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书架管理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玄幻魔法 -> 复活帝国 火中物

第589章 备战完成

    ,复活帝国

    刘安最终还是得到了温乐公爵府的援助。

    虽然赤锋族几乎买空了南乡星团与星门附近区域的全部材料库存,但温乐公爵毕竟是公爵,底蕴深厚,权柄滔天,不至于连个区区伯爵都救援不了。

    温乐公爵府规模庞大,库存资源种类繁多且分量十足。

    除此之外,南乡军政枢这边也有一些平时轻易不能动用的储备资源。

    以前这些资源相当于刘安的私人库存。

    但他丢了南乡军政枢首席长官之位后,文载殷不买他的账,让刘安也只能干看着。

    在如今南乡伯爵府的困境中,文载殷也是给任重推波助澜的帮凶。

    但以温乐公爵府的权势,却能逼迫文载殷松口,调动南乡军政枢的库存以帮刘安度过眼前的难关。同时,赛娜再从温乐公爵府那边往南乡星团输送物资,届时不但既能补足南乡军政枢的库存亏空,也能为刘安持续输血。

    往后,刘安还能通过温乐公爵府为交易中转,重新打开进货渠道。

    这样刘安就算是度过眼下这难关了,不至于因能源短缺而出现可怕的大停滞。

    温乐公爵府那边给的材料售价必定会稍高于市场价,但总好过没货可用,也好过赤峰商务部那边的吃人报价。

    敲定诸多事项之后,赛娜·罗曼诺夫在送客之前说道:“虽然文载殷只是区区星团的首席长官,但毕竟属于正规的帝国行政体系,公爵大人要向他施压,也得付出不小的代价。所以,刘安你务必要明白,你再没有丝毫动摇的余地了。”

    刘安:“我懂。我都明白。”

    刘安心里一边盘算着自己将会因为温乐公爵府的救援而遭受多少经济损失,一边低垂着脑袋,乘坐着他的单人飞船离开赛娜的庄园。

    由于能源短缺,需要控量分配,此时他这主星的星球大气防辐射层正在低功率运行,以至于恒星光芒在穿透了他的飞船盖板后依然稍显灼热刺眼。

    刘安遮住了自己的眼睛,却又略感不甘地抬头窥视头上的恒星。

    他暗想,赤锋族当真是以其人之道还施彼身。

    当初他和温乐公爵府联手起来,试图给赤锋族制造能源危机时的场景还历历在目,没想到如今这把刀子竟又返回来砍到了自个头上。

    刘安又想,这该不会只是一个开始吧?

    他猜对了。

    得了任重更明确指令的韩至信展现出了更为狠辣凶残的一面。

    韩至信自底层崛起,曾担任过从下到上的无数岗位,对许多行业的了解程度极深。

    同时,赤锋科学院的下属也有专门成立的低烈度战争研究院,涉猎了经济战、文化战、交通战、舆论战、资源战、科技战等等多种领域。

    这些人总能给韩至信提出各种足够阴损毒辣的提案。

    韩至信也总能从纷杂庞大的提案库里迅速挑出最锋利的刀,然后阴悄悄地捅向南乡伯爵府。

    与控制能源电池材料的手段一样,这些刀都算不上多么锋利,并不直接致命,总能给刘安留下一线生机,但却又会让南乡伯爵府持续不断地流血。

    得利者未必是赤峰伯爵府,但这不重要,重要的是让刘安根本不可能放下仇恨,也根本不可能保持理智。

    在机械帝国里,空间的尺度很大,时间的流逝却也很快。

    仿佛只一晃眼间,便过去了十年。

    但时间的快与慢却是相对的。

    时间覆盖的尺度越小,走得便越慢,覆盖的尺度越大,速度便越快。

    对于具体的个人而言,十年的时光很漫长,足够一个人从童年走到青年,也足够一个刚刚离开学校的人成家立业,从懵懵懂懂的应届毕业生变成社会中的一颗重要螺丝钉。

    但对于一个国家,一个星球,乃至于一个由数千星球和数万亿人组成的庞大文明而言,十年只不过是弹指一挥间,只不过是历史长河中的一个小小片段,只一晃眼,便白驹过隙,了无痕迹。

