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书架管理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玄幻魔法 -> 柴刀流恋爱日常 神奇柠檬茶

第511章:你被我征用了

    对于眼下这个从没经历过的陌生场景,天海诚也是十分好奇,所以并没有出声打扰。

    村田修在黑崎花咲走进会议室之后就开始说话了。

    “黑崎大小姐,对于集团扩张所需的资金,我找到解决方案了……”

    黑崎花咲没有打断村田修,他就滔滔不绝地讲着,这也符合梦境里NPC的设定,按照既定的行为模式行动。

    天海诚注意到其中的一个词,叫做“黑水资本”。

    他并没有专门去研究过投资和金融界的公司,但也听说过这个名字。

    没错了,这是来自上周目的记忆。

    当时黑崎集团被黑水资本恶意做空,他们通过商业间谍窃取了集团内部的秘密文件,从中找出不利于黑崎集团的消息公布了出去。

    任何一家大型的企业多少会有些不那么合规的事情,而这些事情最终的影响是大是小,往往取决于外人对它的解读。

    黑水资本除了在投资界有些名头之外,还控制了几家媒体,在那段时间里频繁发表各种“专家评论”,从各个角度解读黑崎集团即将分崩离析。

    其实除了几位股东之间不太和睦之外,这都是子虚乌有的事,毕竟上周目并没有发生世界流行的感染症,供应链和市场都没有遇到危机。

    天海诚还记得那段时间的黑崎花咲格外焦躁,夜里和他在一起的时候都凶猛了很多,某些让天海诚绝对不愿意再次尝试的玩法就是那会儿经历的……

    所以说,这周目黑崎家的事情,会不会也和黑水资本有关?

    从这个名叫村田修的身上,天海诚都嗅到了可疑的味道。

    这个梦境的场景天海诚上周目并没有参加过,所以天海诚决定不对梦境里的人物进行干涉,也看看黑崎花咲会作出什么反应。

    黑崎花咲的反应非常冷静,天海诚不确定上周目的她是否也是如此,在听完村田修的话之后,竟然直接朝他走了过去,当着村田修的面拿起了他身前桌上的材料。

    这个举动乍一看没什么问题,但如果深入一想就会察觉到违和的地方。

    以常理判断,黑崎花咲这么一位大家族的千金,在面对集团的高层时,也会保持必要的礼仪,像这样毫不顾忌对方一般地去拿他桌上的材料,这样的行为很不正常。

    就好像……就会像她知道对方不会有任何反对意见似的。

    事实也是如此,村田修不过是梦境里一些记忆碎片拼凑起来的NPC而已。

    对于梦境里的NPC来说,梦主人在现实里和对方交往更密切,了解得更多,那么在梦境里还原的程度就越高。

    就像天海诚对于黑崎花咲的身体每一寸肌肤都了如指掌,所以才可以在梦境中还原出完美的她的身体。

    再比如宫本藏一,黑崎花咲和宫本藏一练了多年的剑道,才可以在梦境里还原出宫本藏一的剑道特训。

    而这个村田修,看起来上周目黑崎花咲和他也仅仅是认识而已,就连动作都显得有些僵硬。

    可以上的一切都不能解释为什么黑崎花咲会如此自然地走过去拿起他桌上的材料,这简直就是把对方当成了NPC。

    天海诚自己这么做是很正常的,因为他是从外部进入梦境的“主角”,而梦境里的其他角色都只是NPC而已。

    而眼前的黑崎花咲,又不可能真的是她本人在控制,毕竟大小姐这会儿正在家里呢,刚才还看过她发来的照片。

    可能是我的记忆里对黑崎花咲印象太深刻了,所以眼前的黑崎花咲是受到了我的思维的影响。

    天海诚只能想到这么一个解释了。

    这时候,天海诚发现黑崎花咲回头看了他一眼。

    那个妩媚的眼神,天海诚可太熟悉了。

    “你有什么想法?”黑崎花咲问道。

    “我?”天海诚惊讶黑崎花咲居然会向他提问。

    难不成我上辈子来过这间办公室,但忘记了?天海诚不由地开始怀疑。

    不过既然对方发问了,天海诚还是要作出回应:“大小姐,我觉得接受黑水资本的投资有很大的风险。”

    “哦?”黑崎花咲朝天海诚招了招手,然后拿着资料转身朝门外走去,“过来,接着说。”

