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书架管理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其他类型 -> 我就是神! 历史里吹吹风

第两百七十二章:光辉之主和祂的天空使者

    灵性与光辉之主的神殿。

    成群的翼人在祈祷。

    可以看到他们的双瞳完全化为了白色,他们的意识脱离了现实而进入了一个未知的空间之中。

    随着祈祷之音,一道道光芒传出了主殿,溢出到了两侧的宫殿之中。

    在这里。

    也同样跪着几个白翼翼人,他们身上都带着非常眼中的伤。

    其中有两个翼人看上去已经重伤垂死了。

    其中一个一双翅膀被撕裂,胸口被洞穿。

    另一个肩头连同手臂都一起被咬掉了。

    那是和魔怪发生战斗而产生的可怕伤痕,看伤口应该是翼魔制造出来的。

    一股奇特的白光阻止住了他们伤口蔓延和伤势加重,并且保护住了伤口,这也是他们受了这么重的伤没有死去的原因。

    但是哪怕如此,他们看上去也支持不了多久了。

    不过他们依旧虔诚的跪在地上不断的向着神明祈祷,好像丝毫不在乎自己会死去。

    而此刻。

    在那光芒的照耀之下,这些白翼翼人身上的伤口竟然在缓缓愈合。

    而那断了手臂和翅膀的白翼翼人,可以看到他们的手臂和翅膀竟然再一点点生长而出。

    “光辉之主~”

    “光辉之主~”

    这让这些白翼翼人更加狂热。

    他们呼唤神明的语言并不属于目前已知的任何一种语言。

    但是翼人的文字从根源上,可以找到一些上一个纪元三三叶人拥有的智慧文字影子,只是读音上差别很大。

    因为他们的文字就是起源于这座巨大的灵性之门,是模仿着灵性之门上的“神之文字”创造。

    翼人女王梅尔德跪在人群中央。

    她的力量也不断的展开,爆发出来的权能之力不断攀高。

    与此同时。

    她背上的白翼也在随着力量的延伸而不断变化。

    很快。

    就看到了在她的背后又张开了一双翅膀,那翅膀的羽翼完全光滑,每一根羽毛都带着圣洁的灵性之力,源自于权能最初的力量。

    这还没有停下,

    第三对翅膀也如同一对光轮展开,在空中划出一个完美的弧,翼人女王梅尔德的力量攀至巅峰。

    三阶权能者。

    她拥有三对翅膀,轻盈而修长,在光芒的照耀下更是显得无比神圣且美丽。

    不属于人间的美。

    可以看到她的每一双翅膀,都拥有着不同的力量。

    “所有的天空使者。”

    “感谢神明吧!”

    翼人女王梅尔德张开了双臂,高高的挺起胸膛。

    迎接着那从灵性之门中照耀下的光。

    其他拥有神之形的翼人们也在这灵性之门前,光辉之主的神耀下催动着自己的力量。

    所有翼人的身躯在光芒之中变得透明,露出了他们真正的核心和力量。

    每一个白翼翼人的眉心之内,都有着一颗神石。

    这颗神石平时是看不到的。

    但是他们一催动力量,就看见神石在他们的眉心化为了神圣的白色花纹。

    这颗神石是神明的赐予,是他们力量的核心,甚至可以说是最重要的地方。

    他们越强大,身上的要害也就越少。

    到了翼人女王梅尔德这个地步,只要没有摧毁她的大脑和神石,就算将她脖子以下的地方全部毁灭也很难杀死她。:.

    这一点和巫灵以及炼金师有些相似。

    这二者也在渐渐的摆脱身体的束缚,将一切都转移到了神契之灯、巫灵之书之上。

    经过了一夜的祈祷和颂唱。

    那灵性之门打开的幅度越来越大,光芒也越来越炽烈。

    翼人女王梅尔德和诸多白翼翼人终于站起身来。

    他们唱着圣歌,他们表情肃穆。

    神殿的大门彻底打开,所有人唱着圣歌朝着外面走来。

    他们接引着光芒,一点点来到了悬崖边上。

    数以百计的白翼翼人维持着神话之门和人间的联系,那门中散发出的光源就好像一个白色的太阳朝着悬崖之下照射而去。

    翼人女王梅尔德脸上虔诚无比,但是那种虔诚里又透露着高高在上的冷漠。

    “凡人们!”

