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书架管理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其他类型 -> 我就是神! 历史里吹吹风

第三百七十三章:夏纳,真是个让人怀念的名字啊!

    隆带着一个披着斗篷的怪人进入了月蚀城中。

    如果仔细看的话,会发现斗篷下的那个家伙是一个栩栩如生的泥巴人。

    他的面孔是泥巴捏成的,虽然表面用了细腻的白泥;尾巴也是泥巴捏的,却竟然可以动起来,不过不细看只会以为是在野外沾染了泥浆。

    这是个咒印傀儡。

    羽蛇的本体藏在了牧者之河里休息,控制着这个咒印傀儡跟随者隆乘坐着一艘船,来到了对岸。

    “稳一点。”

    隆和撑船的船夫说道,仿佛生怕羽蛇的这具身体掉进水里化了。

    船夫也认识隆:“大人,您又跑到这里来调查瘟疫的情况啊!”

    “您这样的大人物,竟然也会管我们这些小人物的死活。”

    隆告诉船夫:“我不是什么大人物,我只是神的仆从。”

    船夫点头,也念了句祷告语:“赞美真理与知识之神。”

    随着契律师和巫灵们在月蚀城内声名鹊起,真理与知识之神的名字也越来越为更多的人知道。

    这些人不一定真的信仰真理与知识之神,但是在契律师工会或者他们这些神之仆从面前的时候。

    也会学着赞美神明。

    一进入贝克莱区,羽蛇就有了一种不好的感觉。

    它看向了隆,问他。

    “你听到什么声音了吗?”

    它超强的灵性好像感觉到这里到处弥漫着惨叫和哀嚎声,似乎有人在诅咒怒骂。

    那声音最少由数百上千人汇聚在一起,隐隐回荡在耳边。

    但是当羽蛇仔细去倾听的时候,又感觉不到那声音究竟是从何处发出来的。

    隆则是一脸茫然,丝毫没有感应。

    “什么声音?”

    羽蛇也就没有再多说,两人接着朝着目的地出发。

    这里是月蚀城工坊最多的区,也是瘟疫爆发最严重的地方。

    几乎每天都有着少则十几个,多则数十人被确认染上了瘟疫。

    然后送到医堡去,再也不见回来。

    渐渐的。

    有些人不愿意将自己的孩子或者亲人送到那里,而是偷偷藏匿了起来。

    不过王庭的卫兵一旦发现,立刻就对这些人进行处罚,并且强行将感染瘟疫的人送走。

    这还是在贝克莱区和一些比较繁华的区,有些瘟疫严重的贫民窟,情况就不一样了。

    那些贫民窟会被直接封堵住,不允许里面的人出来,至于里面的人死活,就直接管不着了,谁也不知道里面如今变成什么样子了。

    隆似乎对这里的情况很熟悉,带着羽蛇的咒印傀儡很快就来到了一条街道里,他知道这条街道有不少人被感染了。

    但是隆却没有举报他们。

    因为他知道,这种疾病的传染并没有那么简单,它不是真正的瘟疫,也不是简单的通过人传人来形成的。

    而是一种超凡的力量。

    这也是隆查了这么久,依旧没有查到瘟疫的源头的源头的原因。

    因为这种通过超凡力量感染的瘟疫几乎无迹可寻,就好像那种听不见的诅咒之声。

    进入一条巷子之后。

    羽蛇听到的声音越来越大,越来越强烈。

    这条巷子里有着不少感染了瘟疫的人,隆一进来就被人关注到了,这里不少人都认识他。

    “大人。”

    “您又来了。”

    隆点了点头,告诉其他人,自己请了一位高明的医师来。

    羽蛇进入房子,用心灵沟通对着隆说道:“你在欺骗他们,我不是什么医师。”

    隆却回答:“在他们眼中,能治病的就是医师。”

    羽蛇看向了躺在床上的青年,可以感觉到那种诅咒之声就是从他身上发出来的。

    羽蛇看了一眼隆,声音就出现在隆的脑海之中:“这就是你说的瘟疫?”

    隆点头:“不是普通的瘟疫,但是到底是什么,我也不清楚。”

    隆这个时候又想起了什么,又补充了一句。

    “对了。”

    “让我来找你的那个人说过,他似乎说是诅咒?”

    “但是诅咒是什么?”

