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书架管理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科幻小说 -> 夜行骇客 机器人瓦力

第一百二十五章 回来了

    嘀,嘀,嘀。

    丽彩地下室正灯光明亮,一块监护仪屏幕里,那条平直的脑神经信号线突然扬了起来,跳跃出了密集的波段,这条平线活过来了。

    “小禾,小禾!”

    这在客厅里的彩音久美子顿时欣喜不已,还是第一次见到这种奇迹。

    平线了半个月竟然还能下线回来,不愧是要成为夜王的天选之子。

    顾禾猛一下睁开眼睛,灯具的白光刺入目眶,一看周围,又是丽彩地下室,但这次并不是荒废破败的景象,是熟悉的环境,而且……

    周围不只是有彩音小姐,一众人员戴着心网头盔,坐在些俱乐部椅子上,头盔线路连接着,电线与血丝线拉得很是凌乱。

    除了洛娜不在,刚才的大伙儿都在。

    洛娜是在骨血区荒野的越野车里上线的,潘多拉负责守卫,她们之前在寻着异种,接到薇薇安的电话就立即行动了。

    而现在,洛娜下线后,将从骨血区赶回来。

    罗顿、星童都滞留在心灵网络,心网不是个适合随便乱转的地方,他们暂时就待在鱼塘集合点,酒井修吉给他们留了几本小说消遣。

    “彩音小姐。”顾禾应道,“一切都好,全员回归!不过,呃那个……”

    “太好了。”彩音久美子更加欢喜地一合手掌,“我得让老范做一席好的酒菜。”

    这时候,众人纷纷从心网下线回来了,伊丽莎白,林赛,索菲娅,安琪,薇薇安,酒井修吉,酒井花青,拳佬,鹿九……还有剑宝。

    地下室里立时响起一片欢声笑语。

    “小禾,你老家那个屯还真是特别。”酒井修吉大叫,“可惜还没玩够就得回来。”

    “庄周梦蝶,蝶梦庄周?”鹿九颇为感慨。

    “我们去叫威尔伯把货车开过来,星童还在等着呢。”伊丽莎白起身说道。

    众人刚才在心网里就说定了,先让星童下线到胖大海的躯壳里试试。

    胖大海也有着容器神经,以前不少做这种事儿,还能让人体验当海豚的滋味。

    但人类的人格魔方进入异种躯壳是无法久待的,也就胖大海这种本就温和又经过改造的避难种了,否则就等于是跳进信息乱流里。

    不过时间久了,人格完整度依然会不断下降。

    好在这个星童是玩偶系,也有着容器程序,还是超速档,相对会好一些。

    罗顿-卢德的话,可待时间就会很短。

    当然这事儿还有另一个选择,就是下线到玩偶容器里,待的时间就能长很多。

    但是洛娜说了,不准罗顿-卢德下线到顾禾身上,然后还用他的嘴巴那说这说那的,这太他妈奇怪了知道吧。

    她的意思是,现在这阶段,星童去顾禾身上,她那老东西父亲当海豚去。

    “星童下线到我身上也行。”彩音久美子也有简略听闻过了,此时亦很期待看到那个少女,“我的神经撑上一会没问题。”

    与此同时,酒井花青忙着给顾禾递去他的奇物保温杯,“禾桑,喝点热水。”

    “美味枸杞水已经做好啦,保你喜欢。”大杯杯震动着说,“喝,为什么不喝?”

    “呃,谢了……”顾禾握着大杯杯,不是不喝,问题是他现在几乎完全光着身子,连条裤衩都没有,就一张白布盖遮着,凉飕飕的。

    而众人的目光都聚焦在他身上,谈着星童该怎么下线,问着那个世界的更多情况。

    “各位,有什么等会鱼塘再聊。”他不得不说,“我先穿上衣服。”

    “根据大数据分析,你不穿衣服的时候更雄壮。”剑宝发出平静的电子合成音。

    围在监护床周围的众人顿时一通笑声,酒井修吉乐道:“男人不穿衣服的时候都更雄壮啊。”见禾桑很无奈,酒井花青就有点着急:“哥,你快烦死人了。”

    彩音久美子笑呼一声,带着酒井兄妹、林赛、拳佬、鹿九他们走人。

    伊丽莎白握着剑宝也先告辞,安琪倒是想多待一会,被拉走了。

    “我都看过了,还这么害羞。”薇薇安没有动,准备要看看风景的模样。

    “潘神,这段时间都是我照顾你的。”索菲娅一脸只是看过有什么了不起的神情,“给你擦身子,给你按摩肌肉,都是我,索菲娅-阿米克。”

    曾经的盖斯博因大小姐做这些事情,难道不是让人感到荣幸感到爽吗。

    我这笔投资,你要给我什么回报?

