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书架管理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网游动漫 -> 综网的巫:从艾泽拉斯吃到山海经 易伤秋者

第三百一十七章 综网,我要满仓!(两更!)

    “综网提示:你已进入副本位面:龙门山。”

    “

    综网提示:限定高级职业试炼已开启,你当前的试炼序列如下:

    1.清淤除恶(精英,试炼进度+20%)

    2.执掌部族(精英,试炼进度+20%)

    3.龙王女婿(精英,试炼进度+20%)

    4.威名赫赫(精英,试炼进度+40%)

    …………

    …………

    9.重塑神话(史诗,试炼进度+100%) ”

    “综网提示:击杀试炼区域敌对/中立单位,也能获取基于对方名望(邪恶)相关的试炼进度。”

    “综网提示:请注意,基于玩家当前挑战等级与生命等级严重不匹配,基于试炼平衡机制,将引入相关对抗要素。”

    易夏的视网膜上刷新出一片密密麻麻的提示信息。

    而他则静静地凝视着,眼前一片浩瀚的水域:

    只见云雾缭绕、水波荧荧,远山横卧、几与线平。

    偶有波澜顿起,惊现一尾硕鱼。

    易夏立于水边,能够感受到铺面而来的磅礴水汽。

    伊河?

    易夏对此,不怎么了解。

    不过看起来,大禹似乎还没有到这里来……

    不然的话,易夏就只能看见一片河水穿山而过了。

    易夏提起巫觋,脚下生云。

    呼啸间,便飞至水域上空。

    于是豁然开朗,整片水域宛如平镜一般镶在山峦之侧。

    偶有浪峰撞击山腰,发出隆隆作响之声。

    而在远方,有青烟缕缕浮现。

    易夏放眼望去,看见了几许人家。

    多是土木混杂而成,或有茅草者分布其间。

    家户之外,有田埂纵横。

    里面多有绿意,似是稻谷。

    但与易夏平常所见的稻谷,有一些区别。

    他想了想,直接架云飞去。

    伊河之下,倒是没有什么动静。

    易夏倒是满心期待,他之前便瞧见了底下有不少肥硕虾蟹。

    也有些模样怪诞的水生之灵。

    但龙种,倒是暂时没有发现。

    易夏按住云头,想了想,又将铠甲幻化关闭,随后飞到家户门口。

    此时,正有一精壮男子在编织渔网。

    易夏的到来,让对方显然有些吃惊。

    “你是哪里生人?怎穿得这副模样?”

    对方看向易夏。

    对于易夏的样貌和缭绕着火光的双瞳,对方倒是不以为意。

    倒是对易夏未幻化铠甲下的服饰,表现出了极大的兴趣。

    这年头,人神混居。

    生有异象者,不在少数。

    当然是吉是凶,都得由村落的巫来判定。

    “易夏,柳城人。”

    易夏笑了笑,他之所以选择这户落下。

    正是因为,对方的气息让他感觉颇为熟悉。

    这应该便是这个小小村落的巫。

    以综网的等级来判定的话,易夏感觉至少也该有10级。

    和他等级相差无几,想来能够有些共同语言。

    “我名勋,正是此间之巫。”

    名为勋的巫,放下手中渔网。

    他看向易夏。

    之前下水与大鱼搏杀,而有些害了病的右眼感觉有些模糊。

    隐约间,似乎瞧见了些许不详。

    再细细看去,又觉得对方颇为亲切。

    虽是陌生人,但总觉得如村里的男人一般,是可以信任的。

    柳城?

    勋仔细回想了一番,对这个地名感觉有些陌生。

    可以易夏的服饰来看,显然并非一个小地方。

    寻常地界的手艺,可编织不出这般精美的衣服。

    至于神祇?

    后世关于神祇形象的塑造,有许多是经过人为的美化。

    事实上,在这莽荒的时代。

    美学的概念,与后世显然并不相同。

    对此,某位西王母点了个赞……

    “你来这里干甚?”