    “咒骂别人吗?咒骂他人还能将人骂病了的情况?”

    隆也从未听闻过这样的情况,在炼狱之主之前,人们还不知道诅咒也是一种力量。

    羽蛇却说道:“神明不用咒,祂们只用看一眼某个人,就可以将其生命的形态彻底扭转。”

    隆:“怎么扯到神明身上去了呢?”

    隆却不知道,羽蛇这是在说自己。

    那床榻上的青年身上长出了大量的疹子,浑身滚烫发烧。

    整个人不断的在说着胡话。

    羽蛇伸出手,摸向了对方的头。

    一股灵性之光直接从它的手上散发出来。

    周围的人发出了一声惊呼,他们也看到了一股白光随着对方的手发出,覆盖在青年的身上。

    他们这才知道这个披着斗篷的怪人,竟然是一个权能者。

    也是。

    这可是隆带过来的人物。

    羽蛇立刻感受到了对方体内的一切,甚至能够深入对方的灵性感受到对方的一切。

    羽蛇一动不动,声音却回响在隆的脑海之中。

    “这不是瘟疫。”

    “有人将一种奇怪的力量塞进了他们的神话之血之中。”

    “我看到了,那是一种咒印和精神的结合体,烙印在他们的灵性和意识深处。”

    “那股精神、咒印在侵蚀他体内的神话之血,这才导致了他身体的变化。”

    羽蛇说着说着,突然愣住了。

    精神、咒印、神血。

    这不是神恩术的三要素吗?

    羽蛇从爱莲娜那里得到了神恩术,它是知晓智慧三要素的,更知道神话之血的部分秘密。

    得到了神恩术以来的这段日子,它也不是光拿着不看的,也是好好的研究过的。

    羽蛇立刻认真了起来。

    它仔细的梳理这个病人的身体,观察着源自于其体内最深处的变化。

    它立刻发现了什么。

    对方虽然是用智慧三要素的方法来制造出了食尸鬼,但是却不是神恩术最核心的那种制造出神恩石的秘术。

    而是一种强硬粗糙的,将精神、咒印、神血搅拌在了一起。

    “我就说不对。”

    “我就说,普通人怎么可能融合三要素;而是有人将一种奇怪的活化精神咒印塞进了他们的神话之血内,将他们变成了这样。”

    ‘他们为什么要这么做?这是想要干什么?”

    羽蛇继承的就是光辉之主的那一部分灵性本源的力量,生来就可以感受到智慧种体内最根本的力量,在它的力量下,瘟疫的本质被看得一清二楚。

    隆也一直在听着羽蛇说这些话,问羽蛇。

    “我就说果然是有人在搞鬼,这种瘟疫就不是什么超凡力量外泄,而是有人故意做的。”

    “羽蛇先生。”

    “能治好他吗?”

    羽蛇准备了一下,就施展起了神术。

    强大的白光包裹住了整个屋子。

    其从灵性的本源上开始影响对方的身体,影响着这个智慧种最根本的力量,然后将其体内的那股不断侵蚀他的怪异咒印驱逐了出来。

    羽蛇将那个咒印挤压了出来,其失去了依托的神血和精神,眨眼之间就散去了。

    羽蛇感受着那灰色咒印的力量,却也不敢触碰它。

    这东西背后好像有着什么更加可怕的东西,源自于梦界的深处。

    “这是什么东西?”

    “像是咒印,但是咒印明明是法则的外在显化,不是这样的。”

    羽蛇看向了隆,它还记得隆之前说的那个词。

    “诅咒。”

    “如果用这个词来称呼它的话,还真的很形象。”

    话音刚落,染病的青年就醒了过来。

    虽然依旧虚弱,但是总算是不说胡话了,而且看上去情况明显好了起来。

    “好了!”

    “真的好了。”

    隆看着羽蛇用一个神术,就清除了对方身上的“瘟疫”,可谓是惊若天人。

    本来他只是带着羽蛇过来看看,了解一下情况,后面还准备等着羽蛇提出各种要求,各种麻烦的准备,最终才能够对付这棘手的瘟疫。

    却没有想到,对方就这样挥了一下手,就直接解决了?

    “就这样简单?”

