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书架管理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其他类型 -> 诡秘:从阅读者开始 名火速返

第217章 震撼的内幕

    真实造物主……壁画上“造物主”胸腹间,又长又宽的裂口上盘坐着的那个阴森黝黑婴儿是“真实造物主”?

    是了,画面上祂正咀嚼着一截肠子,鲜血淋漓而下……祂也是分食“白银城造物主”的一员。

    其余人各自若有所思的时候,“太阳”戴里克脑海内却充满了痛苦与绝望。

    他认出了被分食的是白银城信仰的那位造物主,也认出了周围那三位应该正是三位“王”。

    “难怪我们再怎么忏悔,再怎么祈求宽恕,都得不到主的救赎……太阳”戴里克在心里喃喃自语道,“因为,神死了,被吃了,永远也回不来了……”

    阿尔杰侧头望了眼身旁目光呆滞的少年,微叹口气,刚想说些什么,就听到“太阳”戴里克开口询问道:“‘塔’先生,既然永恒烈阳、知识与智慧之神、风暴之主三神是曾经的三位‘王’,那‘真实造物主’呢?”

    说到这里,戴里克不由得回想起下午镇教堂里那些圣职人员恶灵口中呢喃的话语:

    “全能的主啊,我忏悔……诱惑了萨斯利尔,王们频繁到属于黄昏的宫殿内密谋。

    “这座城镇的人们不知什么时候也发生了变化,他们设立秘密的祭坛,举行奇怪的仪式,做着您不允许的各种事项。

    “我发现了这一切,但已经太晚,堕落,血腥,黑暗,腐烂,杀戮,污秽和阴影已流淌着淹没了这片土地。

    “巨大的灾难将从这里开始!”

    他顿时展开了联想,接着刚才的问题问道:“祂会不会是那位召集王和诸神,组建‘救赎蔷薇’,被诱惑进行密谋的‘暗天使’萨斯利尔?”

    听到他的话,众人都有些诧异,尤其是“倒吊人”阿尔杰,甚至对戴里克能问出这么高水准的问题感到惊讶。

    到底是成长了……而且事关自身城邦,容不得他不多思考!“倒吊人”阿尔杰微微颔首,脸上也不由流露出一个“崽终于长大了”的欣慰笑容。

    可惜的是,这样难得的表情并无人留意,大家的注意力这会儿都集中在艾布纳的身上,期待着他的回答。

    艾布纳稍作斟酌,便简单回答道:“‘暗天使’萨斯利尔其实是被分食的那位‘造物主’的一部分,而‘真实造物主’同样是祂的一部分,但两者并不能完全等同。”

    造物主的一部分……这是什么意思?祂的分身?可分身怎么会组织人来对抗自己?

    某位存在诱惑了这个分身,让祂背叛了本体?这到底是怎么做到的……

    “倒吊人”阿尔杰和“世界”克莱恩几人脑海里都闪过类似的念头,而“太阳”则有些混乱,不太能理解“塔”先生话里的意思,在想了想后问道:

    “‘塔’先生,您可以详细说说吗?我可以付出所有我能得到的东西交换……嗯,我想首席也会支持我的决定。”

    “正义”奥黛丽和“隐者”嘉德丽雅也不约而同道:“我也想旁听,不知道‘塔’先生您需要什么?”

    “如果可以的话,我也想要知道。倒吊人”阿尔杰紧跟着道。

    “节制”小姐看了眼下手的“世界”,后者则回了个“再等等”的眼神。

    至于“审判”、“魔术师”和“月亮”,都比较“佛系”,前两者觉得想要知道可以回去私下再问艾布纳,而后者则认为家族里可能会有记载,实在不行还能去向尼斯拜大人请教。

    这时候,艾布纳却不慌不忙地望向最上首,恭敬请示道:“‘愚者’先生,我能透露这些情报吗?”

    我怎么知道能不能透露?不过我现在多少了解一些你小子的性子了,如果你真觉得有很大危险,根本半点都不会提,更遑论向我请示……而现在既然请示了,说明问题不大!

    思绪转动间,“愚者”克莱恩随意地向后一靠,平静说道:“不用请示,你觉得没问题,就可以分享。”

    “是。”艾布纳站起来躬身行了一礼,然后环顾一圈道:“我的条件很简单,最迟一个月后,你们必须每人找来五十到一百人向我许愿。

    “而愿望的内容,我会事先圈定范围。”

    愿望?阿尔杰下意识就想起自己刚成为非凡者,在教会做培训时,一位资深“代罚者”讲述过的内容:有的高序列非凡者可能正处于被拘禁被封印的状态,他们会假扮成满足愿望的神奇物品诱导你们帮他脱困,比如,可以满足愿望的神灯,比如,许愿水池。

    可“塔”先生不像是被封印了啊……且就算被封印,也该找“愚者”先生,而不是让我们“许愿”……难道是什么奇怪的“扮演”方式?

