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书架管理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玄幻魔法 -> 复活帝国 火中物

第428章 帝皇的革命

    如此这般的沉默整整持续了近两分钟。

    在这两分钟时间里,机械女仆将一片狼藉的现场重新打扫得一尘不染。

    嬴丰等人脸上戳进肉里的木刺依然伫立着。

    木刺的根部渗出了血丝。

    其实寻迹者的人工智能助手咨询过嬴丰等人,问他们是否需要医疗服务,只是被拒绝了。

    这群出身自帝国的冷冻长老们找回了自己在帝国时练就的察言观色与人情世故的能力。

    有的时候,高等贵族发怒并不意味着大祸临头。

    相反,这甚至是一件好事。

    如果他表现得更加平静,反而才是灾难即将临头的征兆。

    果不其然,发完飙后,任重神色稍霁,放缓了语气,“总之,虽然你们都是些纯粹的废物,但如果运气也是才能的一部分的话,那你们也算得上才高八斗。知道你们的运气好在哪么?”

    菲迪娜·洛克压低音量,小心翼翼问道:“请使徒大人明示。”

    任重:“‘网’的背叛对任何一个寻迹者殖民队都是灭顶之灾,没有任何人可以逃脱。你们的运气好就好在来源星的人是我。但凡是换一个水平稍不如我的使徒,都会陷落在源星上,说不定在你们离去时,还会被混进殖人的堆里被你们一起当做垃圾给处理掉。那等你们返回帝国时,不但没有功绩,反而会给你们自己和你们的家族带来毁灭。回头你们可以自行咨询一下你们的后人,多了解一下我这五年是怎么过来的。明确地告诉你们,我任重能以帝国使徒的身份活着出现在你们面前,简直是真正的宇宙奇迹!”

    虽然任重的话说得很简单,但九个冷冻长老作为亲手缔造源星制度的罪魁祸首,他们很清楚自己创造的是个什么样的地狱制度。

    即便不用去打听,他们也能猜到,不能信任“网”,又在源星上毫无根基的任重从荒人起步,又这一路走来得有多艰辛。

    光是想象,便足以叫他们毛骨悚然。

    那必然是步步惊心,一路荆棘。

    众人的确深感庆幸。

    正如任重所说,真要换个差一线的普查官来,那必不可能突破源星社会制度里堪称铜墙铁壁的层层封锁,并出现在他们面前。

    看着又开始疯狂脑补的老冰棍们,任重虽然面无表情,其实心里也想说。

    不容易,自己真的不容易。

    为了走到今天,仅仅是为了这一番看似一切尽在掌握的轻松随意的谈话,任重的确已经走了太多太多步路。

    过程曲折且充满痛苦,以至于他此时的成功看着平平淡淡,个中滋味却又没办法与任何人倾述。

    巴顿·奥古斯都也站了出来,拍上个马屁,“使徒大人您说得对,您的确创造了奇迹。归根结底也是我们的过错,还请使徒大人责罚!”

    另外八人见机,也纷纷有样学样,齐声道:“请使徒大人责罚!”

    任重一摆手,“责罚的事等返回帝星再说。现在最终要的是解决眼下的问题。”

    九人纷纷点头。

    “是的,使徒大人说得对。”

    任重再道:“在星国战争里,帝国依然处在下风,依然亟需我们把资源及时带回。大迁徙计划不变。”

    冷冻长老们再度点头。

    任重说了句废话,但十分在理。

    任重:“但是……”

    众人神情一凛。

    众所周知,在大人物讲话时,甭管前面说了再多,那都只是细节,真正的核心都得是“但是”后面的内容。

    任重:“但是,你们要改变寻迹者殖民队的管理规则。我们得在这边留下种子。”

    马中飞疑惑道:“种子?”

