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书架管理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你好,1983 隐为者

第一千一百六十二章 发展和保护之间,一定要平衡好(最后一天求月票)

    大巴车行驶在新建的柏油路上,道路两侧,都是陡峭的崖壁,这里的海拔也越来越高。

    抵达ALT山口,这里有一座边防站,前面有几辆车,正停在那里接受检查。

    游客们都下了车,挨个过边检。

    当检查人员看到刘青山的证件的时候,这一个小队的战士,忽然喊了一声“敬礼”,然后,齐刷刷地向刘青山敬了个军礼。

    刘青山不能还军礼,便笑吟吟地和这些战士握手:“同志们辛苦啦。”

    那一张张年轻的面孔,都望着刘青山微笑,眼神亲切而又充满敬意。

    搞得其他游客都不明所以:瞧着这位小伙子年纪轻轻的,也不像什么大领导啊?

    楚云秀也望着刘青山,自豪地跟游客解释:“青山是唐努乌梁海的最高行政长官,我跟你们说,图瓦就是青山花钱买回来的……”

    游客们都听得一愣一愣的:那得花多少钱啊?

    过了边检,翻越阿尔泰山,就出了边境。

    这边的山口,和外蒙接壤,随着纬度的降低,也终于看到了莽莽草原,以及草原上的牛羊。

    此刻的草原,一片金黄,望过去十分壮观。

    这边的草场,还保留着比较原始的风貌,野生动物也比较多。

    天空中,可以看到南归的大雁,地面上,还可以看到成群的黄羊。

    等到中午的时候,公路旁的草甸子上,出现几座蒙古包,这里就是一处服务区。

    是和外蒙协商之后,由他们建立的一个补给点,车辆可以加加油,人也需要填填肚皮。

    虽然从国内到图瓦的直线距离才不到二百公里,但是走起来的话,绕出去一半都不止。

    服务区的停车场都是草坪,已经停了十几辆车,有大巴车,也有越野车。

    楚云秀戴着小红帽,领着一群戴着小黄帽的游客们下车,李铁牛忍不住嘿嘿直笑:

    “这边的草甸子里,那是有大灰狼的,你这个小红帽可得小心点。”

    楚云秀朝他扮个鬼脸:“铁牛哥,你舍出一条大腿,就能把狼喂饱。”

    刘青山也下来方便一下,然后就去吃饭。

    服务区也秉承了当地粗犷的风格,客人可以进蒙古包用餐。

    要是乐意,就在外面,席地而坐,摆上餐具就开吃。

    刘青山他们当然就当野餐了,这边提供的伙食真好,手抓肉,以及各种丰富的奶制品。

    不少游客,都买了些奶酪之类。

    刘青山还注意到,服务区的工作人员,从楚云秀这里,换了不少东西,主要是烟酒糖茶和生活用品之类。

    还不错,就当搞活经济了。

    “你这丫头,还夹带私货是吧?”刘青山一边啃着羊骨头,一边开玩笑。

    “我这些都是在出入境物品允许的范围内。”

    楚云秀笑嘻嘻地说着,手上也不闲着,撕了一条羊肉,蘸了点韭菜花,塞进嘴里大嚼。

    这边的手抓肉,不放那么多调料,就吃羊肉这种最原始的鲜嫩味道。

    至于韭菜花,都是草原上野生的韭菜,开花之后采收加工,和羊肉是绝配。

    “尹曼,吃着还习惯吧?”刘青山又问问小五的女朋友。

    “这里的羊肉很棒。”尹曼还竖竖大拇指,她平时的饮食,跟这个也差不多。

    一阵马头琴随着秋风飘过来,还伴着低沉的呼麦声,是不远处的牧民,在用蒙语唱着南飞的大雁。

    这里虽然落后,但却保持着原始的风貌。

    “哥,你也唱一首呗。”小老四的嘴巴吃得油光光的。

    “就唱那首鸿雁吧?”小六子更是,连脸蛋都蹭上油了。

    天空中一阵雁群掠过,倒是应景。

    不过刘青山却笑着摇摇头:“在这里,只能唱乌兰巴托的夜。”

