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书架管理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历史军事 -> 回到明朝做仁君 纣胄

第八零一章 记吃不记打的鞑子!

    谭纶转过头看着戚继光,脸色都十分诡异,没想到戚继光的反应居然这么快。

    你可真是时刻不忘给自己家找点好处!

    朱翊钧直接摆了摆手说道:“不行,戚金有别的安排。”

    对于戚继光和戚金,朱翊钧一直都是有安排的。现在不让他们动,只是没到时候而已。

    外面坊间那些说戚继光功高盖主的传言,朱翊钧也听说过一些,显然是有人看戚继光不爽才恶意造谣。

    对于朱翊钧来说,这些根本就不重要。自己现在盯着其他的事,西北那边不可能让戚继光叔侄二人去,他们有别的更重要的任务。

    戚继光闻言,连忙躬身说道:“是,陛下。”

    对于戚继光来说,这不过就是问一问的事。反正能推就推,推不上去就拉倒。至于陛下说的其他安排,看陛下也没有说的意思,那就等着吧。

    朱翊钧对谭纶吩道:“这件事内阁安排,调遣合适的人。相信西北那边应该很快就能平定这场叛乱。”

    “是,陛下。”谭纶答应了一声道:“如果没什么事,臣就先告退了。”

    “臣也告退。”戚继光连忙跟着。

    朱翊钧点了点头,示意他们可以走了。

    谭纶和戚继光没有犹豫,一起向外走了出去。

    走出大殿门口,谭纶看了一眼戚继光,无奈的说道:“戚大帅,这次的事你为什么要争?”

    戚继光叹了一口气说道:“我也不想。关于我的事你应该也听说了吧?京城纷纷扰扰、乱七八糟,我也实在是不想在这里继续待下去了。我想要出去,可是没什么好机会。这次的事就是一个好机会,我想试试。”

    谭纶想了想,摇了摇头说道:“外面的事我当然也听说了,不过你也不用太过担心。当今陛下是什么人,你心里还不清楚吗?”

    “陛下登基之后所做的事,哪一件不是需要大胸襟大魄力的?你的这些事在陛下那里不算什么,把心放在肚子里踏踏实实的做事,否则的话反而会引出麻烦来。”

    “另外、我觉得陛下应该要用你,但我不知道在什么时候。”

    戚继光很无奈。

    他也看得出来皇帝对自己很重视,可是究竟什么时候要用,自己心里也不清楚。

    这事他也没办法。

    “我要去趟内阁,”谭纶说道:“你要不要跟我一起去?或许你可以问问张阁老,他应该能有一些消息。”

    戚继光想了想,点点头说道:“好,我跟你一起去。”

    戚继光也赞同谭纶的想法。

    如果说这朝堂上有谁最了解皇帝的想法、消息最灵通,也只有这位张阁老了。反正自己是他的门下,正好快去问问。

    戚继光两人一起朝着内阁走了过去。

    皇宫中。

    “陛下,戚大帅和谭大人一起往内阁去了。”

    朱翊钧听着陈矩的汇报,脸上若有所思。

    戚继光和谭纶一起去了内阁,看来戚继光还是没有死心,这是找张居正去了。

    不过这没用,谁说什么都没用。戚继光叔侄绝对不可以离开京城,他们是自己下一步大战略的重中之重。

    宁夏叛乱算什么事?

    最重要的是辽东的那场大战。

    对于朱翊钧来说,那才是最关键的一战!

    在原本的历史上,辽东那场大战虽然打胜利了,但结果并不是很让人满意。尤其是对于朱翊钧来说,更不能满意。

    这一次,朱翊钧要把这一战打得漂亮一些,来个彻底的大胜!

    不然的话心里这口气不出、念头不通达,这可是修行之人的大忌。

    随后,朱翊钧摇了摇头,把这种想法扔了出去。

    走错片场了。

    与此同时,西北。

    马芳脸色阴沉的坐在椅子上问儿子和孙子,“现在战事进行到什么程度了?”

    “回父亲,灵州已经丢了。”马林恭恭敬敬的说道。

    此时的马芳年岁已经大了,头发和胡子都白了,不过脸色红润,身子倒是不错。

    马芳有这样的好身体,全靠皇帝给的那些丹药。即便是如此,他也不再像以前一样了。

    前些年马芳还在期待马上开弓打仗,但是现在已经不行了,虽然身体比平常百姓家的老人要好很多,但达不到上阵骑马的程度。

    闻言,马芳的脸色顿时变得非常难看,拍了一下桌子大声说道:“老了,老了,不中用了!我退下来之后,他们居然敢干这样的事?简直就是罪大恶极!”

    马林在一边低着头也不说话。

    在马林看来,这件事跟父亲的关系不大。父亲即便是能名震西北,可有些人就是没脑子、就是利欲熏心,就是想造反,你能把他怎么样?

    这种人就不要跟他谈什么,直接上去掐死灭掉就可以了。

    马林的战略思想非常非常简单。只不过现在父亲说这样的话,他总不能说自己不行。

    马林只能硬着头皮说道:“父亲放心,持续不了太久。”

    “灵州都丢了,”马芳愤怒的说道:“还要等到什么时候?你们就没想过出兵去救援吗?这种事难道非要等着朝廷来圣旨吗?”

    这话一出来,马林就不说话了。

    出兵去救援?

    您老可别开玩笑了!这种事是朝廷绝对不会允许的,贸然起兵是死罪。

    你说你是去救援,谁知道你是去救援,还是想要跟反贼同流合污?

    这种事就不行,所以你就老老实实的等着,朝廷自然会安排人手和调遣人马。

    你想要去救援,除非是京城被围攻,你要去勤王救驾。否则你就不用想了。

    马芳也知道自己的想法没什么用,只能暗自叹气,“你跟我说说情况吧。”

    见父亲冷静了下来,马林这才点了点头说道:“现在大军正在逼近平虏,估计那里也守不了多久。另外,我听说叛军正在联合河套的蒙古诸部。”

    闻言,马芳脸色瞬间就变得更难看了,直接站起身子说道:“河套的蒙古人居然也敢掺合到这次的事里来吗?”

    这一次,马芳是真的生气了!

    那些鞑子根本就是记吃不记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