    “迎接神明的赐予吧!”

    “这是你们对神的献祭,也是天空对凡人的试炼。”

    而芬布克因山的山脚下,早就有着成百上千的翼人在等待着。

    等待着那白色的神圣光辉。

    山顶上的城市如同天国。

    神圣、伟岸、美丽。

    白翼翼人们穿着柔顺细腻的羽织,过着奢靡的生活。

    他们掌握着神赐予的力量,高高在上的享有一切。

    而山脚下这里,却是无比的贫瘠。

    这是一座在山的阴影下建造出的城市,全部都是破破烂烂的木头窝棚,生活着上万的翼人。

    这里阴暗、潮湿、贫穷,和上面一比就好像是天堂和地狱之别。

    山脚下的城市中居住的都是普通翼人,这些生长着灰褐色羽翼的普通翼人没有衣服,吃着最差的食物。

    翼人都是以捕猎为生。

    只有强壮之人才能征服天空,只有强壮之人才能狩猎猛兽。

    而这些人基本都是靠着搜集各种可以食用的植物生存,一个个骨瘦如柴。

    他们有的是来自于翼人的其他城市的逃难者,有的是活不下去的被抛弃的老人,有的是受了重伤生了重病的。

    也有一些从小在这里长大的,贫民生下来的孩子。

    每个月。

    都不断有着无法存活下去的人来到这里。

    他们来到这里,渴求着光辉之城中天空使者的赐予,祈求着光辉之主的庇护。

    天空使。

    就是普通翼人对那些白翼翼人的称呼。

    芬布克因山上的天空使者每天都会固定时间,向城中的贫民放出一些食物,维持着这些贫民老弱的生活,彰显神的恩典。

    每个月山上的光辉之城也会进行一次天空的试炼。

    这个清晨,便是天空试炼开启的日子。

    而光辉神殿伤照耀下的光,就是试炼开启的征兆。

    木头搭建的高台上。

    一群翼人纷纷爬了起来,抬头仰望着山顶。

    他们已经等了一整个晚上。

    这些翼人一个个要么生了重病,要么在狩猎之中受了重伤,也有生来或者因为受伤而肢体残缺之人。

    他们看着璀璨的白光从山巅照射而下,就好像看到了神明的救赎之光。

    他们眼中露出可剧烈的渴望和期待。

    看着那光芒,心中隐隐看到了一扇通往神国的大门。

    “光辉之主的赐福。”已经病得骨瘦如柴的翼人,此刻极力的站了起来,深陷的眼眶里瞳孔在颤动。

    “快看,光芒里面就是伟大的神。”一个饱受折磨的病人展开了褐色的翅膀,就要朝着天空飞去,但是他体力不支,飞了不到数十米就变得摇摇晃晃。

    一个看上去身体健全的年轻人,此刻也极力的朝着上面飞去,闯入那一片白光之中。

    “我要飞上去,我一定要飞上去。”

    “我也要成为……天空的使者……”

    参与试炼的翼人有着数百人,此刻全部都沐浴在光芒之下。

    光芒之中。

    数百翼人一个个身体慢慢虚化,他们从初代翼人那里继承来的血脉智慧、隐性的力量在光芒之中被提炼了出来。

    融入光芒。

    融入神话之门中。

    一个个身影在虚化之中化为透明,在透明之中彻底消散。

    只留下零零散散的灰色羽毛,从高空飘落下来。

    而在那看不见的光芒之中,隐匿与虚幻和真实边缘的巨门之上。

    可以看到那树一样的图案上。

    它的主干、它的枝叶,变得微亮了一丝。

    炽烈的白光散去,最后只有不到几十个人活了下来。

    其他消失的人。

    用天空使的话语来说,他们蒙神的感召,他们进入了神的国度,和神融为一体。

    活下来的几十个人身上的病痛、残缺全部都消失不见。

    他们在神的光辉之下。

    获得了重生。

    “好了,我全部都好了。”

    “不痛了,我真的好了。”

    “这就是神明的恩典,神的恩赐。”

