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书架管理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玄幻魔法 -> 我打造了救世组织 锈迹符文

第八百九十九章:所谓的预言之子

    不过,这个猜想自然是有依据的。

    毕竟沈逸已经能够大致的推算出这个世界到底被回溯了多少次。

    起码是数万次!

    这数万次之中,真的就连一次能够瞬息间全灭全人类的末日,也没有出现过吗?

    不,这在理论上是不可能的。

    这也就意味着,这个世界回溯组织,很有可能采用的是保守性的做法,换句话说,只要稍稍的有威胁到自身的可能性,就会选择回溯。

    在这种猜测下,丁香指责对方没有对抗的勇气,没有对抗的决心,不能算是污蔑。

    很显然,从胡庆明此时沉默且愕然的表情来看,这份指责没有错。

    世界回溯组织,自然也在对抗末日,而不是只有世界回溯这一种手段,但是,正如丁香所说的那样,他们优先“守护”,而不是对抗,这也就决定了,他们或许永远都无法真正的战胜末日,结束轮回,为整个世界赢得希望。

    “我明白。”胡庆明最后缓缓说道,看着丁香目光有些复杂,“但我仍然不会相信你。我也不需要你相信。”丁香再次挽住了沈逸的胳膊,“我只需要逸哥相信我就足够了。

    这一句话,顿时让胡庆明面色微变。

    不同于之前,他现在,真正的开始担忧丁香对沈逸的影响力-

    因为侧重对抗和侧重守护,是根本无法分出对错的选择。

    他有自信沈逸不会选择末日派,但是却没有自信,沈逸不会选择对抗派。

    可就在胡庆明打算说些什么的时候,沈逸却再一次开口道:

    “我不明白。”他看着胡庆明,眉头皱紧,“如果你们说的都是真的,可是,在这种情况下,我又有什么特殊的?值得老胡你和我做朋友,值得丁香投怀送抱?”

    没错,这同样是沈逸需要套出来的信息。

    自身的身份,在这个世界之中的特殊性。

    他其实已经高度怀疑,系统的出现,也与这个世界回溯组织有关系,但是,他更想要知道,究竟是一种什么样的关系。

    似乎是因为已经说了很多了。

    这次的胡庆明,依然只是稍稍的犹豫。

    “其实,这也不是什么不能说的秘密。”他最后叹口气,看着沈逸,一字一顿的说道,你是预言之子。

    “什么鬼?”沈逸有些目瞪口呆,甚至下意识的吐槽,“你怎么不干脆说我是哈利波特呢。’

    “事实上就是如此。”胡庆明叹口气,神情复杂,“当然不只是你一个,这涉及到了组织内部的一个核心预言,符合身份的有许多个,其中的每一个,在经受一定的观察之后,都会在最后加入到我们组织之中,这就是为什么我能够告诉你这些一一你早已经是预备人员了。”

    沈逸紧皱着眉头,“什么预言?’

    “不知道。”胡庆明耸耸肩,“即便知道,也不会告诉你,预言之子的存在,在协会之中虽然不是秘密,但是更具体的,却是最大的秘密。”

    沈逸看着胡庆明,知道今天只怕是没有可能套出消息来了。

    别看胡庆明今天晚上说了很多的事情。

    就好像嘴巴没个把门的一样。

    但实际上,他是经过了专业训练的人,这样的一个组织,也不可能会不严格保密。

    就如同胡庆明自己所说的一样,他所说的任何事情,都是能够对沈逸说的,甚至是在他们的世界里,只不过是“常识”。

    所以不能说的事情,即便是询问也没有意义。

    说起来,有关“世界回溯组织”的封锁明明已经解开了,可是他居然依然无法从胡庆明的记忆之中看出这些信息,甚至就连这个组织也是,仿佛此刻解开的,也仅仅只是更表层的东西,而解开了一层,下面还有一层又一层的封锁。

    不过也能够理解。

    如果没有这种建立在最高级别规则之上的封锁,别的不说,一旦回溯世界的方法,被末日派的人知晓甚至是掌握,那这个文明,哪还能够坚持到他的归来,只怕早就在这数万次的轮回和战争之中,被彻底的毁灭了。

    总而言之,沈逸知道,今天无法得到更多的情报了。

    于是他做出了思索的模样

    似乎是陷入了沉思。

    但是,这种姿态,却让胡庆明有些焦虑。

    因为这意味着沈逸在做出选择。

    “老沈。”他微微的捏紧了放在身后的鹅卵石,语气沉重的说道,“你现在已经知道了一切,按照流程,你接下来就要正式的加入我们了,这样,就必须要和组织之外的人保持距离,无论那是不是‘对抗派’,我相信,你的意志不会被轻易的诱惑,你

    “老胡。”沈逸忽然打断了胡庆明的话,就这样看着他,“我只是想要问一件事,丁香刚才说的,是真的吗?你们这个组织,实际上是以回溯世界为面对末日时的第一选择?”

    “你别听她胡说!”胡庆明隐隐的感觉到有些不对,甚至加重了语气说道,“末日根本没有你想象之中的那么简单,那也不是一场灾难,而是一场接着一场的灾难!而守护全人类唯一的办法就在我们的手上,我们必须要为全人类的生命负责!”

    “没错,但这样下去,不行的吧。”沈逸低垂着视线,“只是没有失败的话,那永远都不能算是获胜。”

    “不,你

    “老胡!”

    胡庆明的话,再一次被沈逸打断。

    “你也先别急,先听我说。”沈逸看着他,目光之中似乎是闪耀着某种决心,“假如,我是说假如,如果我真的是所谓的预言之子,那不管预言具体是什么,都说明我能够做到你们都做不到的事情,然而,你们已经做到了你们想要做的事,那多我一个,又能有什么改变?可丁香他们不一样,他们代表着你们之外的另一种可能性,也许他们更需要预言之子的存在一一我这么想,没有问题吧。”

    胡庆明的表情,非常的难看。

    但他知道,他找不到什么有力的话语,去劝说沈逸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