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书架管理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玄幻魔法 -> 解构诡异 懒惰的秀某人

第805章 仿造自己

    楚冬轻轻点了点头,算是应了下来,他对兽主还是信任多一些,况且桃姑娘筑神阁并不影响他,有危险他也可以做出反应。

    他对着庙外的世界问道:“那你说我这次选什么?哪个神的神阁有意思?”

    “我的神墟里死过的神不知凡几,你觉得什么是有意思?”

    “有没有谁能直接增加我的力量,或者对创造灵魂这方面有些研究?”

    兽主低头陷入了沉思,这两个要求都让他有些为难。

    过了许久他才缓缓说道:“大部分神都能强化普通人,可你显然已经脱离了普通人的范畴,所以我无法确定哪个神能让你变强,创造灵魂我更是不懂,我甚至不知道那是什么。

    我最多能想到一些能强化你战斗力的神阁。”

    “那也行,你说说看吧。”

    “往东三十里,有一尊血和尚,它能在一定范围内共享力量,能把许多人的力量叠加在一个人身上,非常难缠,从某种程度上来说也是增强,就是没法永久。”

    楚冬轻轻点了点头,三十里一个不近不远的距离,说明这尊血佛在众多禁物之中实力排在中下,还在他接受的范围内。

    分析完风险之后楚冬带上任平安便离开了破庙,这一路飞奔他见到许多奇诡的物件,有还生着炊烟由眼睛堆砌而成的屋子,还有吊着无数尸体的参天巨树,以及不断发出哀嚎的山洞。

    绝地无数,它们之间却又泾渭分明,互不侵犯。

    楚冬带着任平安游走在它们的边缘,倒也是没遇见什么危险,而且通过绝地占地大小,就可以粗略判断他们的实力。

    半小时后楚冬便和任平安停在了一座被掏空的石山面前,被掏空的石山做成了大大小小的房间,往里一看,一连无条长廊,深不见底,每间屋子门口都有一具或两具干尸守在门口。

    稍微有点震动那干尸就碎成一团沙子,也不知道这里到底过了多久。

    楚冬往走廊上看了一眼,结果就看到了那些干尸竟然在试图站起来,就是这骨头实在已经脆的不成样子,纷纷碎成了一摊粉末。

    从腰间抽出长鞭,大量的柳枝钻入地下朝着山内蔓延,柳条便是他的眼睛,这山内如何他可以直接感受到。

    空旷的山体里到处都是石窟,这里像是苦行僧的居所,石窟之内只有一张床,再无其他,也不知道这些人生前到底在这里做什么。

    楚冬的柳枝在山体内摸索了许久,愣是没有看到找到兽主说的血佛,这山体里好像是空的?

    楚冬手下的香火模块马力全开,支持者楚冬手中柳条的扩张,柳条滋生的越多对楚冬就越有利,可他都快把这山体给穿空了,也是没找到所谓的血佛。

    问题是每个绝地占地面积都不小,三十里的范围只有这一处地方。

    就在这时楚冬任平安突然颤声说道:“楚冬、你看头顶。”

    任平安一脸恐惧的望着山顶的方向,因为站位的关系所以楚冬不见山顶,他只能看见石窟内的样子,楚冬往后退了两步,沿着任平安的视线望去,就见那座巨大的石山竟然在慢慢融化,一颗表情狰狞的光头从山顶的位置露了出来。

    这座山通体暗褐色,楚冬也没特别深究,可是现在一看才知道,它竟然全部是血液硬化之后模样。

    那血和尚慢慢露出真身,给了楚冬极大的压力,他只能加足马力尽全力让柳枝开始破坏山体,丧柳那是什么级别,那可是能逃到神墟外围,甚至即将脱离神墟的怪物,它的柳条攻击力自是不可小觑,在楚冬下达攻击的命令后整座血色山峰便开始不断崩塌。

    柳枝自下而上,开始向上突破,那血佛表情一变,狰狞变成愤怒,从山体中抽出自己的二十米长的肉掌对着楚冬便砸了下来,楚冬脚下勐然伸出了无数条柳树根须,这些根须互相盘结,织成了一张大网。

