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书架管理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历史军事 -> 从八百开始崛起 汉唐风月1

第851章 陆航马陆!

    看着9架日机竟然选择从南方进入战场,程铁首的眼珠子都差点儿没掉出来。

    他想过很多场景,想过日机会顾忌地面火力,丢完炸弹就离开,你好我好大家好;也想过日机会从北方进入战场,可怕的机载7.7毫米机枪会在三个步兵营的阵地上留下一片惨烈;但唯独没有想到日军会从他的炮2连火力区域内进入战场。

    这小鬼子特么是被脑门挤了?

    炮2连的射手们看着‘翩若惊鸿、婉若游龙’从高空跃下的日军战机,一边紧握枪把拿准星瞄准,一边很难不给出类似于这样的评价。

    当然了,这是站在炮2连射手们的角度。其实,从真正战场上来说,小野大尉从南面进入战场,既可以更近距离观察刚刚轰炸过的‘炮兵阵地’效果,又可以通过足够距离使得战机在合适高度对主战场上的中国军队进行攻击,可以最大限度给予主战场上的日军步兵最大帮助,这种选择完全没毛病。

    而他之所以做出这样的选择,更因为他们在刚刚轰炸‘炮兵阵地’这样的重要目标时,中国军队根本没做出反击,这让他也判定中国军队其实并没有什么地对空火力,就和他们遇到的绝大多数中国军队一样。

    因为,没有人会如此轻易放弃自己的炮兵,帝国陆军也一样。

    全球所有成功的军人,几乎都有一个特质,那就是对自己的判定,无比的笃定,并坚定的执行。

    所以,成功的人,是少数!

    小野大尉的笃定没有错,错在,他带上了倒霉属性十足的左左木中尉,哪怕那货已经美滋滋的领命返航了。

    小野大尉是指挥官,所以他位于第二组,属于居中指挥的那种。

    第一组战机领先他的96战机大约1000米进入战场,就在他的战机俯冲下至600米还未到达他规定的400到500米高度的时候,地面上闪耀的火花就刺痛了挡风眼镜后的眼。

    “自由射击,所有机枪,给老子打!”程铁首踩下机关炮踏板之前的命令简单而粗暴。

    这个时候,还要个DER的战术,日机俯冲而下,飞行员的手就扣在机枪扳机上,双方的直线距离不超过800米。

    地空双方,就像是古代对冲的两队骑兵,没有任何花哨,端起自己的骑枪,对冲!

    谁先把枪刺进对方的身体,就赢了!

    苏罗通机关炮一口气打空十发子弹的弹板,一旁的弹药兵迅速将备好的弹板再插上,而后,程铁首再度狠狠踩下踏板。

    来自瑞典精工制造的20毫米机关炮剧烈颤抖着,将粗如雪茄般大小的炮弹射向空中,在长空中划出一道道可怕的轨迹。

    这种被赋予强劲动能的弹体或许没法和步兵炮、山炮这种可进行爆炸杀伤的‘榴弹’媲美,但若是射入人体,基本就是四分五裂的结局,哪怕是10毫米的钢板,也能一击而穿。

    就96战机那脆弱的蒙皮,弹头能轻而易举的撕扯开一个成人拳头大小的洞,无需一个弹板的十发炮弹全部击中,就来个一两发,96战机就爽歪歪。

    而关键是,这样的机关炮,炮2连有两挺,而且为了增强火力强度,两挺机关炮相距不过30米,中间还加了一挺射速高达1000发每分的MG34。

    德国人捣鼓出的这玩意儿,放在这个时代简直就是无解,超越普通重机枪2倍的射速,几乎就类似于未来的密集阵机枪,只需十秒,就可以喷射出150颗弹丸。

    面对骤然爆发的璀璨弹花,三架打头的日机那一刻绝对是懵逼的。

    说好的中国人没有地对空火力呢?这是啥?

    不过,三名日军飞行员算是训练有素,哪怕是懵逼状态下,依然本能的瞄准前方弹花绽放的区域扣动机枪扳机,而后猛打方向舵。

    在没有任何商量的情况下,三架相距不过50米的日机竟然齐刷刷的来个右转,这种令人咋舌的默契程度真不是一天两天能练出来的,绝壁合作娴熟。

    三条火舌在地面上犁出一条肉眼可见的痕迹,足有七八十米,甚至有几发子弹都射到了程铁首所在机关炮的钢板护盾上,打得叮当作响。

    只不过,96战机机头装载的7.7毫米机枪的威力,打步兵没问题,对稍微坚固一些的工事就差的多了。

    程铁首脸色不变,依旧瞄准着技战术娴熟躲避弹道的日机狠狠射空自己第二块弹板。

    两挺苏罗通机关炮是炮2连最强大的对空器械,但也是炮2连的短板,经过徐州东北军秘密军火库的补充,其他各类型弹药四行团都极为充足,唯独苏罗通20毫米机关炮的炮弹还是打一发少一发。

