也只是因为名利和孩子的存在而维系着。

    杨帆说这首词盖压上下两千年,但对杨千里来说,却是举世无双,独一无二,不可取代。

    《水调歌头·明月几时有》不仅融景,还融入了杨千里的心境,甚至若有若无地把他和结发妻子的感情写了进去。

    杨千里跟现任妻子的大儿子杨武迪今晚也过来了,他仔细品味着《水调歌头·明月几时有》,随后陷入沉思中。

    他自然知道老爹是二婚,老爹的第一任老婆过世了,才娶了他妈妈,生下他和妹妹。

    本来老爹今天想让老妈一起过来,老妈不愿意,跑回老家吃喜酒去了。

    杨武迪长大了,爸妈的感情好不好,他能看得出来。

    尤其现在看到老爹沉默不语,眼眶泛红,他更加确定,老爹还想着结发妻子。

    可能就如他虽然交了新女友,但总会经常想起初恋女友吧,杨武迪这样想着。

    十三姨仔细品味《明月几时有》,是新作,以前没听过见过杨帆写这首词。

    有个时不时给自己惊喜的男朋友,是额外的恩赐。

    听说男人喜新厌旧,能对自己的女人保持长久热情的男人,可遇不可求。

    杨帆也做不到一辈子,但他知道如何经营感情。

    所有的远行和热情,终究要回归生活。

    生活的本质就是平平淡淡,激情和热情需要消耗的精力太多,飞人选手也只能在有限的几年时间里高光,之后就得退役。

    “偏心!”柳芊芊内心是欢喜的,但面上给姐姐表现出一副很不高兴的样子。

    柳月月正沾沾自喜,听到妹妹的话后,连忙把她拉到一边:“以前杨帆不是有纤云弄巧,飞星传恨给你吗?”

    “那也没你的多,没你的好。”柳芊芊说道。

    柳月月安慰道:“主要是你的名字比较特别, . 不好弄吧,要怪就怪给你取名字的人。”

    柳芊芊哼哼两声,她们两姐妹的名字是柳妈取的,谁敢去说?

    燕京圈大佬群里。

    “我们看到的,是同一个月亮吗?”

    “这首词让我觉得,海陵岛那边的月亮,跟我们燕京看到的不一样啊。”

    “高处不胜寒,人有悲欢离合,月有阴晴圆缺……字字人生写照,处处人生感悟,意境太高了。”

    “我年轻的时候,要是有这境界,可能也没空干现在这个工作,忙于应付诸多爱慕者,哈哈。”

    “这么想,怪不得文姐的孙女婿不愿意走仕途,没那么多精力,年轻人都很沉迷爱情呐。”

    海陵岛。

    题完字后,杨帆一行人就回去了。

    喝也喝过,吃也吃过,尽完礼节,接下来的时间,属于他们自己的,不用再陪大佬吃喝玩乐,一行人开始自由愉快地度假。

    回来后,酒店大阳台上,杨帆一行人还没打算去睡觉,坐着聊天,看月光下的十里银滩。

    果果忽然问杨帆:“爸爸,什么是爱情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