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书架管理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玄幻魔法 -> 超能交易所 狂龙宇恒

第三百一十一章 不能再交易

    看到江离不闪避自己的攻击,被打倒在地,南笙也十分吃惊,关切地看着江离:“江离,你没事吧?”

    江离呆呆地坐在地上,看着面前的南笙,他没想到,南笙居然会再一次为了戴伟向自己出手。

    看着江离眼中充满哀怨和无助的样子,南笙也非常心疼。

    江离痛心地:“这是你第二次为了戴伟向我出手!”

    南笙内心难受,但时间不允许他再耽搁下去,只能强忍着闭上双眼,最后叮嘱着:“记住我的话,躲起来,不要露面!”

    南笙快速地画出传送阵,光芒亮起,南笙随着光芒消失。

    看着离去的南笙,江离万念俱灰,他没想到自己说了这么多,都没能打动她,最后她竟然还是“选择”了戴伟,将他丢下,也带走了他所有的希望。

    江离的内心如同被撕裂一般的疼痛,眼泪不受控制地不停流下……

    此时的废弃仓库里,周鹤鸣和云华还在搏斗。

    单打独斗的情况,云华的战斗经验远比周鹤鸣要丰富许多,他慢慢地占据了优势,开始凶狠地向周鹤鸣发动了攻击。

    周鹤鸣渐渐地抵挡不住云华的进攻,险象环生,几次险些被云华击中,都是堪堪躲过。

    被捆绑住的周荣成和崔丽担心地看着周鹤鸣,想要叫喊,却又无法发出声音。

    周荣成只能扭摆着身体,发出呜呜的声音,向崔丽不停地使着眼色,做着暗示。

    崔丽明白了他的意思,扭摆着身体,慢慢地带着椅子扭动到周荣成的旁边。周荣成尝试着伸出手,撕扯着捆绑崔丽的绳子。

    在周荣成的撕扯下,捆绑崔丽的绳子一点点的开始松动了……

    终于云华又一次出手,踢中了周鹤鸣,周鹤鸣瘫倒在地。

    云华冷笑看着倒地的周鹤鸣,慢慢向他逼近。

    就在这时,捆绑崔丽的绳子,也被周荣成扯断了一根,周荣成的双手被绳子的毛边勒隔,出现了多个裂口,已经是鲜血淋漓。

    崔丽看着远处陷入危机的周鹤鸣,顾不上去管眼前的周荣成,快速地将捆绑手的绳子挣脱开,然后快速地解着捆绑自己脚腕的绳子。

    周鹤鸣努力挣扎着向云华发出超能攻击,云华侧身闪过,随后也是一记超能打向周鹤鸣,周鹤鸣无法躲闪,眼见就要被云华打中……

    就在这时,崔丽也解开了捆绑自己的绳子,奋力地冲了过来,高喊着:“不许伤害我老公!”

    崔丽飞身而出,挡在了周鹤鸣的身前。

    云华的超能打在了崔丽的后背,崔丽当即口吐鲜血,趴在了周鹤鸣的身上。

    周鹤鸣看着面前的妻子,惊恐地大叫着:“崔丽,崔丽,你怎么样呀?”

    崔丽努力挣扎着看着周鹤鸣,鲜血不断地从嘴角流出,她回头怒视着云华:“不许伤害我老公……”

    云华冷笑看着面前的周鹤鸣夫妻,奚落着崔丽:“就凭你那点小能耐,你觉得你能保护得了他吗?!既然你要送死,我就先送你归西!”

    云华说着,又一次抬起了手……

    就在云华要再次发出攻击的时候,一道电能从侧面向着云华发射而来。

    云华吓了一跳,迅速翻滚着闪身避开。

    紧接着,又是一道电能打向云华,云华狼狈地就地翻滚才躲开,定睛看去,却是赵磊身着铠甲手持电能武器出现。

    云华冷笑一声:“螳臂当车,不知死活,正好一起收拾了你们!”

    云华张开双臂,就要向赵磊发动进攻……

    又是一道强大的超能从侧面向着云华打来,云华再次吓了一跳,转头看去,却是江离出现在周荣成的旁边,解开了他的绳子,两人一起怒视着云华。

    周鹤鸣趁此时机,也慢慢地从地上爬起,努力地张开架势面对着云华。

    江离,周荣成迅速散开,也围拢上来。

    货仓内,形成了周鹤鸣、江离,赵磊,周荣成四人包围云华的局势。

    云华看着面前的几人,突然猛地发力,向着江离猛冲而去。

    江离迅速亮开架势,准备迎战,周荣成、赵磊、周鹤鸣也迅速扑向江离,准备帮忙。

    不料,云华却只是向着江离虚晃一招,迅速地转身向着货仓外冲去。

    江离等人反应过来,再想追赶,已经晚了,眼看着云华几个跳跃,窜出了货仓。

    江离愤恨地骂着:“这个老狐狸!太狡猾了!”

