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书架管理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玄幻魔法 -> 皓玉真仙 小道不讲武德

第七百三十一章 转移阵地,再遇故人(8K感谢燕幼韵大佬的白银盟!)

    一千年又一千年。

    有时候遗忘初心只是一刹那的抉择。

    何况五千年的悠悠岁月!

    “所以你还是与鹏天殿的另几位巨头一样,赞同将大千界并入阳仙辰。”

    金飞有些喟然的道。

    “不破不立。”

    仲长宗语气阴森,道:“反正牺牲的又不会是本座!”

    “哎,阳仙辰几位圣女共存,为何偏偏接引魔婆泉下界。”

    苦笑一声,金飞的话中全是不理解:“据说此泉灵性情暴虐,反复无常,你鹏天殿要做好被反噬的准备。”

    “选哪位圣女入大千界岂是我鹏天殿能决定的事?”

    仲长宗眼睛一缩,露出一丝谨慎之色的传音道:“也许和月仙辰转世的那条灵泉之灵关系不小。”

    “玉山传承不比鹏天殿弱,你应当知道,灵泉这类特殊生灵炼虚之后,每破一小境都得吞噬品质差不多的同类。”

    “灵泉灌溉地表,是各大星辰改善修炼环境的关键生灵。”

    “阳仙辰附近一带的星辰,也就月仙辰最好欺负。”

    灵泉互吞!

    金飞当然知道此秘辛。

    稍一变色后并无多少的惊讶残余。

    “对了,圣女对那小子的手段是如何推测的?”

    金飞话题一转的道。

    “你先前还在回避关于他的事。”

    嘲弄的一瞟,仲长宗郑重的道:“当日,用神识镇杀我等的那位化神大圆满老者,必定是太一魔门的顶级后手。”

    “施展的太初神魂三法加珊瑚法相术,此界无人能抗。”

    听到这里,金飞心有余悸的一颤。

    要不是老者莫名风化,此人的神魂攻击术一成,包括圣女都难逃一死。

    “圣女怀疑那老者是奇门师炼制的一具异物,只有一、两击之力。”

    仲长宗低声道:“而且这是陈道友的最后一张底牌,否则我等万万活不下来。”

    “有点道理。”

    金飞认同的点点头。

    就像某些大范围杀伤的符箓,捏碎者也会受到波及。

    这也解释了老者一开始对陈平下手的举动。

    “二十多万年前,灵心雷宫、太一门相继被灭,宝库也遭人一卷而空。”

    “陈道友一身重宝,估计是偶然获得了两门的传承,或者他与当年的黑手关系不浅,甚至他……”

    仲长宗硬生生的掐断自己的猜测。

    两片鲲鱼之鳍、青劫仙雷、八阶宝物开启的太一灵根、圣墟祖树……

    种种迹象表明,陈平与之脱不开关系。

    因为据记载,太一门的护宗大妖,正是一头七阶的鲲鱼!

    此鲲鱼游移在星海上,不知替太一门解决了多少大敌。

    “太久远了,我等无法佐证。”

    金飞心中一突。

    他宁可相信陈平是机缘巧合,获得了太一门以及雷宫的遗留。

    毕竟大能转世的条件极其苛刻。

    十数万载仍旧存活。

    这都已经不止是炼虚级别的手段。

    “你算计他怕是容易翻船。”

    仲长宗淡淡的道。

    本来,两人谋划把血光真魄换给太上阁。

    从而控制一位太初三魂法的大能。

    但中途见到陈平震碎了天鹏印记,这才临时变了主意。

    “他再玄乎也不能抵挡天鹏一族的意志!尤其是在有本源加持的大千界。”

    顿了顿,金飞不急不慌的笑道:“老道我的寿元仅剩一千载,为何不去赌一把。倘使失败,老道便当送了他一份大机缘。”

    “你倒是洒脱。”