    楚云秀也跟着凑趣,还叫来服务区的几名工作人员,拿来传统的乐器,给刘青山伴奏。

    这首歌,前几年已经由这边的音乐家普日布道尔吉创作出来,并且流传很广,所以这几名工作人员都会。

    刘青山又上去跟他们商量一番,因为他要唱的,是改编版的。

    除了草原的宁静和热爱之外,还有对这片草原深深的思索。

    悠扬的马头琴声响起,把服务区吃饭休息的人们都吸引过来,还有人开始照相。

    不过看到唱歌的人,竟然不是当地的牧民之后,大家也都有些意外。

    “乌兰巴特林屋德西,那木汗,那木汗……”

    刘青山竟然是用蒙语唱的,他气息悠长,又兼具爆发力,没有太多的修饰,就是那种最原生态的味道。

    歌声飘荡在草原上,天苍苍,野茫茫,竟然呈现出一番独特的魅力。

    “噢,刘实在太厉害了,他的歌唱,已经脱离了技巧的范畴。”尹曼虽然听不懂歌词,但是也不由得大加赞赏。

    小五得意地嘿嘿两声:“那当然,用汉语说,那就叫返璞归真,境界老高了。”

    刘青山的歌声突然变得炸裂起来:

    “我们的世界改变了什么?”

    “我们的世界期待着什么?”

    “我们的世界剩下些什么?”

    “我们的世界只剩下荒漠!”

    听众都觉得自己的头发似乎都要竖立起来,许多人都情不自禁地跟着怒吼起来。

    而服务区的那些当地人,嘴里也发出悠远的呼麦声,和刘青山的歌声应和。

    刘青山的歌声从激越再次变得轻柔:“穿越旷野的风,你慢些走,唱歌的人不时掉眼泪……”

    歌声鸟鸟,如同秋风,拂过枯黄的草原,久久回荡。

    良久,刘青山这才擦拭一下眼角,唱歌的人,这次还真掉下眼泪。

    听歌的人又何尝不是如此,那些工作人员和牧民,都以手抚胸,向刘青山躬身致意。

    他们也忽然意识到:在发展和保护之间,一定要平衡好。

    别到时候,生活水平提升上来,美丽的大草原却变成一片荒漠。

    还有人想得更深:又何止是草原上的荒漠,如果物质文明飞速发展,精神文明跟不上的话,出现心灵上的荒漠,那才更加可怕。

    刘青山想到的,可不仅仅是脚下的草原。

    他想到的是自己的两块领地,无论是唐努乌梁海,还是东方自治区,一定都要避免这种情况的发生。

    离开服务区继续上路,地势也越来越平坦,车速就快了起来。

    等到下午三点多钟,前方终于抵达图瓦境内,一座国门,高高耸立。

    看到上面那熟悉的国徽,大巴车里,忍不住响起一阵欢呼。

    这种感觉很神奇,兜兜转转,又踏上自己国家的领土。

    “噢,到家啦!”

    小迪丽欢呼一声,惹得车厢里的人都面露微笑:好像跟你这个小黑孩儿没啥关系吧?

    再次过了边检之后,大巴车终于行驶在图瓦境内。

    这里的地形开始变得山峦起伏,山上林木茂密,各种树叶经霜之后,变得五彩斑斓,煞是壮观。

    车厢里,不时响起一阵阵惊叹。

    景色越美,大家心中的自豪之情也就越来越高涨,因为这样美丽的地方,属于我们。

    沿途也看到不少牧民,放牧羊群和马群,这边养马的非常多。

    刘青山计划,到时候往国内输送一批,办几个马场。

    日暮时分,大巴车终于抵达首府克孜勒。

    夕阳西下,这座小城笼罩在霞光中,显得无比宁静祥和。

    坐了一天车,乘客本来都有些疲惫的身心,终于又变得振奋起来。

    他们透过车窗,向外张望。

    刘青山也同样如此,在他眼里,经过两年多的建设,这里已然发生不小的变化。

    街道已经重新翻修,两边也多了不少建筑,他甚至还看到了一座龙腾商厦。

    大巴车直接开到一座酒店的院里,游客们下车安置,刘青山一行人,就暂时和楚云秀分别。

    这个时间点,政府部门也都下班,刘青山也没打算惊动他们,便直接去了龙腾公司设在这里的分部。

    因为刘青山的缘故,龙腾贸易公司,基本上垄断了图瓦的对外贸易。

    一行人来到公司新建的办公楼前,看到龙腾公司熟悉的标志,刘青山和小五不由得相视而笑:

    这座他们一起创立的公司,从小到大,终于有了点腾飞的意思。

    “老大,你们来了,怎么不提前打电话!”