    只听冬的一声,血掌结结实实砸在了网上,方圆百里都因为这一掌而传出了剧烈的震颤。

    任平安更是直接被砸到昏迷,七窍流血,虽然被挡了下来,可这一击的震动却也不是他能接受的。

    楚冬把柳编插入地下,手持唐刀一跃而起,金光闪过血佛的肉掌瞬间从手腕出齐根而断,巨大的手掌变得僵硬,化为石头一般的质感掉落在地滚了两圈。

    这一刀价值两丈烟气,十多万单位的信仰,除了楚冬没有任何神敢如此挥霍。

    血佛吃痛不已,又抽出了自己的左掌,可楚冬也没给他面子,无数柳条直接冲破山体,直接将其五花大绑,柳条在血佛的挣扎下不断崩断,可是在楚冬的供给下新生的柳条却是不计其数。

    一边挣扎,一边压制,没一会这座完全由血块组成的山峰已经彻底被柳枝覆盖,血佛显然已经大势已去,柳枝只会越来越多,而血佛却无法得到任何补充。

    一小时后,偌大的山峰消失,取而代之的一地如同琉璃一般的血色碎块,它的一切都被楚冬给破坏光了,随手选了一块最大的放在了刀刃之上,琉璃晶石慢慢融化,最后全部融入刀身,与此同时它也出现在了桃姑娘的神道空间中。

    在漫天金色的烟气中静静的漂浮着三种碎片,一根柳条,一只断手,还有一颗石心。

    有这三块作为地基楚冬便可以给桃姑娘弄一座临时的神阁了,直接越过这困难的一步,开始让桃姑娘凝聚神魂,这天底下也没几个人能有这种待遇。

    半小时后,楚冬打包了血佛碎片回到了破庙之中,兽主显然是感受到了楚冬的战斗,见面便吐槽道:“真奢侈。”

    楚冬把装着血佛碎片的破布袋子往墙角一扔,笑着说道:“香火又不值钱,它是用来花的,又不是用来存的,来教我怎么凝神魂吧。”

    “神魂?你离那一步还远,你得先帮她筑神阁。”

    “嗯?可是碎片我已经弄齐了啊,你不是框我吧?”

    兽主也没生气,就给楚冬耐心的解释了起来,这种法子确实是帮忙,可神阁还是得有,也得消耗大量的烟气进化固化,不过固化烟气不再需要桃姑娘的参与,而是以抢夺来的三块碎片为核心,并且楚冬要时刻三块碎片之间的平衡。

    不过平衡这种事并不困难,毕竟楚冬这边是三块碎片,未来楚冬还可以加入更多的碎片,碎片越多反噬的风险越低,毕竟夺来的神阁里有其他神的意识,这是不可避免的。

    听完解释后楚冬恍然大悟,“我懂了,你是想让我利用它们之间互相冲突的本能,让它们的意识宕机,这样桃姑娘就能利用它们的神阁,倒是有意思。”

    “不是很懂你说的话,这种方法筑神阁没有太大的风险,只是水磨工夫,但看你如此奢侈,怕是也用不了太久。”

    楚冬轻轻点了点头,这倒也是事实,香火这种东西他从来都不缺,大不了就把大邹所有的香火模块全部拆过来。

    楚冬直接盘膝而坐,精神融入桃姑娘的神道空间,在他的指挥下桃姑娘主动将烟气聚拢在三块碎片之上,并且根据它们之间的强弱分配不同的烟气,桃姑娘那薄弱的烟气果然一接触便被疯狂吞噬。

    而那三块碎片竟然也在慢慢修复,之后楚冬便让三块碎片强行连接在一起,就像是用胶水黏东西异样,让三种碎片互相连接,强行接触之后三块碎片先是发出阵阵光芒,最后又纷纷归于沉寂。

    神阁碎片之上已经没了丝毫的生机,就连颜色都变成了死灰色。

    站在楚冬身边的兽主不由得露出了惊讶之色,他感觉楚冬做这事似乎异常熟练,本来他还想着指点几番的,在这个过程中没有出现任何反噬,三种碎片全部沉寂,近乎完美。

    三块碎片凝为核心,桃姑娘的烟气都可以借助它凝为实体,这神阁想要如何搭建全看她的意思,烟气慢慢下落,在虚空之中竟然慢慢升出了一颗桃树,就是这烟气储量不足,桃树也仅仅弄出了半根树干。