    索菲娅的神情分明是在这么说。

    但顾禾只感到有些毛骨悚然,“出去出去,全部人出去。”

    “你脸红啦?”薇薇安继续杵在床边。

    “薇薇安你给我小心点,只要洛娜一句话,你的打算绝对没戏。”顾禾呵呵地说。

    “啊,好吧……”薇薇安这才转身走去,半拉半抱着戴上惊鸿面具的索菲娅走了。

    地下室里清静下来后,顾禾失笑地摇摇头,妈的,这帮人。

    他忽然才发现,那些椅子和心网头盔都没有收拾啊,不管了,回头叫鹿九来收拾。

    他把身上的电极片、静脉针管什么的全部撕拉掉,穿上放在床边的一套衣服,不是令人讨厌的条纹病号服,而是青色的东土运动服,再握上保温杯。

    虽然还是这一身,心里却有什么不同了。

    这段时间在那个世界的点点滴滴涌上心头,又是百般滋味。

    在这里,好好地活一场吧。顾禾穿上一双拖鞋,往楼梯上面大步走去,来到杂物间,又到了外面走廊,不由松掉一口气,是丽彩。

    他快步奔向热闹的大堂那边,得先去接洛娜,快点,快点,好想看到她。

    ……

    冬季的寒风吹拂着骨血区荒芜的土地,时值傍晚,夜幕将至了。

    一辆黑色重装越野车,在堆有未融化的积雪路面上飞驰而过,巨轮嘭砰地响。

    “大牛牛,平时不见你这么慢,再速度点!”

    “嘭嘭嘭,我们都得遵守交通规则。”

    “这条破路现在只有我的规则。”

    洛娜用力地一下蹬脚,踩尽了油门,越野车的车速这才又快了些。

    副驾驶座上,潘多拉望着外面的荒凉景象,已经知道什么情况了,这时说道:“洛娜,我又为你高兴,但我又妒忌你,你今天是流光城最幸运的人。”

    “是啊。”洛娜顿时沉默了半晌,“多拉,我一直没说,这些破事都谢谢了。”

    “不用为我难过。”潘多拉又说,金属镂空面罩遮着她的面容,“这座城市让我们每个人都失去很多,现在起码这些破事有了些意义,我就是需要意义。”

    她看向洛娜,“如果可以,你告诉我吧,那是一种什么样的感觉?我是说,自己最在乎的那些人,最亲的人,最爱的人,起死回生了,什么感觉?”

    洛娜嗯了一声,手掌轻轻拍打着方向盘,淡绿的眼眸里闪烁有光亮。

    “我小时候,我们家晚餐的时候。”过了一会,洛娜才开始说:“我妈妈把做好的菜从厨房端上桌子,我和我爸坐在桌子边玩闹,鬼叫,唱歌。

    “唱着唱着,我们就编出了一首破儿歌,每天吃晚餐了就一遍遍地唱。”

    她张嘴却无声,又过了会才轻唱出一句:“夏天超级晚餐,罗顿-卢德最赞,夏天超级晚餐,洛娜-卢德最棒!”

    她笑了笑,“真他妈扯淡,但在当时,很开心……”

    潘多拉听到这歌声,脸上微露笑容,“我家也会那样,没唱歌,但也会闹。”

    “那就好办了。”洛娜笑得有点不好意思,“就那样的感觉,我有好多年没有唱过这首歌了,我都忘记怎么唱了,可是今天,我又想起来了,我又学会了。”

    她顿了顿,“那样的晚餐,我觉得我还可以拥有,就这种感觉。”

    “真好。”潘多拉闭着眼睛去感受这一切,那样的感觉,“真棒。”

    “多拉,我想请你到我家一起去吃晚餐。”洛娜看着潘多拉说,“不管你是一个人来,还是两个人来,还是一个大群来,都有位子。”

    潘多拉点了点头,“我期待那一天。”

    “今晚我们就先去鱼塘吃吧。”洛娜继续狂踩油门,“大牛牛,再快点!”

    ……

    嗞嗞!

