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书架管理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武侠修真 -> 大乾长生 萧舒

第1098章 玄妙(二更)

    朱霓收铁筒入罗袖中,蹙眉看着天空。

    楚祥与孟峰毅也仰头盯着天空,一动不动。

    天空一片宁静。

    朱霓失望的摇摇头,轻声道:“府主,周围没我们的人在,恐怕要再等一等了。”

    神武府弟子很少有单打独斗的,都是军队的作风,往往一出动便是一小队,至少两人,往往是五人小队。

    不管做什么小事,也往往是一队一队的,两人放风接应,两人辅助,一人为主。

    刚才的讯号乃是朝廷大匠所制,效果惊人,方圆百里之内皆能看得到。

    一旦看到,便会发出讯号响应,表明很快就会抵达。

    没有讯号响应,则是没有神武府的高手在。

    “那就边走边召人吧。”楚祥道。

    他从怀里掏出一块令牌,漆黑无光,正是神武令,凝运气息令脸庞泛紫气。

    法空三人皆看向他。

    楚祥脸上的紫气越来越浓,紫气氤氲。

    忽然间,他脸上紫气倏的消失,下一刻,漆黑无光的神武令骤然变紫,晶莹剔透,变成了一块紫玉。

    紫玉闪烁数下,然后恢复成了漆黑无光,如一块黑炭状,毫不起眼。

    楚祥松一口气。

    法空道:“王爷这是要召集所有神武府的高手来援?”

    楚祥摇头:“只能试着召集千里之内的,千里之外也来不及。”

    法空打量着楚祥手上的漆黑牌子:“这神武令确实别有玄妙。”

    楚祥忙缩手,收回了神武令:“这可不能给你。”

    法空道:“不会弄坏的。”

    “难说。”楚祥道:“这可不是朝廷工匠做的,乃是奇宝,只此一件。”

    法空失笑:“忒小气了吧。”

    楚祥笑着摇头:“小气就小气,你就死心吧。”

    法空却是不死心。

    这神武令肯定涉及到了时空奥妙,时空奥妙便是天地奥妙,涉及到天地规则,如果自己能窥得其妙,修为必然更精进一层。

    楚祥看向朱霓与孟峰毅:“你们去吧。”

    “是。”朱霓与孟峰毅肃然抱拳,又朝法空合什一礼,转身一跃,便落到了一片竹林上方,踩着竹梢飘飘而去,如御风而行。

    楚祥面露忧色的看着他们,又扭头看法空。

    法空摇头:“王爷不必看我,我也不知道他们的命运。”

    “……只能看一眼。”楚祥道:“不能乱来,一旦损坏了,再没了。”

    神武令可是神武府的最重要宝物之一,凭着这神武令,才能号令整个神武府高手。

    没了这神武令,就不能如臂使指,神武府的高手一旦撒出去,想召回来可没那么容易。

    而且这神武令是独一无二,一旦损坏,没办法修好,那自己就真是神武府的罪人了。

    法空道:“王爷放心。”

    他说着话伸出手去。

    楚祥无奈的掏出了神武令递过去。

    入手凉丝丝的,法空露出笑容,笑容中透出陶醉之色,好像喝了美酒一般。

    楚祥担心的看着他。

    法空笑着盯住神武令,双眼变得深邃。

    楚祥看到这般,露出笑容。

    法空显然是在施展天眼通,观瞧这神武令会不会出问题,再决定怎么行动。

    这样能避免神武令出问题。

    法空看了一会儿,双眼弥漫出澹澹的金光,与先前的深邃不同。

    这是施展了宿命通,要弄清楚这神武令的来源,这能更容易的弄明白它的玄妙。

    楚祥紧盯着法空,唯恐法空真弄坏了神武令。

    半晌过后,法空双眼恢复如常,将神武令递给楚祥:“物归原主。”

    楚祥忙仔细看了看,抬头看法空:“这样就行了?”

    法空笑着点头。

    楚祥道:“弄清楚玄妙了?”

    法空点点头。

    楚祥好奇的道:“它到底为何能令千里之内的人感应到它自己的?”

    他对这一点儿也好奇之极。

    但他并没有能力解开这其中的玄妙,已经研究了很久,却是一头雾水。

    开始时,他从神武令本身找其妙,却一无所获,神武府怎么看都是一个寻常的乌黑木头,尽管知道它不寻常。

    可怎么弄都是一样的结果,不管是重量还是扔到水里,都像极了木头。

    不过就是扔到水里,不会燃烧起来。

    通过浇水,通过火烧,通过滴血,通过唾沫,……诸多方法都试过。

    最终他转向了独特的催动心法。

    神武令的催动心法平平无奇,没什么威力,用来催动宝剑,甚至削弱剑法的威力。

    这独特的心法耗费了颇多的心力,结果还是一无所获,实在没有玄妙之处。

    他这么快的改主意,将神武令借与法空,也是因为自己本身本为好奇。

    法空道:“通过一种特殊的东西。”

    “什么特殊东西?”

    “无法言喻的一种东西。”法空摇摇头:“说也说不清,王爷你恐怕感觉不到它。”

    “这么邪乎?”楚祥拿出神武令来,仔细端量,凝神感应,最终摇头。

    他确实没感觉到特殊,平平无奇,就是一块木炭。

    法空道:“此物来自造化之力。”

    “这便不清楚了。”楚祥道:“是太祖所得,创建了神武府之后,用来做神武令。”

    法空面露感慨之色。

    他从这神武令上看到了太祖的模样,也领略了太祖的风采,比起楚雄来,更加的慑人,仅观其风采便让人心折不已。

    楚雄已经是一代人杰,英明神武,可比起当初的太祖,那便是小巫见大巫。

    这块神武令来源于一座洞府,而这洞府的主人也是无意中得来。

    再往上追溯,则是一棵古木,被雷电击中九次之后,其他位置都毁灭,唯留下了这一截。

    然后被一位在远处目睹的洞府主人得到,将其找到,然后细细把玩感悟。

    这位洞府的主人修为高深,最终寿尽之际,仍将此木留在手上把玩。

    后来太祖奇遇进入这座洞府,得其传承,同时得到了这块木头,然后便用这块木头创立了神武府。

    神武府的武功传承,也便是这座洞府主人的传承,传承庞杂,也是这洞府主人学究天人,功参造化。

    神武府诸多高手,各自修行一门奇功,也没能练到多高的境界,而这位洞府主人却一人兼修数门奇功,都练到了顶尖层次。

    这便是资质的差距。

    这位洞府的主人乃数百年难得一见的奇才,可惜,就是一直不知道他的姓名。

    雷击之后,这木头上蕴含着一种奇异特质,奇异物质导致它有奇异之能,类似于自己的神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