    虽然不解,但有“愚者”先生看着,阿尔杰也不信“塔”会做出什么伤害塔罗会成员的事情,于是点头道:“没问题。”

    无非是搜集五十个人的愿望而已,这对他来说并不困难。

    其他人也都是如此,在问清楚有没有危害,得到否定的答案后,就都应了下来。

    只有戴里克面露难色,在白银城这种人人警惕性拉满的地方,想要找到人向陌生的存在许愿,简直不可能。

    除非那个存在是“全知全能的主”。

    看出戴里克的为难,艾布纳笑着道:“你的情况特殊,我在你这里的条件跟他们不一样……嗯,等我想到需要什么时,再吩咐你……你可以先欠着。”

    “非常感谢您,‘塔’先生。太阳”戴里克心里很是感动,但他不擅于言辞,只能用朴素的语言表达内心的感激。

    “不用客气。”摆了摆手,艾布纳再次环顾一圈,然后才清了清喉咙道:

    “你们应该知道,我之前就对‘神弃之地’有着一定的了解,后来在‘太阳’探索了下午镇后,我又深入地去‘回溯’了一番那段光辉年代末期的历史,结果有了些新的发现……”

    重点,说重点!“世界”克莱恩虽然很清楚艾布纳那有些“恶劣”的“愉悦犯”性格,但还是对其“卖关子”的行为表示了谴责。

    “简单来说,萨斯利尔是天国的副君,神之左手,同时也是‘远古太阳神’的分身之一。

    “自诞生就是‘光与暗’集于一体的‘远古太阳神’分离了自己体内的暗,用它和自身的一根肋骨创造了第一位天使,那就是‘暗天使’萨斯利尔。

    “所以‘暗天使’萨斯利尔是八位天使之王的首领,是比神子亚当和阿蒙更接近‘远古太阳神’的那位。

    “而在光辉年代的末期,‘远古太阳神’想要超越真神,却因此遭到了可怕的污染,不得已之下,只能默许‘暗天使’萨斯利尔联合其他的天使之王以及神灵们,一起谋杀了祂自己,然后再在复活时摆脱污染。

    “这次刺杀因为被刺者的配合,其实相当顺利,但结果你们也清楚,在最关键的时候,三神背叛了‘远古太阳神’。

    “也许是三位同时背叛,也许是一两位背叛,让其余不得不跟着背叛……但结局都已注定,‘远古太阳神’被分食了。

    “而那个漆黑的婴儿,或者说‘真实造物主’,是‘远古太阳神’临时启动的后手,是祂紧急融合陨落前的极端情绪,于尸体内重生的‘人性’部分,祂最终拿走了‘倒吊人’途径的非凡特性和‘堕落’等权柄。

    “但陨落前的情绪会是什么可想而知……所以‘真实造物主’疯了,满是负面人性的祂堕落了……”

    艾布纳说到这里便停了下来,等待着众人消化自己的话。

    这可是真正的干货,是第三纪秘闻中的秘闻,知道了这些,未来的克莱恩喝下“古代学者”魔药后怕不是立刻就能消化一大截?

    而事实上,一众塔罗会成员,包括克莱恩和莎伦这两位平常不会流露出情绪的“木偶”和“小丑”都被艾布纳的干货惊得嘴巴微张,呆愣住了。

    “真实造物主”竟然是“远古太阳神”的后手,只不过在负面情绪下堕落了?原来如此,“愚者”先生称呼祂为“堕落造物主”是再准确不过,可笑我之前只注意了“堕落”,以为这是“愚者”先生在因为“真实造物主”的行为“蔑视”祂……

    现在想来,“愚者”先生从来就没否认过祂“造物主”的本质!而我却一直忽略了这一点。

    果然,神灵哪怕只是简单说出一个名词都是有着“深意”的!

    “倒吊人”阿尔杰在惊骇之余,不由得自我检讨起来。

    而“正义”奥黛丽思考的则是:即便是负面的极端情绪形成的人格,也不应该堕落得那么快才对,毕竟人心是复杂的,不会总是负面……除非到了高序列后有其他因素的影响,又或者“倒吊人”这条途径本身就有问题……是因为“堕落”的权柄?

    “隐者”嘉德丽雅的关注点却是在“远古太阳神”想要超越真神这一点上,她似是自语,似是询问地说道:

    “‘远古太阳神’是因为容纳了相邻途径的权柄和特性后,才遭受了污染的吧?所以三神才会趁机分食了祂……实际上就是夺取特性?

    “难道想要超越真神,就得吸收相邻途径的特性和权柄?可这必然会疯狂吧?!”

    她旁边的“节制”莎伦小姐这时候眼眸也微微动了动,然后开启嘴唇,说出了一个单词:“死神。”

    死神?众人不解地望向这位小姐,不明白她说这个的原因。

    “世界”克莱恩思考了几秒,“翻译”道:“她的意思是,死神也是想要超越真神,然后就疯了,掀起了‘苍白之灾’。”

    一个想要超越真神,然后疯了,造成了“大灾变”;另一个也想超越真神,然后也疯了,掀起了“苍白之灾”……

    一个造就了如今的“神弃之地”,一个也让当初的北大陆满是伤痕,至今许多地方都没有恢复……

    超越真神就那么重要吗?为什么不知足呢?“魔术师”佛尔思如是想着。

    “‘塔’先生,您是怎么得到这些情报的……能,能告诉我吗?太阳”戴里克这时候回过神来,不好意思地问道。

    他并非是怀疑“塔”的话,而是想到将这些“可怕”的内幕告诉“首席”前,总得弄清楚出处。

    听到这话,其他人也再次看了过来。

    说实话,他们一直都知道“塔”很“博学”,但没想到他会“博学”到这个程度,连涉及神灵和天使之王,乃至超越神灵的信息都了如指掌!

    这远远超出了他们的想象……当然,这里面不包括克莱恩、休以及佛尔思。

    克莱恩是知道艾布纳的底细,而休和佛尔思对好友的“神奇”之处早就习以为常。

    另一边,艾布纳闻言斟酌了一下,才回答道:“‘幸运之神’也是‘救赎蔷薇’的一员。

    “而我不久前探索过‘幸运之神’留下的遗迹。”

    这两句话都是实话,却和他如何知道那些情报没有半点关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