    隆看着羽蛇,这个从来没有见过的生命体。

    对方还真的是拥有着一种超乎想象的力量。

    虽然看似简单,但是这可是源自于神话源头的力量,灵性、智慧、欲望、知识四个分支之一。

    其实巫灵的力量也同样神奇,属于四分支之一。

    对于其他人来说也是一种超乎想象的力量;只不过隆平日里和巫灵们在一起,见的多了也就不以为奇了。

    青年的家人这个时候也惊呼出声,趴在床前激动不已。

    “有救了。”母亲捧着儿子的脸,泪流不止。

    “看见没有,你们都说没办法了,我就说巫灵大人一定有办法的;活过来了,我儿子活过来了。”然后母亲又看向了两个人,流着泪不断的点头。

    “两位大人,真的谢谢您们,谢谢您救了我儿子。”立在一旁的父亲,更是直接趴在了地上。

    他看着隆,嘴中不断的说着。

    “感谢真理与知识之神。”

    “赞美真理与知识之神。”

    “您派来了您的使者,拯救了我们一家。”

    隆和这条街道上的人都很熟悉,因为曾经基顿带着他在这里走过,他后来也经常来到这里。

    隆拉起了两个人,可以看到他也非常高兴。

    但是高兴之余。

    更多的是担忧。

    他立刻调集来了人将这条街道上的情况控制住,主要是为了不让羽蛇治病的情况泄露出来。

    如果瘟疫是人为造成的话,那么背后的主使一定不简单。

    所以现在绝对不能让这里情况泄露出去,让对方知道自己已经找到了治疗“瘟疫”的办法。

    将这条偏僻的街道控制住后。

    他开始让羽蛇救治其他的病人,同时也更加深入的了解这种“瘟疫”。

    羽蛇开辟了一个房间。

    它将那些染病了的人带了过来,在这里集中救治。

    隆和另外两名巫灵在街道之中寻找着感染者,不断的和人一起抬过来。

    半路上。

    一个患者刚刚抬过来就发了狂,开始胡乱的攻击隆和两名平民。

    隆压制住了发狂的感染者,但是对方很快就在发狂之中死去。

    房间里面的羽蛇也听到了动静控制住傀儡走了出来,刚好看到了一片狼藉,还有倒在地上的感染者。

    对方就好像一个僵直了的雕像,皮肤发灰发白;看上去就好像外面涂抹着一层石膏,或者长着某种特殊的角质。

    隆有些遗憾:“可惜,他已经死了。”

    羽蛇却说:“他没有死。”

    隆上前又检查了一番:“它明明已经死了。”

    羽蛇摇了摇头:“它的身体已经死了,或者说发生了某种奇特的变化;但是它的意识和所有的东西,都被困在了大脑之中。”

    “不过他已经没有救了,那种力量已经将他的大脑的灵性都彻底侵蚀了,和他的身体完全结合在了一起。”

    “我如果驱逐了他体内的那股力量,他也就彻底变成了一具尸体。”

    羽蛇说这话的时候,同时看向了房间之内。

    “被感染的人我都看过了,有些奇怪的地方是,竟然都是青壮年的男性和女子。”

    “如果真的是疾病的话,针对的不应该都是体质更弱一些的老人和孩子吗?”

    “我感觉这与其说是在传染某种疾病,不如说更像是在挑选某种适格的目标。”

    听到羽蛇这么说,隆的表情一下子就变了。

    他似乎看到了一场巨大的阴谋。

    羽蛇上前,摆弄着那具看上去已经死掉的尸体。

    没有多久。

    就看到尸体不断的抽搐。

    羽蛇将对方囚禁在大脑之中的意识解放了出来,重新激活了他。

    很快就看到那尸体活了过来,死人再度变成了发狂的活尸,朝着周围的所有目标攻击,吓得周围的人连连后退。

    “怎么回事?”

    “他没死吗?”

    “好可怕,你看他的模样,他身体怎么好像变大了一圈?”

    连隆都被吓着了,不是因为对方的力量,而是因为眼睁睁的看着一个明明已经死掉的人,又再一次活了过来。

    这对于权能者来说,也不合常理。

    “这是什么?”

    “死人……又活过来了?”

    “这到底是什么东西?”