    周鹤鸣顾不上再追云华,慌张地回身,扑到崔丽的身边,抱起奄奄一息的崔丽,呼喊着:“脆梨,脆梨,你醒醒啊,你怎么样了?”

    崔丽艰难地睁开眼睛,看着面前的周鹤鸣,露出欣慰的笑容:“老公,你没事吧?!”

    周鹤鸣使劲摇着头:“我没事,脆梨,你等着,我来救你!”

    周鹤鸣奋力运起超能,将手放在崔丽的身体上,白光笼罩了崔丽的身体……

    然而,白光短暂的笼罩了一会儿,就消失了。

    周鹤鸣惊慌地看着崔丽,再次运起超能,却还是同样的结果。

    江离等人围拢过来,诧异地看着周鹤鸣:“哥,怎么了?”

    周鹤鸣着急地:“为什么我的超能救不了崔丽的伤?!”

    江离上前查看了一下周荣成的伤势,无奈地:“云华使用的是吉特传给他的特有超能,他的超能打断了嫂子的所有筋脉。但你的超能无法克制他的超能,修复好嫂子的经脉,也就无法在她的体内运行,自然也就无法治好他的伤。”

    周鹤鸣着急地询问着:“那我怎么办?!”

    江离看着周鹤鸣无奈地轻轻摇了摇头。

    周鹤鸣又着急地看向周荣成:“爸,你有办法救崔丽吗?!”

    周荣成也是无奈地摇着头:“吉特的超能,是玄族的秘术,我也根本没有破解的方法。”

    崔丽的脸色慢慢地暗淡了下来,鲜血不断地从她的嘴里流出来。

    周鹤鸣着急地:“难道我们就只能眼睁睁地看着崔丽死,没有办法吗?”

    江离和周荣成都只能无奈地转开头,虽然两人都不愿直接说出来,但事实上,他们现在确实没有办法救崔丽了。

    周鹤鸣不肯放弃,疯狂地叫喊着:“不,我一定要救我崔丽,崔丽!”

    周鹤鸣再次要运起超能,却被崔丽摆手制止。

    周鹤鸣着急地看着妻子,眼泪瞬间流下:“崔丽,你别拦着我,你让我救你啊!”

    崔丽摆手,露出欣慰的笑容:“老公,别白费力气了。我的老公是个大英雄,能够做你的妻子,我很幸福。你一定要照顾好自己,早日铲除吉特,铲除超能交易所,替我报仇……”

    崔丽说这番话的时候,不停地咳嗽着,鲜血不断地流出。

    江离和周荣成都不忍心再看,转过头去。

    周鹤鸣阻拦着崔丽:“崔丽,你别说了,别说了。”

    崔丽紧拉着周鹤鸣的手:“老公,如果有下辈子,我希望我还能做你的妻子,好吗?!”

    周鹤鸣的眼泪不断地流着,他紧紧地握着崔丽的手回应着:“好,好,无论过几辈子,你都是我的妻子,是我生生世世的妻子!”

