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书架管理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夜的命名术 会说话的肘子

927、心鬼与守护,后会无期

    倒计时168∶00∶00。"庆尘"庆尘!你醒醒!""庆尘你怎么了?

    "你别吓我啊……小七,先让大羽过来救人!种秧的焦急声音传来,连一向灵动酒脱的她也被庆尘的状态吓到了。庆尘躺在床上陷入昏迷,咳血,胸前的衣襟都染红了。秧秧看不见身边满屋子的、庆尘从游乐园带回来的鬼。

    但是她能看见庆尘身体内的精神力场,竟从一个变为了七百多个,而且还在一个个增加着,以十秒计,每十秒就会多出一个。而且,她刚刚碰到庆尘,就摸到对方粉碎性骨折的肩膀和手臂。太难过了,秧秧甚至无法想象到庆尘到底经历了什么,才会受这么重的伤。庆尘站在房间里看着秧秧呼唤自己。

    他看向身边的白银公爵∶“在精神分裂达到六百六十个的时候,精神污染又进入了更高的层次,因为精神意志过于分散,于是我们所有人都失去了对那具身体的控制,连庆尘自己也不行。

    这时,说话的人看向镜子,却发现镜子里的人并非庆尘,而是神代云合。

    不管是神代云合还是白银公爵,他们都不过是庆尘心里的杂念而已,是庆尘自己在精神污染状况下幻想出来的鬼。那人群里有罗斯福王国的士兵,有北方城市的社团成员,有庆怀,有有他过去的那些敌人。老兵在战场上杀敌,回到家里也会有战争创伤应激综合症,郁郁而终。

    庆尘杀敌数不比任何一个老兵少,他之所以曾经没有显露过这方面的创伤,是因为他的战斗还没有结束,也是因为他的心智足够强大,将这创伤给压下来了。

    可压下来了,不代表没有。于是,鬼的来源就有了出处∶

    第一批,水鬼是游乐园暗示出来的鬼。第二批,鬼孩子是他童年时的创伤。第三批,神代云合、曹巍等人是他的战争创伤应激综合症。

    这些鬼不是真的鬼,而是心鬼,是潜藏在庆尘心底的心魔,被李神坛一并勾出来了。

    这时,黑骑士团老六在房间里叫器着“趁着这个时间,大家一起夺了他的躯壳,到时候彼此商量好,一人做一天主人,轮流着用老二尖声嚷嚷着说道∶"那得排到什么时候?不如我们先打一架,分出个胜负,留下一人。白银公爵斜睨他"你也配老六说道"一人一天,总好过一天都没有福

    说着,那些恶鬼便要扑进庆尘的脑海里。

    然而这时,家长会小六、昆仑碘伏、扳手、那些一个个曾经与他并肩战斗过的人,都出现了。这是庆尘心里的第四批,与那些面色苍白眼窝深陷的鬼不一样,他们保留着人的模样。碘伏等人拦在那些恶鬼面前,冷笑道∶"你们也配争夺他的精神意志与躯体?白银公爵将小六等人端飞到墙上冷笑道"你们也想拦我

    可是,当他端开小六等人之后,却赫然看见剑仙何今秋就坐在庆尘的床边,十九柄飞剑缭绕如行星,摄人心魄。何老板轻声说道“庆尘很累了,你们别吵。我守着他,谁来我杀谁。—时间,房间里彻底安静了。

    没人敢惹这位剑仙,哪怕这位何老板只是庆尘分裂出来的精神意志。碘伏等人拦在那些恶鬼面前,冷笑道∶"你配争夺他的精神意志与躯体?"白银公爵将小六等人踹飞到墙上冷笑道∶"你们也想拦我?"

    可是,当他踹开小六等人之后,却赫然看见剑仙何今秋就坐在庆尘的床边,十九柄飞剑缭绕如行星,摄人心魄。何老板轻声说道∶"庆尘很累了,你们别吵。我守着他,谁来我杀谁。一时间,房间里彻底安静了。

    没人敢惹这位剑仙,哪怕这位何老板只是庆尘分裂出来的精神意志。这最后一批出现的幻觉竟并非恶鬼,而是守护庆尘的人,战友,亲朋。与陈余不同的是,庆尘在这人世间走了一程又一程,他认识了许多朋友。如果李神坛在,或许连他都会惊异于庆尘的内心底,已经有人在守护着了。

    此时房间里,唯有一人不同,对方没有跟谁争辩过,只是笑吟吟的看着床上的庆尘,默默的等待着。庆尘清楚的知道,他是不同的庆准。房间里,所有鬼拥挤在一起。这时,鬼孩子趴在床边∶“哥哥,你醒醒,我们一起去找妈妈。”