    那活尸好像彻底变了一个人,他完全没有了人形,口中滴着口涎。

    眼睛血丝布满了,看上一片赤红。

    他看着在场的每一个人,强烈的吞噬欲望从活尸的力量散发出来,催动着他攻击着在场的活物。

    他似乎能够感受到,从这些智慧种的体内散发出的香味,他体内的瘟疫血咒渴望着吞噬对方的血肉,掠夺对方的力量。

    “饿……饿……”

    “吃吃吃,我要吃了你们……吃了……”

    紧接着,恐怖的混乱呓语就彻底变成了没有任何意义的咆哮,如同饿兽一般的咆哮。

    隆愣愣的站在了原地。

    似乎看到了此世之恶,那从恶念堕落的泥沼里爬出来的最肮脏丑恶之物。

    看着怪物奔向了自己,隆突然下定了决定。

    他手上的巫灵之书翻起,汇聚成一道光芒将那怪物的头颅给砍了下来。

    那怪物扑倒在隆的面前,头颅掉落在地。

    隆站在街道上,突然想明白了什么。

    “他们是在通过瘟疫挑选合适的目标,然后将他们制造成这种怪物。”

    隆似乎真正找到了问题,也想明白了很多环节。

    此刻远处的其他巫灵也赶过来了,隆问其中一个人。

    “现在有多少人感染了这种瘟疫?”

    对方回答:“我们也不知道具体的情况,但是这陆陆续续的,应该已经有好几千了吧?”

    隆想着想着,立刻想到了一个地方。

    “瑟罗医堡一定有问题。”

    如果对方是想要制造出这样的怪物的话,那么他们的目的自然最后还是要回收这些怪物。

    如果瑟罗医堡真的如同他们所说的一样,将瘟疫感染后的死者都焚烧掉了,那么这些人苦心制造的这场瘟疫不是白白制造了吗?

    瑟罗医堡之中一定存在问题,至少那些死去的感染者最后变成的怪物,一定会有人过去收集。

    一旁的巫灵对着隆说道:“要现在立刻将瑟罗医堡围了吗?”

    隆虽然当了契律师工会的代理会长才不久,但是也算是经历过不少事情了,不再像往常一样莽撞了。

    尤其是在基顿死了之后,老师苏科布又不在的这段日子里。

    隆看上去有了明显的成长。

    这也是每个年轻人必须经过的阶段,在失去之中变得成熟,在独当一面之中开始成长。

    “不,我们又不是月蚀城的主人,有什么资格在明面上围了瑟罗医堡。”

    “只有执政官和治安官才可以下达这种命令,我们只是这座城市的居民而已。”

    “而且。”

    “现在不能打草惊蛇,对方应该不知道制造了多少这种怪物了,更不知道多方究竟藏匿在什么地方。”

    “而且不知道真正的幕后黑手是谁,我们贸然出手很有可能让真正的幕后之人逃掉,能够制造出这样的怪物,还有这样大范围的瘟疫的人。”

    “如果不能够一次性解决掉他们的话,后面可能会出现更大的麻烦。”

    隆说完这些,看向了羽蛇的咒印傀儡。

    “羽蛇先生,非常感谢您的帮助。”

    “我的老师苏科布马上就会回来了,我想要带着您去见他一面,同时正式的向您对我们的帮助表示感谢。”

    羽蛇听到这个名字之后声音不一样了:“真理与知识之神的使徒苏科布?”

    “曾经荒原的主人。”

    隆有些骄傲的说道:“是的。”——

    契律师工会今天没有开门,休息一天。

    大厅之中竖立着真理与知识之神的神像,突然间神像发出了光芒。

    一道神话之门的影子隐隐浮现。

    一道光芒投影了过来,苏科布的身影就出现在了大厅之内。

    他出现的那一刻,伴随着无数的文字汇聚而来,好像其本身就是由文字组成的一般。

    对方好像是文字的化身,他出现在这里就代表着文字和秩序的力量。

    这并不是苏科布的本体,依旧只是苏科布的一具契约之灵。

    全体巫灵全部开始行礼。

    “老师!”

    “苏科布大人!”