    他们狂呼大喊的盘旋在山下,他们高呼着神的恩典,而山脚下城市里的人中羡慕的看着他们,成千上万的人跪在地上向这神迹发出虔诚的祈祷。

    至于那些消失的人,没有人去关注。

    而其中一个接受天空试炼人,在光芒之中发生了奇特的变化。

    他的眉心散发出一层层流光,他透过光芒看到了一扇巨大的门。

    在门上。

    他看到上一个纪元的智慧种,看到了一切智慧的开端三叶人。

    他看到了始祖鱼和万物的演化,他看到了生命的奥秘,看到了两亿年的进化简史。

    虽然他并不明白,那个看上去有些奇怪的人形生物到底是什么。

    他更不明白,那一幅幅图案里隐藏着的浩瀚和沧桑。

    他只感觉自己的大脑之中,一股强大的力量将他的最根本的东西提取了出来。

    那是比他的身体还要重要的东西,是智慧和意识的源头。

    他先是失去了记忆。

    然后失去了所有欲望。

    紧接着他连智慧也失去了,变成了一个如同草木石头一样的存在。

    但是在那神话之门的力量下,以他的灵性为主融合其他力量,以一种只有神明才能知晓的方式制造出了一块石头。

    在石头诞生的那一刻。

    他原本褐色的翅膀,在光芒之中一点点退去了原本的颜色。

    他丑陋的下肢和利爪褪去了羽毛,化为了修长健壮的双腿。

    他挥动翅膀,冲上了天空。

    一扇扇巨大的门楼出现在他的眼前,山顶上甚至还出现了水渠和涌泉,一种种奇特的超凡造物。

    他看到了强大的翼魔被锁链拴在了柱子下,看到了一个个天空使站在巨门前。

    光辉之城。

    只有天空的使者,才能登上这里。

    而现在。

    他站在这里了。

    “我成功了。”

    “我成为天空的是这了。“

    新的天空使激动的看着自己的翅膀,触摸着自己眉心的纹路。

    光辉神殿前,一众天空使看着新人说道。

    “不错啊,这一次又有新的天空使者诞生了。”

    “女王陛下,这一次神的恩典超过上个月。”

    “神也感应到了我们的虔诚。

    其他天空的使者上前,向他发出了邀请和欢迎。

    灵性是智慧之源,是肉体和精神二者连接的关键。

    它就好像一个枢纽,连接着每一个人的智慧和肉体,

    而天空使的力量,也正是来源于此。

    天空使可以通过灵性干扰,修复甚至改变和扭曲一个生命的原有形态,

    一阶的天空使,可以通过神术治愈自身的伤势,而最奇特的是,他们会按照自己认知的最美丽的形态,自己灵性完美形态而变化,那就是天空使的形态。

    二阶的天空使,他们拥有治愈和治疗他人的力量,也同样可以用这种力量轻易的毁灭他人的身体。

    三阶的天空使,他们拥有特殊的形态,这种力量翼人女王梅尔德使用过一次,一瞬间就夺走了无数生灵的灵性,让所有生命化为一滩烂肉。

    与此同时,他们还兼备与生俱来的操控风的力量。

    不得不说。

    从各个方面来看,天空使都非常的强大。

    新的天空使者满是不安。

    他敬畏的跪在光辉神殿前,向着女王陛下行礼。

    对方那六只白翼展开的强大姿态,凌驾于凡尘之上的力量。

    都让他瑟瑟发抖。

    “女王陛下。”

    “感谢您的恩典……”

    翼人女王梅德尔盯着他看,开口说了一句。

    “是神赐予了你力量,是神救赎了那些本该死的人,是神允许你们融入灵性之门中。”

    “新的天空使。”

    “你应该感谢的是神明。”

    新天空使忙不迭的叩头,朝着光辉神殿的方向。

    “伟大的西亚神啊!”

