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书架管理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科幻小说 -> 影视世界从小舍得开始 山俪

第四百四十二章:失败的嘴遁,连环撞

    “你们现在在哪?具体位置,还有炸弹现在是什么情况?”

    张成听到炸弹会在一点四十五分爆炸,表情特别凝重,但他好歹也是办案经验丰富的老刑警了,知道这个时候绝不能慌乱,若是连他都慌乱的话,电话那边的人肯定会更加紧张。

    那可是炸弹,不是开玩笑的事情,谁知道这个炸弹的威力有多大,在市区突然有炸弹爆炸,那带来的影响将是非常可怕的。

    还好对面很快就有了回应。

    “我们刚从公交车上逃下来,现在就在沿江东路站站点,炸弹会在一点四十五分爆炸,你们什么时候能到,我们要把炸弹弄到哪去?”

    “你先等等。”

    张成捂住电话,然后对旁边的江枫问道:“我们距离沿江东路站有多远?要几分钟到达?”

    江枫赶紧拿手机开始查询:“师父,沿江东路站距离我们不是很远,我们若是鸣笛,全速前进的话,几分钟就能抵达。”

    “鸣笛,用最快速度过去,同时查查沿江东路站的情况,看哪里可以处理炸弹。”

    江枫立刻联络了局里,很快就得到了回复:“沿江东路站虽然算不上闹市区,但周边也有很多人和建筑,不过几百米外就是江河。”

    张成立刻吩咐:“立即让人去把沿江东路站那里的水域清空,不允许有任何船只靠近。”

    随后他又拿起了电话:“小姑娘,请你先保持冷静,回头看看,是不是距离你们不远的地方,就是水域,你们立刻往那边移动,我们已经让人过去清空现场,并且我们也会很快抵达,你们只要把炸弹放下,自己离开就行。”

    李诗情听了,十分担心的说道:“张警官,炸弹的威力非常大,我担心会出事。”

    “你不用担心,我们都是专业人士,会有人妥善处理好的。”

    “好~好吧,张警官,我们所乘坐的那辆公交车,司机也是帮凶,他现在开着公交车逃逸,车上还有很多乘客,你们一定要及时的阻止。”

    “我们的人已经在追公交车,你放心,一定会保证车上乘客的安全。”

    张成很厉害,虽然一直都在跟李诗情通话,但是他的指挥并没有落下,所有人都开始了行动,他们也都是坐上了行动的警车。

    周辰扫了一眼公交车仪表盘,发现速度已经达到了六十多,这对正常行驶在城市道路的公交车来说,已经算是超速了。

    更可怕的是,公交车还在加速,王兴德也完全没有停下的意思,若不是他技术过关,恐怕早就已经出车祸了。

    因为有了李诗情的报警,所以警方很快就锁定了这辆45号公交车,并且交警大队第一时间行动起来,开始清空这条路线上的车辆。

    也正是因为王兴德的不顾一切,周辰才没有冒然出手,速度六十多的公交车一旦失控,尤其是在这样的道路上,后果绝对是不堪设想。

    “王兴德,你冷静点。”

    周辰见王兴德不理睬自己,依旧踩着油门,于是语气一转。

    “王兴德,我不知道你们为什么要炸公交车,但我听你们刚刚的对话,你们要炸公交车的原因,应该是跟你们口中的‘萌萌’有关吧?”

    虽然王兴德依然没有回答周辰,但周辰还是看到,在他提起‘萌萌’这个名字的时候,面皮明显的抖了抖。

    “你不说,我也能猜出来,你跟后面那位应该是夫妻吧,‘萌萌’是你们的女儿吧?”

    王兴德再也无法保持冷静:“你到底是谁,怎么会知道我们是谁?”

    周辰淡定的分析着:“我不是谁,也不知道你们是谁,但看你们两夫妻的样子,就能猜到‘萌萌’是你们的女儿,能让你们这么疯狂,想要炸公交车,是不是你们的女儿出什么事了?”