    程铁首之所以再次亲自担当射手,还真不是要逞英雄,而是担心属下一口气把最后的库存给打空了。

    毕竟四行团距离目的地还有好几百公里,路上指不定啥时候就有防空作战的需要,若没了这两挺机关炮,光凭改装了枪架的马克沁重机枪,防空射程可就有限的很了。

    四行团都有名的铁头连长出马,自然是非同凡响。

    从日军进入1000米外的低空,到日机的机枪子弹扫到钢板护盾,其实也不过区区10秒钟,程铁首却打空了20发弹板,而且,至少有两发命中日机。

    一架疯狂向右偏转的日机已经冒起了浓浓白烟,速度也骤降,那应该是飞机引擎被击中出现故障!

    也幸好这个时期的飞机虽然各种性能都远逊于未来的喷气式飞机,但结构越简单越抗造的特点却是让其还不至于就立刻失去动力,96战机就像是翅膀受伤的小鸟,高速掠过炮2连的上空,挣扎着向正北方逃离。

    炮2连的三个防空阵地没有追着这三架日机射击,不是不会痛打落水狗,也不是不懂得宜将剩勇追穷寇,而是,他们没时间,小野大尉率领的第二波战机已经呼啸而来。

    小野大尉是恐惧中充斥着愤怒,还有夹杂着一丝欣喜,恐惧的是中国人竟然能隐忍至此,眼睁睁看着自己的炮兵阵地被摧毁而不做任何反击,直到他们进入低空才对战机机群进行反击,从理论上来说,这是最有机会对他的机群进行有效打击的战术;愤怒的是,自己对中国人的判断出错了,导致己方三架战机已经有一架被击伤;而欣喜,则是中国人如此处心积虑,也不过堪堪击伤一架己方战机,他们的战力其实有限,至少,和他们先前令人恐惧的隐忍相比,相去甚远。

    关于这一点,小野大尉的头脑倒是很清晰,经过扩编的四行团,为加强步兵营的重火力,无论庞大海的炮1连还是程铁首的炮2连,都抽调了最少二分之一的骨干班长和老兵,战斗力和先前相比,弱化了不少。

    就像炮2连现如今的12挺重机枪,除了射手还是老兵,其余观察手和弹药手都是新手,这骤然开战,射击水准自然比之前差了不少,不然的话,也不至于三架日机,也就铁头连长一个人开张击伤一架。

    这样的战果,别说让小野大尉嗅到一丝己方还有对中国军队的防空阵地进行打击的机会,程铁首自己也很愤怒,他自从担任火力支援连连长以来,啥时候如此拉胯过?

    “麻辣个巴子,传老子的命令,今天若不打下一架狗日的飞机,全连所有人都给老子别吃晚饭了,丢人丢到姥姥家了。”程铁首一边将枪口重新对准即将扑过来的第二波日机,一边怒吼。

    仿佛为了平息铁头连长的愤怒,不远处传来一声轰隆巨响,炮2连不少官兵回头一看,数百米外,火光冲天。

    原来,那架受创的日机撞地了。

    不过,那还真不是炮2连一连的功劳,而是,钱大柱步兵连的战果。

    又或者,是左左木这个倒霉孩子的‘克友’属性又袭来了。

    受创日机只顾着逃窜,却忘了一件事,他正在从主战场上空飞翔,更要命的是,因为发动机故障,他根本无法拉升,距离地面也不过400多米。

    金属机腹就这么袒露在中国军人的眼前,而且,速度还不咋快,那模样,犹如一个已经脱去大部分衣衫的少女,还拼命冲着四行团官兵们抛媚眼。

    对于一帮早已经上头的大汉们来说,你说,还能忍吗?

    “所有轻机枪,给老子打他个狗日的。”年轻的钱大连长果断下令。

    这下可好,战壕里所有轻机枪射手都仰面朝天,将轻机枪抱着对空射击,强大的后座力几乎把轻机枪射手的肩骨撞断,但十几挺轻机枪也成功的将200发子弹射向天空中速度已经降到不到180公里时速的日机。

    好死不死,几发子弹正好击中日机已经受创的发动机,这对本就是勉强维持运转的发动机无疑是雪上加霜、正在流血的伤口上又撒了几把盐,直接停机,彻底失去动力的战机进入可怕的失速状态,径直撞向地面。

    地面上的日军步兵们很痛苦!

