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书架管理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玄幻魔法 -> 噩梦惊袭 温柔劝睡师

第804章 缺口

    “这位泥婆是什么来头?”江城好奇问。

    “她”林婉儿迟疑片刻,抬起头说:“是夏檀率领的抵抗军中的一个。”

    “那些失踪的高阶门徒之一?”江城忽然有种不祥的预感。

    “是的。”林婉儿回答。

    江城陷入沉思,据林婉儿说,当初跟随夏檀重创老会长的那十几位高阶门徒,全都失踪了。

    而从泥婆的出现来看,他们怕是都死在了公交车上,而且体内的门纷纷爆发,形成了一件件灵异事件。

    只不过灵异事件的范围,被限制在了公交车,也就是老会长的领域内,成为了噩梦拼图的一块。

    从某种角度看,这甚至称得上是一种完美的防御机制。

    想要彻底解决老会长,就要先破掉这些死在车上的门徒的门。

    “那辆公交车十分诡异,仿佛是处在两个世界的裂缝中,需要用很特殊的手段,才能找到它。”

    “这种手段只有守夜人最高层的几个人掌握,我曾经找到了那辆公交车位于现实世界的连接点,在做足了充分的准备后,派遣5号进去查探情况。”

    “5号的能力不适合战斗,但用来保命,堪称完美,可结果”林婉儿看向胖子手腕上的平安扣,意思不言而喻。

    “两个世界的裂缝”江城注意到林婉儿的用词,“现实世界与门后世界?”

    “没错。”林婉儿说:“那辆公交车可以找到两个世界之间的裂隙,而且还从另一个世界,带回了东西。”

    江城瞳孔不受控制的缩紧。

    “就是你,小城。”林婉儿说:“你就是老会长从另一个世界带回来的,通过那辆公交车。”

    江城深吸口气,没想到他和老会长之间,还有这一份渊源。

    “而且我要提醒你们一点,你们这次从公交车上下来,并不算是彻底逃离了那辆公交车。”

    林婉儿少见的流露出一丝严肃的表情,“你们还会回去,就像是噩梦一样,一次又一次,回到那辆公交车上,除非彻底解决老会长,或者找到那处缺口。”

    “还还要回去?”胖子哆哆嗦嗦说。

    林婉儿偏过头,或许是见他实在可怜,准备安慰他几句,可令她意外的是,胖子黯淡的眼中瞬间亮起了光,一边搓手一边说:“太好了,王琦兄弟还在那辆车上,这次我一定要想办法把他带下来,我还以为再也见不到他了,太好了!”他一个人在那里自言自语,仿佛真的已经把人带下来了一样。

    江城没他那么乐观,也清楚依靠自己这几个人解决老会长不现实,他最大的依仗无,在刚上公交车的时候,直接就失联了。

    还是到了任务后期,最关键的时刻,才敢露面帮自己一把。

    在江城看来,其实老会长的那扇门与无很像,都有着巨大的成长潜力,只可惜老会长在漫长的岁月中已经不知道吞噬了多少扇门,所拥有的力量绝非无可以撼动。

    “如果有机会的话,要多让无吞噬几扇门,这样将来拼命的时候,也更有底气。”江城心想。

    稳定了心神后,江城看向林婉儿问:“彻底解决老会长能逃离公交车,这我明白,可你说的缺口是什么意思?”

    “夏檀一行人只有夏檀逃离了公交车。”林婉儿简短说。

    江城立刻就明白了,夏檀没有死在公交车上,而老会长也只是被重创,也没有被解决。

    “夏檀在公交车上打开了一个缺口,然后才闯了出去?”江城问。

    “是这样的。”提及夏檀,林婉儿的语气都慎重了许多,“准确说,是夏檀撕开了老会长的领域,然后从被撕开的裂缝中,逃了出去。”

    “这处裂缝,就是缺口,这些年时间,守夜人即便修复了一部分,这里也会是它的弱点。”林婉儿说:“你们如果能找到这处弱点,会顺利很多。”

    “清楚大概位置吗?”江城追问。

    林婉儿摇摇头,“不知道,夏檀虽然逃出来了,可付出的代价很大,他透支了他的力量,几乎被体内的那扇门完全侵蚀,他给不出任何信息。”

    “我想见见这个人。”江城很正式的说:“你能帮我安排吗?”

    “他已经不在了。”林婉儿低声说。

    江城脸上浮现出一抹失望。

    “不久前守夜人总部的事情,你知道吗?”林婉儿问。

    江城点头,“知道一点,貌似出了大乱子,造成的影响很大,网站都停了,还有消息说从外围的守夜人调回了不少精锐,支援总部。”

    “那就是夏檀做的。”林婉儿开口:“他的那扇门,在守夜人总部地下大礼堂,彻底爆发了。”

    濒临侵蚀的门徒有多可怕,守夜人不可能不明白,谁会把一颗定时炸弹安放在总部,江城反应过来后,用了然的视线看向林婉儿的那张脸,笃定道:“是你们做的。”

    “嗯。”林婉儿没有隐瞒:“当时在场的都是参与深渊计划的守夜人高层,是个将他们一网打尽的好机会。”

    “你背后的那个”江城试探性问:“准备对守夜人动手了?”

    从林婉儿卧底守夜人的时间来看,林婉儿背后的那个东西对守夜人的怀疑早在很多年前就开始了。

    江城之前也有类似的猜测,守夜人行事如此高调,而且又是这样一群异类,不被盯上根本不可能。

    现在看,有关部门的动作显然比他预想的,要快得多,也早得多。

    林婉儿看向江城,眼神已经说明了一切。

    “为什么是现在?”江城问,守夜人固然强大,但也只是对于一般势力来说,和林婉儿背后的那个东西的体量相比,甚至有些可怜。

    “因为第二次深渊计划已经开启。”林婉儿说:“他们唤醒了老会长,而且已经对你下手了。”

    他可不认为从公交车上下来,就算是,他有种预感,总有一天,他还是要回去。

    下一次要面临的,又会是怎样的凶险呢?

    “除了你提到的那个夏檀,还有没有什么人,从”

    “你说的那个夏檀是什么人?”江城追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