    任重斩钉截铁道:“就是文明的种子。我们要回去,但源星上的人类不能断了传承,至于原因。我不会详细告知你们,你们只需要这是帝国决策即可。我不管你们每个人都有着怎样的私心,但你们的想法都无足轻重。违令者诛全族。”

    说完后,任重便又恢复了冷漠肃穆的神态,扫视着众人,最后又将目光落到巴顿·奥古斯都身上。

    作为孟都集团千年发展主旋律的奠基人,巴顿·奥古斯都突然觉得额顶有些冰寒。

    他心里有鬼,当然发虚。

    幸好任重又立马将目光转到了一旁,并且继续说道:“我只是宣读指令,接下来该如何执行,你们自行商议。给你们十分钟去召开闭门会议,商议结束后,将你们的方案呈递给我。”

    说完后,任重便又坐回沙发上,闭上了双目,做老神在在状。

    此时他看起来神态悠然,古井无波。

    他的心跳频率也很正常。

    但并没有人知道,此时他心中其实极度紧张。

    演了这么久的戏,现在才是他真正买定离手的押注。

    之前的一切察言观色、虚张声势、编织谎言都是过程,让源星文明留下火种才是目的。

    然而,在机械帝国的律法中,对文明的殖民扩张曾有明文规定。

    殖民方式被划分为很多等级,其中寻迹者飞船代表的是最低等级。

    寻迹者殖民队的任务就是掠夺与生产,通常的管理方式是先抵达一个星球,然后利用冷冻胚胎进行快速人口繁殖,再用短则数百年长则千余年的时间迅速榨干这星系的潜力,并在离开时将重要资源席卷一空。

    这重要资源既包括各种物资,也包括繁殖出来的殖人的大脑。反正人脑也是真正的资源,带走即可。

    至于人口?

    在冷冻胚胎批量繁殖技术面前,在等级森严的帝国制度里,底层人口真的没有什么价值,最大的价值真就只是提供人脑和充当工具般的工蚁。

    殖民队在离开时,还要对星球进行全面清扫,防止实力太弱的殖民地落入另外三方势力的巡游侦察兵之手,暴露帝国的科技特征与路线,就像古代战争时期的军队拔营启程时要掩埋掉煮饭的灶坑一样。

    如果有哪个寻迹者殖民队被要求在殖民星系里留下人口,通常只有一种场景。

    那就是接到帝国的明确指令,放弃大迁徙,原地待命,以等待后续赶来的帝国舰队。或是成为舰队的跳板,帮助舰队完成补给,又或是被舰队吞并,成为舰队的一部分,以为舰队补充兵力和装备。

    任重如今的要求是既要执行大迁徙,又要在源星上留下文明的火种,其实违背了帝国的律法。

    另外,在帝国律法中,任重这使徒的定位其实与九个冷冻长老平级,他并不能直接向这些人下达命令,否则容易露馅。

    所以他才得先声夺人,并利用危言耸听和自我卖弄来打击老冰棍们的气势,又在对方心中悄无声息地建立自己这“救命恩人”的人设。

    到这时候,任重再突然抛出改变寻迹者殖民队惯例的思路,心神被夺的老冰棍们并不会意识到其中的违和之处。

    很显然,任重成功了。

    十分钟后,老冰棍们将仔细斟酌出来的火种留存方案交到了他的面前。

    任重神情淡漠,脑海深处却是长吁口气。

    他终于找到并成功地执行了策略,改写了源星人类的历史。

    这策略,正是自上而下地施加影响。

    他的“革命”成功了,革掉的是源星人类必将覆灭的命运的命。

    曾经,任重眼中的“革命”非常简单,甚至只有发动群众,再农村包围城市这一套打法。

    这不能怪他见识浅薄没有创造力,他这般想,是因为在他成长的时代里,这本身就是推动历史巨轮前进的唯一可行之路。

    后来,当任重更深刻地见识到源星的科技水平,又见识到“网”的存在后,还见识到了老冰棍们持有的冰封战士与超阶墟兽战力后,再次改变了思路,试图走渗透公民的上层变革路线。

    然而他又接触到了嬴浩,并且见到了嬴浩那所谓的来自顶层的促进会的变革。

    任重又被迫修正了思路。

    那就是他意识到自己真不可能去感化每一个公民。

    高等公民们在源星既有体系下形成的扭曲三观太根深蒂固。

    同时他还要面对绝对的科技水平与断层明显的军队战斗力差异。

    无论他潜伏得再深,组建的属于自己的军队战斗意志再顽强,再训练有素,装备水平堆积得再好,只要他本身的实力依然得建立在源星军工的范畴之内,他和他的军队也都始终不堪一击。

