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书架管理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深空彼岸 辰东

新篇 第259章 门后的世界

    金色漩涡带着雾霭,越转越快,越来越大,终于演化为一个月亮门,开启通道。

    "这是你开启的.准备送我到哪里.我自一上门?"干焓看看机奇物.道门就在青铜感室中.斤在尺.他迈一步就能进夫。"主动选择,比将来被迫入场要好!"手机奇物提示。

    都到这一步了,干婚也不和下较了,一脚就迈进夫了,穿过金色流施门.瞬间来到草名虚空中,当看到了一条路.中元而近。他一怔,这条路由符文组成,看起来很神圣,甚至带着道韵,数次试错后,改变轨迹,朝着他这个方向而来。"它在找我?"王煊问道。手机奇物道∶"当然,你穿行过迷雾,从暗中来到明处,它渐渐捕捉到了你的行迹,快速出现了。"王煊觉得不对味儿,道∶"你什么意思,我不出现,它其实找不到我?"

    "我和你讲过,世界是平衡的,天平的一端已经倾斜。你得到了很多,已经欠债,不趁现在主动化解,常年积累下去,终究会大爆发,那时悔之晚矣,将有大祸临头。

    王煊没理它,不认可它这种理论,如果不是因为有一线可能涉及到故人,他才不会穿过那道门呢。不过,让他心安的是,那条不断纠错的路,似乎很祥和,缭绕着仙雾,到了不远处,没什么恶意。它是一条金光大道,贯穿深空,非常神圣。按照手机奇物所说.这是一条因果路,连着目的地。

    "前路光明,似乎不错。"王煊点头,松了一口气。手机奇物道∶"当然,也不要将世界想的那么美好,一切都有可能。"突然间,王煊禀然,真被手机奇物的乌鸦嘴说中了?"嗯?"他以精神天眼观察到路的尽头彼岸辰东

    时,看到一滩又一滩猩红的血液,更见到一口大铡刀,雪亮,等在那里多时了。他寒毛倒竖,道∶"这条轨迹不对,我感觉情况不妙。"嗡!虚空轻颤,那条路试错,逐步接近这里时,另一个方向星河璀璨,一片由星辉组成的祥云出现,突兀地到了不远处。"这又是一条因果路?"王煊诧异,这是谁在找他?

    此时,星光照耀,他体内的星河洗身经与外景图同时复苏,自动运转,让他意识到,这是什么因果了。"我练成真圣经文,所以,被什么生灵有所感应?"他简直难以置信,这都能成一桩因果?可是,据传,那位真正殒落了才对。九色星云灿烂,神圣,看这架势要接引走他,难道那位真圣未死?这是生出莫名感应,要收他为弟子不成?

    毕竟,这篇经文最后三层几平无人可练成.而他初步练成了一层。祥云到了附近,在那里徘徊,应该是在寻觅他,只是这时王煊才看到,祥云的背后,竟煞气滚滚,血雾滔天,跟着过来了。"我去!"他头皮发麻,这是什么因果?经篇还能涉及到什么生物?这些和他无关才对,星河洗身经是卓嫣然送的.星河外副图是烛海"送的"。

    手机奇物也讶然,道∶"你的因果线够多的,这都能行,估计是死去的那位直圣留下了什么因果,你练了他的经文,有所缠。""!王煊不想说什么了。"放心,估计没人特别注意你,你看,九色祥云不是又拉开一段距离了吗?"按照手机奇物的说法,有人对死去的真圣留下的道统与传承有心思,王纯属被牵连了。前两条因果线忽远忽近,没能到眼前,还在徘徊中。"嗖!"寒光一闪,有器物擦着王煊的耳叫滑了过去、那是一个明显晃的大钩子,数尺长,突兀从虚空中出现,差点就钩住他的脑袋,将他给钓走。"哇了个鸡,有人钓我!"王煊震撼了,心颤了,倒退几步。他避开那明晃晃的大钩子,这是钓

    人吗?去钓龙都足够了,一条抹香龙都能瞬间给锚起来!它寒光闪闪,并带着道韵,尾端连着一条很粗的鱼线,没入虚无中,怎么看都像是他用过的因果钓竿,无形无痕的鱼线和钓钩,但比他用过的钓具更大,今天他被反钓了!这又是哪条路上的因果线?终日钓

    鱼,今天他自己反被人钓,成为猎物,想要给锚走。

    王煊打死都不想去了结这份因果,手机奇物简直坊爹,这都是什么命运轨迹?他严重怀疑,被骗过来了。他不禁倒退、然而,门呢? 全色流涡不I了!嗖!搜!嗖!那只雪言的大钩子,在这个地方一个劲儿地锚他,就在他前后左右不断出没,寒光以耀,无上择锐.看看就案

    人,让他头皮发麻。这要是被锚中,身体直接就前后透亮,出现一个大血窟窿!王躲避,这条命运线被他拉黑了,绝对不会去碰!"这是什么情况?"于焓一力躲着趣而不全的大钩子,一力间手机奇物,为1什么和他得到的因果钓竿以及钓台很像象.

    "日圣时期遗存下来的钓竿,你得到了一组,不代表全部,自然也有其他人掌握。"手机奇物回应道。" 门呢?"王煊问道。"关了。"手机奇物告知。还没等王煊多说什么,天上,一条绳子落了下来,它倒是很平和,垂下来就不动了,连着布满厚重青云的天空。

    又一条因果线,都是什么人?这给王煊造成困扰,根本不了解都这是什么命运轨迹。绳子落下,近在咫尺,安静不动了,像是沿看它可以攀爬到青天之上,前往神秘未知的世外之地。

    手机奇物道∶"你不是说你最近不染尘埃,与世无争,没有因果吗?我怎么看到,命运线一道接着一道的出来,你到底都干了什么事?'

