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书架管理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深空彼岸 辰东

第五百一十七章 深空流浪

    海天仙境,内部地域广阔,但现在它腐朽了,整片小世界都在凋零,各种灵树都蔫了,枯叶遍地,神花凋零。

    秘境模糊了,朦胧了,布满裂痕,在第一杀阵的可怕作用下,加速了它的腐朽速度,没有等到神话结束,它就提前死去了。

    回光返照,小世界最后一片光划过时,照亮万物,整片世界即将碎掉,在天空中有血滴落,秘境像是有生命。

    “太可惜了!”王煊遗憾,为之惋惜,一个小世界就这么落幕,正在解体。

    他驾驭养生炉化成一道流光,快速闯了出去,不然的话,随着这里空间大崩塌,会非常危险。

    碧海中,养生炉晶莹,王煊和剑仙子离开它,回首遥望,那片区域先是有冲霄的光芒绽放,而后塌陷,收缩,最后快速归于平静。

    原以为要发生可怕的大爆炸,这片大海都要蒸干,海啸连天,不曾想它连死去都是那么的平淡,短暂。

    姜清瑶轻叹:“仙界若是死去,熄灭,也不过是瞬间的事,超凡者或许能发现异常,但普通人根本不会有任何感觉,神话在寂静中消亡,死去……”

    “走吧,血仙子,先去把伤养好。”王煊开口,现在他们两个人和血葫芦似的,遍体殷红,到处都是伤。

    “找打吧?”姜清瑶拿剑体坑坑洼洼、断裂处有焦黑色的紫宵合道剑敲了他一下。

    “别,这可是残破的至宝,一不小心就能将我给打没了。”王煊倒退。

    “我又没激活。”剑仙子满心欢喜,抱着断剑,爱不释手,有淡淡紫光流过剑锋,无比神妙。

    “骨头断了二十七根,这次真够惨的。”王煊内视,浑身都痛。

    他有至宝在手,足够谨慎了,可还是差点翻车,第一杀阵的强大超乎想象,以残破的紫宵合道剑为阵台,几乎就能挡杀神佛挡弑佛!

    换位思考,他觉得黑袍男子估计更冤,因为,这种杀阵一出,超绝世来了照样要被收割,不会有悬念。

    不久前,他搜魂时,自然感受到了对方的绝望与愤怒还有不甘,功亏一篑,只差一点就是另一种结果。

    连王煊搜魂后,他自己都暗叹惊险,这杀阵受限于法阵材料,没有天材地宝支撑,有纰漏,远不够完美。

    “这是个麻烦,我虽然得到第一杀阵,但是,也会遇到老魔的问题,上哪里去寻找那么多的天地奇珍炼制阵图?”

    他们两人来到大海深处的一座岛屿上,这里郁郁葱葱,有清泉,有山岭,较为安静,还未被新星的人开发。

    接下来,王煊尝试多次后,再次触发神感,和剑仙子一起带着肉身进入内景地,开始疗伤。

    在这里,光阴仿佛在飞渡,浓郁的银色物质洒落下来,像是大雪将他们覆盖,导致两人新陈代谢猛烈提升。

    断骨在接续,裂开的血肉在闭合,新生的蓬勃力量在细胞中积淀,两人莹莹发光,充满清新的气息。

    这种变化很快,精神和血肉的生命力变得无比旺盛,伤病尽去,两人轻轻一震,身体上脱落下血痂等,不留伤口。

    他们重新穿上超凡内甲,穿上衣物,彻底恢复过来。

    “我得好好研究下第一杀阵。”王煊说道,在接下来“数十上百年”的光阴中,他参悟御道杀阵,无比看重。

    一时间,他连斩身旗都放在一边,没顾得上研究。

    剑仙子也参与进来,不时和他讨论,两人一起参悟,彼此交流与印证,效果绝佳,对杀阵的理解直线提升。

    即便难以揣摩尽杀阵的本质,无法全面的洞悉阵理,但是,他们却可以依照黑袍男子的记忆布置出来,炼制阵图等。

    当然,最大的问题依旧是天材地宝的局限性,难以凑齐。

    “看来,短期内无法炼制出阵图,我还想用它来对付恶龙呢。”王煊很无奈,心有第一强绝的法阵,却没有办法布置出来。

    黑袍男子耗时耗力,不知道准备了多少年,才弄出一座有缺陷的“第一杀阵”,现在超凡末世到了,让他让哪里去收集材料?

    “不过,我这里的好东西也还是有一些的,用它们应该可以代替部分天材地宝。”王煊清点各种宝物。

    黄金小树以及上面的九只金乌,这是绝世异宝,元神锁链也是同级数的,此外更有:斩身旗、铁钎子、银色兽皮书等。

    “还有岁月之书、承载精神病大法的纸张,更是有真正的至宝养生炉!”