    如今的赤锋族,便是一个如此庞大的文明。

    至于任重本人,他的情况却要更复杂一些。

    他是赤锋文明的精神寄托与主心骨,脑海中更承载了大量的记忆,从源星到旅途,再到刚来南乡星团时全族群的筚路蓝缕与艰难打拼,又到接下来的每一场或大或小的战役,再到他所参与的某一次重大科学推进。最后,他更亲身参与且亲眼见证了赤锋族的快速崛起。

    某种意义上,他不但与国同休,是文明的精神图腾,他的记忆更是一本属于赤锋族的史书。

    岁月无法在他脸上留下刻痕,不能在他身体里留下伤疤,他可以永生。

    所以,他即是文明。

    文明即是他。

    但抛开种种光环与身份之外,他其实本质里还是一个人,一个活着的、有感情的、有血有肉有喜怒哀乐的人。

    他也会被激怒,也会感时伤怀,也会时不时想和人开开小玩笑,还会在闲暇时陷入回忆,怀念那些走过的旅程,怀念那些已经失去了的人,甚至怀念自己永远回不去的活在21世纪的父母与未曾谋面的弟弟,那些同窗、导师、那些曾因他的优秀而质疑他学术造假但最终又被他折服的所谓“敌人”、那条回家的路旁挂满金黄树叶的银杏……

    所以,任重的这十年过得既快又慢。

    快是因为他明面上几乎十年不曾出世,世人都以为他是在舒舒服服地享受冷冻沉眠,等着接受无数下属为他创造的发展的胜利果实。

    慢是因为他其实从未偷过一天的懒。

    他时不时化身孙艾制作的全新虚拟实景作训系统中的“大反派”,扮演升华者舰队中的智脑增强型指挥官,又时不时变成协助参训人员的“虚拟总指挥官”,又或者被孙艾打上最强模拟单兵作训程序的伪装标签,在虚拟实景系统中大杀四方,狠狠地蹂躏着赤锋族的新兵蛋子们。

    他又时不时用化名进入赤锋科学院和源星的科研体系,既充当链接的桥梁,又总殚精竭虑却为每一个陷入困境的项目寻找突破口。

    他总是在忙忙碌碌,只要一睁眼就在工作,几乎没有休息。

    当他专注于某件事时,时间就过得很快。

    其实,这一切都是因为他不敢休息。

    一旦他稍微闲下来,便会下意识的陷入回忆,又下意识低要去预知未来,去“观看”那场不可避免的星域级大战,去体会这场战争中必然会发生的一次次生离死别与无数惨剧,又或者便是回忆起种种过往。

    回忆让人孤独,当他回忆得越多,只越觉着孤独。

    有的时候他真想将鞠清濛和马潇凌从冷冻仓里唤醒,与二人随便聊聊,哪怕只是聊聊昨天吃的什么饭也好。

    有的时候,他也想去找萧星月,让她也从冷冻仓中出来,与她一起回忆起二人在源星上相识相处的点点滴滴。

    但他终究是不敢。

    他可以永生,可别人不能。

    他每将每一个人多唤醒一次,就意味着自己会早一天失去某人。他不能无意义地去消耗别人的生命。

    所以,明明如今有无数人正为他而工作,赤锋族的规模也早已庞大至极,但身为文明领袖的他,却还是孤独。

    不仅如此,他更深深地感到,赤锋族越壮大,他却越孤独。

    这一天,任重正背负双手站在一艘崭新的中型舰船的舰桥之上。

    这艘中型舰船的个头不算大,直径“仅有”五公里,其造型也非常朴实无华,就是一个扁扁的异形异构飞盘,表面无光,涂刷着暗沉的黑漆,也不见任何显眼的高阶仪器,只有些坑坑洼洼的凹凸。

    如果在太空中肉眼观察,这艘飞船压根就只是一块平平无奇的太空陨石。

    但实际上,它却是赤锋族迄今为止所制造的最强飞船,提速极快,更使用了新型的深海缓冲装置,生效速度极快,如果驾驶者是任重的话,它更能以极高的频率折跃,折跃距离的上限也比之初代版本的折跃战舰远了很多。

