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书架管理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玄幻魔法 -> 重生:崛起香江 镔铁

0820【挖坑,埋人!】

    庄家俊端着参茶来到书房门口,把耳朵稍稍侧在门上,果然,里面传来李佳诚正打电话的声音:“做人要厚道!我们的水电工程需要钢铁,她不帮忙提供是几个意思?当初可是谈好的,我加盟组织就会优选考虑给我供货!现在呢,出尔反尔,简直可恶至极!”

    听到这句话,庄家俊顾不上敲门,直接推门走了进去,对站在书桌旁,嘴里咬着香烟,右手拿着电话正在大发雷霆的李佳诚开口道:“姐夫,发生乜事?饮茶先!”说着把端上来的参茶递过去。

    庄家俊跟在姐夫李佳诚身边这么多年,都很少见到李佳诚真正发怒的时候。

    李佳诚性格沉稳,做事一向很有分寸,当年五金店生意失败的时候,也从未消沉,反倒更能激起他斗志!

    在庄家俊眼里,自己这个姐夫就是个不折不扣的“超人”,无论做人做事都不是一般人能比的!

    李佳诚见庄家俊进来,就阴着脸对电话那边道:“这件事情我会亲自解决,你们先不要理会!”说完挂断电话,把咬在嘴里的香烟狠狠地碾灭在烟缸内。

    庄家俊见此,就咽口唾沫道:“姐夫,你一直不怎么抽烟的!怎么,这件事儿很难办吗?”

    李佳诚没有立马回答,而是接过庄家俊递过来参茶一口饮酒,这才擦了一下嘴巴说道:“姓利的女人欺人太甚!最近因为我们没有支持她,帮她表态,她就开始故意针对我们,我们水电工程所需钢材,竟然被她扣押不放!”

    庄家俊明白了,“她这样做是过分了点!再说钢铁联盟又不是我们一家加盟,还有新鸿基,包氏集团,嘉道理家族等!她为咩不针对他们?”

    “还不是杀鸡给猴看?”李佳诚愤愤不平,“欺负我们长江实业实力不够,认为我们不敢反抗,所以就拿我们开刀咯!”

    庄家俊想了想,“既然如此,我们也不能坐以待毙,必须要做点什么才行!”

    李佳诚仍旧一副怒气未消的模样:“我们能做什么?钢材在她手里,我们有求于她,当然要低头了!”

    “姐夫,你要隐忍?”

    “不然呢,还能怎样?”李佳诚恨恨的坐回椅子上,虽然咽不下这口气,却又无可奈何表情。

    这时——

    咚咚咚,有人敲门。

    “边个?”

    “老爷,外面有人找你!”却是管家忠伯在外面回禀,“他说他叫胡俊才,认识庄少爷,也认识老爷您!”

    “胡俊才?石志坚那个御用跟班?”李佳诚皱了皱眉头,道:“让他在客厅等着!”

    “好的,老爷!”外面管家忠伯正要转身离开。

    李佳诚像是想起来什么,直接道:“慢着!让他直接来书房!”

    “好的,老爷!”忠伯领命下去。

    李佳诚和小舅子庄家俊面面相觑,不明白这个胡俊才这么晚跑过来有什么事情。

    ……

    胡俊才进入书房,小心翼翼地打量了一下周围环境。

    这是他第一次来这种豪宅,见到这样精致的书房,见那么多书架,以及书架上的书,可见这位李老板平时也是个极爱读书之人。

    不像胡俊才,以前也喜欢读书,不过都是法律书籍,等到他考上律师资格证之后,就很少再拿起书本,就算看,也是看一些乱七八糟的武侠小说,像什么《倚天屠龙记》。

    对了,眼前这位李老板就蛮像《倚天屠龙记》中那位“白眉鹰王”,怎么感觉他杀气腾腾的?

    胡俊才这才留意到李佳诚脸色不善,像是刚发过火样子。

    李佳诚也在注视着胡俊才表情,见胡俊才一进来就左看右看,很没礼貌样子,却忍着没吭声,直到胡俊才朝他望过来,李佳诚这才指了指沙发:“有乜事?”

    胡俊才身子微微躬身,显得谦卑一些,这才朝着沙发坐下。

    旁边庄家俊让人准备了茶水过来,放在胡俊才面前。

    李家是大户人家,还是很懂礼数的。

    胡俊才显得很渴样子,没有回答李佳诚提问,而是双手捧起茶杯对着嘴儿抿了一口,眼珠子骨碌乱转,这才开口道:“李老板,恭喜发财!”

    “放肆!”李佳诚拍案而起,“胡律师,我们好歹也认识!我不管你从哪里听说我们工程遇到困难,我们都可以解决!可是像你这样上门讽刺,故意说出这般风凉话,就太不厚道了!”

