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书架管理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玄幻魔法 -> 皓玉真仙 小道不讲武德

第六百九十二章 去而复返,鱼钩疑云

    陈芙遥待遇如何?

    此女一个仙竹灵根,都被陈平特殊栽培。

    而他一位相当于化神战力的太一灵根剑修居然不受重视?

    也许这不是剑阁的问题。

    可能中央海域的主宰者们都带着理所应当的优越感。

    不过解灵尊态度的两极反转,倒是说明他的实力已得到了此人的认可。

    “元始剑阁占据一座六阶灵山,乃是天下剑修推崇备至的圣地,守山长老的俸禄等同第一真传,已是本阁给予半途加入修士的最高职位。”

    “何况一旦你突破化神,就可顺理成章的晋升太上长老。”

    “守山是个清净的闲职,也方便道友化凡蜕心,早日冲击瓶颈。”

    解灵尊语重心长的道。

    似乎所诉的每一个字都在为陈平考虑。

    “剑阁的条件听上去不错。”

    陈平心中一动。

    如果守山长老真是外来修士的最好位置,解灵尊的邀请倒不能讲毫无诚意。

    “陈平逼退了单莞晨。”

    一边,胥道青还在消化着刚刚结束的比斗,却见解灵尊大模大样的挖墙角,张张嘴想说什么,但仍是忍住了。

    无相阵宗在元始剑阁面前,根本没有一点竞争力可言。

    单单顶级修士的对比上,后者就呈现碾压之势。

    再者陈平又不是阵宗元婴,作何决定轮不到他安排。

    “陈道友考虑清楚了?”

    解灵尊自信无比的道。

    历史上,拒绝剑阁邀请的修士屈指可数。

    更强大,能使修为更进一步的靠山,对任何人都足以产生致命的吸引。

    “稍等。”

    陈平拱拱手,身形一闪来到了胥道青跟前。

    “还需商量?”

    解灵尊本以为师兄弟二人会谈一下时,就见陈平伸手一捞,先收走了那根七阶雷竹。

    接着,他又朝涅槃灵心抓去。

    胥道青无意的一扫解灵尊,见他微微颔首后,松开了手掌。

    “不枉我暴露这么多底牌与剑灵根一战。”

    将涅槃灵心塞进储物戒,陈平大感划算。

    姓解的遵守承诺,也令他对剑阁的看法改变了一些。

    “陈前辈赢了赌战!”

    “废话,你没看到元始剑阁的女剑修灰溜溜的遁走了?”

    “连中央海域超级势力培养的大修士都不是陈前辈对手……”

    一时间,随着陈平拿下对赌宝物,无相山上的众修议论纷纷,气氛沸腾起来。

    尤其是元燕盟的老人们。

    激动的恨不得串桌宣扬老祖的神威。

    ……

    “剑阁真传落败”等词语入耳,解灵尊的眉头不禁一蹙。

    并非元始剑阁输不起。

    而是剑宝印记之恐怖,小地方的人压根就不了解。

    当初,单莞晨与六阶海族鏖战,到最后也没施展印记。

    若是借助了至强剑宝的力量,眼前的小子仍旧胜算极小!

    不过,以他的尊贵身份,自然不屑去和小辈们解释。

    “以涅槃灵心为基础诞生的器灵,本阁能提供一份独门契约,让道友像驾驭灵兽一般控制无忧。”

    顿了顿,解灵尊又加码道:“剑阁中收藏的化神经验五花八门,攒齐足够的贡献点并得到阁主的同意后,道友可随意兑换。”

    如此条件,实是诱人之极。

    人族修士摸索修炼路亿万载。

    化神的方式不止流传最广的化凡一种。

    剑阁历届太上长老的化神经验,无疑是令元婴巅峰修士抢破脑袋的重宝。

    “胥某记得外来修士化神后,要与剑阁签订长达三千载的效力协议。”

    这时,胥道青冷不丁的道。

    “现在已经改成两千八百年。”

    解灵尊面无表情的道:“对化神修士而言,这段时间虽是漫长,可远不是禁锢一生的代价。”

    “当然,胥师弟用燃烧根基的秘法突破,寿元不过千的话,却是不必再签协议了。”

    他的话毫不留情面。

    毕竟,阁主在意的是风天语,前途黯淡的胥道青可有可无。

    “胥某还要感谢贵阁为我等没有剑道天赋的弟子,所准备的捷径化神秘法。”

    胥道青说的风轻云淡,可听着却是夹杂了一丝丝的不忿。

    “他会怎么选择?”

    风天语、沈绾绾、柯羿等阵宗元婴的心中同时一颤。

    “接近三千载的卖身契约?”