    苏科布目光扫过在场的所有人,注意到了少了的那个身影,眼中流露出一丝伤感。

    “可惜。”

    “最后基顿连神的国度都没有进入。”

    这对于一个神的仆从来说,可以说是最大的遗憾,比死亡的遗憾更大。

    在场的所有人都流露出了伤感的情绪,低下了头。

    苏科布回来之后,立刻开始安排起了任务。

    有人被安排去负责关于学校的建立,有人从契律师工会调走,将会成为契律学校的导师。

    “我现在就在城外,不过我已经回来的消息暂时不能够传出去。”

    “在城外有一些新加入我们的巫灵学徒,还有一些我挑选的有潜力的人,派个人去将他们接回来。”

    “他们将是我们举办的学校的重要成员,也是我们的将来。”

    苏科布出外面走了一圈,也是有着非常重要的成果的,他是去寻找契律师的未来。

    苏科布让众人散去,朝着契律工会会长室走去。

    “老师……”

    路上,隆还想要说些什么,不过苏科布打断了他。

    “你说的事情我已经知道了,也都了解了。”

    “不论是谁,既然让我们提前知道了他的计划,他就只有失败一条道路。”

    苏科布夸赞了隆,对着他说道。

    “这一次你做得非常好,你的谨慎和小心是有必要的。”

    “一个懂得使用三要素力量的,懂得如此邪恶且诡异的神术,能够如此大范围传播瘟疫的存在,很有可能是一个使徒位阶的存在。”

    “你如果贸然行动,或者将消息传开了,只会惊动对方。”

    “一个极有可能是使徒位阶的存在,如果提前得到了消息逃走了,或者彻底隐匿在了暗处,那将会是一个非常棘手且可怕的敌人。”

    “我已经和大地魔女说明了这件事情,万蛇神庙接下来也会全力配合我们。”

    “大地魔女的话他们不会不听,绝对不会像之前那样敢和你推诿。”

    “我明天还会去见一次王庭最高执政官,向他汇报这一次的情况,具体怎么安排等我回来之后再说。”

    隆点头:“我知道了,老师。”

    苏科布推开了会长室的木门,里面早就有一个人在等待着他。

    那时一个咒印傀儡,但是和普通的咒印傀儡不同,有一种源自于力量本源的气息。

    苏科布可以感受到对方的强大,绝对不是普通的三阶权能者可比。

    毕竟。

    这可是曾经原罪邪神为自己准备的新身体。

    苏科布看到了对方,表情不像之前和自己的学生们那样严肃,也不像是一个高高在上的使徒,更像是一个温文尔雅的学者。

    “羽蛇先生。”

    “您好。”

    羽蛇点头示意:“我知道您,苏科布使徒。”

    羽蛇也没有想到会碰上这位使徒,除了神明之外,人间就没有几个存在能够比这位使徒拥有着更高贵的身份和更强大的力量了。

    苏科布邀请对方坐下,以平等的姿态进行对话。

    “非常感谢您对于我们的帮助,但是这一场瘟疫还没有结束,城内还有着非常多的人等待着救助。”

    “虽然非常冒昧,所以我们还是想要请您再停留一段时间,我们需要您的帮助。”

    “当然。”

    “您如果有任何要求,也可以和我们说。”

    “对于朋友,我们从来都是真心相待。”

    羽蛇心念一动。

    它还真的有一件事需要面前这个使徒的帮助,它得到了神恩术已经有一段时间了,然而这神恩术并不能直接使用。

    因为那是三叶人的神恩术。

    倒不是说它有问题,只是纪元更改,如今的蛇人、翼人的生命形态,巫灵、炼金师、天空使等等职业,都和上一个纪元有着天翻地覆的变化。

    但是在他的面前,有着一位真正的使徒,这一个纪元的使徒。

    而且刚好欠着它人情。

    羽蛇恪守规矩,但是却并不古板和愚蠢,它立刻抓住了这个机会。

    “苏科布使徒。”

    “我真的有一个疑惑,需要您解答。”

    羽蛇没有遮掩,说出了自己的故事。

    “我曾经是苏因霍尔美雅城城主府的一名卫兵,跟随于城主夏纳大人。”

    “苏科布使徒,不知道您是否知道当年那场发生在美雅城的天灾。”

    羽蛇的声音有些沧桑。

    “神话之门从天而降,血色的花开满了大地,诸神在那里开战。”

    “而我在原罪邪神的力量下,变成了非人的形态。”

    苏科布突然愣住了。

    因为他不仅仅知道,甚至当年的那一场诸神之战他就在场,作为真理与知识之神的神眷者还有对方降临人世间的载体。

    他接受了神的使命,在大地上寻找了很多年,终于找到了原罪邪神跨越两亿五千万年的布置,那个明明是道具却将自己当成人的夏纳家族。

    他至今还记得自己当时心中那无与伦比的震撼,无法想象一群人能够将一个使命和承诺继承了亿万年,哪怕是跨越纪元的漫长岁月也要达成它。

    也是因为他找到了夏纳,原罪之神肖也才从光辉之主的神位上跌落进入深渊之中。

    那一场风云事件之中,他也算得上是核心人物了。

    “夏纳。”

    “真是个让人怀念的名字啊!”

