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书架管理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其他类型 -> 诡秘:从阅读者开始 名火速返

第709章 未来神使的第一步

    “飞鱼与酒”酒吧门外贴满了各种各样悬赏令的架子前,达尼兹从上到下找了好一会儿,才发下了自己的名字。

    “狗屎,居然还是3000镑……可能是我最近半年都太低调了……”达尼兹不满地嘀咕了一句,又重新望向悬赏令,想看看有没有新面孔。

    “‘五海之王’纳斯特的悬赏没有变,依然是80万镑……接下来是‘不死之王’、‘神秘女王’……

    “咦?‘黑皇帝号’上的‘风之魔女’居然在鲁恩的悬赏也达到了11000镑,她做了什么?

    “等等……‘风之魔女’后面怎么还有一个10000镑的‘火之魔女’?也是‘五海之王’的麾下?那位阁下难道和‘魔女教派’合作了不成?

    “‘星之上将’麾下也多了一位7000镑的‘镰刃女士’……最近出名的女海盗很多嘛!”

    感慨了几声后,达尼兹推门走进酒吧,绕过喧闹的酒鬼们,坐到了吧台前的高脚椅上,他轻敲了下木制台面,扔出一枚金币道:

    “一杯南威尔啤酒。”

    肤色古铜,牙齿洁白的酒保擦着杯子,一点也不热情地倒了杯酒给他。

    “嘿,我认识你们老板‘白鲨’!”达尼兹不满地道。

    酒保还是那副冷淡的脸,随口回答道:“‘白鲨’在一次出海后失踪了,现在这里的老板是‘疯狐’。”

    “‘白鲨’失踪了?什么时候的事?‘疯狐’又是什么人?”达尼兹惊讶地问道。

    酒保看了他一眼,却没有回话。

    达尼兹立刻明白他是什么意思,嘴里咕哝了几句后,又掏出一枚金币放到吧台上。

    在将金币放入兜里后,酒保才继续道:“‘白鲨’是在两个多月前失踪的……但我觉得在那之前他就有些不正常,不但看向我的延伸很奇怪,似乎在渴求什么,甚至连续一个多星期没有找过女人。”

    这……难道是“白鲨”的性取向变了?达尼兹古怪地看了酒保几眼,觉得他虽然长相还算周正,但也没到小白脸的程度,至少比他刚刚见到过的艾布纳·布雷恩侦探差远了。

    “‘白鲨’之前似乎和‘龙威女士’有过冲突……而他出海失踪也是在‘龙威女士’的船离开达米尔后才发生的事……大家都猜测很可能和‘龙威女士’有关……”

    说到这里,酒保压低声音道,“新来的老板‘疯狐’据说是‘血之上将’的部下,他的任务之一可能就是等‘龙威女士’回到达米尔时抓住她。”

    “龙威女士”?我好像在来时的船上听人谈起过,她所谓的“龙威”其实是唬人的,真正的序列应该是“战士”途径的“武器大师”。

    达尼兹消化这些情报的同时端起啤酒喝了一口,然后才再次扔出一枚金币,随口问道:

    “我想知道最近的传闻。”

    “需要5枚。”酒保面色不变的加价道。

    “还应该知道我是谁!如果你的情报不值这个价,我可会要你好看。”达尼兹虽然又掏出四枚金币放到吧台上,但还是威胁了一句,免得对方拿自己当冤大头。

    收获金币的酒保没有再犹豫,直接道:

    “皇家海军的‘普利兹号’铁甲舰在常规训练里,摧毁了一只路过的海盗团……对巨舰大炮的恐慌开始传播于一些中小海盗势力里……他们有的想趁铁甲舰队还未成形的机会,疯狂作案,拿一笔钱退出这个行当……

    “‘血之上将’塞尼奥尔和‘黄昏中将’布拉托·伊万再次在苏尼亚岛南部海域发生冲突,大战了一场……这一次冲突‘血之上将’表现得很是疯狂,又准备充分,‘黄昏中将’付出了不小的代价才逃走。

    “‘五海之王’的一支分舰队在前天遭遇了罗斯德群岛第一舰队,结果由艾弥留斯·利维特上将亲自坐镇的海军一方,竟然没能留下这支分舰队,甚至在对方的刺杀下险些受伤,让‘风之魔女’和新出现的‘火之魔女’一战成名。

    “‘星之上将’的‘未来号’在迷雾海打劫了一艘鲁恩的走私船,却奇怪地被因蒂斯海军疯狂围剿,这一战里,‘镰刃女士’击杀了率舰队围剿‘未来号’的因蒂斯海军少将,温克斯·德利恩,这让她在因蒂斯被悬赏将近8000费尔金。

    “但奇怪的是,鲁恩方面也同时发起了对她的悬赏。”

    原来“风之魔女”、“火之魔女”还有“镰刃女士”这三位女海盗是这么来的悬赏……

    我记得罗斯德群岛的艾弥留斯·利维特上将是“仲裁人”途径的半神,就算是船长,恐怕也得启动“黄金梦想号”上的后手,才能在他面前全身而退……

    那两个魔女还真是厉害!

    另外,因蒂斯的温克斯·德利恩我也听说过,应该是一位“海洋歌者”,竟然在大海上死在了“镰刃女士”手里?这位女海盗的实力也不会弱啊!

    至于“血之上将”袭击“黄昏中将”的事,达尼兹倒是不怎么在意,自从几个月前,也就是船长暂时离开“黄金梦想号”那段时间后,塞尼奥尔就间歇性地发疯,到处袭击人,就连“黄金梦想号”有一次都差点被他攻击。

    又喝了口啤酒后,达尼兹这才问起了他来酒吧的主要目的打听艾布纳·布雷恩侦探的消息。

    在又付出了两枚金币后,他便听了一个“花花公子”的故事。

    其风流的名声竟然传遍了拜亚姆?就连达米尔的“龙威女士”都和他关系暧昧?

    达尼兹顿时担忧起自家船长来,害怕她也被花花公子的伎俩骗到。

    也许……那个人与船长相似的习惯都是伪装出来的?就为了讨船长欢心?也不对……他没必要在我面前也装啊……害怕我揭穿他?但就算是他装了,我肯定也不会说他好话……何必呢?

    就在达尼兹满心愁绪时,他忽然发现酒吧里陷入反常的安静,失去了这种场合必备的喧闹。

    而两个壮汉也在中央对峙起来。

    “无聊的把戏。”经验丰富的达尼兹一眼便看穿了他们的小伎俩,似笑非笑地瞥了酒保一眼,然后躲入人群,免得被可能发生的战斗波及。

    果不其然,一场闹剧过后,壮汉之一的“海雕”洛根选中了一位陌生面孔的冒险家开始他的敲诈。

    但出乎达尼兹预料的是,那冒险家的实力相当的强,处理事情的手段也极为合他的胃口,于是在对方用力将酒保的脑袋砸在吧台上,并快速躲避守卫离开了酒吧后,达尼兹也使用非凡物品藏身阴影,跟了上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