    “……”

    天空试炼结束,翼人女王梅尔德终于收回了自己的力量。

    她的三对翅膀化为了一对,额头上的神纹也一点点退去,身上的威严和神圣也淡了几分。

    随着神话之门关闭,流淌入现世的光也一点点消散。

    新的天空使依旧不断的磕头,跪在光辉神殿前祈祷。

    梅尔德转身。

    其他天空使恭敬的行礼,在原地送她离开。

    “让他在这里跪着。”

    “让他知晓,作为一个天空使应该时时刻刻将神明放在最高处,放在自己的心中。”

    六翼天空使梅尔德是如此的神圣美丽。

    她披着洁白的衣袍,拥有着完美的面孔。

    谷/span>但是她对神虔诚的面孔下,却有着高高在上的冷漠——

    正午的阳光穿透窗帘,照在翼人女王梅尔德的身上。

    梅尔德正拿着一块泥板观看,反复确认上面的文字有没有错。

    泥板上面刻着翼人的文字,这也是翼人书写和记录的普通方法。

    他们制造泥板用木刀在上面刻下文字,然后阴干之后进行保存。

    非常原始。

    但是不需要什么技术,代价也很低。

    梅尔德将泥板放在了一边,问门口站着的天空使。

    “杜玛回来没有?”

    “她这几天不仅连祈祷都没有参加,连这个月的天空试炼都错过了。”

    “她干什么去了?”

    门口的天空使走了进来,向着翼人女王陛下说道。

    “杜玛殿下出去巡视去了,听说去了东南边。”

    梅尔德点头:“她回来了让她到这里来。”

    光辉之城的天空出现了一个翱翔云海的身影。

    对方从云层掠下,落在光辉神殿前的门楼前。

    少女正是之前亚弗安在爱维尔半岛上见到的那个奇特的白翼翼人,也既是翼人的天空使。

    少女落下在山顶之后,走到了门柱下。

    柱子上缠绕着锁链,锁链的另一头拴住了一只恐怖的翼魔。

    她抚摸着巨大的翼魔的脖颈。

    翼魔抬起头,发出了一声嘶鸣。

    它的身体里立刻流淌起了彩色的荧光,表皮变得晶莹剔透。

    翼人少女和翼魔好像很熟悉。

    她还抱着翼魔的脖子闭上了眼睛,似乎在用心灵和它进行对话。

    翼人一族里只有少女通过自己特殊的力量驯服了翼魔,让这些恐怖的怪物听从自己的号令。

    蛇人是用生命之母赐予的神术和魔怪签订契约,从而拥有了操控魔怪的力量。

    而翼人一族从来就没有过什么灵契神术,根本无法驯服这些魔怪,他们平时碰上魔怪的结果要么是杀死它们,要么被它们杀死。

    有天空使走了过来,对着少女行礼过后说道。

    “杜玛殿下。”

    “您回来了。”

    杜玛听来人说母亲想要见她,她立刻朝着神殿左边的通道走去,穿过几条通道才来到了女王梅尔德的寝宫。

    梅尔德问杜玛:“为什么不来参加天空试炼,你明明知道今天是这么重要的日子,还不提前赶回来。”

    杜玛看着自己的母亲,用丝毫没有感情的面孔说道。

    “明明就用不着什么天空试炼,我们的力量可以直接治疗好下面那些人的疾病。”

    “也无需什么挑选天空使,您比谁都清楚有谁可以成为天空使。”

    梅尔德知道杜玛是对每个月一次的献祭有意见,所以她才故意躲开天空试炼。

    “这一切都是值得的。”

    “我们所做的这一切,都是为了伟大的神明从沉睡之中醒来。”

    梅尔德扭过头,看向了窗户外面的光辉神殿。

    “而且。”

    “能够奉献伟大的光辉之主,能够进入神的国度。”

    “不是我们的荣幸吗?”

    梅尔德原本冷漠的表情,在面对神明的一瞬间就换成了另一幅面孔。

    她眼前又出现了那扇巨大的神话之门,梅尔德的眼神里有着崇敬、憧憬。

    也有着迷恋。

    “这可是神。”

    “祂如果醒来的话,我们将是永远侍奉在祂身边的天使。”

    “我们将会进入神的国度,和神一同踏入永恒。”

    梅尔德扭头看先来个杜玛,对自己最看好也最珍重的女儿说道。

    “杜玛!”

