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书架管理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玄幻魔法 -> 蝉动 江苏棹子

第四百四十八节使坏

    左重听着古琦的汇报,捏了捏鼻梁,对于约翰牛的死心眼有些无语,查到真相又能如此,现在的英国可不是原来的日不落帝国了。

    难道他们还能像小日本一样开着战列舰到金陵堵门吗,就为了几个情报人员和一群鼹鼠,花费无数资金劳师远征,发动跨洋战争?

    别扯淡了。

    他拿起水杯喝了一口水,懒洋洋地靠向床头:“不用这么紧张,神探有什么了不起的,咱们民国不是也有吗,一处那个孟科长就是。

    再说了,英国人不干人事被他们的上帝惩罚,跟我们有什么关系,你找几个人半公开保护这位福尔摩沙,免得不小心被车撞死。”

    左重说到保护二字时,嘴中突然发出轻笑,即是小小的提示一下自己的好助手,也是想到了一个好主意,孟挺啊孟挺,算你倒霉。

    大不列颠王室的忠实守卫者·英国督察·苏格兰场名侦探·福摩沙先生,跟法国警校传承者·沪上报界常客·炒作达人孟挺先生谁更厉害呢。

    当然要比一比了。

    他立刻将话筒换到另一边的耳朵,压低声音道:“还有,你去联络金陵晚报以及其它有影响力的报纸,让他们明天全力宣传福摩沙。”

    古琦觉得自己耳朵坏掉了,不然科长为什么要为英国人宣传,人家远渡重洋来金陵不是为了吃盐水鸭的,而是为了找特务处麻烦。

    面对这么一个对手,应当限制对方的活动范围,减小对方的社会影响,逼着对方主动放弃调查沙律勋的案件,然后乖乖滚回老家。

    给敌人造势,多新鲜啊。

    这位情报科大管家忍不住抓了抓发痒的脑门,惨白的脸上满是疲倦,眼睛下方是重重的卧蚕和黑眼睛,看样子好多天没有休息了。

    他犹豫着提出了疑问:“这不好吧,就怕之前的行事故中有目击者,再看到福摩沙来金陵,说不定会跳出来向对方提供相关证据。

    万一让英国人查清真相,通过外交途径施加压力,到时候处座和您可能会被上峰责难,我认为低调此事处理为好,以免事情闹大。”

    “闹大就闹大,老古啊,有些情况我不便跟你明说,这件事情关系到咱们正在调查的官邸案,处座能不能再上一层楼,就看你的了。”

    左重语重心长的说了一句,顺手点了一根香烟继续道:“在宣传福摩沙的同时,把孟挺的破案故事也刊登上去,给我把舆论炒起来。

    都说文无第一,武无第二,等到时机成熟,可以提议二位神探比一比嘛,恩,这样,回头让前两天刚开的商行出笔钱,搞个比赛。

    就拿五万大洋出来吧,差不多是五千英镑,足够让那个什么福摩沙动心了,另外再让漕帮马天长在外面开个盘,有财大家一起发。”

    古琦听完脑子有点乱,他们刚刚不是说英国侦探的事吗,怎么突然就扯到孟挺和比赛了,漕帮又是什么意思,开个盘,开什么盘。

    倒是那句关系到处座再上一层楼提醒了他,戴春峰要是当上了副局长,科长会不会兼任副处长,这样一来,自己岂不是有机会了?

    他的太阳穴怦怦直跳,抑制不住内心的兴奋:“知道了,现在不算太晚,我打电话跟几个老朋友聊聊,只是晨报估计来不及刊登了。

    最快也要等金陵晚报社明天的午间特刊了,要不要先印一批看看市场的反响,不过一个英国人恐怕很难在民国有太多的拥趸(dun)。”

    终究是不是毛头小伙,他说了两句便冷静了下来,很快意识到民国百姓可能对来自欧洲的侦探不感兴趣,除非是来自欧洲的舞娘。

    毕竟远隔万里,侦探再厉害跟他们有什么关系,况且中英之间的悠久“友谊”,导致百姓很不喜欢这个国家,又怎么会关注福摩沙。

    “所以才需要孟挺。”

    左重哈哈大笑起来:“挑动一下民间的情绪,就以中英较量作为卖点,放心吧,那些报社老板精得很,知道怎么操作才能引起轰动。

    午间特刊就算了,明天晚上所有晚报统一发布,最好是头版头条,不行就副版头条,要像海啸一样,将福摩沙和孟挺一起推出去。”