    胡俊才吓了一跳,差点从沙发上跳起来,“唔好意思!我不是故意的!我没听说你们有乜困难!更没讽刺你们!”

    “哼!那你刚才那句恭喜发财是几个意思?”李佳诚怒视胡俊才。

    胡俊才再也坐不住了,直接从沙发上站起来道:“好了,我也不隐瞒了,事情是这样的!现在有一笔大生意不知道你们敢不敢做?”

    “乜生意?”李佳诚语气不善,在他看来胡俊才就是个小小的扑街货,能有什么能量?

    “咳咳,是这样的!我和一位朋友从韩国运了二十万吨钢材过来——”

    “什么?二十万吨!”

    “钢材?”

    李佳诚和庄家俊大惊失色,一脸惊愕地望着胡俊才。

    胡俊才被他们看得很不好意思,挠挠头:“我是不是哪里讲错?”

    胡俊才哪里知道,现在全香港钢材价格暴涨,已经涨到了一吨500港币!20万吨那就价值一个亿!

    何况,现在长江实业旗下的水电工程正在缺少钢材原材料,胡俊才这简直是雪中送炭!

    李佳诚神色惊愕了一下之后立马恢复平常,然后对庄家俊使个眼色,“家俊,你去外面看看你阿姐,她刚才说要煲靓汤,问问好没有?”

    “好的,姐夫!”庄家俊会意,对胡俊才微微歉然,然后转身离开书房,第一时间去另外一个房间拿起电话追查胡俊才所说的二十万吨钢材事宜。

    这边,李佳诚再次请胡俊才坐下,脸上挂着笑意道:“不好意思啊,胡律师,刚才我可能语气重了些,还请你不要介意。”

    “怎么会呢,李老板您太客气了,呵呵!”胡俊才捧着茶杯傻笑。

    “你刚才讲,要同我做乜生意来着?”

    “钢材生意!二十万吨,你能不能吞下?”胡俊才放下茶杯,双眼平视李佳诚,此刻的胡俊才仿佛换了一个人,丝毫没有之前的忐忑与紧张。

    李佳诚一向善于观人察人,此刻却有些看不清这个胡俊才了。

    李佳诚手指摩挲着茶杯,嘴上道:“恕我冒昧,这二十万吨钢材你们是从哪儿来的?”

    “韩国!”胡俊才说的很利索。

    “你一个人搞掂的?”

    谷/span>“不是!还有一个英国朋友!”胡俊才说。

    “可否告诉我,那个英国人是边个?”

    “柏德嘉!”胡俊才说,“准确来讲是石志坚石先生未来的鬼佬二叔,当然如果石先生娶了柏乐蒂小姐的话!”

    李佳诚搞清楚了,继而哈哈大笑:“也就是说你和那个柏德嘉跑去韩国拉了二十万吨钢材回来,想要卖给我?”

    “是的!”胡俊才回答的很肯定。

    李佳诚脸上笑容一敛,死死盯着胡俊才:“你认为我是傻佬咩?亦或者认为我会被你蒙骗?”

    “李老板,你这样讲是几个意思?我很有诚意来和你谈生意,你这样污蔑我,是不是有些过分?”胡俊才脸色通红,竟然怒了。

    如果胡俊才不怒的话,李佳诚说不定会更加怀疑他,现在他这么一怒,反倒让李佳诚有些摸不准了。

    “不好意思,刚才可能是我有点冲动。”李佳诚婉转致歉道,“可是我实在想不明白,你为什么要这样做?”

    “你是在问我为什么要背叛石志坚是吗?”

    李佳诚没吭声,只是直直望着胡俊才双眼。

    胡俊才叹口气,摘下眼镜掏出软布擦拭起来,嘴里说道:“此事说来话长,你也知道地方,上次我背叛过他!就像这茶杯一样,一旦有了裂痕,就很难修复!即使他对待我和从前一样,可是从他眼神中我早已找不到他对我的信任!”

    胡俊才语气充满酸楚和不甘,猛地望着李佳诚道:“李老板,你是做生意的,应该明白信任有多么可贵!如果一个人对你失去了最起码的信任,你在他身边还有什么存在的意义?”

    李佳诚没说话,因为他觉得胡俊才说的很对。

    不说别的,换做是庄家俊背叛了自己,他李佳诚也一样会大义灭亲,对他彻底失去信任!

    “所以这就是根源所在了!”胡俊才摊摊手,重新把眼镜戴上,望着李佳诚道,“我在他身边失去了信任,没了存在感!这次帮他去韩国做事,运输这些钢材回来,也是被逼的!”

    李佳诚想一想也是,香港去韩国那么远,又风大浪大,谁会没事儿跑那么远玩?看起来这个胡俊才真的在石志坚面前失宠,让他做这种辛苦工作。:.