    他认为,如果去不朽之地,洗劫诸神,将至强神明的武器都抢过来,大概率能凑齐天材地宝。

    那些绝世人物的兵器,必然都是奇珍,用材讲究。但是,这么做太招恨了,尤其是恶龙、剑疯子等都在那里。

    “还有紫宵合道剑,也可以当作天材地宝置入杀阵中。”姜清瑶开口,如果有需要,她可以掷剑。

    两人研究,在内景地中摆弄第一杀阵,最后连王煊前期的各种宝物都被取了出来,短剑、鱼线、钓钩、神灯、黄澄澄小葫芦等,自然也少不了剑仙子送他的有混沌气的紫皮葫芦。

    “还别说,抄了妖主的家,端掉齐天的洞府后,有不少东西可以用上。”

    两人摆下一座粗陋的,简单的第一杀阵,哪怕宝物不少,姜清瑶将自己的收藏都奉献出来了,依旧不足。

    这还是有养生炉和紫宵合道剑这种至高神物带动的结果,不然的话,连简陋版的杀阵都摆不出来。

    “我有点后悔了,早先,应该将财阀秘库中的各种宝物都给盗走,一件不剩,说不定就能凑齐材料。”王煊叹道,他只拿走了最好的异宝。

    这次回来,他发现秘库早空了,不是被财阀带走了,就是被回归的列仙取走了。

    当然,早期时他如果那么做,不见得能活下来,会被各方惦记,一路追杀到底。

    如今,他和各方关系都还算不错,除了恶龙和魔胎大法的开创者始终在盯着他的身体,他罕有其他生死大敌。

    “大不了,你先躲着恶龙,时间在你这边!”姜清瑶道,两人不准备在新星久留,一会儿就走,进入宇宙深处,遨游未知星空中。

    他们琢磨着,黑袍男子死后,他的主身早晚会知晓,纸包不住火。

    此外,不久前,养生炉一通乱震,说不定不朽之地的超绝世已经踏上归途,前来寻觅最后一件至宝!

    不过,路途遥远,那些人难以在这两天赶回来。

    “熊三,过来接我。”王煊联系机械小熊。

    “没有熊三了,只剩下熊二了!”机械小熊愤愤不已,守着王煊,境界提升上来没多久,结果今天……又掉了!

    “赶紧的,要不然的话你就变成熊大了!”王煊催促。

    小型银色飞船极速赶来,从大海深处的荒岛上接走王煊和姜清瑶,稳妥起见,他没有停留,未去见林教授等人,直接没入黑暗的宇宙中。

    超凡即将永寂,没剩下几天了,他决定本分一些,暂时与外界隔绝,和剑仙子一起在深空中流浪,路经生命星球时都会避开。

    “真是御道旗的组件吗,能够再现出第一至宝吗?”在飞船中,王煊摆弄一堆宝贝,重点是两杆巴掌大的小旗。

    他有些爱不释手,斩身旗也到手了,斩掉至强神明的的肉身都没问题!

    然而,他尝试融合了半天,两旗也只是共鸣,有神秘波动,但是无法归一。

    铁钎子,有窟窿的金色兽皮书,还有挖自青城山的银色银色兽皮书,都被他放在一起了,都有波动,但就是没法融合。

    “咦,还有一件东西颤动了?!”王煊很吃惊,竟是那口短剑,它也曾动了一下,但也只那一次而已,随后任他摆弄与催动,以及激活斩身旗和斩神旗,短剑都没什么反应了。

    这件武器没有什么超凡属性的异象,只有一个特点,那就是坚硬锋锐,曾经将逝地月亮上钓鱼佬的鱼线都给割断了。

    “这是什么道理,我想再现御道旗,短剑也动了一下,有什么因果关系吗?”他狐疑,睁开精神天眼,可并未看出什么。

    飞船外,宇宙浩瀚,深邃而冰冷,是一眼望不到边际的黑暗,他们远离新星,在漫无目的的旅行。

    剑仙子摆弄紫宵合道剑,这次她的那口仙剑没办法吸收这把断剑了,反而是她的仙剑自身要融入这口残剑中。

    随着不断祭炼,她看到了昔日的旧景,漫天雷光,御道级的天劫,让她心神都在颤抖,震撼无比。

    那种威力,超绝世触之都要刹那惨死,不会有任何悬念,除却至宝外,无论是人间,还是仙界,都没有生灵可以抗住。

    “这口剑,原本都成为至宝了,但依旧被毁了。”她神色复杂,在那宏大的天劫中,一整片星空都被劈碎了!

    那是在宇宙深处炼剑,不然的话,注定生灵涂炭,一片星地都要沦为毁灭之地!

    “什么状况?”王煊放下一金一银两杆小旗,向她看去。

    剑仙子神色凝重,道:“紫宵合道剑几乎算是祭炼成功了,它的内部藏着那个神话文明最强者的元神,想和它一起攀升,达到御道级,结果……被御道级的混沌大天劫无情的毁掉了!”

    “这……”王煊着实吃惊,这原本应该能化作成熟至宝古剑,最后,竟是因此而毁?

    “古人为了打破桎梏,晋升到御道境界,真是想尽了各种办法啊。”他感叹道。

    徐福精神碎片所在的逝地中,那轮月亮其实是一个生物的眼睛,而那头巨兽是一个逝去的文明的心血结晶。

    那个文明曾经全力以赴,提升一个无敌生物的肉身,希望将其血肉炼制到御道级,但是其精神提前崩溃了。

    最终,那个文明留下一件半成熟的至宝,为生物形态。

    而眼下所见,紫宵合道剑那个文明,有人想以至宝为躯壳,精神入主在内,从而实现生命层次的升华,结果也败了。

    “这么一堆物件怎么组合在一起,如何才能让第一至宝御道旗重现?”王煊各种尝试,都不见效果。

    他想了想,将斩身旗、铁钎子、兽皮书等,包括短剑在内,都放进养生炉内,准备带进虚无之地,进陨石通道上方的红色物质海中去熬炼。

    “我亲自炼宝试试看!”他的元神带着炉子上路了,贯穿命土,很快就出现在陨石通道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