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书架管理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玄幻魔法 -> 从县令开始的签到生活 滴水淹城

第八百五十章 怎么会有你这样的人

    “这就是你的理由?”

    “是,这就是我的理由,我不像你沈大人,我只是个文弱书生,连自己都保护不了的文弱书生!”

    此时的焦恩明面色潮红,脸上因为激动而显得有些狰狞。

    一身苦闷憋再胸中多年,正是因为曾经的良知才让自己多年来忐忑不安,  多年来辗转难眠。

    如今能在临死之前将苦闷发泄一番,还是在赫赫有名的沈钰面前,也算是人生一大快事。

    能在沈钰面前像他这么发飙的,当世又能有几人。

    这些年来自己的所作所为,可谓是早就将自己的本心扔在地上践踏了不知道多少遍,良知时时刻刻在煎熬着自己。

    可他不觉得自己有错,  错的是这个世界,是这个看起来忠孝礼智信,实则是肮脏污浊的世界。

    自己的转变,只是对现实的屈服,是现实压垮了自己原本挺直的脊梁。

    “你们这些人是不是总喜欢给自己找理由,是不是觉得只有这样自己的良知才不会那么痛。”

    淡淡的看了对方一眼,沈钰也承认这個世界的确是不公平的,寒门弟子要想经受住考验也的确很难。

    可你自己堕落了还这么理直气壮,好像所有人都欠你的,所有人都应该理解你,这个就有些欠抽了。

    伱自己不容易,那些被你坑了的百姓他们就容易了。生活本就不易,还要被你这个当知府的欺负,他们有找谁哭诉。

    “你自己无法坚守就怪这个世界,怪别人,世界又不是围着你们转悠。”

    “你也不看看多少人郁郁不得志,多少人饱受屈辱,  可他们始终是初心不改。”

    “当年的陈行陈大人也不过是一个文弱书生,后期才开始习武。你经历的这些他都经历过,可即便是当年,陈大人也不曾动摇过半分。”

    “正因为当年的坚守,才有了后来德高望重的陈大人。”

    面对沈钰的讥讽,焦恩明不见丝毫的懊悔,反而是无奈的摇了摇头。

    “是,陈行陈大人自然值得钦佩,也经历过我所经历的这些,甚至犹有过之。”

    “可沈大人应该清楚一件事,陈行陈大人出自陈家,世家子弟天生就有优势。”

    “何况,陈大人的老师可是文坛大家,当年门生故旧遍布天下的前朝太师。”

    “他不像我,人家有点事,有无数人给兜着,而我只能自己兜。我看不到光明,看不到未来,看不到一点点的机会,我又算什么。”

    “当年的我除了这一身热血之外,我什么都不是。就这我当年还想着要不畏权贵,要为民做主,你说傻不傻。”

    “殊不知人家只要动动手指投资,  你全家都没了。不仅如此,还能让你名声尽毁,遗臭万年,一腔抱负统统化为流水。”

    “既然如此,那我为什么还要坚持?就为了成为那些权贵嘴里自不量力的笑话么!”

    “沈大人,你知道我最讨厌什么人么?”说话间,焦恩明又看向了沈钰,从那眼神中的沈钰恍惚间好像看到了嘲讽。

    也不知道这眼神在嘲笑沈钰,还是在嘲笑他自己。

    “你们这些人只会高高在上指责别人,只会说什么为民除害,却从没想过我们为什么会变成这个样子,我们真的愿意变成这样么。”

    “我们没有选择权,也没得选!”

    “不,你有的选,只是你没有坚持下来而已。”

    就在这时候,被关在牢内的董雨突然开口,那淡然的气质让人感觉如沐春风。

    从刚刚的对话中,他应该能清楚的了解自己之前所经历的一切,就是眼前这位知府的手笔。

    是他一手陷害自己,并恬不知耻的将自己判了死刑,也是他将自己的名声全毁。

    按说,这时候的董雨应该对焦恩明充满了仇恨,再不济也得满是厌恶嫌弃。

    可现在从董雨的身上似乎看不出一点的焦急,焦恩明看不出一点对他这个知府的愤恨。

    “董雨,你的一切经历都是我做的,你就不恨我?哪怕一点点?”

    “我为什么要恨你,就因为你陷害了我?”摇了摇头,董雨依旧是不急不躁,声音中还偷着些许的温和。

    “那你想多了,我不恨你,因为你只是别人手里的刀而已。即便没有你,也会有其他人。”

    “不恨?怎么会不恨?”对董雨的反应,焦恩明完全不理解,可对方的眼神却告诉他,对方说的是真的。

    自己在他眼中跟其他人似乎没什么区别,这段时间自己对他的所作所为,似乎激不起对方心中一点的波澜。

    “为什么,从我抓你到现在你都是这样的表情,你难道就不怕么,你又为什么坚持。”

    “你明知道我想要杀你,你明知道周围充满了恶意。被朋友背叛,被故旧厌恶,这样你都不怒不恼?”

    “我为何要恼?他人怎么想又与我何干?我之所以要帮他们,不是为了他们的感谢,更不是为了名利。”

    “他们需要帮助,我帮他们,只是让自己没有遗憾,不会为此而后悔懊恼。”

    “我帮他们让自己能够心静,只是让自己的心始终如一。至于别人怎么看我,我的名声如何,只要我的心不会动摇,又有什么关系?”

    “这世上还有你这样的人?”看着被困牢中却依旧如之前毫无变化的董雨,焦恩明就好像是在看一个怪物。

    原以为他的淡然都是装的,可现在看来这恐怕还真的是真的。

    他很难想象这个世界上还有这样的人,能不为名声所累,不为外物所动,始终是这副模样。活的都不想是个人,他就不累的么。

    “那你就不想知道是谁想要你死么,你就不好奇是谁想要你身败名裂,是谁想要你心境崩溃的?”

    原以为这样的话会令对方感兴趣,可得到的还是一副没有丝毫波澜的表情。

    这表情,真的让人看了很想打人的那种。

    不知道为什么,焦恩明突然感觉自己越想越生气,越想意难平,到最后都有些控制不住自己。

    面色因为激动而通红,脸红脖子粗可能就是他现在最明显的写照。

    而这时候,即便是沈钰也没有看出丝毫的不妥,; 还以为焦恩明只是因为羞愧或是激动才会有这样的表现。

    可下一刻,焦恩明却是突然倒地,生机消失的无影无踪,整个过程快的让人根本无法反应。

    “灵魂堙灭,已然彻底消散,精神识海完全成空,好毒辣的手段!”

    只一眼,沈钰就有了最终的判断,一瞬间焦恩明就彻彻底底的没了,这是生怕自己从他那里得到什么有用的信息。

    人在他面前说杀就杀,摆明了这是不给他面子,真以为他不发飙的么。

    “究竟是何人?”

    感知顺着延伸了出去,刹那间沈钰似乎看到了一股浩大的力量,一望无际。自己的感知被斩断,一切感知戛然而止。

    “这股力量,如此强大的力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