    苏科布言语唏嘘,看向羽蛇的眼神有着感叹。

    同时他怎么也没有想到,对方竟然是当年的幸存者。

    羽蛇惊叹:“您也知道夏纳城主?”

    苏科布点头:“我知道,不过互相之间并不认识。”

    隆也震惊异常:“羽蛇先生。”

    “原来您曾经真的是人。”

    蛇人对于人这个概念,就是他们自己。

    当然,由生命主宰所创造的另一个物种翼人,也可以称之为人。

    羽蛇点头,接下来它又说起了自己前往无尽沙海和魔渊王城的故事,还有爱莲娜大人赠予了它神恩术的事情。

    最后它询问苏科布:“我虽然得到了神恩术,但是却不知道该如何使用它。”

    “苏科布使徒,希望您能指点我。”——

    地窟之中。

    食尸者密教的总部。

    曾经的地窟庞大空间如今被完全利用了起来,看上去就像是一个地下城市一般;大量的非人存在栖息在这里,成群的邪恶的食尸者密教成员聚集。

    瑟罗成为了暴食之子之后,他再也不用担忧神血的反噬和陷入疯狂之中。

    这段时间。

    谁也不知道他究竟制造多少个食尸鬼。

    他做事的效率,和他的疯狂一般无二。

    一旦定下了目标就废寝忘食的去达成。

    目前光在这座地窟之中,食尸鬼的数量已经达到了两千;如果将其整合成一支军队,在一阶食尸鬼和拥有智慧的二阶食尸鬼的率领下,那将是一支无比可怕的力量。

    不是训练有素的炼金军团,根本不可能是这种拥有超凡力量且悍不畏死的怪物的对手。

    邪恶的祭坛高台之上燃烧着熊熊大火。

    火焰下站着两个人,逆着光看不清模样。

    下面是大量的食尸者密教成员,还有密密麻麻的怪物们。

    怪物们臣服在地,食尸者密教成员也恐惧着上面那两个强大而疯狂的存在。

    “首席大人。”

    “次席大人。”

    这就是两个人的称呼,他们从来都是带着面具,用斗篷将自己遮掩得严严实实。

    但是那一般无二的冰冷目光,还有森冷的气质,都让人感觉到畏惧。

    正是瑟罗和阿克曼蒙两人。

    此刻的两个人和曾经完全不一样了,大量邪徒俯首称臣,同时控制可以化为军团的大量食尸鬼。

    当真有了邪恶势力巨头的模样。

    瑟罗的声音从火焰祭坛上传来:“今天封禁整个地窟,没有我的命令不允许任何人进出。”

    阿克曼蒙看向了一众食尸者密教邪徒:“有任何紧急情况可以来找我报告,除此之外不可以来打搅我和首席。”

    两人在准备着一件非常重要的事情。

    瑟罗要准备突破使徒了,这是成为深渊暴食之王的第一步。

    强大的神之使徒只是登上王座的第一步,凡人看来恍若人间神明的使徒在原罪的邪神看来,也不过就是个消耗品。

    当然。

    这种依靠邪神赐予,掠夺他人神血登上使徒之位的存在也只有两种下场。

    要么成为深渊这个序列号3神术道具的一部分,要么就在疯狂之中彻底消散;而不像寻常神明使徒那样,有着更多的可能性或者退路。

    对于瑟罗来说只有一条路。

    进则生,退则死。

    火焰祭坛本身就是一个庞大的仪式术阵,不少一阶食尸鬼和几个二阶食尸鬼站立在各个节点之上;他们在帮助着瑟罗登上使徒之位,进而窥探着暴食之王的宝座。

    在瑟罗的手中拿着一本书。

    《深渊神恩术》

    经过原罪邪神修改的神恩术。

    神恩术由第一代真理贤者桑德安提出构想,第二代真理贤者蓝恩完成。

    作为蓝恩学生的肖,对于神恩术的本质的了解自然是超越一般真理圣殿的学徒的,针对修改神恩术这种事情对于他来说没有任何难度。

    阿克曼蒙眼睛也落在了那本书上:“神恩术。”

    “这是原罪之神给你的?”