    “你拥有这个世界上最纯洁最强大的血脉,你注定会成为神座下的使者。”

    “你不应该质疑我,而是帮助我实现这一切。”

    杜玛她想要说些什么,但是最后还是没能说出口。

    她总是觉得。

    他们献祭神明的方式会不会弄错了。

    这样的献祭,真的能够让神明从沉睡之中苏醒吗?

    真正的神明,需要这样的献祭吗?

    梅尔德和杜玛四目对视,一人眼中狂热而虔诚,一人目光平静中透露着隐隐的茫然。

    母女俩都拥有着一张冷漠的面孔,但是面孔下却又有着不同的情感和性格。

    梅尔德问杜玛:“你到底去干什么了?”

    杜玛犹豫了以下,不知道该不该将此行的所见说出来。

    但是最后,她还是觉得必须说一下。

    她也不知道那些长着尾巴的奇怪智慧种,是友善的还是邪恶的,会不会对翼人形成威胁。

    作为翼人的一份子,女王陛下的女儿。

    她有必要将这种可能威胁到翼人的存在,告知自己的族群。

    “我看到一些奇怪的存在,他们拥有着和我们一样的上半身,下面却长着尾巴。”

    “他们是拥有智慧的,拥有自己的语言和文字,而且掌握了和我们不一样的超凡力量。”

    “但是我却从来没有见到过这样的存在,此前我们也从来没有听说过这种存在。”

    翼人除了初代的那几个翼人,就没有人再见到过蛇人。

    那些初代翼人死去后,也没有留下关于曾经的记载,所有的翼人根本不知道他们的来历,更不知道蛇人的存在。

    梅尔德看着杜玛,认真的问她。

    “你是说?”

    “你遇见了另外一个智慧种?”

    “这怎么可能?我们才是这世界上唯一的智慧种。”

    这是栖息在这片大地上,所有翼人的想法。

    杜玛确认无比:“但是,我真的看到了。”

    梅尔德半天没有说话,最后说道。

    “我知道了,这件事情一定要进行调查。”

    “你先回去休息吧!”

    杜玛退了出去,梅尔德立刻穿过了独属于她的走廊。

    她来到了光辉神殿之中,再度开始向神灵祈祷。

    她的灵性高度同步,意识一点点脱离了现世来到了另一个界域。

    “晨曦与黄昏之神,永恒的光辉之主。”

    “我期待您的指引,为什么这个世界上会出现另一个智慧种,他们的出现代表着什么?”

    “这是您的旨意吗?”

    灵性之门中的存在在经过一次又一次的献祭,好像真的具备了一些灵性好智慧。

    这一刻。

    门内的存在竟然开口说话了。

    那声音混乱、堕落、邪恶,说着含糊不清且难以理解的话。

    但是落入了梅尔德的耳中,这声音却是如此的神圣而动听。

    因为。

    那是神给予她的指引。

    她的眼睛里好像看到了世界上最美的画卷,一个伟大的存在向自己伸出了手,肯定的接纳了自己。

    “走上……智慧的道路……打开……永恒之门。”

    “灵性、智慧、欲望……知识,我们的……真理……”

    “原罪、真理、神话……瓶中之人……”

    “找回……曾经的一切。”

    “我的……智慧……”

    最后,那声音发出一声震慑苍穹的吼声。

    “肖。”

    肖这个词是三叶人的读法。

    在翼人的口中,这个词读西亚。

    梅尔德看到那门上的图案一个接着一个亮起,整副智慧之路接连被点亮。

    梅尔德感觉一股力量包裹住了她,不仅仅将她的意识拉往另一个世界。

    甚至她的身体。

    都开始消失在了现实。

    黑暗里。

    梅尔德抬起头,她发现眼前的神话之门放大了数十倍。

    她离开了现世,直接站在了这座门前。

    梅尔德激动不已。

    她眼眶里甚至变得湿润了起来,上一次出现这个情况还是她第一次打开这扇神话之门。

    “神啊!”

    “您又再一次召唤我了吗?”