    深吸了口气,陈平心底冷声一嗤。

    “道友掌握了和单师妹一模一样的先天剑心,证明剑道天赋卓尔不群。”

    “倘使你的资质得到至强剑宝的认可,排在剑阁前十的话,百年后就能转为嫡系。”

    一指眉心中的印记,解灵尊耐心的道。

    “那更完犊子了。”

    陈平不动声色的暗叹一声。

    化神经验固然充满了诱惑力,可他身上的秘密着实太多。

    那神乎其神的剑阁剑宝还是不见为妙。

    否则器灵发现他的剑法天赋还不如一个外门弟子,却在这个年纪领悟了剑道规则,后果将相当的可怕。

    不过,回绝的理由要冠冕堂皇一些。

    ……

    “冥魂天雀祸乱梵沧多年,在下作为土生土长的生灵,深感愤慨和无力!”

    “这些年辗转反侧,时常梦中惊醒,只恨自己没有斩六阶妖兽之神通。”

    冲无相山上的众生灵环视一扫,陈平脸色黯淡的道。

    顿时,皇庭、巨灵、人族等等,一个个感同身受的浮起悲凉。

    自从结盟抗衡冥魂山以来,死在妖兽口中的各族英杰数不胜数!

    恨透妖族,恨透天雀!

    而且,这种仇恨至少将延续上千年。

    “解道友!”

    “陈某加入剑阁只提一个要求,助我和胥师兄彻底铲除冥魂山!”

    “如此一来,陈某便对得起这片生养我的海域,散了牵挂,随道友回宗镇守山门!”

    陈平目光悲壮且坚定,朝着解灵尊鞠躬一敬。

    风声怒号,雨声哭泣。

    无相山上万物寂静。

    所有人都没想过,于梵沧海名声不显的元燕真君,会在能直接加入顶级势力的情况下,为海域安定,为各族生灵,向解灵尊提了这样的要求。

    “主人心中有大爱。”

    大灰虫目婆娑,硬生生的挤出几滴泪珠。

    “你不就是妖族?”

    陈芙遥暗中翻了个白眼。

    她才不信师父会大善到这等地步。

    “魔修、邪修的判定不要死板”,“抢异族需雁过拔毛”,“捅刀子捅彻底”……

    这些可全是师父传授她的原话。

    胥道青、风天语、舒穆妃等异常熟悉陈平的修士,一个个皆面露古怪之色。

    当然,绝大部分的人,因为陈平高不可攀的身份,以及整体气氛的感染,都不禁信以为真。

    特别是陈向文、梁英卓等一些随陈平征战过阴灵的老人。

    心中的钦佩无以复加,激荡的无法平息。

    ……

    陈平一鞠而下,等待解灵尊的回答。

    “铲除冥魂山?”

    解灵尊眉毛一挑,斟酌再三的道:“冥魂天雀倒不棘手,只是……”

    四周瞟了一眼,随后,他聚起一个隔音护盾,将陈平与胥道青二人单独包裹。

    “中央海域的形势比两位想象的复杂。”

    解灵尊有点无奈的道:“约莫五、六百载前,一头始祖血脉的妖皇突破到了六阶后期,如今妖族势大,就算海族都不会轻易与其为敌。”

    “而梵沧海域的冥魂天雀,在某种程度上,代表了那头妖皇的意志。”

    “中央海的人族、妖族签署了协定,不方便插手海域的族战之争。”

    待他说完后,陈平、胥道青二人未流露意外。

    “中央海域第一位被证实的六阶后期。”

    陈平暗自牢记。

    六阶后期的生灵少之又少,但不是全无踪迹。

    另外,元始剑阁这种强大的剑修门派都要忌惮那头妖皇。

    表明此阁目前没有化神后期修士。

    “听解道友的意思,中央海是打算放弃梵沧,将地盘让给妖族了!”

    胥道青直言不讳的道。

    “暂时之举罢了。”

    解灵尊轻飘飘的一笑,悠悠的道:“一家强盛百家衰,都属于正常变化。”

    “那就不让解道友为难了,陈某和贵宗缘分未满。”

    随即,陈平果断的道。

    连许老怪那种无牵无挂的散修化神都被迫遵从妖族协议。

    元始剑阁更不可能为了他打破平衡,和妖皇开战。

    自然,如果解灵尊同意帮忙,他在半路就要想办法溜之大吉了。

    总之,没有化神前,一定不能让至强剑宝探出他的底细。

    “事不过三,陈道友便当老夫从未提过邀请之言!”

    解灵尊略带不悦的道。

    海域天才比比皆是。

    哪怕剑阁鼎力相助,此子也仅有一、两成把握晋级化神。

    等他失败再来剑阁求教,可没那么好的条件相待了!