    仲长宗不冷不热的说着,话锋一转的道:“陈道友的情报,最好不要透露给太上阁。”

    “近些年,他们的动作委实太过异常。”

    “本座怀疑,那位老不死的家伙即将迈入那一步。”

    “南仪修炼界覆灭,其中某个原因或许是为了高阶的傀儡主材。”

    南仪虽弱小,可六阶的妖兽、巨灵并不少。

    “晏道友比老朽的年龄还年长一些,又精通傀儡术和阵法,如果他当真突破,放在大千界就是数一数二的存在。”

    金飞脸庞闪过一丝阴沉之色。

    三千年前,他同太上阁的晏老比试过一场。

    对方本体未动,仅仅唤出数头六阶傀儡就把他逼得山穷水尽。

    关键这姓晏的还是一位阵道鬼才。

    布置的傀儡阵别具一格,威力奇大。

    幸亏大千界中,令傀儡保留规则的七阶宝物寥寥无几。

    不然,晏灵尊在化神后期就无人可制了。

    “老不死的一定在想尽办法延长寿元。”

    “蕴含生之规则的宝物虽然希少,可天演大陆青丘山、以及你玉山皆有收藏。”

    这番明摆是提醒的话一毕后,仲长宗的周体浮现一层银光。

    显然已生出离去之意。

    “长宗!”

    金飞远远的一唤,半鞠身的一拜道:“大千界的融合开始后,劳烦你从中斡旋,尽可能护住人族的根基。”

    “圣女已经下界,你我不要再随意联系了。”

    不置可否的一顿,仲长宗的身形顷刻间消失。

    狭长的地缝吹送着一片片的阴风。

    金飞的容貌仿佛一下苍老了起来。

    魔婆泉凶威赫赫。

    一旦她适应肉身渡过虚弱期,大半地域都将面临死劫。

    “如果太上阁愿意阻杀圣女,玉山的生机枝交给晏道友炼化也在情理之中。”

    斟酌半晌,金飞遁光一起,朝另一端天际飞去。

    ……

    三年一晃即逝。

    山洞中。

    陈平吐出一口浑浊之气,缓缓睁眼。

    浑身的伤势终于复原。

    失去九青冠,恢复速度确实下降了极多。

    意识一闪,一条纯白的双叶鱼尾漂浮出来。

    一股令人惊心动魄的空间之力盘旋迭生。

    展开背后的白鳍,陈平细致的感触片刻。

    别无二致的气息。

    他便能肯定,白鳍和鱼尾同出一源。

    鲲鹏是鲲鱼的升格体。

    虽然两者的血脉有高下之别,但鲲鱼也已能进一流始祖之列。

    在他判断,无论是鱼鳍还是鱼尾,都是半成的制品。

    否则鲲鱼体型庞大无匹,不可能这般的小巧。

    ……

    “装在哪儿比较合适呢?”

    陈平抓着鱼尾,先是在自己的臀儿后比划了几下。

    但联想到勾栏场所的狐尾姐,他不禁浑身一抖的否决。

    接着,他又张开嘴,把鱼尾塞入了喉咙中。

    “咦,这个位置好像不错。”

    陈平摇晃脑袋,鲲鱼尾也跟着摆动,扩散出一圈圈的空间波纹。

    确定下来,他立刻施展傀儡术,开始种入鱼尾。

    数月之后。

    岛屿附近的上空。

    空间一阵阵的剧烈抖动,裂缝迸射,好似即将坍塌。

    但须臾间却又恢复稳定。

    一道紫影静悄悄的悬浮落下。

    他的背后延伸两片纯洁飞膀。

    喉咙中,一条荡漾的鱼尾遮掩面容,更是显眼无比。

    如果鱼尾是血色,简直像极了某种吞吐触手的魔道秘术。

    “嗝!”