    这下王兴德又不说话了,他觉得这一切有点太诡异了,周辰是怎么知道他们要炸公交车的?那么及时凌厉的抢走了炸弹,还猜到了他们的女儿。

    所以他不敢再多说了,生怕被周辰知道更多。

    周辰却没有放弃,依旧在追问:“你们的女儿‘萌萌’到底出了什么事,能让你们这么疯狂,她肯定是受了很大的冤屈对不对?”

    作为一个经受万千网文熏陶过的现代人,又活了那么多年,周辰的阅历让他能够从无数种可能性中,找出最有可能的几种可能,所以他在慢慢的试探。

    “你闭嘴,闭嘴,你什么都不知道,别在这里胡说八道。”

    王兴德气急败坏的大骂,显然是被周辰说到了痛脚,想到女儿的死,想到女儿死后遭遇的网曝,这让他完全失去了理智。

    就在这个时候,公交车来到了十字路口,也就是之前跟油罐车碰撞爆炸的红绿灯处。

    此时东西方向的红绿灯是红灯,但王兴德丝毫没有停下来的意思,一脚油门直接踩到底。

    “红灯,刹车,刹车啊!”

    站在前面的花衬衫男看到王兴德没有丝毫停下来的意思,惊慌失措的大声尖叫。

    东西方向是红灯,南北方向自然就是绿灯,公交车闯了红灯,让南北方向的车辆完全没有准备。

    “砰!砰!砰!…………”

    十字路口发生了一场惨不忍睹的连环撞,足有十几辆车发生了碰撞,但好在因为是红绿灯十字路口,很多车辆的车速不是很快,虽然是严重的连环撞,但并没有发生车辆爆炸的惨剧。

    公交车是撞车的罪魁祸首,撞车加被撞,使得公交车里的乘客都是惨不忍睹。

    小轿车座位上有安全带,可公交车的座位上没有安全带,在这样撞击下,自然不可能讨得好。

    这不是周辰第一次在循环中撞车,虽然提前有准备,但依然被装的头晕眼花,满头是血。

    …………

    周辰郁闷的躺在病床上,表情稍显挫败。

    “还是高估了自己啊,嘴遁这技能,不是谁都能掌握的。”

    之前在公交车上,他想要靠着自己三寸不烂之舌,说服王兴德停车。

    可结果却是,王兴德根本没听他的,直接来了个闯红灯,再加上连环撞,直接把他给撞懵圈了,人虽然没大事,但也被撞到了医院,身上更是有好几处骨折骨裂。

    果然,有些天赋和能力天生不具备,即便是活的再久,也很难学会。

    尤其是看到连环撞的现场惨状,周辰知道,自己的这一次循环,恐怕还是要以失败告终。

    周辰在苏醒后不久,就又见到了‘老朋友’。

    “周辰先生,你好,我们是市刑侦支队的,我是张成,这两位是我的同事,我们来找你,是想要询问一下今天下午发生的45路公交车爆炸案的一些问题。”

    张成见到周辰后,先是亮出自己的身份,然后说出了自己的目的。

    周辰点了点头,然后问道:“处理炸弹的时候,没有人员伤亡吧?”

    他被公交车带走了,所以并不知道李诗情他们最后是怎么处理的炸弹,来到病房后,也没人可以问。

    张成三人都是目光凌厉,他们已经对李诗情和肖鹤云进行过询问,并且对公交车内的其他乘客询问过,知道周辰才是最关键的人物。

    “周先生放心,炸弹我们已经处理好,没有人员伤亡。”

    “那就好。”

    炸弹没炸死人,周辰还是比较高兴的,他对如何摆脱循环,也只是自己的猜测,炸弹没炸死人,这是个好消息。

    “你们有什么想要问的,尽管问,我保证知无不言,言无不尽。”

    对于周辰的配合,张成三人都是很满意,然后就开始了询问。

    “周辰,男,二十八岁,嘉林师范大学数学系副教授,籍贯…………”

    …………

    周辰的确是知无不言,言无不尽,只不过他所说出的答案,让张成三人都是眉头紧锁。

    又是循环?

