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书架管理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网游动漫 -> 综网的巫:从艾泽拉斯吃到山海经 易伤秋者

第六百八十六章 纪书安:大巫真这么想的?(两更!)

    当格里勒与它的邪龙军团,即将迎来一个巨大的“惊喜”的时候。

    地球则仍然处于整体相对平和状态。

    纪书突然给李哥发了某个视频链接。

    李哥打开视频看了看,然后直接看向坐在自己对面的纪书安无奈地摇了摇头,表示自己不需要这些东西。

    随后在纪书安鬼鬼祟祟地凑了过来,小声说了几句后。

    李哥的表情发生了一些微妙的变化,随后陷入了沉思。

    坐在旁边的骆现顺着好奇地看了一眼,便看到李哥的手机上正显示收藏成功的字样……

    嗯?

    骆现随着来了兴趣。

    “啥好东西?”

    骆现也跟着凑了过去。

    正结束修行,准备休息一会儿的巫葵一脸无语地看着表情不怎么和谐的几人。

    谁能想到,这几个突然脸上露出甚至可以用猥琐笑容来形容的家伙,是当下地球处于最前列的几个修行者?

    巫葵有着想要扶额长叹的冲动。

    大巫,你快来看看这些人吧!

    不过骆现都跟着凑了过去,还被“污染”了。

    这让巫葵也不免有些好奇。

    众所周知,走纯粹剑修路子的,多少都是有些“执拗的”。

    简单来说,没有太多旁的欲望和心思。

    虽然尚未修行之前,大家只是通过网上进行交流。

    但言语之间,也大抵能够看出一些人的思想形态。

    在巫葵看来,骆现就属于相对来说,生活比较朴素的那种。

    和纪书安这样油滑的家伙全然不同。

    所以,巫葵有些好奇几人在看些什么。

    然而在巫葵起身准备过去看看的时候,几人却不约而同地收敛了笑容,并收起了手机。

    在巫葵平静的凝视下,纪书安讪讪一笑。

    然后将手机又掏了出来,一番操作后凑到巫葵旁边:

    “中年人危机灵药,你还用不上这个。”

    巫葵看了一眼,发现是个短视频。

    但下一瞬间,巫葵瞳孔猛然紧缩,因为她从那暂停的视频画面,看到了某个熟悉的身影!

    巫葵用极为罕见的、充斥着惊异的目光看向纪书安,然后得到了一个肯定的眼神。

    巫葵:……

    在收敛好心头不知狂奔了多少里的马车后,巫葵点开视频看了看。

    不多时,她的表情恢复了平静。

    “是巫药……”

    巫葵这样说道。

    “巫药?”

    纪书安和骆现几人对视了一眼,然后得出了结论大家在这方面的知识储备是很匀称的。

    倒也不是说全然不懂,只是从其字面意思所展开的相关概念,很难知晓是真是假。

    巫葵点了点头。

    她不由得想起了,曾经在巫山上和某位老者的交流。

    也是在那里,她第一次接触到了大巫的踪影。

    现在想来,那大概是大巫从隔世的昏沉中苏醒的时刻。

    因为按照他们所知晓的情况,大巫在凡物时期的履历是非常正常且完整的。

    甚至当下大巫的许多脾性都和其凡物时期的社会印象,有着些许相对应的地方。

    因此,大家对此都有着某种猜测:

    也许大巫,并非度过那样冗长的岁月。

    不过可以肯定是,大巫曾经活跃的年月,必然非常古老……

    “很古老的巫药风格了……”

    在那次接触后,巫葵便回了老家。

    但也不只是带回了一个木牌回去,她还翻阅了村里的相关典籍。

    不多,而且不少都是后人重新补录的。

    关于里面内容的可靠成分,即便以现在巫葵的知识储备,也难以判定。

    只是对此,大抵有了一些宏观的了解。

    所以在看完视频后,她才能直接联想到巫药。

    当然,大巫的身份也是重要的引子。

    随后,在巫葵的科普下,几人脸上露出了恍然大悟的神色。

    “我就说,怎么都想不明白,为什么那都能有用……”

    纪书安听完滴咕道。

    他也是之前因为一些事情,被仓仲找了过去。

    一番交流后,纪书安这才知晓了这个讯息。

    之前大巫也没跟他提起过这事。

    “怪不得,仓仲准备把其中一部分巫药视频推广出去……”

    纪书安若有所思地想道。

    他之前觉得仓仲这个操作有点迷惑。

    因为不排除大巫玩票的可能性……

    事实上,纪书安觉得自己和大巫接触得足够多。

    大巫这个性子,有时候还真不好说……

    但现在听完巫葵的分析,纪书安仔细想想,忽然有些明白过来了。

    暂且不提,其看似为人津津乐道且充满了欢快气息的表面效果。

    就说其对于人体的内部强化,在当下的时期,绝对具备战略性的价值。

    而往更为长远的方向考虑,它则是影响着整个人类族加速群扩张的重要环节。

    显然仓仲他们对此进行过一系列的研究,才逐渐得出了结论。

    因为在视频里,大巫根本没有提及……

    这也是纪书安之前想法的由来,他觉得大巫更多只是寻个乐子,根本没有仓仲他们所想的某些深远层面的要素……

    仓仲他们显然脑补过度了。

    因为据纪书安所知,年关的时候大巫就干过这事。

    这致使部分部队的训练量被迫作出了新的调整……

    在这方面,大巫确实可以说得上是随性而为了。

    也对……

    见识过大巫真身后,纪书安现在也明白了大巫的想法。

    在那样宏伟的视角下,又怎会如同常人一般那样审慎地考量眼下的一亩三分地了。

    那是体量所予以的绝对视域高度……

    “这东西根本不怕外泄,这是阳谋啊!”

    纪书安忽然想到了一点。

    按照巫葵的说法,这东西有些邪性……不对,是灵性,它是真正意义上的“信之则灵”。

    而如果你愿意相信这些的话,又会自然而然地对应着其下隐匿着诸多要素。

    至少中文得懂吧,语言之间的翻译,可无法那样精准和完整地实现转换。

    尤其是,对应涉及到相关古老思想意识方面的。

    想到这里,纪书安不由得啧了一声。

    当然,他可不会忘了大巫真实战斗的场面……

    捡回来的那些“小玩意儿”,其中有一部分直接被存在他的保险柜里。

    如无意外,哪怕他修行有成。

    除非到了功参造化般的程度,那也绝不算是能够唾手可得的物件。

    不过话又说回来了,大巫就没想起了什么有利于修行的巫药吗……

    纪书安觉得自己对于大巫当前的巫药还是……

    嗯,没有全部的需求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