    陈平意念一动,鱼尾立马收束成一根白针大小,贴回在喉骨上。

    他不禁得意洋洋。

    对手见他喉咙鼓动,怕是会误以为他要施展什么怪法。

    其实这鱼尾纯粹是一件跑路至宝。

    与白鳍配合,挪移神通一下上涨了六、七成。

    同样,以他的境界,也无法完全炼化鲲鱼尾。

    因此,即便在炼虚境,鱼鳍和鱼尾都有用武之地。

    “咔嚓!”

    接着,只见陈平右手五指一分,穿插一方空间。

    但随即,他的面色微变。

    沿着附近找了半个时辰,他才在数千里外的某处捞回一枚储物戒。

    “空间神通的领悟如此之难么。”

    陈平砸了咂嘴。

    当年他见许无咎随手从空间中取宝,一直羡慕至今。

    方才效仿了一下,却是差点损失一枚储物戒。

    他构造的独立空间非常不稳定。

    高速移动中,将储物戒打入了混乱区域。

    不过,他倒是没有多少的气馁。

    等什么时候能轻松惬意的虚空取宝,就意味着已经开始掌握空间规则。

    ……

    遁回洞府,陈平顺手关闭禁制。

    指尖一点,一枚殷红的血珠悬浮出现。

    一股激动之色浮于面庞。

    这是他在金塔中的最大收获。

    混元仙藕换一滴血光真魄,对他而言根本不亏!

    法体双修的机会近在咫尺。

    可是陈平愈发冷静了下来。

    回忆着在金飞、仲长宗两人那虎口夺食的经历,他始终觉得有一些蹊跷。

    此真魄似乎来的有点容易了。

    仿佛刻意让给他的一般。

    修炼至今,陈平始终坚守谨慎的原则。

    如若不然,从金珠里取出的祖树银叶也不会先分给大灰尝试。

    “仲长宗本身是体修,他自己为何不炼化这滴真魄法体双修?”

    陈平皱眉深思。

    越到道途的后期,兼修法体的修士越强大。

    如果说是为接应圣女下界,仲长宗放弃法体双修的机会,他绝不相信。

    “究竟是何原因?”

    陈平心中困惑弥漫。

    过了一会,他将真魄封印收了回去。

    得先找舒穆妃问个清楚。

    万一法体双修伴随恶劣的后果,他也好仔细衡量一二。

    静躺一日后,陈平开始持续的闭关。

    提纯出的一粒粒四道纹丹药,化为源源不断的元力滋养丹田。

    ……

    时光荏苒。

    一百五十载时光悠悠流过。

    “唧唧!”

    一方沙坑上,大灰真君有气无力的虫肢朝天,晒着烈日。

    几十年前它就破茧而出。

    吞噬了欧阳秋赔偿的一流始祖血脉制品后,它顺利的从圣妖破格成真妖血脉。

    血脉的升华,终于令它的神通不输于普通的同阶生灵了。

    若是再催动古树印记,甚至能以一敌多。

    着实让陈平羡慕不已。

    因为古树印记带给他的提升远远不如大灰。

    “丫头,你到底在哪。”

    大灰虫眼中流露一抹挂念之色。

    陈芙遥是它一手养大,感情之深不必赘述。

    “她很安全,只是尚未突破化神罢了,应该还处于化凡炼心的阶段。”

    就在这时,沙滩上的空间微微一扭曲,一名紫裳道人缓缓飞出。

    他手中托着一盏魂灯。

    正是陈芙遥的魂丝。

    “主人,你突破化神中期了!”

    大灰振奋的嘶鸣道。

    它记得主人答应,破入中期就带他去梵沧海域寻找陈芙遥。

    “你给我供应丹药?”