    这般想着,谢灵尊偏头问道:“你呢,胥师弟?”

    “此乃祖母母胎转世前所留的遗言。”

    胥道青未直接回复,递上一枚蓝色玉佩。

    神识一入,解灵尊镇定的面色逐渐铁青,最终蕴含怒意的拂袖道:“今日所见所听,老夫将一字不漏的禀告给两位阁主!”

    “两位好自为之!”

    话毕,解灵尊脚下剑气涌现,头也不回的仓促远去。

    ……

    “据说剑阁副阁主取了梵沧做道号,却又不庇护这片海域,胥道友,你说说他配吗?”

    凝视着剑虹的方向,陈平幽声道。

    “配不配胥某不敢断言,但元始剑阁已昌盛了十数万载,尤其是近几千年,隐隐有超过太易仙宗的架势。”

    胥道青语气奇怪的道。

    “盛极必衰?”

    陈平虽不解胥道青的意思,但显然也无兴趣深究下去了,反而对他手里的祖母遗言起了几分兴趣。

    风天语的第一世所留!

    “胥某不愿回归剑阁,里面的内容占了很大一部分因素。”

    喟然一叹后,胥道青把玉佩交给了陈平道。

    过了几息,陈平不显表情的一夹眼角。

    其实,从解灵尊对待胥道青的态度,他就猜出了一些蛛丝马迹。

    “剑道天赋不佳,在剑阁和外人没什么区别。”

    陈平不好评价元始剑阁的做法。

    玉佩里,风天语的第一世通篇在倾述心中的委屈。

    那老妪的一生极为可惜。

    明明是特殊灵根的资质,但远不如几位剑修真传受重视。

    最好的进阶资源往往轮不到她。

    真正令其心寒的另有其事。

    修至元婴大圆满后,老妪尝试化神,希望在第一世就突破。

    后来,虽是失败告终,可寿元足够的她还有一次机会。

    但宗门却命她修炼“煞童返神法”。

    也就是胥道青所施展的禁忌秘术。

    此法能凭空增加不小的晋级几率,看似神奇万分,关键后遗症同样离谱。

    修煞童返神法的修士,在晋级成功的瞬间,需燃烧大半的寿元之力弥补功法之祸。

    否则将当场身亡。

    而且,由于寿元的大量流失,道基也会不可避免的重创。

    自古以来,用此法成就化神尊位的修士,十有八九坐化在化神初期。

    偶尔有一、两人破入中期也很快因为寿元限制而离世。

    老妪身怀苦灵根,有三世的机会冲击化神。

    当然不甘心道途止步。

    是以,当失望积攒到极限后,她上交了所有的贡献点,黯然离开了中央海域。

    不悔退宗!

    这四字是老妪对元始剑阁古老制度的抗议。

    “哎,不同于陈道友的剑道天赋鹤立鸡群,胥某一旦回剑阁,怕是受人排挤的命,不如趁坐化前,心无旁骛的去完成几件夙愿。”

    胥道青微微一笑,先是看了看冥魂山的方向,继而目光落在风天语脸上。

    此时,浏览完遗言的陈平也知晓了一点内情。

    当年的老妪早猜到了今日双魂,甚至是三魂分立的局面。

    所以,她叮嘱后人,务必找到一种宝物,让三世的意识融合。

    至于最后是哪一世笑到最后,吞噬其他意识主导肉身,就看各自的手段和造化了。

    “你可寻到了那件融魂至宝?”

    陈平眸光一闪的问道。

    “嗯。”

    胥道青不假思索的点点头,自嘲的道:“为了得到那物,胥某差点陨落在四元重天。”

    “你准备何时给风天语使用。”

    陈平立马问道。

    “他冲击瓶颈之前吧。”

    胥道青淡淡的道。

    闻言,陈平沉默良久,刚欲开口说些什么,就听胥道青不容置疑的道:

    “胥某知你和风天语关系不浅,但第一世也是我的至亲,陈道友无需多言了,恕我不能再做让步。”

    ……

    无相海域、海族皇庭的边界上。

    突然,一束剑芒滑落,光华散尽后,露出解灵尊的身影。

    整整一炷香时间,他目中的怒色还未褪尽。

    “阁主、副阁主眼下正在全力掩盖天机,助剑宝器灵渡第三劫。”

    “只要器灵三劫一成,妖族的那头妖皇便不足为惧。”

    “胥道青手底下集中了三名特殊灵根,必不能让其自立门户,或给别的势力捷足先登。”

    解灵尊思索着,根本没打算放弃招揽。

    但明摆着,化神初期已无法给阵宗施压。

    看来,只有等两位阁主腾出手的那一天了。

    “先联络师妹回宗复命吧,此去千万里海域,她一个人怕是不太安全。”