    他边说边挥动手臂,在床上拉起了手风琴,经历了现代传媒浪潮的洗礼,没有人比他更懂炒作,控制舆论,以及调动读者的热情。

    “知道什么叫信息轰炸吗,就是把内容相同的新闻报道大批量、重复性的发表出去,确保买报的人翻开任何一张报纸都能这条消息。

    要形成一种不知道这件事,就是消息不灵通的错觉,接下来就不用咱们推波助澜,尊严、利益、舆论就会裹挟两位神探展开较量。”

    左重轻描淡写的安排了一场大型行动,不用一个人,不用花一分钱,因为报社巴不得将两个人搞得人尽皆知,以扩大报纸的销量。

    民国传媒人还是朴实啊,没有新闻就没办法了吗,应该是有新闻上,没有新闻创造新闻也要上,若是加上点民族情绪,就更好了。

    那边古琦听的浑身发冷,如此轻而易举的操纵了人心,果然是科长,是浙江警官学校厉害呢,还是科长家的家规家训教育得好呢。

    “好的。”

    他下意识的点点头,随即反应过来左重看不见,连忙说道:“我明白了,立刻执行,保证用最快速度让福摩沙和孟挺变得家喻户晓。”

    “恩,打完电话你就回家好好休息吧,听说你把铺盖卷都搬到办公室了,这可不行,否则嫂子该对我有意见喽。”左重开了个玩笑。

    说完他说了句晚安,便挂断了电话,在茶水铺子干了几天浑身酸痛,必须早点休息,明天金陵会很热闹,他可不想错过一场好戏。

    黑夜很快过去了。

    一大早,左重换上了厚实的衣服,走出宿舍楼在操场上锻炼起身体,周围训练的情报科特务看见科长,连忙分出两人来负责保护。

    雨下了一夜虽然已经停下,但地上依然十分潮湿,一不小心就会摔跟头,地面上也笼罩着一层薄雾,根本看不清前面有什么东西。

    他知道这是大家的关心,自然不会拒绝这番好意,痛痛快快跑了几圈后,一个脸色苍白的胖子从雾里冒了出来,双方撞了个正着。

    “谁?!”

    “科长,我,古琦。”

    左重愣了一下,将手从腰间放下,稍稍走近两步,还真是自己的副手,标志性的地中海发型变得愈发明显,同时脸上写满了疲倦。

    “科长,报纸安排好了,我先回去休息了,宋明浩和吴景忠的专线已经迁移到了您办公室,归有光连夜抓回来了几十人,正在审讯。”

    古琦打着哈欠将科里的事务做了个简单的交接,不亲口交代清楚,他是不放心的,这要是出了问题,很容易影响到接下来的工作。

    “好,你休息去吧。”

    左重脸色严肃,拍了拍对方肩膀,有这么位不计较得失的老伙计是自己的幸运,要是摊上徐恩增那样的搭档,自己干脆自杀算了。

    长久以来,他执行任务或偷懒时,都是古琦在负责情报科的运转,一直没有出过错,有些事确实该提前安排了,不能冷了人的心。

    如果戴春峰任了副局长,定然要承担局本部的事务,处里也会需要一个副处长主持工作,而现在副处长有两人,张毅夫和郑庭炳。

    张毅夫就是个空头副处长,任职命令都没有公布,就是从军委会下了个条子,这样的人无法压住特务处的骄兵悍将,可以排除掉。

    郑庭炳呢,有钱有人脉,黄埔出身,光头的侍卫,可惜跟戴春峰尿不到一个壶,且交友广阔对于一个情报机关负责人并不是好事。

    也可以排除。

    所以数来数去,最适合当这个副处长的,舍他左某人其谁,一旦他当了副处长,过渡一段时间之后情报科定要交给一个可靠的人。

    而不管是年龄、资历、功劳和军衔,能接任情报科科长职务的也只有一人,那就是古琦,为了维持情报科的战斗力必须这么安排。

    不过这事还早。

    老戴的副局长八字还没一撇。

    左重在回洪公祠的路上想了很多,心不在焉的走进了办公楼,敷衍的跟来往的特务点了点头,顺着楼梯走到了情报科所属的楼层。

    他开始担忧一件事,升官不升官无所谓,可再这么升上去,功德林甲号监区估计是跑不了的,他气急之下叉着腰在楼道喊了一声。

    “归有光!”

    “到!”

    大办公室里传来回令。

    大光头抓着半个包子,满嘴油光的跑了出来,本来嬉皮笑脸的想开个玩笑,可见看到科长这幅表情赶紧举着包子敬了个礼汇报道。

    “报告科长,四十七名“地下党嫌犯”全部控制,现场缴获各式枪支15支,烟土数吨,证据搜集完成,早晨九点开始执行枪决,请指示。”

    “带我去看看。”

    左重说完转身往楼下走,这帮烟犯是死定了,看看能不能能套出点有用的情报吧,也算是他们在临死前为社会做出的唯一贡献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