    白银公爵说道∶“他要死了,我们的数量已经达到了960个,再有几分钟,他的精神意志就会被彻底分散,成为一个不人不鬼的集合体."他有注射器,那禁忌物可以帮他。

    "可是他无法张口说注射器的作用了,"曹巍说道∶"他不说,别人就不知道注射器可以救他。这个注射器非常冷门,胡氏情报机构的禁忌物名录里也没有,等那女孩研究出这禁忌物怎么用,就会发现原来救治爱人的方法一直在手边,可她错过了最好的时机。白银公爵”世上最痛苦的事情莫过于此,她余生都将沉浸在悔恨和痛苦之中。

    然而就在此时,神代云合突然笑道∶"你们在他手下死的太仓促了,所以对他没有一个清晰的认知。刹那间,所有人转头看向他。

    屋子里挤得满满当当,以至于鬼们的身体都渐渐变形了,唯有一张张脸还挤在一起清晰可见。

    神代云合笑着说道∶"我在荒野上抓住了他,然后想要将他带回家族夺舍,其中历经了不知道多少天,我和他彼此相互算计、相互反杀,他好像总有底牌,好像总有准备,最终我失去了自己的胳膊。事实上,那场围猎行动如果不是有人暗中帮助,我很可能抓不住他……那时候我已经A级了,而他才只是个C级。"你的意思是"

    神代云合∶"他应该早就想到有这一刻了,所以留下了后手。"“后手在哪”

    “我又不是真正的他,我怎么知道呢且看看。”

    这时,大羽已经被昆仑用密钥之门接引过来,秧秧拿着一把剪刀,剪开了庆尘身上的所有衣物,想看看他身上是否还有其他外伤,也检查一下庆尘是否有在衣物里留下什么线索。衣物里没有,只有庆尘的一个个禁忌物。

    1这些禁忌物与以前并无不同,唯独多了一个注射器,但在场所有人都不知道这注射器是干什么用的,于是丢在了一旁。然而就在下一刻,秧秧忽然看到庆尘手臂上的血痕。那是庆尘在黑暗滑梯里,以自己指甲割出来的伤口。

    伤口被血迹沾染模湖了,秧秧想到什么似的立刻拿来湿毛巾擦掉血迹,显露出下面以伤口组成的文字∶用注射器抽取我800毫升血液,

    神代云合笑了∶"我辛辛苦苦打拼三十余载,从最底层一直爬到上面。我看不起那些大人物,因为他们尸位素餐,早就没了智慧与危机意识,如果输给那样的人,我心有不甘。可如果是输给庆尘,我认了。’

    庆尘还在黑暗滑梯里的时候,就已经意识到了鬼孩子其实是自己潜意识里分裂出来的存在,水鬼也是。所以当守宫蜥蜴想吞掉鬼孩子的时候,他阻止了。所以当鬼孩子掉队的时候,他回头去把鬼孩子拉上了。

    那一刻他不知道未来会怎样,但他想到万一穿越回归后已经陷入昏迷,没有能力再使用注射器了怎么办?所以,他给秧秧留下了信息。下一刻。

    "先别用裹尸布,我要先抽血!"快税快速拿起注射器,精准的刺入庆尘的时部大动脉,这一管注射器只能抽取100毫升的血液,秧税足扭了8次,才完成庆尘交代的事情。

    在这个过程里,她每抽出一管血来,屋里那看不见的心鬼便少八分之一。

    她将抽出来的血挤入水盆中,却见那浓黑如墨的血液就像是黑暗的深渊,甚至在血液表面,还时不时有黑暗的人手伸出来,诡异至极屋里的心鬼越来越少,一个个化作灰影飞回庆尘的脑海里。

    神代云合默默的看着这一切,他忽然笑着对其他心鬼说道∶"这次与各位见面真是别开生面,格外有趣。往后应该没有再见的机会了,后会无期。”

    说完,他也化作灰影飞入庆尘脑海,他失去了自我的意识,重新成为庆尘的精神意志。最后,何老板等人笑着看了一眼庆尘,也回到了庆尘的意识里。待到8管血液抽完屋里空空荡荡的终于恢复了清净。

    唯有庆准还靠在墙壁上,笑吟吟的看着庆尘∶"不愧是我弟弟,走了。"他的身影化作一道白光消散,却没有飞向庆尘的脑海。他不是心鬼。也不是负面状态。

    庆尘睁开眼睛,虚弱的看向秧秧手里的注射器“我知道你一定能发现。”

    秧秧愣了一下∶“你知道我一定会脱你衣服?”10庆尘哭笑不得∶“你给我情绪整不连贯了。”

    两个人相视一笑,秧秧弯下腰将脑袋枕在他脑袋旁边∶"刚才吓死我了知道吗以后不许这样了。大羽看了看这两人,又看了看身边的Zard,别人身边都有女孩,就自己身边是一个傻子。Zard警惕道∶"你看我做什么?

