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书架管理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天天中奖 云罱

第440章 有反应了

    婚期还有三天,该来的人基本上都来了。

    江帆包了一家酒店,安置老家来的亲戚,目前来的只有二十几个,剩下的要到婚期前一天才过来,目前来的主要是堂姐堂嫂之类的亲戚,过来帮着张罗事情的。

    上午刚安排完亲戚,下午江帆又去了趟机场。

    去接人的,江欣和宋凯一帮同学过来了,有的是上本科时的同学,有的则是读研的人大同学,二十多号人约在一起到了杭城,本科的同学和人大的同学互相不认识,两边各有一个同学张罗联络,约好在机场会合,所有人到齐之后,一起去下塌酒店。

    坐的不是一趟航班,先到的要等后面的。

    本来不用去机接的,宋凯和江欣已经委托了几位同学帮着张罗大伙打D去酒店,可两人结婚同学能千里迢迢赶来喝顿喝酒就是一辈子的情分,家里要是没人去接一下,未免有点招待不周,是以江帆才亲自屈尊纡贵带着车去机场接机。

    第一拨到了九个人,六个是人大的同学,毕业后留在了京城奋斗。

    三个是本科的同学,毕业后去京城打拼,约在一起飞过来的。

    从京城过来的。

    领头的是一位女生,叫李晓曼,相貌虽然一般,但自信大方,精明干练,一干就是已经进入职场,见了江帆很意外,也有点小惊喜,显然没料到这位大老板会亲自前来接机。

    同学都知道江欣亲哥非常牛掰,也想过应该会碰到江欣那位传说中的亲哥。

    但没料到会亲自到机场来接机,真的是意外又惊喜。

    本科的同学进入社会有三年了,早就体会到了生活不易,人大的同学今年研究生毕业参加工作了,同样深刻地体会到了社会的恶意,因此才明白江欣这位据是是大老级别的亲哥能亲自到机场来接机有多难得,除了意外惊喜,还有点点受宠若惊。

    “江哥,我也跟江欣叫你哥吧!”

    李晓曼虽然有点小紧张,但毕竟在单位历练大半年,早不是学生时代能比的,江帆这种层次的大老板平时可不是随便能见到的,若非江欣结婚这种千载难逢的机会,自己想见人家的面估计不比见老家的一把手容易,想叫声哥留个印象更是只有江欣结婚这个机会了。

    “叫哥就挺好!”

    江帆一脸亲切,笑着和她握手:“你们跟江欣和宋凯是同学,岁数应该都比我小,叫我哥也是应该的,江欣结婚你们能来喝杯喜酒,我这个当哥的也很高兴!”

    又跟其他几人一一握手,大家心里就很受用。

    在单位时随便一个小主管都能对自己指手划脚的,还不敢说什么,何曾被大老板这么和蔼亲切问候过,对比之下落差实在太大,怎么能没点感触。

    江帆领着几人到停车场,一熘奔驰一字排开。

    全是S级,车上还打了编号。

    江帆招呼大家上车:“你们先去酒店,我等一等后面的人!”

    李晓曼主动请缨道:“江哥我留下和你一起等吧,我知道他们的航班。”

    江帆点了点头:“也好,那就辛苦你了!”

    “不辛苦!”

    李晓曼连忙道:“本来就跟宋凯和江欣说好了的,到了机场我们要等其他人,等全都到了再一起打车去酒店的,没想到你亲自来了机场,大家都挺意外的。”

    江帆笑笑,他早就听江欣说起过这个李小曼。

    而且不止说过一次,果然是个人才。

    大多数学生走上社会后,都不太适应职场和社会的节奏。

    需要一段比较长的时间,才能彻底融入社会。

    而适应的比较快的,混的都不会太差。

    如李晓曼这种,缺的就是一个机会。

    有的人运气好,机会到了就上去了。

    当然也有些运气不好的,蹉跎几年也没有人赏识,白白浪费几年光阴。

    九月的杭城热的人发昏。

    江帆可没有被太阳虐的爱好,领着李晓曼去了航站楼的一个茶室,要了两杯茶一边喝一边问了问李晓曼的工作,等了半个小时,又一拔人下了飞机。

    李曼晓跑前跑后的联络,不辞辛劳。

    这拨到了五人,两辆奔驰送去酒店。

    把人送走之后,江帆和李晓曼回到茶室继续等。

    一直到下午五点半,才接到最后一拨人。

    江帆亲自送到酒店之后,才去了老房子。

    婚期还有两天,那些流程什么的自有长辈制定,还有一大帮人帮着安排细节,轮不到他操心,需要他操心的事不多,除了接待几拨客人外,就是安排车辆什么的。

    即使安排车辆,也用不到他亲自来操心。

    黎平也赶到了杭城,亲自负责车辆调度。

    妹子出嫁,江帆手下的一帮人也在关注,如诸黎平等心腹之人,也需要机会表现,江帆自然叫过来让跑个腿什么的,以示亲近,不然黎平就得担心老板是不是对他有意见了。

    物业的人和抖音那些靠技术吃饭的员工是不一样的。

    高管和普通员工也是不一样的。

    老房子没啥人,只有裴家姐妹住在这边。

    江欣从江南里出嫁,人都凑在那边。

    没什么事两个小秘等闲也不会跑去那边凑热闹。

    人多眼杂,嘴也杂,不想被人私下议论。

    关键还是姐妹俩这几天忽然各种不舒服,吃东西没胃口,吃完就吐,整天没精打采的像是大病了一场,反应强的有点过头,奈何医生说是正常情况,也只能忍着。

    江帆进门没看到姐妹俩,到后屋看了看,两人正在睡觉。

    江帆摸摸额头:“问,感觉怎么样?”

    裴雯雯倒爬在床上,说:“胃里泛酸水,好难受啊!”

    裴诗诗侧卧在床上,说:“不舒服,提不起来精神!”

    “那咋办?”

    江帆也没办法,医生都说了没病,属于怀孕的正常现象,他能咋办,只好说道:“越爬着不动越难受,要不起来去绕着西湖走上一圈,估计会好点?”

    “走不动!”

    裴诗诗有气无力的,像是三天没吃饭。

    裴雯雯也不想动弹,心情也有点不好。

    江帆只得作罢,坐在床边一手摸着一颗头施展传功大法,给予力量。

    说了几句,手机又响了。

    拿出来看了看,是张一梅打来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