    因为他们已经从李诗情和肖鹤云那里听到过同样的答案,三人都说自己进入了循环,这也太荒谬了。

    “张警官,我知道你们不信,但这就是事实,不过我觉得现在不是纠结这些的时候,我觉得你们应该去调查一下王兴德和那个女的,我之前已经从他们口中套出,他们之所以炸公交车,是跟他们女儿有关,你们可以从他们女儿入手。”

    早就已经有所不满的江枫,听到周辰的话,语气硬邦邦的说道:“这是我们警方的事情,我们警方怎么办案,有我们自己的程序,不需要你来指挥。”

    但周辰却看都没看他,认真的对张成说道:“张警官,不管怎么说,今天的事情,我也有功劳吧,我真的很想知道,到底是什么原因,才会让他们做出如此丧心病狂的事情。”

    张成语气平淡的说道:“这个事情我们会跟进调查的,周辰,你先好好休息,后续我们应该还会再来找你询问。”

    “那我就等着张警官的好消息了。”

    在张成三人离开后,周辰皱起了眉头,他必须要调查出真相,但现在他行动不便,而且想要一个人调查,也不现实。

    “也不知道李诗情和肖鹤云他们怎么样了。”

    周辰本以为暂时见不到李诗情和肖鹤云了,可谁知没过多久,这两人就找了过来。

    “周辰。”

    李诗情高高兴兴的走了进来,可一看到周辰躺在病床上,头上和身上都包着纱布,顿时变得满脸紧张。

    “周辰,你怎么样,伤的重吗?”

    周辰道:“还好,刚刚张成他们来过了,看到你们没事,我就放心了。”

    肖鹤云说道:“我们没事,按照你说的,联系了张成,然后他们派人过来,从我们手里接走了炸弹,丢尽了河里;倒是你那边,我听说公交车发生了车祸,十几辆车连撞,我们这一次虽然阻止了爆炸,但车祸还是造成了伤亡,你觉得我们还会进入下一次循环吗?”

    “这个还真不好说,不过我们虽然找出了真凶,也阻止了炸弹,但还没有弄清楚真相。”

    “你是说,我们要弄清楚司机和那女的炸公交车的真相?可这上哪去找啊?”

    周辰道:“我之前试探过王兴德,从他的表现可以确定,他们之所以炸公交车,是因为他们的女儿‘萌萌’,我猜他们女儿的名字里肯定有个萌,可能叫王萌,或者王什么萌之类的,只要弄清楚他们的女儿發生了什麼事,或许就能夠找出真相。”

    “我现在无法离开医院,你们能想办法去调查王兴德他们家的事情吗?”

    李诗情立刻回答道:“没问题,我可以去调查。”

    肖鹤云则是顾虑重重:“可我们上哪去调查呢?”

    周辰道:“目前为止,我们只知道王興德的身份,就从他那里入手,你们去公交公司去调查王兴德,不过我估计警方也会派人去调查王兴德,所以你们速度一定要快。”

    李诗情是个风风火火的性格,听到周辰的话后,她立刻表示:“没问题,我们现在就去调查。”

    肖鹤云迟疑道:“那我们要是碰到警方的人,该怎么办?”

    周辰道:“那就想办法跟他们一起调查,张成这个人我接触过几次,他不是那种铁面无私的人,如果你们能帮到他的话,我觉得他会允许你们接触这个案子的。”

    “这是我们脱离循环的最好办法,只有调查出真相,我们才能脱离循环,拖得时间越久,对我们的伤害就越大,我真的已经坚持不了多少次循环了。”

    其实这也是没有办法的办法,他现在根本无法自由行动,所以只能把这个重担托付过李诗情他们。

    最终,肖鹤云还是同意了周辰的方案,决定跟李诗情一起去调查王兴德一家。

    周辰只能静静的躺在医院等待,因为他的手机在公交车上的时候被摔坏了,连用手机消遣时间都做不到。

    谁知这么一等,就等到了夜晚,十一点多都没有等到李诗情他们的消息。

    眼看着就要到十二点钟,周辰反而耐下心,他没有在十二点之前调查出真相,看来又要再一次进入循环了,就是不知道下一次,李诗情和肖鹤云还会不会跟他一起进入循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