    接着,解灵尊从怀里掏出了一柄玉质短剑。

    并朝内注入一道法力。

    然而,足足过了十几息,短剑一动未动毫无反应。

    “师妹不至于这么任性,连我的传音都不接收。”

    解灵尊旋即生出一丝警惕,庞大的神识朝附近卷去。

    无果后,他再化剑芒四处搜索起来。

    就在他消失的刹那,原地空间轻微的一波动,一枚鲜艳的紫红弯钩快速闪过。

    ……

    元始剑阁修士的离去,陈平、胥道青二人的折返,令无相山上的众生灵松了口气。

    尤其是各大异族。

    现在,这两人是对付天雀的主力。

    万一真随解灵尊远赴中央海,妖兽大军很快就能踏平整个海域。

    接着,大典继续,但众人明显已心不在焉。

    “胥道友,小徒和贵宗真传的比试被迫中止,我看也不必再重新斗一场了。”

    陈平笑着建议道。

    “师父,芙遥还有神通未用。”

    陈芙遥预感了一下,咬着唇道。

    “你啊,和那剑阁的单仙子一样,该吃吃亏了!”

    狠狠的一瞪徒弟,陈平话锋一转的道:“胥道友,我提议两人同列第一,奖励也分发两份。”

    “……”

    听了此言,阵宗元婴面面相觑,胥道青则微微点头。

    元丹级别的奖励不过是一粒三道纹的三转离陨丹以及一件下品通灵道器。

    权当多送出一份,无关紧要。

    ……

    接下来,筑基、金丹级别的比斗结果也先后出炉。

    夺得前十者,近乎一半是阵宗的修士。

    虽然有东道主的优势,但也侧面反应了阵宗的强大。

    “宁为鸡头不做凤尾。”

    陈平思绪万千的想到。

    他还在考虑要不要趁此加入无相阵宗。

    胥道青的寿元不多了。

    等他坐化,自己届时纵然没有化神也能掌控宗门,白捡一个大势力。

    不过,胥道青估计也担心他反客为主。

    因而没有明晃晃的提出邀请。

    “我如今的神通,正面死扛化神,估计仍有一些小差距。”

    与单莞晨的斗法画面连串浮现,陈平心底琢磨到。

    虽然两人没有拼至山穷水尽那一步,但彼此的实力高低已经明朗。

    至强剑宝印记激不激发影响不大。

    他同样藏着能大幅度提升神通的月仙辰附身术。

    若是两人私下死斗,单莞晨更是毫无机会。

    只要肉身进入金珠躲开此女的最强攻击,死的一定是她!

    “家丑不外传,老解回中央海域后,应该不会把我排进元婴榜吧。”

    陈平有点发愁。

    争名夺利的张狂岁月早已过去,他只想安安心心的化神。

    “不过,那紫极天火还真是一大麻烦。”

    又想到让单莞晨免疫魂术攻击的灵火,陈平目光中迸射一缕冷芒。

    此女若无紫极天火道印护身,一开始就会遭受重创。

    据胥道青吐露,这种灵火是每一代的剑阁阁主才有资格修炼的神通。

    主要目的是保护宗门的六阶种子。

    幸亏此火面对化神修士施展的魂术攻击时功效骤减,效果变得和普通的通天灵宝差不多。

    否则陈平觉得他有实力后,第一个要灭掉的就是元始剑阁。

    ……

    黄昏时分,各族的大能纷纷起身告辞。

    胥道青也未多加挽留,吩咐麾下元婴送人下山。

    待宾客走了七七八八,胥道青朝陈平看了一眼,示意他进殿密谈。

    但两人刚挪步的瞬间,同时身子一震,飞速的互扫一下后,胥道青双手狂点,十几道命令发出。

    陈平则一口气捏碎数块极品灵石,将之前斗法的损耗顷刻补满!

    “轰隆隆!”

    一座接一座的五阶阵法开启运转。

    五颜六色的护盾一层接着一层笼罩住无相山。

    “胥师弟,陈道友,请救老夫一命!”

    下一刻,阵宗山巅的一方里许空间突然塌陷。

    一道银光璀璨的剑龙摇摇摆摆,直坠而下。

    剑光里头包裹的人影,赫然是离开不久的解灵尊!

    就在他求救的同时,顺着空间裂缝的方位,猛地破开一道更深数倍的深渊口子。

    一枚呈现紫红色的鱼钩倒挂出来。

    此物仿佛具备着不可思议的空间之力,无视距离的限制,从解灵尊的两边锁骨一穿而过。

    “许老怪的盗天金钩!”

    双眼一震,陈平倒吸了凉气,很快摇头否定:

    “不对,盗天金钩并非紫红色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