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书架管理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科幻小说 -> 我在外星人面前耍大刀 寂寞宇宙

第五一三章 星狱

    班长红玉发布了离船命令,船舱缓缓开启,众人便陆续离船。

    楚狄走在后面倒数第二位,略微考虑了一下,便决定不跟众女说起就在刚刚飞船悬浮的短暂过程中,他看见有成千上万的人从白22表面起飞,直扑而来。

    这话是不能说的, 若是说了,就等于告诉别人,自己拥有一双可以望远的鲲鹏眼。

    鲲鹏眼一向是楚狄最后的底牌,在很多情况下都可以成为他逢凶化吉的法宝。只因视力这种能力,只要他自己不说出来、不表露出来,谁又能知道他到底能看多远?

    楚狄的视力是没的说, 此刻的确正有大批的人飞向他们, 第一个飘出船舱的吕仙奴一眼就看见了,不由得发出惊呼:“这些人要干嘛?”

    在楚狄看来,住白22上的人,自然是他和六女的同类被瞭望星值守元帅派来的新兵。

    甚至可以说,这些人是自己七人的战友。

    然而正因为如此,吕仙奴才会觉得惊诧,你们这些兵油子不在各自的岗位上干活,飞上来干嘛?

    不止吕仙奴一人惊诧,依次出舱的刘天娇、田舞、红玉和黛美诗也同样惊诧。

    这时正在向上疾飞的人群里、有人在喊话:“喂,你们几个留下这艘木牛流马!不要让它离开!”

    这人喊话的同时,楚狄和蓝玉也来到了舱外,蓝玉闻言就叱笑了一声道:“说什么胡话?要是有谁留得住木牛流马,它还能叫木牛流马么?”

    话音未落,这艘运载楚狄七人过来的木牛流马已经自动飞走了,只一转瞬,就飞出了六女的视线,不见踪影。

    “唉!你们!”

    “算了,他们是新来的,自然什么都不懂……”

    下方众人各个唉声叹气, 有埋怨楚狄七人不帮忙的,也有给予理解的,不一而足。

    木牛流马虽慢,但那是身处飞船内部作为乘客才会有的感觉。而此刻在白22的引力圈外、一众人等却只有望船兴叹的份,追是肯定追不上了。

    埋怨声中,众人已然飞到楚狄一行人周围,这才发现楚狄一行人里面居然有六个是美女,顿时又是惊呼一片。

    “怎么还有女的来咱们这里?”

    “就是啊,而且还都这么漂亮,这怎么可能?”

    “这简直是自古未有的事情!今天真是邪了!”

    这一刻,数千飞人悬浮在楚狄一行人的周围品头论足,言语神色之间尽是震惊。

    地球上有句俗话说的好:当兵三年、老母猪赛貂蝉。意思是当兵的、尤其是驻守边塞的兵,很难见到女人。而此刻这些兵却一下看见了六个,岂能不感到震惊?

    楚狄很是能够理解周遭这些人的感受,他暗中打量,发现这些人穿的也是和自己一样的军服,只是破损严重,而且一看就是很久不曾洗涤,原本的深蓝色已经从黑蓝色变成了灰白色。

    楚狄相信, 此刻若是有某人把裤子脱下来往地上一搁绝对立得住, 无需双腿在内支撑。

    除此之外,楚狄对这些人的举止也比较赞赏别看这些人都在周围品头论足,却没有一个说下流话的,更没有上前挑逗猥亵的。

    这就很难得了,或许这就是军队和监狱的区别,军人与罪犯的区别,不信你往管教不在场的男监狱里扔六个美女试试?

    虽然没有挑逗猥亵的,但是男兵们那火热的眼神却暴露了他们的渴望,楚狄看见了他们的眼神,这些眼神里面没有任何色迷迷的成分,却有着雄性动物最原始的本能。

    然而是什么约束了这些饥渴的军人呢?是军纪吗?是军法吗?

    红玉等六女似乎对这种饥渴的眼神司空见惯,在数千道目光的聚焦下没有任何忸怩和羞怯,红玉大大方方地问道;“刚才好像你们想让我们留下这艘木牛流马?为什么?”

    “为什么?回家呗!”一个沙哑、却略显粗豪的声音回道。

    楚狄看向说话者,只见这是一个中年男人,身材魁梧,躯干以及四肢都很粗壮,唇上颌下一部蓬勃的大胡子垂到了小腹,胡子和几乎与胡子一样长的头发之间,是一张黑乎乎的脸,也不知道有多久不曾洗过。

    红玉不解道:“要回家,你努力完成任务不就行了,这是送人的飞船,从来都是自动返航的,怎么可能带你回去?”

    她这话一出口,顿时引起一阵哄笑,哄笑声中一个同样沙哑却有些尖细的声音说道:“她说完成任务就能回家,这是在说梦话么?你们有谁没完成任务吗?”

    听到这里,楚狄忽然想起黛美诗在飞船里说过的话,说在最近六十五个弱水年里、白22没有一人返回瞭望星,那是……任务很难完成?

    然而下一刻众人却爆发出一阵哄笑。

    哄笑声中,又有人七嘴八舌说道:“谁没完成啊?”

    “一年半载完不成,这好几十年还完不成吗?”

    哄笑声中,红玉等女颇为尴尬,虽然还没弄明白这白22到底是个什么状况,但是至少有一点可以明白,那就是在这颗星球上存在着己方7人不知道的事情。

    不得已,在哄笑稍稍渐弱时,红玉看向先前那个大胡子问道:“这位大哥,我们都是新来的,不知道白二十二是怎么回事,你就给我说说呗。”

    那大胡子一听就来了精神,美女在如此众多的男兵里挑选了自己来垂询,这可是一件值得骄傲的事情,于是点了点头说道:“姑娘,你可能还不知道吧,这白二十二并不是普通的星际据点,而是一座星狱!是一座不在册的、不为人知的星狱!”

    “星狱?不在册?”

    红玉知道星狱,作为对瞭望星上那些作奸犯科的军人、以及乾武大陆上违反法律的平民的一种刑罚,情节比较严重且够不上死刑的,通常会判处徒刑,而这些犯人服刑的地点就是星狱。

    红玉还知道,用作星狱的也是弱水河上空的一些星球,但是这些星球里面绝对不包括白二十二。

    “是的!”大胡子肯定了红玉的反问,又道:“之所以说这白二十二是一座不在册的星狱,是因为凡是来白二十二的人,都没有什么可以明正典刑的罪过,这些人只是因为这样那样的事情得罪了得罪不起的人,比如你的长官!”

    根本不用猜,除了楚狄之外的、在场的所有男兵一致认为,这六个美丽的女兵一定是得罪了某个好色的长官,而且这种“得罪”,大概就是没让长官占到便宜,才会被分配来到白二十二。

    只是这一来不要紧,再想走就没可能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