    “怪不得你最后选择了深渊。”

    瑟罗笑了:“选择?”

    “次席,人生没有选择,这个世界没有人会给你选择的机会。”

    “所谓的给你选择,就是让你选择失去所有,还是拼死一搏。”

    “我们只有在一次次没有选择之中,打破规则而出。”

    “只有打破规则者,只有不受约束者,才能在没有选择的世界之中获得胜利。”

    瑟罗也给阿克曼蒙看过神恩术,他向来都很大方。

    但是当他觉得你没有用处的时候,你就能够感受到他的残酷无情。

    当然。

    这其中也有他需要阿克曼蒙帮忙协助主持仪式的原因。

    还有他觉得当阿克曼蒙要用上神恩术的时候,他应该早就已经在深渊之中了。

    瑟罗和阿克曼蒙一起调整着仪式术阵,其中最让瑟罗犹豫不决的,就是关于咒印的选择。

    阿克曼蒙:“为什么一定要选择这些普通的咒印,不能用其他的代替吗?”

    “例如用瘟疫血咒。”

    瑟罗想都没有想就说道:“那不是找死么?”

    “瘟疫血咒到底是不是咒印,你和我都不确定。”

    阿克曼蒙:“你不是说过,咒印是法则之力的延伸,而法则并非谁所创造,而是早就存在于这个世界的东西。”

    “那么诅咒,同样应该也是一种法则。”

    “如果用瘟疫血咒作为咒印,这样你就可以真正成为瘟疫血咒的主人,所有感染了瘟疫血咒的食尸鬼都将受到你的控制。”

    “你就是所有食尸鬼的主人。”

    阿克曼蒙想起了之前和瑟罗讨论过的神恩术的细节,还有关于使徒的力量。

    “而且四阶使徒拥有精神力场域,那是使徒最强大的力量,是咒印、精神、神血三者汇聚而成的庞大领域。”

    “你掌控着瘟疫血咒。”

    “你的精神力场域将会和所有的食尸鬼体内的瘟疫血咒进行共鸣,形成一个强大无比的精神力场域,一个天然形成的仪式术阵。”

    阿克曼蒙用平淡的语气说着令人心动且热血沸腾的话语。

    “到时候在这个领域之中,你将拥有难以想象的强大力量。”

    “没有人能够击败你。”

    瑟罗愣住了,他自己虽然说着要打破规则,要打破束缚和界限。

    但是此时此刻它却发现。

    自己好像也被某种界限给阻挡了视线。

    这也很正常,毕竟那可是原罪之神的使者赐予下的东西,可以想象是可以直接追溯到神明身上的。

    瑟罗理所当然的要按照上面的每一个细节去施展,丝毫不敢有任何差错。

    而阿克曼蒙第一时间想到的,竟然是去修改神赐予的神术。

    这家伙是怎么想的?

    他难道是在质疑神的力量,觉得自己比神更聪明?

    不过瑟罗却觉得阿克曼蒙说的这种突破方式极具想法,而且非常适合他。

    他创造出了食尸鬼,他最后将会成为食尸鬼之王,拥有控制所有食尸鬼,而且可以通过瘟疫血咒和诅咒的力量,获得难以想象的强大增幅。

    “好像……可以尝试一下。”

    成为使徒也是分为好几步的,融合咒印和最后的神恩石凝结,都是可以进行尝试的。

    瑟罗看着阿克曼蒙:“次席。”

    “你虽然成为权能者的时间有些短,但是你总是会有一些天马行空的想象。”

    “看起来你成为权能者的时间晚一些,反而是一件好事,不会对你的想法形成束缚。”

    “这很好。”

    阿克曼蒙从小就看了很多书,他虽然没有权能者的天赋,但是却看了许多关于超凡知识的书。

    他不能修行,但是却总是会对着那些知识展开畅想。

    如果是他的话。

    他会怎么做。

    但是或许正是因为如此,他才能够提出那些常人不敢想,看上去疯狂得没有边际的设想。

    或许也正是因为如此,瑟罗才会认为他们两个是相似的两个人。

    至少在那些疯狂的想法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