    陈平没好气的道。

    丹仙图的效果的确逆天。

    长期炼化高道纹丹药,使得修为一日千里,距离中期的瓶颈越来越接近。

    可惜他无法自给自足。

    从乐心大师那购买的低道纹六品丹药已全部耗尽。

    由奢入俭难。

    再让他辛辛苦苦的吐纳运转周天循环,那种滋味嗝应之极。

    “主人寿元悠久,该考虑提升炼丹术。”

    大灰诚恳的建议道。

    “放屁!修士精力有限,你主人我的傀儡术出神入化,已是占用了极多的时间。”

    陈平骂骂咧咧的道。

    尝试炼制六品丹药,他一身的家当恐怕都不够填进去。

    他不由想念起乐心跟在身边的日子。

    专属大丹圣的贵宾服务。

    但圣女下界的那天,乐心与蒲翰墨分开跑了没影。

    以前者胆小怕事的性格,必是犹如惊弓之鸟,缩起藏身。

    他想联系上乐心,简直是大海捞针。

    “那主人有什么计划?”

    大灰一晃虫角的问道。

    “拜访丹圣,上门求药。”

    陈平说着,袖袍一挥,把大灰兜了进去。

    手又一抖,黑魔骨伞滑出。

    “白素的情况如何。”

    冲着黑伞,陈平开口问道。

    “以骨伞本体的灵性,最多还能坚持一百六、七年左右。”

    伞灵恭敬的道。

    它心底略微的不悦,以及替主人感到不值。

    阁主到现在都未开始收集三千万生灵的气血。

    要知道,二阶以下的生灵不在能产生效果的范围之内。

    所以阁主想通过收割几场兽潮就凑够数目,全然是痴人说梦。

    “你全力护住白素的神魂即可,别的事莫操心了。”

    沉吟了一下,陈平淡淡的道。

    四面强敌环伺,他现在的处境很危险。

    一旦被太上阁、鹏天殿锁定,连自己的小命都要搭进去。

    毕竟这两方势力横跨数个修炼界。

    尤其是鹏天殿。

    整个大千界都在其的监察之下。

    白素的牺牲固然令他生出一丝丝的感动。

    但修仙一道需理性。

    识海翻滚。

    蒲翰墨之前传授的大千界地图闪烁而出。

    凝视半天,他的目光落在一块区域。

    皓玉海与天演大陆之间。

    约莫中间处的位置。

    京云修炼界!

    此修炼界比较孑立。

    几次席卷半座大千界的战争,都没有京云修炼界的踪影。

    主要原因是京云修炼界与当初的元燕群岛情况类似。

    其四面被险地澜虚天堑包裹。

    哪怕化神初期修士来回穿梭也危险不小。

    自然,元燕群岛的总体实力远远无法和京云修炼界相提并论。

    后者的区域已相当于三成的天演大陆,有六阶后期的生灵栖息。

    “相对与外界隔绝,化神中期前,剩下的日子就在京云修炼界落脚。”

    不久,陈平离开了安身一百五十余载的岛屿。

    ……

    半年之后。

    一束青色的遁光在深海处停下。

    陈平一闪而出,双目隐现一丝疲惫。

    跋山涉水,避开各大岛屿飞行了六个来月,他终于脱离了皓玉海。

    面前,是一方徐徐转动的青灰色沙幕。

    神识一透,竟是一片浩瀚无际,悬浮在海中的沙漠。

    “澜虚天堑。”

    陈平眯了眯眼。

    此乃修炼界大名鼎鼎的险恶之地。

    从古自今,不知陨落了多少六阶的大能。

    据说,澜虚天堑是虫族的巢穴。

    其他修炼界绝迹的上古虫妖,在此地都偶尔出现。

    面容一幻,陈平从年轻容貌变成了一位长髯中年人。

    他先是花了一个多月的时间,围绕澜虚天堑转了起来。

    但确实没有发现想象中的薄弱入口后,才一脚踏了进去。

    未飞多久,陈平的脸色稍起异样。

    澜虚天堑的外围安静的过分。

    除了呼呼的风沙和流动的海水,再也听不到任何声响。

    神识一铺开,方圆千里的场景显露出来。

    这风沙中,竟隐藏着上百万只绿色的蝎子,或者不知名的毒虫。

    虽然大多是一阶,可也证明了虫穴的名副其实。

    “此地是收集生灵气血的好地方。”

    陈平心中一动,朝四周吹了几口气。

    “呲呲!”