    痛苦的不仅是帝国英勇的空中骑士折翼,而是,已经失去控制的帝国战鹰撞向的位置,貌似,是战场中央。

    说白点儿,就是日军步兵们所在的区域。

    没人知道这架96战机的飞行员在生命的最后几秒是咋想的,反正他是将自己的身体和战机,化成最后一颗子弹,射向

    射向头皮发麻的同僚们!

    一架战机从400米高空猛烈撞击地面的爆炸的威力,绝壁不亚于一颗75山炮炮弹,至少五六名躲在草丛中的日军步兵被气浪掀飞。

    好家伙,运气加上实力,让这几名日军步兵躲过了中方士兵炽烈的弹雨,躲过了雨点般落下的手榴弹四溅的弹片,却没躲过己方战机的‘精准’撞地。

    这,是不是就是传说中的‘不怕神一样的对手,就怕猪一样的队友’?

    ‘英勇的空中骑士’在这一刻,绝壁成为步兵心中‘最臭的狗屎’!

    远方的石黑贞藏大左因为距离太远,看不到这一幕,但这并没阻止他左眼皮直跳。

    华夏俗话说:左眼跳灾,看着天空上正在跃入低空的己方战机机群,日本陆军大左本就蒙了不知多少阴霾的心,又乌了一分。

    “八嘎!你个看热闹的乌个鸡,老子才是真的乌好嘛!”正在空中瞄准着其中一个防空阵地疯狂开火的小野大尉如果知道某大左的心思,一定会如此痛骂出口。

    先前炮2连的运气不怎么好,两门机关炮和十几挺机枪一轮狂射,最后让钱大柱的步兵连捡了个大便宜,但命运终究会卷顾努力的人。

    在和小野大尉率领的第二波三架日机的对射虽然只有短短不过8秒,但在没有晚饭吃的威胁下,中方射手们爆发出前所未有的决心和勇气。

    用作防御炮弹气浪的沙袋至少被日军战机射中了十几发,甚至还有好几名弹药手被机枪子弹打得浑身浴血倒在阵地上,可他们无畏的对射终于有了战果。

    小野大尉左右两侧的两架96战机相继中弹,其中一架战机机身上甚至肉眼可见的密密麻麻弹孔,飞行员绝望的在无线电频道中哀嚎。

    不是因为恐惧,而是因为剧烈疼痛!

    脆弱的机身根本无力阻挡金属弹头的肆虐,如果有镜头放置在机舱中,或许能很清楚的看到,此时的日本飞行员就像是个满是窟窿的破袋子,浑身飙血,但或许又因为没有射中要害,中弹十数处,却一时不得死,只能痛苦的哀嚎。

    人不死,但战机却不能继续坚持,布满弹洞的战机持续下降,最终一头扎进泌河中,激起一团冲天水花。

    另外一架受创战机有了先前经验,拼命打着方向舵,向战场边缘逃窜,拖在战机后方的浓浓白烟,令人触目心惊。

    “全体撤离!”小野大尉目次欲裂的在无线电中下达命令。

    而后,在掠过防空阵地上方之后就拼命拉升,跃上1000米高空,头也不回的离去。

    在那一瞬间,小野大尉终于心思通透的领悟了一个真理:只要和左左木那厮挨上边,不管他在不在,一定克人。

    现在只是两死一伤,再战下去,想想新年高达12架战机那一遭只有左左木一人生还的结局,小野大尉裆下猛然一寒,左左木那厮可是还活着呢!

    剩下的三架日军战机收到命令,根本没有跃下高空,径直从战场右翼掠过,伴飞着还在冒烟的友机,高速离开战场。

    来的时候有多威风,走的时候就有多狼狈!日机机群把这句话演绎到极致。

    但战后,这道军令却被陆航上下认定为小野大尉最明智的决定,否则,根据当时双方机枪火力对比战棋推演,参与攻击的机群能活下一半就已经很不错了。

    9架战机,剩余7架,逐渐变成黑点消失在天际。

    来的10架战机,除了把自己人炸飞好几个,再在河里溅了点水花看热闹,其他啥用没有。

    但那,却是日军步兵们最后的希望。

    第14师团正在向这边狂奔的一个步兵联队,距离这里还有四十多公里。

    “八嘎!陆航马陆!”地面上的日军步兵们绝望的在心底嘶吼。

    日军步兵绝望的嘶吼,真正拉开了第2步兵联队彻底坠入深渊的大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