    只见阿古拉带人从大楼里面飞奔出来,这边的分公司,主要是他负责。

    刘青山也面露微笑:“差点忘了,这边和国内已经能通电话啦。”

    “阿古拉大哥,你好像又胖啦?”小六子上去拍拍阿古拉的肚皮。

    “不是胖,是壮。”阿古拉哈哈大笑道,“现在没事的时候,就去牧民那里蹭马骑,这才是我希望的生活!”

    一听说骑马,大伙都来劲了,嚷嚷着明天就去。

    进到楼里,阿古拉又给姜水长打电话,老姜是代替刘青山这个最高行政长官,负责管理自治区的行政事务。

    很快,姜水长就开车来到这里,看到穿着一身中山装的老姜,李铁牛忍不住呵呵直乐:“行,你小子有点当官的样子啦。”

    等到吃饭的时候,老姜讲了讲这边的情况。

    总体还是不错的,旅游业隐隐已经成了这里的支柱产业。

    另外就是冬天的时候,能向国内运送大量的奶制品,也是一项大收益。

    至于肉类,限于交通运输的环节,目前还无法向国内大量提供。

    再有就是采收野生中草药的工作,也推行开来。

    这边森林资源丰富,药材的品质极高。

    从前牧民们都很少采集,因为采了也卖不出去。

    如今在政府的引导下,进行合理有序的开采,也增加了一项收入。

    至于国内有关部门,想要从这里进口木材之类的,都被老姜给打发了,这是刘青山设置的红线,谁也不能过界。

    不过还有一点,老姜也拿不准主意,需要刘青山决定:

    那就是国内提出要向这边输送一些人口,帮助发展建设。

    老姜也知道这种事情,关系重大,不敢私自做主。

    刘青山也考虑一番,这才说道:“大量的移民不可取,人口一旦膨胀,资源紧张,就很难保持这种近乎原生态的自然环境。”

    “可是上面的意思是……”老姜这两年也不是白干的,知道这里面的关键。

    “你就这样答复,说是我的意思,如果国内的图瓦族,有同胞愿意来这边,我们欢迎;另外可以让上面增派一些教师,这边的教育比较落后。”

    这是刘青山的答复,并没有彻底拒绝,算是比较折中的方桉。

    这边的情况,和东方自治区不同,那边原本是毛子的民族占大多数,所以在毛子撤退之后,需要大量移民过去。

    “成,那我就按照这个意思向上呈报。”

    老姜感觉通透不少,晚上又和刘青山聊了半宿,对图瓦的整个发展,心里也更加有数。

    第二天早上起来,刘青山和李铁牛他们去跑步,小六子他们,也都跟着一起锻炼。

    就算不练拳,也是要站桩的。

    跑出城外,这边的空气是真的好,早晨的天气已经很凉,图瓦漫长的冬季,也即将到老。

    这个季节,牧民就已经陆续开始搬迁,从高山上的夏牧场,转移到平原地区过冬。

    在城外,刘青山他们还看到长长的勒勒车,还有牧民赶着成群的牛羊,从他们身边路过。

    吃过早饭,刘青山又去了酒店那边,准备跟着游客一起去骑马,这是旅游团里一项重要的活动。

    结果意外的发现,哈桑长者以及自治区的主管之一的叶尔德,也都在这里。

    看到刘青山,他们也都很是惊讶,随后便是满脸笑容,上前见礼。

    这两年,图瓦发生了很大的变化,经济发展,普通牧民的生活水平也提升一大截,这些当然都要归功于刘青山。

    哈桑长者他们,来看望从国内来的同族,虽然相隔百年,彼此不通音讯,但是相同的血脉,共同的语言,让他们倍感亲切,依旧是一家人。

    国内的图瓦族人口少,一直发展不起来,还涉及到通婚的问题。

    这下好了,以后可以放心的把族里的女孩子嫁到这边,或者把这边的本族姑娘,迎娶回去。

    刘青山领着小老四他们,在这边痛痛快快地玩了几天,这才直接乘坐飞机,返回首都。

    简单安排一下首都这边的事物,刘青山就急火火地赶回老家,这次他准备腾出时间,好好陪陪怀孕的妻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