    顿时,密密麻麻的剑气纷涌遁出,每转一次,都带起了一片腥风。

    眨眼间,千里内的二阶毒虫被一斩而空。

    数量大概在六百上下。

    “伞灵!”

    陈平一唤,黑魔骨伞一飞出现。

    “阁主。”

    伞灵拘谨的等待指示。

    “收集生灵之气。”

    陈平毫无废话。

    “阁主杀人如麻,竟连最基础的魔道技巧都不会?”

    伞灵微微一怔,却是不敢相信。

    采生灵之气就和炼制血魔瓶一样简单。

    “怎么,本座胜邪尊号是白取的!”

    知器灵所想,陈平嘴角不由一抽。

    他早年没有接触过强悍的血道、魔道功法,是以兴趣不高。

    “阁主当为正道表率。”

    器灵狠狠拍了一记马屁。

    然后迅速的绕空一卷,将一头头的二、三阶虫尸化为一缕缕的血光,并摄进黑伞。

    ……

    十余日后。

    陈平已正式踏入澜虚天堑。

    此区域绵延数千万里。

    一路上全是各种各样的虫妖,铺天盖地。

    但这正好成全了他。

    化神修士下手,最高不过四阶的虫族岂有活命之理。

    很快,伞灵就收集了十万余头的虫灵。

    虽相比三千万是个渺小的数目。

    但按照此效率,陈平自觉突破中期后将澜虚天堑来回横扫几圈便能凑齐。

    “届时完全可以打造一支虫族傀儡大军。”

    陈平心中已构思出炉。

    天堑中并不缺六阶的虫妖。

    炼为傀儡后拿来自爆也是极好的。

    这日,陈平照常绞杀了一批妖虫。

    趁着伞灵采集生灵之气,他微闭双目恢复精力。

    但就在此时,一阵怪异的啸声从极远处传来。

    紧接着,敲鼓声不绝于耳。

    一侧天边,突然彩云滚滚,狂风历啸呼呼传递。

    见到此幕,陈平盯着天象搅动的地方,神识一扫。

    蔓延千百里的彩雾中,赫然是一群群墙面大小,双翅斑斓的飞蝶。

    数目之多足足十万计。

    遍布了肉眼可见的大半天空。

    “是灵虫。”

    连续在几头虫妖上捕捉到修士的气息后,陈平若有所思的抱拳不动起来。

    京云修炼界坐靠澜虚天堑。

    既是天险屏障,也是取宝炼材之良地。

    京云人族修士,起码两成都是驯兽师。

    其中的八成则是虫修。

    驯养并操控数万、十数万的虫族丝毫不难。

    修士只需与虫王、虫皇签订血契即可。

    好比他以前养的飞岩翅恶群。

    有大灰的关系在,虫群对他也忠心耿耿。

    京云虫修经常潜入澜虚天堑,捕食野生虫妖投喂灵宠。

    当然,胆敢来这里,至少也是元婴大圆满,拥有接近化神手段的人。

    ……

    “嗡”

    “嗡”

    五彩蝶群显然也发现了飞行轨迹上的紫袍修士。

    风啸声一起。

    蝶妖群头尾分开,把陈平牢牢包裹。

    翅膀蠕动中,一只体长百丈的巨大蝶妖探出,脑袋狰狞异常。

    “六阶初期。”

    几乎同一时间,陈平清晰感应到蝶皇的境界。

    这令他颇为的惊讶。

    驯兽师在高阶并不吃香。

    修为越高的妖兽越难驯服。

    他至今都很少看见驾驭六阶妖兽的道友。

    这时,空中传来一下轻微的诧异。

    只见在蝶群的深处。

    约莫数十丈高的地方,一个带绿色面具的蓝袍人,正踩在一具绯红的虫骨上迎风悬浮着。

    这虫骨通体精红,还有一层淡淡的黑气萦绕四周。

    他正面向陈平,双眸划过一丝深深的忌惮。

    他竟感知不出此人的神识深浅!