    天海诚起身走过去,在经过村田修旁边的时候,还上下打量了一下这个疑似是黑崎集团内鬼的家伙。

    越是细看,越是觉得他脸上的轮廓变得模糊,可能是记忆并不清晰的原因,但也没到陌生路人那样的模糊程度。

    总之,先跟上去吧,看看这个梦境里的黑崎花咲想要做什么。

    和大小姐一起重新走入电梯,她侧身凝视着天海诚。

    天海诚接着刚才的话说道:“刚才那个人可能是想借助外部的资本稀释你父亲的股权,逐渐地在集团里占据主导地位。”

    黑崎花咲轻轻点了点头,说道:“我也是这么想的。”

    天海诚之所以能这么说,也是因为这周目和黑崎花咲聊过关于她家里的事情,算是用现实里的见闻来应付梦境中的黑崎花咲了。

    “这是哪里?”天海诚疑惑问道。

    黑崎花咲突然凑近了,因为梦境里身高的缩近,所以两人的脸几乎面对面挨在了一起。

    黑崎花咲抬手拎起天海诚的下巴,说道:“你没来过?”

    大小姐突然而来的动作让天海诚感到有些措手不及,这也不对啊,上周目的黑崎花咲在外面不会这样的。

    黑崎花咲看到电梯停在了第23层,便点了点头,说道:“你的办公室在这层楼。”

    “哼,算你还记得。”黑崎花咲放开了天海诚的下巴。

    黑崎花咲早就接受了天海诚关于梦境的那些说辞,自己也体验过好几次,现在听天海诚这么一说,便更是确信无疑了。

    她可以肯定从来没有向天海诚提起过自己在黑崎集团总部大楼的办公室楼层,如果能够答上来的话,就只可能是上辈子来过。

    她带我去办公室做什么?