    勋想了想,看着易夏问道。

    大概可以确定不是敌人。

    可总归不是本地人。

    作为此地的巫,他还是要问清楚对方来意。

    “为了获得大巫之名。”

    易夏坦然说道。

    “大巫?”

    勋愣了愣,看向易夏的目光顿时发生了一些变化。

    所谓职业划分,那是后世才形成的、那般清晰的界限。

    而在这个时代,它在一定程度上是模糊而混沌的。

    根据地域的不同,有着许多不同的释义。

    但大巫,那是始于太古,贯穿古今的概念。

    它没有其他的分支来混淆。

    勋咧嘴对着易夏笑了笑。

    他指着远山说道:

    “你若能平了那伊水之灵,饶了一方安宁。”

    “我倒愿称你一声大巫。”

    易夏顺着他的目光,隔着山峦,只看到了一片水波浩瀚。

    “伊水之灵?”

    易夏有些疑惑。

    “那是天生地长的精灵,自日月而生,不受劫难。”

    “它自是惫懒性子,蛰伏于水波之间,不见踪迹。”

    “但有水怒时,便是惊涛骇浪。”

    “若为大巫,自可降服于它。”

    勋看着易夏疑惑的目光,说起来这所谓伊水之灵的事情。

    易夏细细听来。

    他的记忆里,并没有搜寻到关于这个伊水之灵的传说。

    但所谓xx之灵,左右无过于一些水族精怪之类。

    如果真是那些上古大神,他自然是惹不起的。

    可一般出现那样的情况,关于大禹凿龙门,就不会只是简短的一笔记录了。

    一帆风顺,自然也是不大可能。

    易夏估摸着,一些寻常精怪,他勉强还是可以拿下的。

    想了想,易夏看向勋摇了摇头:

    “降服水灵,也只是一时之功。”

    勋闻言愣了愣,心想这陌生之巫口气大得令人发紧。

    可又想道,毕竟是追逐大巫之辈,想来也该有这般气魄。

    若是寻常,可配一声大巫?

    “你欲如何?”

    勋来了兴致。

    他看向易夏,这个在他眼中有些陌生和狂妄的巫看向了远山:

    “在我所在地界,已有文字记录了先辈所为。”

    “复刻之道,我蒙学时便已熟稔贯通。”

    “我看,不如就凿穿了这山便是。”

    易夏面向伊水,如是说道。

    勋闻言大惊。

    “你这话可莫让龙门山神听到了,祂是个爆脾性的。”

    “我曾因幼子,吃罪于祂,至今未过伊水十年了。”

    勋劝诫易夏道。

    “还有这事?”

    易夏看向勋。

    就在易夏思考,是对方的巫觋等级有水分,还是那山神极为强大的时候。

    勋又开口说道:

    “十年前,祂下山见我幼子戏水欲食之,被我撞见。”

    “我怒而持杖,上前与之力战,断祂右腿。”

    “祂乃山中之神,我若过山,怕为祂所害,只得织网为业,如此十年了。”

    易夏闻言沉默了一会儿:

    “怎不除了祂?”

    勋看了易夏许久,良久笑了笑:

    “我倒相信你是个能成大巫的了。”

    随后叹了口气:

    “祂虽与我为敌,但也再不敢随意残害乡人。”

    “若除了祂,又来了个新主,我又得与祂说上几番道理。”

    “实在头疼。”

    易夏听了笑了笑,这才对劲。

    岁至此时,已是人类统治这个世界。

    作为人类冲锋在与包括鬼神在内的异类接触最前线的存在,巫又怎会是弱小和平和的。

    而就在易夏交谈的时候,多元宇宙的某个位面:

    “平衡性悬赏任务(对抗):劫-大巫-易?”

    “今天的淡金悬赏名字有点怪啊。”

    “10级?卧槽,什么鶸!”

    “综网,我要满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