    “阁主。”

    见此异状,伞灵急忙操纵本体射回。

    “魔道之宝!”

    面具人一瞥黑魔骨伞,又是一惊。

    “阁下驱虫群围堵韩某,是不是活得不耐烦了?”

    陈平轻飘飘的喝道。

    化神初期的虫修,他浑然没有客气一说。

    “在下虫阳仙宫太上长老鲁青,灵虫皇擅作主张,万分抱歉。”

    面具人心中一凛,大手一挥。

    围堵过去的蝶群顿时如潮水般退了个一干二净。

    “虫阳仙宫?”

    陈平眉毛一挑,抱抱拳道:“如雷贯耳,久仰久仰。”

    “此邪道人果真不是京云修炼界的化神!”

    面具人暗自警惕起来。

    他所在的势力名唤“阳虫仙宫”,根本不是虫阳。

    而阳虫仙宫在京云,乃是排名前三的人族势力,高阶修士人尽皆知。

    陈平当然不知自己被小计谋摆了一道,面无表情的道:“鲁道友还有何贵干?”

    “韩道友自便,在下即刻退去。”

    面具人拱拱手,一踩蝶皇,迅速的穿入沙海无影无踪。

    后面的十数万飞蝶亦匆匆忙忙的紧紧跟随。

    几乎逃也似的飞了万里后,面具人才松了口气。

    “那邪修身上的威压比师兄还强盛半筹!他入京云修炼界难道也是为了古族遗宝而来?”

    一时间,面具人冷汗淋漓。

    自家师兄一千余年前就晋级了化神中期。

    除了两位后期的他宗道友外,打遍京云人族无敌手。

    可他毫不怀疑,师兄亲来恐怕也只能和刚刚那邪修半斤八两,占不了一丝的上风。

    “我还是给师兄发一道传讯警示一下。”

    面具人寻思着,单手一划。

    一枚绿色的飞虫图案立刻隐入天际不见。

    ……

    “虫阳仙宫?”

    陈平摸着下巴,怪笑一声的道:“还不如叫阳虫更有韵味。”

    他现在只想尽快抵达京云修炼界,大批量的购买六品丹药。

    对方既然态度尚可的认错,倒是没有必须杀掉的念头。

    风平浪静的又过了数月。

    陈平一路走走杀杀,屠戮妖虫。

    期间,偶尔会遇上几头五阶妖王。

    他自是却之不恭的砍杀收入囊中。

    遗憾的是,六阶的虫皇则一头没有看见。

    “澜虚天堑再辽阔,我至少也走了大半了吧?”

    陈平估摸道。

    接着,他不再浪费时间。

    直接伸开鲲鱼鳍,朝一个固定的方向疾驰而去。

    如此行了一个时辰后,他忽然停止身形。

    “好强的雷灵气,并夹杂雷劫的气息。”

    随手一抓,陈平手中多了一团迸射的白色雷霆。

    自从雷道一蜕后,他对天地间的雷电极为敏感。

    闭目感受了一会。

    陈平脸上有些惊疑起来。

    他竟从遥远的地带捕捉到了一缕似曾相识的灵压。

    “难道有哪位老友在此危险重重的地方渡化神劫?”