    可就算是半成品的神阁也有作用,桃姑娘的意识可以在其中慢慢凝聚。

    就像是孕育生命一样,在桃树内意识与烟气结合,慢慢凝出神魂,楚冬还是头一次如此近距离接触不发疯的神魂,妖风虽是神魂所化,可它早已失去了本来的样子。

    楚冬近距离感受着桃姑娘的神阁,不知为什么他突然感觉自己的意识被分成无数份,他可以同时思考数千件事情,但就是思维速度如同蜗牛。

    兽主也没有出手阻拦,这是很正常的反应,烟气筑造神阁,本就要将意识散入其中,这是规则。

    可如此感受着桃姑娘的神魂让楚冬突然心有所感,他创造灵魂的技术或许可以得到改进。

    他完全可以彷造一个自己,楚冬有什么特殊能力,如果非说有那就是智脑与制造灵魂,近距离感受神阁与神魂让楚冬感觉自己可以做出一些改变。

    【人类灵魂与神魂有明显区别】

    【人类灵魂是一个整体、意识非常复杂】

    【而神魂却是一个聚合体、每一个单位都有不同的意识与情绪】

    【更加简单、更适合彷造】

    【以本体目前的能力、难以彷造人类的灵魂】

    “不需要一模一样,只需要拥有一部分能力就好,你记录我的灵魂在烟气中的分散情况,然后我们拆分组合。”

    【可行、但结果未知】

    【智脑会将感受到的一切分体记录进库】

    彷造自己的灵魂楚冬还是想在自己的地方,所以他专门问了兽主两句,他还是怕桃姑娘凝聚神阁的这个过程没法离开这里。

    “只要你能保证三块碎片之间一直都保持平衡,就不要我替你掩盖气息,神阁需要不断扩大,然后不断凝聚神魂,所以你总是有失控的危机。”

    “那我就知道了,这事你不用担心。”

    天色已晚,楚冬也没强行离开,等到第二天天明楚冬就带着破布袋子和任平安离开了神墟,任平安这个倒霉催的耳膜都被震穿了,其他倒是也没什么,跟着楚冬只要不死就是赚。

    这次为了补偿任平安,楚冬顺手强化了一下他的身体,没法跟那武神躯想比,但也能顶的上他半年苦修,身体才是一切的本钱,对于他未来的修炼只有好处。

    回到要塞之后楚冬就开始着手研究起了彷造自己这件事,智脑将每个分体的记录调出,楚冬再针对其进行制造,再由智脑进行调试,很复杂、也很浪费时间。

    制造一台22万单位的灵魂计算机楚冬要五天,可是彷造自己,总共就六千分体,楚冬花了整整三十二天,因为每个分体都要模彷,需要的工作量简直无法估量。

    六千基础单位,每个单位都需要智脑暴力破解一次,反向逆推,几十台灵魂计算机配合运算一个小时甚至一整天,这种计算量不可谓不恐怖,暴力解密还是解密六千次,谁都得崩溃,可楚冬就是感觉这次彷造会有一些变化。

    要塞之下的地窟之中,楚冬站在一条十米见方的巨大的方块面前,这就是他彷造自己制造出的灵魂。

    楚冬把手按在了冰冷的铁皮之上,可是在这铁皮之后楚冬竟然感受到了自己,某个自己肢体的延伸。

    轻抚铁皮,整个铁块像是呼吸一般的闪烁着。

    突然,铁皮之前出现了一团暗银色的风暴能量,随后它开始不断稳定,最后化为一个球体,看不到这一幕楚冬欣喜若狂。

    彷造的自己果然能制造灵魂,虽然只能制造最基础的灵魂单位,完全没法像楚冬那般复杂,但这已经足够用了,因为这是计算机,它可以没日没夜的工作,而且二次制造不需要破解工作,他几个小时就能弄一台。

    楚冬又测试了一下它制造灵魂计算机基础单位的速度,大概一分钟一个,比楚冬慢了不知道到多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