    在任重身处的高台下方,正站着一行人。

    有些是这些年新晋崛起的赤锋族高层,还有些是因为需要而从冷冻沉眠仓中起出来的老人。

    下方众人分为四个群落,分别代表军事、行政、科研与生产。

    赤锋伯爵府的架构原本比这个要复杂很多,但在最近半年内,一直在持续精简,不少分支部门都被降低了权重,最高等级的核心机构只保留了这四项。

    这其实已经是赤锋族的最高临战状态。

    从半年前开始,整个文明已经悄然转向,从一个迅猛爆发生产力的生产型文明变成了一个全面军事化运作的战争文明。

    继承了郑甜的衣钵的嬴振山已经从碎星环返回了这边,并站在军事管理层的最前方。

    按照任重的命令,嬴振山将会在即将爆发的全面战争中担任最高指挥官,只向他一人汇报,负责领会他本人的意图,贯彻他的意志。

    任重先让孙艾通过立体投影公布了很多数据。

    这些数据表明,仅仅两年时间,赤锋族就已经完成了全面搬迁。

    说来有些夸张,一直贯彻穷兵黩武竭泽而渔政策的赤锋族,竟真个用四十三年的岁月完完全全榨干了数千颗行星以及数十万颗碎星环中的太空陨石的全部资源潜力。

    如今赤锋族帐下上千个行星系中的数千行星早已成了完全枯竭的绝地,星体中除了碳与硅等非金属材料,几乎没有丁点金属资源,甚至连这些星球表面的植物也因为缺乏微量元素而完全枯竭,呈现出不可逆的严重沙漠化。

    总计7.7万亿名赤锋族族人,已然全部转移至可移动的舰船之上,且都已经陆续汇聚在燎原星系附近。

    在燎原星系这一方小天地里,舰船等飞行器的密度已经高到了令人发指的程度。

    如今赤锋族拢共持有小行星级舰船数万艘,其余母舰、大中小型舰船不计其数。

    在太空舰船上的生活肯定没有在星球表面方便,但却胜在有机动性,在全面战争中不至于毫无还手挣扎之力。

    总之,赤锋族持有的这些星球都变成了彻彻底底的死地。

    那些租借来的星球上也有变化。

    那毕竟是别人的地盘,任重不好让人吃干抹净,所以吃相没那么难看,只带走了自有产业的全部生产线与库存,再带走了全部的外派人员,相当于在合约尚未结束时,就提前将租借星球归还给了原主。

    赤锋族中的异动在南乡星团内同样掀起了轩然大波,甚至连文载殷都多次发函咨询究竟是发生了什么。

    任重倒也没藏着掖着,而是亲自出面做出了解答。

    他明确告诉文载殷,他判断升华者将会在近期发动全面战争,自己这是要提前做好准备,以防不测。

    文载殷问他判断依据是什么。

    任重倒也很“老实”,只再次如实答道:“直觉。”

    文载殷闻言,整个人都有点不好了。

    作为南乡军政枢首席长官,他有权查阅帝国情报总署汇总的资料。

    文载殷觉得,虽然战争阴云的确越来越浓郁,但哪有任重这般极端的备战思路。

    你这将资源星球都全部放弃了,统统转移到舰队里,必然会导致生产力下降,人口繁衍速度严重下滑,付出的代价也太重了些。

    如果只是短期如此也就罢了,但时间长了,必然会出乱子,更会严重影响文明发展。

    其实别说文载殷了,就连原本与任重约定了共同进退的镇疆侯爵府也有些懵。

    镇疆侯爵府也在做战前准备,但也没任重玩得这般极端。

    不少地方都隐隐升起了流言,很多人觉得任重大约是疯了。

    还有很多人等着看赤锋族的笑话。

    刘安的南乡伯爵府倒没跟着“落井下石”,而是趁着赤锋族全面收缩的当儿,赶紧美滋滋地重新开始扩张,试图重建影响力。

    然而,悄无声息间,升华者用惊人的爆兵能力在短短两百余年时间里攒下的巨大的军团的确正在缓缓跨越宇宙真空,慢慢靠近。

    机械帝国铺设在宇宙真空带中的大量探测仪器,远航巡游的诸多侦察型舰船,乃至于大量信息流捕捉侦察望远镜与具备侦察功能的巨型光学、射电望远镜都没有丝毫反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