    斟酌片刻,陈平白鳍不停闪动。

    一炷香时间内便把方圆万里扫了一圈。

    最后,他朝着南部方向,也就是雷灵气汇聚之处飞了过去。

    ……

    一飞万余里后,陈平根本不用再寻觅就一眼望到了目标。

    正如他猜想的那样。

    不远的沙海上,的确有一只妖兽在渡天劫。

    一条百丈长的妖龙,仿佛巨山一般仰头嘶鸣。

    粗若巨柱的四肢不停横扫海水。

    搅起滔天巨浪和烈红的妖风。

    此龙仰首狂吼的上空,绵延各处、乌云密布。

    一道道交织的属性劫雷狠狠降下。

    并瞬间组成触目心惊的雷网,把这妖龙罩在其中狂劈不断。

    最显眼的不外乎高挂于空的一道巨型乌云。

    一只劫难之瞳!

    说明下方的渡劫生灵至少掌握了一种规则。

    极短时间内。

    劫难之瞳就将龙妖笼罩。

    规则枷锁顷刻间布满四周,挡住了陈平的神识探测。

    不过,在刚刚一扫下,他已经确定了渡劫妖龙的身份。

    居然是曾经在朝圣海域,一同杀进巨灵老巢的天龙真君!

    此修半人半妖,但却以人族之身行走修炼界。

    第二次遇见天龙是在元燕群岛。

    他不忍人族遭受摧残,入境相助。

    后来,天龙和同是异种的古醉薇古大师迅速生情,结为道侣。

    “古醉薇那丫头呢?”

    陈平念头一转,神识细致的来回搜索。

    下一刻,他在海底的一处凝结沙沟里见到了藏匿的古醉薇。

    不过,此女的状态十分萎靡。

    气息混乱不定,一看就是身受重伤。

    “他俩怎会在澜虚天堑?”

    陈平稍有些不解。

    此区域极端凶险。

    两位元婴巅峰入内,有不小陨落的风险。

    更别提在这里渡劫了。

    万一引来六阶的虫皇,夫妻俩人就等着陨落算了。

    又不是人人和他一样,渡完劫后还有余力击杀巨灵皇。

    “他乡遇故人,实乃缘分。古醉薇给你护法太草率,本座帮你一把好了。”

    匿于空间缝隙中,陈平目光一闪。

    如果天龙成功突破化神,通天阁的打手又可增加一位。

    ……

    “轰隆!”

    天龙引发的雷劫持续不断地轰落。

    几日后,规则之瞳彻底模糊起来。

    轰下一道道令元婴修士窒息的威压。

    “天龙……”

    而古醉薇此刻也不顾重伤之身,面露担忧的眺望。

    不久,密密麻麻的雷云缓缓散去。

    一条遍体鳞伤的龙妖漂浮在海面,一动不动气若悬丝。

    “哎,失败了。”

    陈平摇头一叹,无话可说。

    连规则反馈也未降下。

    结果不言而喻。

    而且,天龙已经伤了根本,死亡就在近期,炼虚修士都无力回天。

    凝视半息,陈平白鳍一卷,打算就此离去。

    故人是故人。

    但随着时间的推移,没有化神的故人也不值得多费感情的结交了。

    “天龙!”

    古醉薇见夫君如此惨状,焦虑不安的直奔渡劫地而去。

    就在这时,半空突然浮现一张百丈方圆的老者面孔。

    眼珠如死人般的透着凉意,面庞更是纹着一层层的虫翅魔纹。

    “来的正巧,古族的小杂种成了寡妇,你不若跟着殉情去吧!”

    虫纹老者的大脸冷冰冰的一拧笑,并张口吐出一张粘稠的白色蛛丝。

    朝着古醉薇罩了下去。

    “道友来的未免也太巧了,本座差点就错过了你!”

    与此同时,虫纹老者的耳边乍起一声嘲讽的低笑,令他的神情当即一变。

    “轰隆!”

    紧接着,虫纹老者的身躯仿佛被沙包一样从空间中硬生生的拽出。

    并被一张燃烧冰焰的大掌狠狠掐在了手里。

    “化神初期的小崽子,你搁本座面前装什么蒜?”

    一名紫袍人瞬闪至古醉薇身旁,两指一并,漫天剑气张牙舞爪的斩出,把罩来的蛛网四分五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