    “石志坚那个便宜鬼佬二叔和我一样!柏德嘉嘛,你调查一下就知道,在香港这边吃喝嫖赌,有名的英国二世祖!又因为在赌场输了钱,得罪了石志坚所以才被他也派去韩国运输钢材!”

    “这趟路程我们好惨的!吃喝就不说了,单单到了韩国那边更是人生地不熟,遭受那边非人虐待!最后千辛万苦才拉了这二十万吨钢材回来!”

    李佳诚看了看胡俊才那因为在韩国“酒色过度”而导致的黑眼圈,还以为他是因为受到虐待而变得憔悴,不禁信了,心说这些韩国也真够狠的。

    “所以我和柏德嘉二人把钢材输运到香港以后,我们就产生了一个大胆的想法,为什么要把钢材交给他?为什么不直接卖给你!”胡俊才眼睛发亮,死死盯着李佳诚,“是人都知道李老板你在香港生意场上义气千秋,最讲信义,简直是有口皆碑!是个大大的好人!人人都道你为人慷慨大方,做生意童叟无欺!我好信任你的,所以才来找你!”

    李佳诚都被胡俊才吹捧的有些不好意思了,摸着下巴:“胡律师此言差矣!大家做生意嘛,讲心啦!坑蒙拐骗之类的,李某不屑为之!也会为之!”

    胡俊才抚掌而起,一脸激动地望着李佳诚道:“那就是说我这次找对人了!”

    李佳诚微微颔首,“可以这么说!”

    “那二十万吨钢材你买吗?”

    “什么价格?”

    “市场价格!”

    “那可要一个亿!”

    “不多啦!”胡俊才说,“因为你是李老板,我才给你这个价格!”

    “容我再考虑一下!”李佳诚微微一笑。

    开玩笑,三言两语就想让他掏出一个亿买二十万吨钢材?!他可是李佳诚,大家嘴里的李超人!

    “李老板你要考虑多久?你要知道,这二十万吨钢材很快就会出现在香港港口,对外传开!到时会可不是你想买就能买的咯!”

    李佳诚有些苦恼地摘下眼镜,用手揉揉眉心,这才说道:“给我一小时,我回复你!”

    “好,一言为定!”胡俊才起身与李佳诚握手。

    ……

    等到胡俊才离开以后,庄家俊这才匆匆忙忙从外面进来,然后直奔姐夫李佳诚在他耳边低语道:“查清楚了!最近几天的确要有很多船只在码头靠岸,并且运载大量钢材!”

    李佳诚心里一惊又是一喜。

    庄家俊也激动起来,“姐夫,不如我们赌一把!如果吞下这些钢材,我们手头就有了足够筹码,就再也不怕那个利雪炫!还有,那姓利的就是靠手中掌握着钢铁资源才能够在钢铁联盟中杨武扬威,如果我们拥有了这些就可以和她一决高低!”

    庄家俊的这番话搞得李佳诚野心蠢蠢欲动。

    是啊,如果自己掌控了这么多钢材资源,岂不是说什么是什么?不再看那姓利丫头脸色?

    可是一个亿!

    李佳诚做生意最大的优点就是能够最好地掌控“风险”!

    他觉得这次生意的风险太大!

    虽然那个胡俊才看起来是那么真诚厚道,可他毕竟是个小人!背叛过别人的人,又怎么能信?

    李佳诚背着手思索着,忽然转身对庄家俊说:“打电话给利雪炫,就说有二十万吨钢材,问她买是不买?!”

    “呃?为什么要便宜她?”

    “因为一个亿,我不敢赌!”李佳诚顿了顿,“所以就算赌,也要拉一个垫背的!”

    ……

    胡俊才屁颠从李佳诚别墅离开,来到路边,一辆车开了过来,在他身旁停下。

    胡俊才打开车门上了车,鬼佬柏德嘉问他怎么样。

    胡俊才把发生的事情说了一遍,然后问柏德嘉:“你确定这位李老板会把消息告诉利雪炫?”

    “当然确定!”柏德嘉笑眯眯道,“我是个赌徒嘛,最擅长琢磨人心了!如果我们一开始就去找那利雪炫,那利雪炫一定会生疑!相反,如果是李佳诚去找她,你说她信是不信?”

    胡俊才笑了,“一个可以威胁到自己的对手,拥有可以与自己叫板的筹码,如果不把这些筹码抢到手,她会寝食难安!”

    “耶斯!”柏德嘉说,“这就是人性!人性都是贪婪的!按照石先生意思,现在坑挖好了,就看几个人肯跳!” 为你提供最快的重生:崛起香江更新,0820【挖坑,埋人!】免费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