    天海诚心里头寻思着。

    上周目的时候,他和这位大小姐在这间位于总部23层的办公室里,可是挥洒下了不少汗水。

    虽然和如今现实中跟她在办公室里做的事情有些相似,但主导方是完全不同的。

    所以说,梦境里的黑崎花咲,是想和我到办公室去……

    “到办公室和我说说你的看法,关于村田修说的那些事。”黑崎花咲凝视着天海诚的眼睛,也不知道从里面看出了些什么,说出这么一句话打断了天海诚的思绪。

    原来不是为了那种事情啊……

    天海诚莫名的还略微有点小失望。

    说实话,也不是因为他有别样的癖好,只是觉得偶尔换一换主导的一方也挺有意思的,特别是这位大小姐,战斗力可猛了。

    不对啊……

    天海诚看着黑崎花咲的背影,刚才思路被绕过去了,现在身处的是梦境,而眼前所看到的黑崎花咲只是一个没有感情的记忆映射。

    就算有感情,那也不过是记忆碎片里的一些残留罢了,算不上是真正的黑崎花咲。

    唉,再也体会不到上周目那般凶猛的大小姐了。

    ……

    既然他不知道我在飞机上,那么肯定就认为现在身处的是“单人梦境”,我对他来说只是一个记忆映射而已。

    黑崎花咲心里这么想着,坐到了办公室的沙发上,饶有兴致地看向天海诚。

    其实她还挺想看看这家伙在梦境里面对着身为“记忆映射”的自己的时候,会做出什么事情来。

    大小姐其实有好几个预案,其中大部分都是天海诚在梦境里不干人事。

    毕竟,按照单人梦境的设定来看,在梦境里不管做了什么,都是没人知道的。

    想到这里,黑崎花咲在沙发上又往后挪了挪,腾出空间来,脱下脚上的高跟鞋,将双腿搭在了前面的矮桌上。

    高跟鞋穿着的确是不舒服,这样自在多了。

    “坐。”黑崎花咲指了指矮桌对面的椅子,说道。

    “额……你还有正事吧?现在就做?”天海诚问道。

    “嗯?”黑崎花咲眉头微微一蹙,可没想到自己的话被理解错了意思。

    呵,在预料之中。

    “我让你坐下。”黑崎花咲重复说道。

    “噢噢。”天海诚在黑崎花咲对面坐下,一双眼睛注视着前方,桌上的那双脚,也不知道是不舒服还是故意的,两只脚过一会儿就换一下位置,还时不时扭一扭。

    越是看着,天海诚越是觉得奇怪。

    记得上周目这位大小姐也不会这样啊?黑崎花咲现在的表现,怎么看怎么像是这周目的她。

    是我现在的记忆和上周目的记忆发生了融合?天海诚只能想到这个勉强合理的解释。

    总之,先说正事。

    既然知道黑崎家在现实中遇到的麻烦,而刚才就听到了关键的信息,集团内部这个叫做村田修的人勾结了黑水资本进入黑崎集团。

    等梦境结束了,这个消息对黑崎花咲来说肯定有非常重要的参考价值。

    天海诚的视线瞥向黑崎花咲放在桌上的那叠资料。

    也没问,他身子直接凑了过去。

    见天海诚突然动了,黑崎花咲双脚的动作突然一滞,然后想迎上去,但马上就发现他的目标和自己想的并不一样。

    切。

    黑崎花咲双手抱胸,继续注视着天海诚,她打算试试假装自己是梦境里的NPC,想看看天海诚究竟会对她做些什么。

    天海诚拿起那叠资料,仔细地翻看了起来。

    这可是来自多年后的时间点的资料,而且很可能包含黑崎集团里的内鬼和境外资本勾结的直接信息。

    天海诚不能把这份资料从梦境里带出去,但他可以将上面的内容记住。

    没有理会坐在对面的黑崎花咲,甚至那双脚就伸到旁边很近的位置,都能感觉到微微的温热了,天海诚还是聚精会神的看着这份资料。

    “村田修,黑水资本,合作投资工厂……投资入股……让黑崎集团在米国建立工厂,并且共享技术资料……”

    越是看下去,天海诚越是眉头紧皱,即便他是个外行,但也能从这些文字里读出浓浓的不妙的味道。

    这个村田修以及黑水资本还真是来者不善啊。

    上周目的时候,知道天海诚上大学后他们才开始这些计划。

    而这周目,或许是因为世界线纠正机制的影响,计划整体提前了。

    不仅如此,黑崎集团的现状比上周目当时的黑崎集团要糟糕很多。

    在感染症的影响下,供应链断裂,原材料短缺,工厂停工,全世界的消费都在断崖式下跌。

    这对于黑崎集团这种偏向于实业的企业来说简直就是致命的。

    可恰恰相反,对于黑水资本这种金融巨兽来说,动乱的世界就是他们敛财的黄金时间。

    反正……股市不管是涨还是跌,他们都有办法获利,无非就是做多还是做空的区别罢了。

    眼下黑崎集团的股价一路下跌,除了客观的集团现状因素之外,恐怕他们已经有些小动作了。

    天海诚又往后翻了几页,可这时候他发现,手中的一大叠纸,只有前面的三页印着自己,往后翻就只能看到一张张的白纸。

    上周目她也没看到后面?

    梦境里的所有内容都必须有记忆作为依据,如果黑崎花咲上周目没有看过这份资料后面的内容,那么在梦境里是无论如何都不能还原的。

    “太可惜了……”天海诚轻叹口气,自言自语道,“不过现在看到的这些,已经足够帮上她的忙了吧?”

    黑崎花咲保持着刚才的姿势坐着,她也听到了天海诚的小声嘀咕。

    大小姐马上坐直了起来,收回了双脚,面对面凝视着天海诚。

    看到少年如此认真地为了自己想记住整整三页的资料,黑崎花咲心中很是感动。

    感受到来自对面的目光,天海诚也抬头看去。

    “大小姐,你打算怎么应对他们?”天海诚用上周目和黑崎花咲说话的语气说道。

    从天海诚的眼神当中,黑崎花咲大概能够明白他问这个问题的目的。

    想要从“上辈子”的她口中得知应对村田修和黑水资本的对策。

    可是……我并不是由上辈子的记忆生成的虚拟人物啊。

    黑崎花咲刚才就看过这三页内容了,她暂时也没想到应对的方法,但可以在退出梦境之后将消息告诉父亲。

    虽然黑崎花咲对自己很有自信,但也没到自负的地步,对付这种险恶的对手,显然还是在商场纵横多年的老手更有经验。

    而她父亲所缺的,就是这份重要的情报。

    对于醒来之后的事情黑崎花咲心中已经有了计划,但眼下嘛……

    黑崎花咲看着天海诚那好看的面庞,把桌上的资料推开,抬手捏住他的下巴,朝自己这边挪过来。

    “工作先放到一边,你嘛……我给你安排了临时的工作。”

    “临时的,工作?”天海诚疑惑道。

    “你的身体被我征用了。”黑崎花咲一把按住天海诚的肩膀,将他推到了沙发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