    "我怎么知道!"王煊没好气地回应道,然后又催它,道∶ "你赶紧给我开门,我要回去了!"

    他总觉得,这事离谱,准备中断,先回去避下险。"小v心!"手机奇物没回应他开门的事,却主动为他预警,提醒他新因果线来了。

    这是一张银色的大网,铺天盖地,兜住虚空,对准他这个方向就极速冲了过来。

    "我去!"王煊遁走,这架势太凶猛了,他很想说,还有没有天理啊?上钩子也就罢了,连渔网都用上了,这又是哪一家,牵动了哪个阵营的命运线?

    "你这因果线加身,也忒多了。"手机奇物在那里叹道,说不好是在真心感慨,还是在挤兑他。

    "你闭嘴,给我开门!"干煊想殴打T它,如果手机是一个能够打得动的人,他非拎过来,痛捧它一顿不可。他在极速躲避,这地方太危险了,硕大的鱼钩

    都能钓天龙了,九色祥云带着后面的煞气,以及滔天的血雾,都淹没一个方向了,还有渔网兜天盖地。

    突然,他眼前一黑,暗道糟糕,被人套麻袋了!王煊惊怒,这是一个巨大的布袋,从天而降,将他给装进去了,竟缭绕着御道符文,封住了入口那里,一气呵成,十分恐怖。他就要催动杀阵图,且动用御道旗,想杀出去。

    "别动,这是一件至宝,超凡大宇宙的违禁物品。"沉寂多年的御道旗开口,没有复苏,无丝毫波动,暗中很隐蔽地告知王煊。

    "你可以和我交流,不用担心被它觉察。"御道旗告知.它蒙蔽了这片空间的天机,违禁物品布袋感应不到。"那赶紧兆啊!"干煊将它攥在手中,直接沟通。御道旗暗中道∶"逃的话,有点晚了,需要破袋而出才行,其主人应该不远了,会惊动他。不如先安静蛰伏,等待口袋张开,干掉其主人。"它的凶性上来了,和当年一样。

    "你恢复得怎么样了?"王煊关心地问道,当年跨界,贯穿大宇宙时,御道旗有力处裂痕,相当恐怖。"还行,恢复差不多了,力从裂痕炼化为九窍,和这片超凡大宇宙的规则交融,我感觉还不错,只是耗费的时间超出我的预料,还差些没圆满。"王煊动容,高级人形生灵都具备九密,御道旗也这样了,应该是一种十分惊人的蜕变。

    "糟了,这破布口袋,怎么出来了,完全在预料之外,早先看到的几道模糊不明的命运轨迹,应该没有它啊。"手机奇物在外面发声,明显是在自语。"我….,想戳死它!"王煊忍不住了,事情出变数,而且,听手机奇物的意思,它早先朦胧地看到了几种因果线纠缠的命运痕迹,却没有告诉他。"回头找机会试试,我也想扎它两枪,看看它什么状兄。"御道枪回应道。

    手机奇物自语∶"坏了,他走了岔路,这是计划外的因果线,和我预估地完全不一样,命运不可捉摸,充满变数。"王煊被它气到了,然而,布袋外没动静了,它不出声了。"它呢?"他问御道旗。"回去了。"母宇宙的第一凶器平静地告知,甚至还传给他部分模糊的画面。虚空中,金色漩涡出现,带着混沌气,手机奇物漂浮,向布袋这个方向拍了个照,然后慢悠悠回归了。王煊心态炸裂,狗曰的手机奇物,把他送上路

    了,然后它自己迤j迤然地。走了,一副没事人的样子。它都不带跟下来的,跳出三界外,不在五行中,好像什么都和它无关了。与此同时,通过御道旗带给王的感知,他意识到布袋在破碎虚空, 速度无比恐怖,唯有超级违禁物品御道旗才能感知到至宝口袋外发生的事。

    "布袋中还有其他生物?"王煊心头一惊,冷静下来后,仔细打量这片空间的情况,巨大无比,像是一小片星空,内部竟能如此的广袤。他意识到,这布袋有些了不得。他以精神天眼眺望,远方,有些骇人的生物十分净狞,极其庞大,有些连眼球都如同一座山体那么壮阔。也,有些牛物无上疯,甚至说经疯了,明显冲击过布袋,满身是血,眼中赤红,目身本米在了布袋上,被御道纹理束再.不能动弹单.

    它们都是异种,皆很凶,有些生物根本就没见过,叫不出名字。王煊向布袋深处飞了八百里,在一些地方驻足观察,然后皱起眉头,捕捉来这么多疯单与怪物做什么?"到了。"御首旗提醒.布袋束度太快了,转眼间就回,来到目的地。干攥看御道旗,极看茶阵图.随时

    准各血战.按照X旗所说。先值偷袭,于掉布袋的主人。他混在各种导雪中,各种发疯的怪物间.准佳备诊出去.直接下死于。刷的一声,

    布袋口那里有天光透进来,一条发光的绳子自动松绑袋口。"那条绳子也是违禁物品!"御道旗暗中提醒王煊。王煊直接咽下去两大口冰凉的超凡因子,让自己冷静,这到底是什么地方?他暗中传音道∶"要不,咱们在不贻误战机的情况下,先看下是敌是友,是善是恶.先别急着下死手?"外面很不简单。"御道旗回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