    葱花倒进油锅发出了爆锅的声音,香味飘满了鱼塘居酒屋,老范拿着那把冠军锅铲,往厨台的东土大锅里炒起了香菜,动作罕有地那么认真。

    L型吧台边围坐着一圈人,喝着清酒,扯着淡。

    小星童奔来跑去,感受到前些天不见了的欢乐气氛又回来了。

    大伙儿都很高兴,之前老大也来过,现在去了接洛娜姐姐。

    喂姐姐坐在沙发那边,与小甜饼姐姐一起看着电视,是什么电影来着。

    “没骗你们,老范在那边真的是个名人,出了名的垃圾超凡者,小学生的专用。”

    薇薇安正对众人笑说,沉下嗓子模仿起了老范的台词:“我才是鱼塘的主人。”

    “哈哈。”酒井修吉拍台大笑,“现在更出名了,老范你可要向拳佬感恩啊。”

    他们左右相视,会意地齐声唱起来:“我们不像范德宝,我们誓死不老!”

    拳佬弹着怀中的吉它配着乐,好像有一点点的得意。

    鹿九也在唱,现在鱼塘没有杀人剑,只有老范。

    被大家骂的老范,才是好老范。

    “你们说得我更想去见识见识了。”妮妙抱怨说,这次又是负责守家的人。

    “这就叫歌?”老范边炒着菜边冷笑地说,“我随时都能作一首这种玩意。”

    “来,老范你来,别光说不练!”酒井修吉叫道,“会耍剑,会炒菜,还会唱歌?”

    老范继续挥着锅铲,小眼睛扫过他们一个个的,没半晌就唱起了歪调儿:

    “你们尽管大着狗胆造反

    “老范让你们活不过今晚

    “别看老范有一个大肚腩

    “老范一剑把你们全部砍”

    吧台边顿时寂静了,众人面面相觑,随即一片激动的欢呼笑喊。

    “范叔厉害啊。”酒井花青拍打着手掌,“星童,你范叔真的能唱。”

    “这老范还真有两句。”薇薇安都快要乐坏了,“拳佬,有没有反击?”

    “对付老范哪用得着拳佬这种专业选手。”林赛已经接过了话,唱道:“老范一剑就喘不上,哎你们动手都且慢,老范刚才是在扯淡。”

    居酒屋里又一片笑呼,众人纷纷互相击掌,在对付老范这事儿上,都能唱!

    此时,鱼塘外面的小巷也传来热闹的声响,迈克、肥米和森子几个信童进来通传:

    “来了,红发莉兹带人来了,还带着一个好大的箱子!”

    星童闻言,一溜烟奔出去凑热闹了。

    众人也先停下了话,出去看看怎么回事。

    果然就是伊丽莎白、安琪带着威尔伯过来了,箱子是装着胖大海躯壳的玻璃金属水箱,红雨团的朱蒂、羽诚也在帮忙运送。

    大家本来以为这个大水箱从鱼塘的门口过不去,没想到看上去破旧的水箱有精巧的机关,能先折迭侧着过去再展开。

    水箱搬进来后,放在木箱电视边,与配套的一些线路设备占走了一块地儿。

    “鱼塘,鱼塘,可终于有一条鱼了。”酒井修吉拍了拍水箱。

    “笨蛋,海豚不是鱼。”酒井花青说道,禾桑早就说过了的,“也是哺乳类动物。”

    是不是都没差了,鱼塘众员围在这个水箱旁边,早就建议老范弄个鱼缸的了,但老范嫌麻烦一直不肯,现在这样也不错。

    胖大海那有着一些机械电路改造的空壳浮在半满的水箱里,瞧上去很安详。

    “唉。”威尔伯为这位老朋友的确定离去有点不舍。

    威尔伯不知道全部,他们就告诉他胖大海选择不回来,活在一片信息大海里了,对于作此选择的它,它活得更开心,更好。

    信息大海,也许那是天堂的代名词,也许就真是这样。

    “威尔伯,唉声叹气什么?”薇薇安说道,“这海豚现在爽着呢,肯定就搞上了。”

    “希望是那样。”威尔伯点头,“胖大海一直都想找个伴儿。”

    众人笑说着又走回吧台边去,老范在做着其它菜,准备着这一顿丰盛的晚餐。

    现在设备都准备好了,等顾禾和洛娜一回来,就进行操作让大星童下线看看。

    “星童,如果你有一天成了海豚,别说我们没告诉过你。”薇薇安又乐道。

    “什么呀?”小星童这回还是没听懂,但大家都似乎非常期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