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书架管理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武侠修真 -> 叩问仙道 雨打青石

第一千三百五十九章 大典

    主峰之巅,清泉流淌。

    云上仙台,琼香阵阵,瑞彩千条。

    金桌玉盘,珍馐百味,仙果琼浆。

    众元婴被引入仙台,互相称贺。

    秦桑提前吩咐过,穆一峰也被引上仙台占据一席。

    身处众元婴之间,穆一峰有问必答,不卑不亢。

    东阳伯悄然出走,出乎所有人意料。

    看到青羊观对穆一峰的态度,众元婴看出来他们之间肯定有什么渊源,顾忌到秦桑,不好深究,收起各种心思。

    惊羽不辞辛劳,亲自出面,替秦桑接待宾客。

    唯有主位空悬。

    不多时,通幽魔君竟也亲自来了,众元婴惊讶之余,纷纷起身相迎。

    随着时间推移,青羊观里的修士越来越多。

    主峰下人头攒动,不拘修为高低,皆有灵果佳酿招待,引来阵阵赞颂。

    吉时已到。

    钟声再度敲响,一声接着一声,连续不断,浑厚的钟声传出青羊观。

    一时间,天地寂静,虚空澄明,唯有钟声袅袅。

    主峰下,万修噤声,仰首而观。

    仙台上,众元婴也都收声,将目光转向惊羽。

    只见惊羽走到主位旁,环顾四方,真元鼓动,声音盖过钟声,“恭请青羊观观主秦桑!”

    人群出现细微的骚动,立即安静下来。

    仙台震动。

    从核心禁地,忽地跨出一道云桥,直通主峰仙台。

    下一刻,众人只觉眼前一花,云桥上凭空多出一道人影。

    此人俊秀如少年,身着简约的青色道袍,气质淡然,含笑看着众人,正是秦桑。

    仙台上众元婴遥遥拱手。

    秦桑微微点头,迈步向仙台走去。

    与此同时,李玉斧等人不知何时来到主峰。

    青羊观所有弟子齐聚,上官利锋也稍稍下山。

    有李玉斧、上官利锋、梅姑、赵盈、谭忆恩等金丹。

    也有叱雷、老马猴、白鹤、白猫等被拉来撑场面的妖丹期妖兽。

    众弟子稍稍登山,静候仙台下,仰头看着云桥,各个神情狂热,与有荣焉。

    秦桑目不斜视,在钟鸣声中悠然而行。

    在他身上,似乎有一种若有若无的波动,正在酝酿。

    众元婴最先察觉秦桑的小把戏,笑意更深。

    但随着秦桑越走越近,有几个人脸上的笑意淡了下去。

    那种波动原来是剑意,秦桑此刻仿佛化身成了一柄剑,每走一步,剑意就增强一分。

    这种剑意代表的是秦桑自己对剑道,对《元神养剑章》,对《七魄杀阵》的理解,而非借助灵剑外力,无比纯粹。

    最先失去笑意的是剑修,他们明白秦桑在剑道取得了何等惊人的造诣。

    这十年,秦桑炼化了一枚尸花血珀,修为大进。

    更重要的是,他参悟功法,有了更深的领悟,尤其在《七魄杀阵》厚积薄发,掌握剑阵!

    现在,即使催动只有上品的金沉剑施展剑阵,威力比之前用云游剑犹有胜出。

    秦桑曾想过,等突破元婴中期再一起举办大典,一举惊世。

    但他也不确定自己还要多久才能突破。

    而且后面须专心闭关,没有精力兼顾外面的琐事。

    青羊观的名号早已经人尽皆知,再拖延下去没什么意思。

    反正,以他在《七魄杀阵》上的造诣,便能让任何人不敢小觑。

    他身上散发的剑意是《七魄杀阵》幻化,令仙台上的元婴一个个瞪大双眼。

    等秦桑走下云桥,登上仙台的时候,只有通幽魔君、卢伯远等寥寥几人还能维持淡然。

    但在他们眼底,浮现出忌惮之色。

    如果说之前秦桑闯出偌大名声,功劳大半属于魔幡魔火、云游剑等外物。

    现在,他们真正认可了秦桑!

    其余元婴各个神色肃然,如临大敌。

    只要秦桑出剑,他们没有信心能挡得住!

    钟响九九八十一声而止,秦桑恰好走到仙台之巅。

    他仰观苍穹,神色不变,眼神之中却有着一丝缅怀。

    青竹、云游子、寂心道人、明月……

    一张张熟悉的面容从脑海中闪过。

    青羊观里无忧无虑的日子,和云游子闯过重重艰难险阻的历程、青竹桃花绝笔……

    一幕幕、一桩桩,记忆犹新。

    终于,自己走到这一步,完成故友的遗愿。

    同时,自己也将在这个世界留下浓墨重彩的一笔!

    秦桑感应云游子真灵,眼中精光一闪,酝酿到顶峰的剑意骤然爆发!

    在无数惊呼声中,一道虚幻的剑影离体而出,斩向虚空!

    一时间,风云色变,虚空演化剑阵,无数剑光游走,晦明不定,变化无穷,神秘莫测,仿佛演变成混沌的剑域。

    元婴个个肃穆,死死盯着剑阵。

    山下低阶修士看了一眼就忍不住捂上眼睛,被剑光刺痛,泪流不止。

    当剑阵的变化快到极致,陡然间由动而静,剑光内敛,只余下三个古朴大字——青羊观!

    剑光凝聚的大字徐徐落下。

    ‘轰!’

    ‘轰!’

    ‘轰!’

    主峰一面山壁被削平,山峰不震、烟尘不生,三个大字却永远铭刻于此!

    李玉斧眼神激动,带领众弟子跪拜,“拜见观主!”

    随后。

    惊羽拱了拱手,“恭贺秦观主开宗立派!”

    众元婴齐贺。

    山下万修再贺。

    “恭贺秦观主开宗立派!”

    ……

    “秦某秉承前辈遗愿,立青羊观,不自量力,甚为惶恐……感谢诸位道友前来观礼!”

    秦桑回转身,回礼致谢,接着视线落到李玉斧等人身上。

    众元婴知道大典还不到结束的时候,回味着刚才秦桑展现出的剑意,耐心观礼。

    其实,在修仙界,开宗立派大典有很多门道。

    细究的话,再过几个时辰也完不成。

    秦桑不想搞太多繁文缛节浪费时间,训诫了众弟子一番,并命他们叩拜云游子、青竹的灵位,大典便接近尾声了。

    最后,秦桑袖袍一甩,八十一杆兽王幡飞出。

    “谢观主赐宝!”

    李玉斧等人分掌兽王幡,当众演示幡阵变化。

    霎时间,仙台下黑烟滚滚,云兽之魂咆哮,摄人心魄。

    幸好能用云兽之魂代替妖兽,否则还真不好公之于众。

    幡阵变幻无穷。

    只是演示,威力没有完全展现,但也引得众元婴侧目不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