    她迈动着步伐一点点登上了这扇大门,甚至差点闯入了神话之门内。

    但是在大门前,她停下了脚步。

    她的手直接触摸在神话之门上,便不能动弹了。

    梅尔德触碰到了禁忌,灵性之门上铭刻的部分知识传入了梅尔德的脑海之中。

    她看到了太阳之杯,她看到了灵性活化术,看到了接引咒印的方法。

    这是属于上一个纪元的祭司之术。

    在这个纪元,他们已经用不着太阳之杯,也不用接引神术烙印了。

    但是接下来的知识就完全不一样了。

    她看到了三阶通往四阶的方法。

    三叶人的神恩术。

    由第一代真理贤者桑德安最后留下理念,其学生蓝恩完善的神术。

    梅尔德看到了一座古老的圣殿。

    圣殿里摆放着一块又一块石板,数之不尽的强大神术,一个文明最高级的神术知识。

    一块古老的石板上刻着梅尔德不认识的文字,但是石板立刻化为了心灵传输的力量,直接将那文字印入了她的脑海。

    梅尔德彻底惊呆了,她没有想到三阶之上还有着更强大的力量。

    “这是什么?”

    “以凡人之身,触摸神明的力量?”

    梅尔德看着神话之门,眼中终于流淌下泪水。

    “这就是光辉之神您给予我的恩赐吗?”

    “您是……想要我成为您的使徒吗?”

    三阶已经是凡人的力量极限了,四阶是凡人朝着神话蜕变的过程。

    他们的其中一个器官会化为神话器官,拥有超越极限的生命,拥有超越凡俗的力量。

    而五阶的半神。

    看看眼前这扇伟岸的门便能够明白半神的强大。

    梅尔德感觉手松开的一瞬间,就从黑暗之中跌落。

    她重新出现在了神像前,跪在光辉之主的神台下。

    梅尔德看着神像,高高举起了双手。

    “我是对的。”

    “这是神明给予我的恩典,对我的奖励。”

    她激动的大喊,用颤抖的声音说道。

    “看啊!”

    “神明正在一点点从沉睡之中苏醒。”——

    爱维尔城。

    西迪陛下看着亚弗安,不敢相信的说道。

    “你们发现了疑似翼人的存在?”

    “这怎么可能?”

    “在神话当中,那些翼人应该都已经死了,怎么还会出现?”

    亚弗安摇了摇头:“我也不能够确定是不是翼人,但是她的确长着翅膀。”

    西迪陛下:“长着翅膀,也不一定是翼人。”

    “会不会是哪一位神明的使徒走出了国度,行走在人间刚好被你碰上了?”

    西迪陛下说出了这种猜测,但是没有人能够解答。

    “目前最重要的是,这个奇怪的人出现会不会对我们有什么影响?”

    “这里只有她一个人,还是说存在着另外一个群体。”

    亚弗安和西迪陛下商量了半天,最后也没有什么头绪。

    他们知道的太少了,单凭看到了一个长着翅膀的女人很难去知道更多的讯息,更无法从而做出应对。

    西迪陛下:“先这样吧!”

    “我会派出人去调查这件事情,不过亚弗安你应该要突破三阶了吧?”

    “你如果成为了上位巫灵的话,就算有什么情况我们也不用慌张了。

    亚弗安点了点头:“是快了。”

    西迪认真的说道:“你有把握吗?”

    亚弗安:“陛下放心,我已经都准备好了。”

    他回到了知识神庙,拿出了自己的巫灵之书。

    巫灵之书上已经写满了各种神术,其中有亚弗安自己学到的,也有他自己创建的神术。

    这些神术之页力量交融在一起,隐隐散发着光芒。

    当巫灵之书上的所有神术融合在一起,那便可以汇聚成一张真理之页。

    那是属于上位巫灵的力量。

    亚弗安开口说道:“该突破了。”

    他通过修伯恩的遗赠从一阶成为了二阶,并且掌握了神术道具·波里克的右手。

    沉淀了这么多年,他自认为积累已经够了。

    也终于到了该突破的时候了,他有自信自己掌握的神术种类,形成的真理之页能够超越曾经的修伯恩,获得更加强大的力量。

    三阶已经是鲁赫巨岛上最巅峰的战力了。

    在亚弗安看来。

    自己能够成为上位巫灵,再利用好神术道具·波里克的右手的力量,就算遇到了什么危机也丝毫不用畏惧了。 为你提供最快的我就是神!更新,第两百七十二章:光辉之主和祂的天空使者免费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