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书架管理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玄幻魔法 -> 万界竞技,开局我选张三丰 废纸桥

第七百四十八章两朵相似的花

    ,万界竞技,开局我选张三丰

    切屏、切屏、再切屏!

    曹柘完全将一心多用发挥到了极致。

    即便是此时,竞技场内的关注点,多半都放在了那场独特的百族大战上。

    曹柘依旧选择大量的切屏,去观摩更多场不同的竞赛。

    岂可一叶障目?

    人族内部,当然有专门的人员,负责观看正在发生的每一场竞赛,并且详细的记录各种讯息。

    但不同的人看同一件事,因为立场、位置、思考不同,得到的结论都会有很大的差别。

    曹柘还是想要亲眼去见证更多。

    何况他不仅有这个能力,并且可以通过观摩,同样汲取到相当程度的养份。

    依旧是一个又一个神奇的异族,在曹柘面前,逐渐展示他们的风采。

    有些是很通俗,容易理解的种类,能力在如今看来,也并称不上稀奇。

    而有些则格外古怪了,隔着屏幕去看,即便是曹柘也不能第一时间判断出,他们的能力究竟为何物。

    较为强大的种族,则往往都拥有复合型的能力,由他们的文明本身,赋予了他们多样性,也并不能以几眼的讯息收集,就去断定一整个种族的性质。

    不断的切屏中,曹柘面前分切的细小屏幕,逐渐已经多达数千近万。

    整个竞技场内,几乎正在发生的竞赛,都呈现在了他眼前。

    突然,曹柘敏锐捕捉到一个画面。

    快速的将那个屏幕拉伸放大,随后陷入了一阵沉思。

    这块屏幕中所呈现的只是简单的两族竞赛,区别是一方是主场,一方是客场而已。

    这样的竞赛,胜利者获利不算多,失败者的损失也勉强可以成为‘小’。

    从短期来看,似乎优劣都不明显。

    但如果长期参加这样抗争性不强的竞赛,就有可能位置逐渐靠后,有被淘汰或者削减的风险。

    在这场‘简单’的竞赛里,对抗双方分别是一种类似于植物般的生命,以及一种与人类外形并不相似,但是文明发展高度贴近的碳基生命。

    这种碳基生命看起来像直立行走的蜥蜴,因内部种类不同,大致上分为有鳞和无鳞两种,两种之中又会细分出不同的颜色、以及变色的区别。

    完全就将一个种族,多个族类的‘特色’发挥到了极致。

    不同的族类之间,相互竞争、厮杀、排斥,让曹柘看的十分眼熟。

    “把收集到的,有关蜥蜴族的资料,全都发给我。”曹柘对身后吩咐说道。

    没过多久,便有大量的讯息,被封在玉简里,送到了曹柘的手中。

    曹柘仔细的阅读着,越看越心惊。

    “简单而言,

    这个蜥蜴族除了外形和人族不相似,在文明发展的其它方面,则和人族有着高度相似之处。现实世界同样是科技为主,衍生世界也有类似于魔法、异能、血脉天赋般的超凡,文字、音乐、艺术、历史、战争种种都和人族,有着太多的重叠与重合。”

    “这种重合,不是内容上的重合,而是表现形式上的重合。几乎是蜥蜴族的很多东西,稍微改一改,就能挪移到人族使用,大概不存在水土不服。”

    “两朵相似的花,这究竟是巧合,还是刻意为之?”曹柘看着蜥蜴族,总有一种奇怪的感觉,似乎他应该要做些什么。

    只是想要接触到蜥蜴族,如果不是碰巧进入了同一场竞赛。

    那么即便是身处同一片竞技场内,也很难触碰。

    万界竞技场内,并不反对接触、对抗、潜入甚至是杀戮。

    但是在目前的局势下,几乎所有的种族,都很‘自我’约束,哪怕是怪械族这类无法无天的种族,也没有大肆作妖。

    就是因为这里的情况太复杂了!

    只要有任何的‘不规矩’,就可能招致多方的联手‘规整’。

    在场的很多种族,都乐意立刻淘汰掉竞争对手,用一种非官方的形式。

    将注意力分散一部分,一直盯着蜥蜴族方面。

    曹柘又重新将更多的视野,投回到了正在发生的百族大战之中。

    人族世界被隐藏了起来,正有条不紊的发展。

    灵能与真气武道,亦已经在蓝星扎根,伴随着齐山对灵能的领悟日渐深入,蓝星很快也会诞生更多的灵能使用者。

    更加广袤的星空之中,争斗不曾停止。

    有些种族,如人族一般,选择隐藏,静待时机。

    也有些种族,选择了初期就开始争霸、硬刚,不求长长久久,只求在最开始便抢占大量的数据优势。

    以牺牲少部分竞赛者为代价,为整个种族打开更大的局面。

    这是选择的不同,也是如今所处位置的不同,带来的思考上的偏差。

    由于人族的默默‘耕耘’,苟住发展,对于整个观战群体而言,着实少了许多观看乐趣。

    很多的观众,已经将视角从人族这里挪开,选择去看那些抗争性更强,冲击力更足的画面。

    毕竟他们的视角,基本都是从竞赛者身上展开的,那些发生在非竞赛者身上的暗流汹涌,观看着也只能敏锐的从侧面感受,如果不够仔细,连那正在发生的一处处细微,也都察觉不到。

    其实不止是其他种族的观战者,即便是人族内部,因为人族目前的发展‘迟缓’,而选择调整视角,重心偏移的观战者,也不在少数。

    星空之中,多喃族与空影族、摩乌尔鼐族正在三方混战,他们运气‘很好’,三方世界几乎是怼脸贴近一般的呈现,想不开战都不行。

    危险是真的危险,但是如果打灭了对手,收益也是真的大。

    毕竟战利品好吸纳。

    萨尔族主动出击,先后击溃了比较弱势的革鼎族、草羊族、游离生命,取得上了比分上的优势,但是这样的胜利是空洞的,因为长线出击,萨尔族并没有能很好的消化击溃对手后的获利,反而因为表现的强势、残酷,而被更多的竞赛种族明里、暗里的针对,逐渐已经有了疲于应付的姿态。

    当然从某个层面上讲,萨尔族又是成功的,因为他们已经淘汰了三个种族,妥妥的站在了胜利者的位置上,即便是接下来被淘汰,或者一无所获,他们的整体比分,依旧会上升。

    更多的种族,还是处于内部发展和外部试探的双面过程之中。

    说是稳扎稳打也罢,说是没有重心也好,道理有时候是说不通的,胜负才能标榜真正的道理。