    "先别打情骂俏了,还有外人在呢,"大羽面无表情的说道∶"先把庆尘放进裹尸布里,他这一身伤势能活着回来就很不错了。"众人将庆尘小心翼翼的抬进裹尸布里,将他合拢在黑暗之中睡去。

    大家没有按一个小时的规则打开裹尸布,而是等了足足八个小时,让庆尘睡够为止。清晨,秧秧掀开裹尸布,捏着庆尘的鼻子∶"该起来了,早饭做好了。"庆尘睁开眼睛,忽然张开双臂将秧秧攒进怀里"我差点以为自己回不来了。"

    秧秩秧原本下意识的想要挣扎,但听到他这句话之后,使乖乖的没再动弹∶走吧,大家都在餐厅等着你呢。直升机已经准备好了,随时可以开始新的训练。”庆尘起身来到餐厅。

    大羽皱眉问道∶“发生了什么,为什么会伤的这么严重,而且你先前昏迷又是怎么回事?”

    庆尘想了想说道∶“我遇到陈余了,他用八幅画作追杀我,六幅是画轴,两幅是他胳膊上的刺青……对了,你身上应该也有类似的本命画作吧,用来最后自保的,你画的什么,让我们看看。"

    大羽警惕起来"你干什么少打我的主意,本命画作非到生死存亡关头,不能给人看,也不能用。"Zard∶“他左边是火神祝融,右边是水神共工。我说让他把我纹到他胸口,但他死活不肯,还骂我…大羽"你特么"

    秧秧∶"正常人都会骂你的.

    庆尘若有所思∶“那这样看来陈余已经疯了,不然也不会用自己的底牌来杀我。那两尊水神共工明显要比其他画作凶悍的多,应该是他留着保命用的,却杀我杀红了眼。”

    大羽疑惑∶”你遇到陈余,竟然还能活下来我原以为你会在上次回归的时候晋升半神,然后再去杀他,结果你到现在还是A级,凭什么能在陈余手底活下来”庆尘解释道∶“是利用游乐园的规则。”

    如果在外面,一百个庆尘遇到刚那八位画作神佛,恐怕也死干净了。半神终归是半神,他们之所以被称之为神,就是因为凡人无法挑战。

    庆尘认认真真的吃了一顿早饭,没有大鱼大肉,喝的也是小七熬的白粥,他太久没进食了不能一上来就大补。庆尘看向大羽”陈余手上有什么禁忌物“

    大羽想了想说道;“那头青牛其实就是禁忌物,实力很强横,很多人以为是画作,但其实不是,是他用的障眼法。陈余手上还有一支陈玄武析出的绿竹子,可以增加记忆能力,让陈氏画师的作画效率事半功倍。’"其他的呢"庆尘问道。

    大羽说道“这些年陈氏部队一直在探索禁忌之地,早些年听说陈氏部队找到了一枚碧玉扳指模样的禁忌物,被陈余取走了,却不知道有什么用。但我知道,那玩意一直都带在他右手大拇指上……其他的禁忌物就不清楚了。”

    "保命的东西还不少,"庆尘起身走向外面∶"开始训练吧

    对了大羽,陈氏接管顺利吗?”

    "爷爷已经在肃清陈余的力量了,他带走了不少高手,正好趁这个机会消灭余党,"大羽说道∶"谢谢。"

    庆尘笑着说道∶“我帮你们争取夺权的机会,不是为了你,是为了有朝一日罗斯福王国的舰队飞抵联邦,陈氏可以站出来为了这片土地战斗。”

    大羽认真说道∶“会的。”

    “走了!训练!”庆尘就像是没事人一样坐上直升机,就仿佛几个小时前差点被人打得半身不遂的人不是他一样。他在机舱内一边换着飞鼠服,一边看着直升机缓缓升空,不知道为什么,他此时格外的平静。幻觉消失了,可幻觉里的一切他都记得。

    2庆尘就像是做了一场荒唐的大梦,又像是重走了一遍问心。还有六天多的时间,他要搏一条生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