    此后,任重认识到擒贼先擒王是唯一的办法。

    既然已经不可能从制度的层面去渗透与改变,那就只能用更暴力的方式去取代暴政。

    他只有将自己化身为暴政的一部分,甚至是成为暴政的代言人,登上权力的巅峰。

    到了这种程度后,他才可能在自己对时代的控制达到顶峰时,再又反过来消灭自己手中的暴政,才可能釜底抽薪。

    在上一条时间线里,当他亲口与嬴丰等人阐述“革命”的道理时,就已经把这思路说清楚了。

    这是来自21世纪的任重在如今的时代下能找出来的个人专属的唯一的可行之路。

    这条路不同于古代的资产阶层革命,也不同于无产阶层革命,而是帝皇的革命。

    是他在已经完全没有路了的情况下,用了数千条复活的道路强行去趟出来的唯一可行之路。

    当然,现在的情况又有改变。

    如果没有机械帝国、升华者、朝圣者和心灵魔裔这些星国的存在,源星本身只是一个孤立于宇宙的,和曾经的地球一模一样的文明。

    那当任重出现在九个冷冻长老的面前时,其实已经几乎将路走到了尽头,甚至已经可以张开双臂去迎接胜利。

    接下来只需要通过不断的微调去修正细节,便能彻底改变源星。

    很遗憾的是,事实并非如此。

    帝国使徒这个身份给任重带来了巨大的便利,同时却又让他意识到,其实自己只走完了漫漫征途的小半程。

    他甚至连终止大迁徙都不敢,因为这必然会引来机械帝国的真正的注视。

    那么他和源星上的人类依然要面对无法反抗的灭顶之灾。

    他还知道,在四大星国之上,还藏着真正的幕后者。

    只说一件事,很可能,整个椭圆星系里,都充斥着以各种不同的方式压榨着走向四条进化路线的人类的思维算力的正二十面体基础物理规则。

    假如这物理规则并非宇宙自然景观,而是人为制造的,那么那双注视着人类的“双眼”背后的主人到底该有多强大?

    即便以任重的科学观,他也无法想象出那究竟是怎样的存在。

    那完全超出任重的认知了。

    他也完全无法想象出,人类到底应该怎样做才能挣脱束缚,摆脱这般命运。

    被永恒的奴役才是可以预期的未来。

    自由反倒不可想象。

    所以,哪怕任重明知道前路艰险,且必然潜伏着更大的危机,充斥着更难对付的对手,自己也必须去到机械帝国的核心,投身星国战争。

    ……

    任重低头以极快的速度扫视了一遍这份尚且带着油墨香味的纸质方案册子,时不时点评。

    “嗯,终止嬴浩与休伊特·奥古斯都掀起的企业战争是当务之急。这件事的本质是这二人从各自的角度出发,试图为自己谋取更多的权利。休伊特的野心源自你巴顿·奥古斯都的传承。嬴浩的野心倒是他自己的观点。但我认为,他这种所谓的变革意义不大。”

    在任重身前,两名当事人嬴丰与巴顿·奥古斯都纷纷点头。

    嬴丰甚至问道:“那我是否应该处死嬴浩?”

    巴顿也赶紧问自己是否应该处死休伊特。

    任重摇了摇头,“没有‘网’的协助,你们几个废物的管理能力甚至远远不及格。难道你们真的要自己下场去做企业管理么?处死了这两个,再随便换点新人上来?意义是什么?”

    教训完这几人,任重继续看下去。

    ……

    “嗯,留下低级公民和荒人,只带走七级以上的公民和百分之七十的金属资源,是不错的想法。至于具体留下哪些资源,哪些生产技术等等细节,后面再慢慢研究。”

    在点评这些内容时,任重心里泛起的念头却是自己已经开始推进的硅芯片科技、内燃机科技与核聚变科技。

    他心想,源星星系里还有不少行星、小行星、气态行星等等资源,再配合上已经非常成熟的电气化科技,至少被留下来的近两百亿源星人不会被科技墙封死在源星星系里了。

    他已经成功了一半。

    ……

    三十分钟后,随着大量冰封战士离开上源京市,突然出现在军工城与孟都城的上空,才刚刚剑拔弩张并即将席卷全文明的两大龙头企业之间的战争被突然冻结。

    原本将任重裹挟得痛不欲生的绞肉机战争,竟真被他如此轻易地强行画下了休止符。

    任重“淡漠”地看着视频通讯里战战兢兢的嬴浩与休伊特,又看向休伊特背后看似不起眼的黎阳,心头暗想,天已经亮了一小半。

    接下来,我得把黑沉沉的天再撕开个更大的缺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