    崔丽欣慰地看着周鹤鸣点了点头,她的手慢慢地垂了下去,头歪向一边死去……

    周鹤鸣看着面前的崔丽,瞬间愕然,眼泪如断线的珠子不断流出,他的眼前浮现出了过往和崔丽在一起的点点滴滴……

    在街头的过街天桥上,两人初次相识,崔丽飞扑过来,两人纠缠在一起,从天桥上摔落……

    医院的病床上,崔丽拉着周鹤鸣,让他扮演自己的男朋友,和他一起回家去哄骗父母……

    街头,两人一起进行着表演,露出欢快的笑容……

    崔丽离家出走,坚定不移地要和周鹤鸣在一起……

    周鹤鸣在噩梦中伤害崔丽,但她依然紧紧地搂抱着他,不肯松开……

    崔丽想尽各种办法,帮助周鹤鸣恢复超能……

    崔丽终于获得父母的祝福,和周鹤鸣举行了婚礼……

    崔丽一次次地支持鼓励周鹤鸣,帮助他振作……

    最后,崔丽为了保护周鹤鸣,飞身而出,挡在了他的身前,承受了云华那致命的一击……

    周鹤鸣看着面前崔丽的尸体,再也控制不住自己,放声大哭。

    江离看着周鹤鸣,也是落下了眼泪,如果不是崔丽,他也没有那么快走出过去,认清自己的身份,崔丽惨死,还是因为他的计划失败,江离的内心,也充满了自责。

    周荣成和赵磊,同样伤心地看着周鹤鸣,也心情低落地低下了头……

    医院的走廊里,戴伟的经纪人和剧组的工作人员在走廊里等待着。

    抢救室的门打开,医生走出。

    经纪人赶忙迎上前:“医生,戴伟怎么样了?”

    医生表情严肃地:“病人现在已经醒了,不过,你们谁是病人的家属?!我需要和他单独交谈一下。”

    经纪人赶忙回应:“戴伟已经没有亲人,我是他的经纪人,有什么情况,您直接跟我说就好了。”

    医生看看其他人,低声地:“借一步说话。”

    医生和老板走到旁边一点,低声地:“我们刚刚为病人做了全面的检查,发现他的脑袋里有一个极大的肿瘤,是恶性的,而且已经扩散了……”

    老板惊讶地:“这是什么意思,你说戴伟得了脑瘤?!”

    医生点头,低声地说着:“简单的说吧,病人剩下的时间已经不多了……”

    经纪人愣住:“你,你说戴伟得的是绝症,不久于人世了!?”

    站在远处的剧组工作人员听到经纪人的惊呼,也全部愣住。

    医生点头:“你们可以回去为他准备后事了,现在你们可以去看他了……”

    医生说完,转身离去。

    所有人都惊愕地站在当场,几名女的工作人员,都曾经受倒戴伟的照顾,现在听到这个噩耗,情不自禁地哭了出来。

    南笙快步走进走廊,向着抢救室快步走来。

    经纪人看到南笙,赶忙向身边的工作人员摆手,示意他们别再哭。

    南笙快步来到经纪人跟前:“戴伟呢,他怎么样了?!”

    经纪人黯然地看着南笙,迟疑着摇摇头:“刚才医生说,戴伟得的是绝症,已经不久于人世……”

    南笙听到这句话,脸色大变,快步走进抢救室。

    南笙走进病房,看到戴伟躺在床上,人已经清醒过来。

    戴伟看到南笙,有些尴尬调皮地笑着:“又让你担心了吧,姐姐,放心,我没事,可能有是太累了,休息休息就好了。”

    南笙认真地看着戴伟,意识到他还不知道自己的病情。

    南笙并没有在戴伟面前点破,掩饰着:“没事就好,我倒杯水给你。”

    南笙走向床头柜去拿水壶,眼角的余光却看着戴伟,闪烁出红光,用超能查看着戴伟的身体。

    南笙看着戴伟,一下愣住,她也看到了戴伟的脑瘤的严重性……

    南笙意识到继续留在医院已经没有任何意义,只有带戴伟回超能交易所,才有可能救他、想到好了,南笙不再犹豫,伸手拉住戴伟。

    戴伟诧异地看着南笙:“姐姐,怎么了?”

    南笙却不多说话,快速画出传送阵,闪烁光芒,他和戴伟瞬间消失。

    南笙与戴伟出现超能交易所大厅,南笙搀扶着戴伟坐在沙发上。

    戴伟疑惑地看着南笙:“姐姐,带我回超能交易所做什么?”

    南笙着急地向戴伟摆手示意他不要说话,然后摆手变出精致的合约,手指在合约上虚点,要写出合约的内容。

    然而,南笙连着书写了几次,合约上却始终没有文字出现。、

    南笙惊愕地质疑着:“怎么会这样?!”

    戴伟一脸茫然,疑惑地询问着:“姐姐,到底怎么了?!”

    南笙着急地解释着:“我要给你写交易的合约,却什么也写不出来,从我进入超能交易所以来,从来没发生过这样的事情。”

    戴伟听到南笙是要给自己交易,疑惑地问着:“姐姐,好好的,为什么要给我交易,你干嘛这么着急呀?!”

    南笙看着戴伟,短暂的迟疑后,决定告诉他真相,她走到戴伟的面前,严肃地:戴伟,“你听我说,你现在得了一种很严重的病,如果不通过交易来给你续命,你就不久于人世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